[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研究以收编知识分子的办法对付媒体人/博讯独家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从北京新闻办公室获得的最新消息:刚过去的记者节,国务院发文鼓励记者多揭露政府官员的违法乱纪行为还有后续,鉴于全国记者越来越活跃,宣传部国新办负责的一个为期九个月的攻坚调研报告建议中央政府像收编知识分子一样,使用两手加强对全国新闻记者的管理与使用。
    
     这份国新办主持的调研以中国知识分子在过去二十年里基本上都在舆论宣传与导向上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直起着积极正面作用为例,介绍了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的“新闻媒体人”异军突起的原因、现状与未来走向。报告认为,记者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工作让他们不是生在在象牙塔里,更加接触底层,因而也往往容易失去理智,失去了记者的本分而参与破坏和谐的事。 (博讯 boxun.com)

    文章分析了第三、第四代领导人是如何成功凝聚知识分子“民心”的,并认为按照目前新闻媒体现状与我党对他们的管制,对待知识分子行之有效的那一套,对新闻记者基本失灵。报告说,中国政府用高薪养“人才”的方式,赢得了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大学里的知识分子的支持,在过去20年,他们经济地位提升,迅速发展成中产阶级,并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力量。同时,他们的劳动也得到中国政府的善意回应。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之外,大多数不会发表违反社会主义原则的学术文章与言论。而中国政府对少数知识分子,使用以法对付,减少课题费,赶出大学的方法,让他们无法生存,行之有效。
    
    报告说,可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媒体人,却被国家忽视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媒体在数量上的急速扩张,以及读者对媒体的要求。这些媒体人不像大学教授,靠国家拨款,而是靠读者的支持,于是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个现象引起中央高层重视,认为应该偶所改变。
    
    宣传部的建议认为,用来凝聚知识分子民心的办法,也可以借鉴用于媒体人。建议政府把那些与我保持一致,并能善意监督政府的媒体人划为“自己人”,对他们进行扶持与经济支持。同时,孤立少数与我心有异的,唯恐天不乱的媒体与媒体人。
    
    这份报告还举了多个例子,其中提到:要对象《潇湘晨报》这样的出头鸟绝不手软,否则就会后患无穷。报告还说,宣传部过去今年对待《南方周末》的方法可以推而广之,经过多次整顿,《南方周末》现在基本上是一份合格的报纸,无论是报道还是评论,都不再为和谐社会添乱。但也不应该对《南方周末》这种报纸下手太重,要给他们留下一席之地,有时,利用《南方周末》宣传我党的政策,要比用《人民日报》更有效。报纸还点了《新京报》的名,说要对这些报纸的负责人,尤其是新闻部与评论部的负责人“加大投入”,“重点培养”。
    
    博讯记者北京报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图)
  • 杨建利:从独立知识分子到倾听周遭感受的刘晓波
  • 中国的永不放弃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土赫提
  • 屈从资本成最大病症 调查称中国需战略知识分子
  • 历史上的今天:我国开展对知识分子再教育运动
  • 农民知识分子赵应斌向《西安日报》公开发出投诉函
  • 朱廓亮:深圳知识分子集会抗议“迎客松”
  •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 专访马建:哈维尔请愿,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反省(图)
  • 122名中国知识分子就刘晓波一案直言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A-C(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D-H(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J-L(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M-T(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W(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X(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Y(图)
  • BBC:逾百知识分子促解封“世纪中国网”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 “不拆迁知识分子吃啥”确属科学论断/乔志峰
  • 知识分子不吃人血馒头
  • 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 知识分子吃啥(图)
  • 值得中国知识分子思考:我眼中的印度知识分子/袁南生
  • 郭于华:知识分子—超越“平凡的善”
  • 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尤为严重/王赓武
  • 张伟:批评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 冯骥才:知识分子最主要的责任是“教育领导”(图)
  • 饭桌上的统计与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口观/杨支柱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你见到过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公共责任吗?/杨松林
  • 何以涌现众多被阉割的“公公知识分子”
  • 没有知识分子独立的生存空间,哪来独立人格/郑有国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刘松萝:知识分子要秉持良心,对社会问题要大胆放言
  • 高人:我看“转型时代的大陆知识分子”
  • 转型时代的大陆知识分子:一地散落的珠子
  • 学者:中国知识分子多趋与政府结盟
  • 梁文道:知识分子不是荣誉,盛世也需要“危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