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5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海南省乐东县九所镇九所村委会第13村访民吴启圣,再次按最高人民法院预约的接谈时间(2010年11月9日)提前赶到北京,当按约定日期到最高人民法院去接谈时,接谈员却以其没带乐东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为借口不予接谈,这完全是戏弄访民的一种卑劣行为。
    
    访民吴启圣的父亲吴继甫是几十年的老党员,曾任九所大队支部书记20多年,因在1999年乐东县建设九龙大道时,时任该县副县长,又分管国土工作的周孔辉,看到了发财捞钱的巨大商机,借国家建设征用为名,把九龙大道两侧的农民承包水田和耕地60多亩,也一同非法搭车征用,之后倒卖他人建房,从中牟取暴利200多万元。
    
    此问题被吴继甫识破后,就带领几位村民代表质问周孔辉副县长,并逐级向更高层政府反映,更加引起了周孔辉不安和痛恨,但动摇不了周的官位和捞取的不法利益。
    
    2001年,乐东县规划建设九所边防派出所时,周孔辉借此机会公报私仇,将吴继甫的承包地和经济林香蕉树和槟榔树砍倒破坏,并动用乐东县防暴中队强行推倒吴继甫的住房,不给任何一点经济补偿,吴继甫的妻子因受欺压气愤而病倒,卧床不起,于2006年含恨离世,吴继甫由此将乐东县政府告上法庭,由一审枉判,到二审,及省高院再审都以吴继甫败诉,理由是征用的土地给了补偿,或者根本不承认征用吴继甫的承包地问题,政府像强盗一样不讲理,可到了法院更是无处说理,被逼无奈的吴继甫老人,只好数年奔波在北京上访,但依然无果,身体也被拖垮,于2007年含恨离世。
    
    作为长子的吴启圣,为给冤死的父母讨回公道,毅然继续上访控告法院的枉法不公判决,控告腐败分子为捞取不法钱财,坑农害农的不法罪行,又常年来回奔波在海南到北京的上访不归的路上。
    
    今年7月份到北京上访的吴启圣,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预约接谈承诺,预约接谈时间定在11月9日,信以为真的吴启圣为了有更充分的理由证明法院的判决是枉法的,就返回到当地去,由村委会和村民小组领导出示证明,乐东县政府征用他家土地不存在任何经济补偿的证明。
    乐东县九所镇九所村民委员会出据的《证明书》是:“据调查了解,2001年乐东县政府征用九所村第13小组吴继甫国公道园陆亩耕地及宅基地至今尚未得到征地赔偿款。特此证明,2010年10月21日。”并有村委会领导及成员张华、张世跃、高水富、徐亚秋、孙上雪共同签名,加盖村委会公章。
    
    村民小组出据证明是:“乐东县政府强征用我十三村民小组耕地(该耕地系吴继甫之承包地)到今尚没有得到赔偿,我十三村民小组,再也没有给吴继甫划拨承包地及宅基地。特此证明,十三村民小组组长吴木尧 、吴永秀,2010年10月,并加盖公章。”
    
    拿着这些强有力的证据,访民吴启圣于2010年11月9日这天要递交给负责接谈的最高人民法院接谈员时,接洽员竟然不理不看,竟以吴没带乐东县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为由而拒绝接谈,其实早在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都已公布,只要不涉及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的判决裁定,都要上网公布,作为专业法院,难道就不能调阅吗?岂不是刁难冤民的借口?
    
    访民吴启圣同时还搜集到原乐东县副县长、现任乐东县政协副主席的周孔辉,在三亚中心地带拥有整栋8层16套豪华房产,以及贪污受贿的诸多腐败证据,同时向中央有关部门进行检举控告,也同时希望媒体关注并采访他本人。吴启圣联系电话:13016272272。
    
    现在很多访民都说:中国的法院是戏院,尽情表演,逗着访民向后看,看破红尘怎么办,有理怎么不造反。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


    高法拒绝接谈海南访民吴启圣控告贪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逼无奈,众多访民最高法院门前举牌喊冤、悉数被抓(图)
  • 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打击假币犯罪
  • 香港居民林诚实夫妇等人到最高法院,司法部打横幅/视频(图)
  • 最高法院门前实拍:访民聚集、女访民高喊/视频(图)
  • 最高法:人大代表200多件建议均在规定期限内办结
  • 最高法:审理涉黑案不得拔高或降格处理
  • 最高法院:除休庭外庭审录音录像不得间断
  • 实拍最高法信访接待室附近的女保安,温柔“维稳”?(图)
  • 高法研究室罗东川:虚拟世界同样受法律约束(图)
  • 最高法推刑案量刑规范改革 被告将可提意见
  • 最高法:单位隐瞒员工加班证据应担责
  • 最高法明确劳动者加班举证责任 回应饭票抵工资
  •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之九——高法受理了(图)
  • 刘杰、刘学立:北京市高法告知告温家宝让全国人大修改法律(图)
  • 视频:北京10余访民在北京市高法大门前堵路(图)
  • 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要与媒体互信互动互助
  • 最高法:以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将追刑责
  • 最高法公布两起拐卖妇女儿童典型案件
  • 江苏常熟突令800住户拆迁 传最高法介入督办
  • 胆大包天 无耻法官连最高法院法律文书的印章都敢造假———致王胜俊的第二封信/宁津霞(图)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最高法申诉接待逼民不信“党啊母亲”/上海顾国平
  • 连续十六位北京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五)/ 吴业夫
  •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 全国人大代表代理也拿不到我的合法诉权,最高法院举报中心形同虚设/赵岩(图)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二)/ 吴业夫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宁津霞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最高法《规定》:媒体邀请函?还是紧箍咒?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金狮子们的最高法院!
  •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高洪明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三)/ 吴业夫
  • 文强上诉中重大立功即揭发内容高法三缄其口
  • 最高法院王胜俊报告少了“透明”二字/陈杰人
  • 最高法院出台文件保护“民告官”案件诉权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 最高法副院长:不信任司法已成普遍社会心理(图)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马萧:关于王希哲先生《关于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杨佳死刑判决声明》的再声明
  •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 刘晓波:杨佳母亲出现,最高法院何为?
  • 在未找到杨佳母亲之前,请刀下留人——给最高法院和公安部的建议
  • 三千海内外人士致信全国人大、胡锦涛主席、最高法院要求特赦杨佳
  • 中国最高法院不应张挂这样的横幅标语/高洪明
  • 艾未未致最高法院的申请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