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抚顺张福英来京旅游被河南驻京办打错成重伤,老母上访又被打,北京警方纵容凶手(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访民是“二等公民”、“三等公民”,在北京,访民被打,甚至被强暴,警察也不立案。本文张福英和他母亲的遭遇是很好的例证。张福英纯旅游,只是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地点,结果被打成重伤。而暴行就在摄像头监视下的北京巡警大队外,北京警方不抓罪犯。张福英的母亲因为儿子被打的事上访,又被打,警察抓到罪犯,但释放了凶手。
    抚顺张福英来京旅游被河南驻京办打错成重伤,老母上访又被打,北京警方纵容凶手
    抚顺张福英来京旅游被河南驻京办打错成重伤,老母上访又被打,北京警方纵容凶手


    抚顺张福英来京旅游被河南驻京办打错成重伤,老母上访又被打,北京警方纵容凶手


    我叫张福英,男,1964年5月11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9委1组,我在北京旅游时,被河南省驻京办事处(以下简称驻京办)六位工作人员无故殴打成重伤害一案,得不到北京有关司法机关的公正处理,特别是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公安分局永外派出所所长孙庆龙在我的伤害案件中刁难受害人,司法不作为,徇私枉法包庇共同犯罪嫌疑人,致使五名殴打我的犯罪嫌疑人逃脱法律的制裁,具体事实铁证铁据!
    一、事实经过
    2008年11月13日晚7点左右,我与刘凤红(女,山东省进京上访人员)陪王利民(男,河南省上访人员)一起去驻京办在崇文区永外彭庄58号楼房l单元门租住的房子(该房是专门接上访人员暂住),来看王利民的三个孩子,来到地点后,王利民通过窗户看到了他的三个孩子,就隔着窗户和孩子唠磕,我在附近的陶然桥南巡特警大队门口(门口有两个监控录像)等王利民,刘凤红到陶然桥南地下通道和别人唠磕。过了不一会儿我们看到王利民跑过来对我俩说:“快跑,他们追来了(指驻京办工作人员),”后面有五个成年男子在后面追,这五个人赶到,其中两个人拽住我的胳膊,问:“是他不?”,五人中不知道谁回答说:“是”(后来知道回答的人叫贾正铁)这五人就对我大打出手,其中有人还用了棒子一类的凶器来打我,后来其中一人说:“妈的,打错了”,然后他们就回到了驻京办租住的房屋,我因流血过多昏了过去。是刘凤红打110报的警,并领110警察到驻京办租住 的房屋将参与打我的其中两人带走,另外三人因没有在房屋里,110警察就将这两个人送到了崇文公安分局永外派出所(以下简称派出所),派出所询问后就将这两人给放了。我被送到医院后,经过34天的住院治疗,病情基本好转,办理了出院。根据我的伤害病情:头皮挫伤、头外伤后神经性反应、腹部闭合性损伤、肠系膜破裂、失血性休克。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公安分局在2009年1月6日作出了京公崇刑鉴通字(2009)033号鉴定,结论是重伤害。伤残等级是案件到法院审理期间由法院出具的委托手续做的鉴定,结论为十级伤残。
     在此需要着重提出的是还有一个直接指使,纵容殴打我的人,她是驻京办在租住房负责看管上访人员,叫赵爱勤,女,是她指使打我的那五个人“你们去打吧,打死算我的,并给拿了打人的凶器”。
     二、派出所在办理此案时,所长孙庆龙的违法之外
     1、严重不作为,对110警察送过的两名殴打我的犯罪嫌疑人擅自给放走,致使他们回去后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串供,给以后的调查取证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孙庆龙以种种理由和借口不去寻找现场证人刘凤红、王利民及其三个孩子,即使我们给孙所长提供了证人的具体家庭住址及联系电话,孙所长 也不安排办案人员去取证。是我的哥哥张福祥到山东省、河南省将证人刘凤红、王利民及其三个孩子接到了北京,并送到了派出所,所有的路费、住宿、餐费等都是由我们承担。北京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难道都让受害人去找证人并支付费用吗?
     2、孙庆龙所长有徇私枉法的行为,在殴打我的五个人和一个幕后指使共六个人中,为什么只抓了一个叫贾正铁的人,贾正铁作为一个在驻京办租住房屋看管上访人员的临时工,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不管是对河南省的上访人员,还是对其他省的上访人员,无任何利益冲突,怎么就出手这么狠呢?原因很简单,就是有人撑腰,有人纵容。派出所办理案件时,我和我哥多次向孙所长提出还有其他殴打我的人,他却对我们的正当要求置之不理,派出所在侦察终结此案时,只对贾正铁一人向检察院报送了提请公诉意见的卷宗材料。最后在贾正铁不认罪、赔偿不到位的情况下,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五年。量刑明显畸轻。那么,殴打我的其他四个人及一个幕后指使人就不承担刑事责任吗?
    我的案件是一起普通的共同伤害案情,案情不复杂,事实也很清楚,共同加害人应当对我的伤害后果承担刑事责任,就是部分行为,全部责任。孙所长出于什么目的使应当受到法律追究的嫌疑人逃避刑事处罚,这种典型的徇私枉法行为本身已触犯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同样孙所长也应当受到法律的处罚。
     由于孙庆龙所长以上的种种行为,使我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恳请各位领导查看巡特警大队门口监控录像,在查清事实后,为我主持公道,以维护法律尊严。
     谢谢——各位领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33条、41条的规定,受害人要求:依法处理其他四人和一个指使人,或赔偿我的经济损失。
    受害人:张福英
     二0一0年三月十日
    我的联系电话:1347055683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刘淑珍的控诉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