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震惊济南的小村官、大村霸、大贪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3日 转载)
     我们是济南市天桥区北园办事处水屯村村民,全村共有村民1400多口,现有 1050人联名举报:以村委书记杨希安为首的“村霸”“贪官”团伙的违法犯罪事实:
    
     一、把持村政权25年: (博讯 boxun.com)

    
    杨希安自85年代初当上支部书记以来,采取各种手段,贿赂个别领导、拉帮结派、损公肥私。且看现任村支部委员、村委会委员名单和他们之间的裙带关系:
    
    
    书
    记:杨希安、
    
    
    副书记:杨希新(胞弟)、
    
    
    主任兼集团老总:杨希忠(胞弟)、
    
    
    副主任:胡圣华(妹夫)、
    
    
    副主任:杨希奎(堂弟)、
    
    
    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杨希斌(堂弟)、
    
    
    会
    计:杨希霞(堂妹)、
    
    
    出
    纳:朱圣燕(弟媳)、
    
    
    村委委员:张苇(弟媳)、
    
    
    杨国栋(次子)、
    
    
    胡朝婷(主任的女儿)、
    
    
    妇女主任:赵新惠(副区长赵新生的妹妹,再水屯村拥有多处房产)。
    
    他们的所做所为,已严重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1、12、13、14条的规定;同时,也严重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财务管理法》。由于上述因素,给他提供了侵吞集体财物的最大便利,才使得他无视党纪国法,专干犯罪勾当。
    
    二、非法选举:
    
    
    历届村委改选,他们都是暗箱操作,只有他们一帮人才知道选举过程和结果,其他村民连选举消息都不知道,他们买通一部分人代笔填写选举名单,粗暴的剥夺了绝大多数村民的选举和被选举权,侵犯了国家赋予我们的基本公民权力。
    
    三、侵吞国家、集体和村民的合法财产:
    
    
    1986年,杨希安以四队村民稻田建商品楼4栋、以九队菜地建商品楼4栋,全部卖给济南市百货大楼;并以每个楼座提回扣10万元,把基础工程包给遥墙镇人韩芳斌。
    
    
    1987年,杨希安把五队的30多亩菜地卖给换热器厂、把村办预制厂10多亩土地卖给历下区房管局。
    
    
    1990年,杨希安以五队的菜地建商品楼4栋,卖给市区居民。
    
    
    1991年,胡圣华把10队菜地和村集体8亩土地据为己有,建自家的座垫厂。
    
    
    1991年,杨希奎将水屯北路集体土地据为己有,建门头房40多间,私自对外出租。
    
    
    1992年,杨希安打着“旧村改造”的旗号,拆毁村民房屋100多户,把100多亩土地卖给历下区房地产开发公司,建商品楼30栋。
    
    1995年,杨希安把现在的“百发超市”水屯北路300多平方米的土地卖给北关人和义,盖起三层居民小楼。
    
    
    1997年,杨希安把X队60多亩土地卖给市拆迁服务公司,建商品楼13栋。
    
    2000年,杨希安强行拆迁北园中学附近村民房屋,建商品楼9栋、门头房20处。
    
    1998年,杨希安将水屯村民任长水经营的保温材料厂强行拆除,把10多亩土地卖给章丘县人王百万,建停车场和仓库民宅。
    
    2000年,杨希安强行拆除北园中学附近村民房屋,建商品楼9栋,门头房20多间。
    
    2000年,杨希安将果园南侧5亩土地,卖给他的干儿子济阳人卢XX盖仓库;又将水屯村村民亓金良一处老宅基地卖给他,于2003年建起一栋三层小楼。
    
    
    2000年,杨希安把村集体土地据为己有,建门头房40多间。
    
    2002年,杨希新把村集体土地据为己有(现村委会办公大楼对面),建2层门头房80多间。
    
    2000年,杨希忠把集体土地10多亩据为己有,建商品楼2栋,门头房20多间。
    
    2000年,杨希安把水屯村老村委会和医务室3000多平米的土地带房屋,以及沿街18间门头房卖给他干儿子冯XX(单县人)经营
    
    出租。
    
    2002年,杨希安抢占村集体土地,为儿子建成“晶晶海鲜城”,自行经营5年。
    
    2002年,杨希安趁水屯村盖公厕时,利用施工人员盖起自己的2处3层小楼1500平米,并声称每处公厕投资50多万元,请有关人员前来评估。
    
    2004年,杨希新拆毁水屯小学教学、办公大楼2处及室外操场(价值5000万元),把村学校土地据为己有,建成商品楼2栋。
    
    2004年,杨希安将5亩土地卖给“金和悦”加油站,自行经营。
    
    2004年,杨希新将水屯北路村民强行迁出,土地据为己有,建成商品楼2栋。
    
    2005年,杨希新抢占村民杨存生承包土地6亩,给自己盖了厂房车间仓库20间。
    
    2006年4-5月间,省电力公司征用我村土地50多亩,杨希新、杨希斌带领20名不明身份的人,把村民的蔬菜强行拔光,没给村民补偿款,承诺的买养老保险,至今没有兑现。
    
    2007年6月19日,村委会以与天桥区合作搞房地产为名,在没有土地管理部门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杨希新、杨希奎、杨希斌、胡圣华等人租用了3台铲车、3台推土机,其他车50多辆,带领300多人,在凌晨四点钟,将村民的菜地全部推光,从村民手中抢去170亩土地,没给村民任何补偿。
    
    2009年,水屯北路挖管线沟(由供电、供暖、电信组成的),占水屯土地约2公里长,补偿费被村委人员截流。
    
    2010年9月29日,杨氏兄弟故伎重演,打着建设“滨河新区”的旗号,命令村民在10月30日前交出土地,此次杨家又从村民手中抢去土地208亩,又没给村民一分钱的补偿。
    
    据不完全统计,上述830亩土地,210处门头房、70多栋商品房、3处商业城、2个工厂等资产,我们(绝大部分村民)有下述疑问:
    
    1、我们村原有2000多亩土地,现在全部卖光或盖满了房子。
    
    但是,卖地的钱、卖房的钱、门头房、商业城、工厂,所有的经营收入,水屯村的杂姓村民,既没有分到房,也没有分到钱,也没安排村民就业,养老金也是全镇最低,村民不给生活费;仅水屯村2000亩土地而言,村民生活就应该有保障,如果按市值均价200万元/亩计算,就是40亿元。
    
    
    这些钱到哪里去了?这些房产、地产、收益装进了谁的腰包?为什么他们可以建干部楼、家属楼,杨希安所有的兄弟姐妹全部在水屯居住,包括上层的领导关系,他们的房子拿钱了没有?说到家,是水屯老百姓集体的血汗钱供养了他们,他们是寄生在水屯村民身上的吸血鬼,这些都成了当官的特权。
    
    
    我们只知道:自从杨希安当村支书以来,村委会就从来没有公布过村里的账目。
    
    2、上述280多处建筑,据我们了解,全部是非法建筑,没有一处有完整的审批手续,全部违法,这些建筑是如何建起来的??
    
    3、杨希安及其家族成员,拥有诸多地产、房产,100万元以上的轿车多辆,难道都是他们劳动所得?都是清白的、合理合法的吗?
    
    
    四、视村民如草荞,完全背离“村政权”性质:
    
    
    1、对村民非打即骂。
    
    
    1992年12月30日,杨希安带领1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闯进村民程延芳、程延秀家里,对其大打出手,致程XX当场昏死过去。只因程XX给杨提了点意见。
    
    
    1999年12月29日,杨希安之子杨国栋手持锐器,将村民李庆刚刺成胃穿孔,经司法机关鉴定为“重伤”,导致李庆刚十多年来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4月13日,村民闫长平,找杨希安协调承包土地一事,杨不但不管,还把闫打得当场昏死过去。
    
    2、不管村民死活、不为群众办实事。
    
    杨氏家族把村民的土地全部抢光、卖光,把村办企业全部拆光,剥夺了村民的生活来源。盖了那么多门头房、商业城,除了他本家,其他村民,没安排一个人就业;村民没有社保,95%的村民生活贫困,靠外出打工、靠摆地摊、卖菜、卖馒头、干小买卖,维持生计,连80岁的村民XXX,每月200多元的低保费也给截留了;还截留了1987年、2007年水灾时政府下拨救济款,到底拨了多少钱,谁也不知道。
    
    3、“群体事件”的罪魁祸首。
    
    杨氏兄弟除导演2007年“6.19事件”外,聚众打骂村民,更是家常便饭。水屯村的杂姓村民,在杨氏家族的长期欺压、剥夺之下,无生活保障、无人身安全感,危机感日益加重,处处提心吊胆,忍无可忍之下,经多次集体上访,在政府门前下跪哭诉,在和谐社会里上演了极不和谐的声音,实属被逼无奈!
    
    4、耍无赖,不还债,致死人命。
    
    
    建水屯小学时,由禹城人赵黑子负责承包基建项目,杨希安欠人家300多万元工程款,经多次催讨,不但不给,还指使爪牙,对其又打又骂,恐吓威胁;有多家人家找赵讨债,致使赵黑子有家不敢回,被逼得在春节时上吊死亡。
    
    
    杨希安欠水屯小区居民马XX(籍贯不详)200多万元工程款,多次催讨,结果和赵黑子一样,最后浇汽油自焚身亡。
    
    
    五、我们百姓的要求和心声:
    
    
    1、请政府派专门工作组,彻底清查水屯村的账目,并公诸于众。水屯百姓穷也好苦也好,要求还百姓一个说法,给一个明白答复。
    
    
    2、应将有关违法犯罪人员绳之以法。上述830多亩违法用地、280多处违法建筑,严重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有偿使用”、“增减挂钩”“缴税纳赋”等法律条款、严重触犯了国务院关于“十八亿亩红线”的规定;杨氏家族不仅仅侵吞了村民的合法财产,同时侵吞了党和国家的财产,挖了社会主义的墙角。
    
    3、解散旧村委,重新选举新的村委领导班子。现有水屯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不代表党和人民行使职权,不为大多数村民谋福利,严重践踏了党的“三个代表”原则;杨希安一手遮天,只为杨氏家族和少数权贵人物打天下,给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脸上摸黑。应彻底解散现任村支部、村委会,清除党内腐败分子,在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督下,公正、公开选举出真正能替党和政府办事、为老百姓办事的新一届领导班子。
    
    4、揪出杨氏家族背后的混进党和政府里的蛀虫。以杨希安为首的杨氏家族,25年来制造了这么多血案,干了这么多违法勾当,侵吞了这多国家和集体财产,而无人问津,村民的房屋被非法拆除,村民被打,打赢的官司得不到赔偿和执行,致使催款人身亡,这些问题都有人上访,但都毫无结果。
    
     我们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党政机关里、检察机关里、公安机关里、司法机关里、包括派出所,都有杨希安拿国家和村民的财产买通的腐败分子,加上社会上黑恶势力的影响,他们官匪勾结、蛇鼠一窝,结成了强大的关系保护伞,形成了相当范围的司法真空。某些高中层的腐败分子,不敢公开查处杨希安的违法犯罪行为,害怕暴露自己。
    
     我们水屯百姓期待光明日子的到来。
    
    
    
    
    
    
    
    
    
    
     水屯全体村民
    
    
    
     2010 年12月9 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济南全面推进地图式管理 规范流动商贩经营
  • 起点教育在济南“蒸发” 称卷款潜逃
  • 济南旅游史上最大罚单 旅行社被罚十万
  • 济南袁静夫妇天桥废墟中度元旦,抗议拆迁暴行(图)
  • 济南特色政府服务热线12345
  • 济南建筑工人地窖“挖宝”被埋
  • 公交车使“蛮力” 济南七车大追尾(图)
  •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图)
  • 济南城市远景规划通过国务院审查
  • 2013年济南将迎来长江水
  • 济南槐荫区政府上演“打土豪分田地”事件(图)
  • 济南公安成立首家网安警务室 (图)
  • 济南槐荫区政府调动千余警察强拆金鑫苑小区内幕(图)
  • 济南黄河大桥附近一橡胶厂着火 (图)
  • 济南市人民政府任命一批工作人员/附名单
  • 济南出现机器人餐厅:主营自助火锅(图)
  • 济南五年内要消灭城中村 不得强拆
  • 济南槐荫区强拆民房扣押工资卡医保卡和存折(图)
  • 山东济南两家煤球厂发现8名智障工人(图)
  • 绝对没有见过济南市公安局如此官官相护的!/一级警督韩振光
  •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图)
  • 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包庇犯罪嫌疑人
  • 济南化肥厂职工悲愤吁请书
  • 济南教师:语文在远离孩子
  • 25套济南别墅一天全款卖完说明什么?
  •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 济南小学开性教育课引争议 质疑谈"性"太早
  • 济南住房均价达8851元/平方米
  • 济南成为一座“会拆”城市
  • "把脉"济南楼市 "虚火过旺"仍是主要病症
  • 济南旅客质疑铁道部新规(图)
  • 济南套牌车屡禁不止 究竟“套牢”了谁?
  • 济南服装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 济南市场电子烟或致癌 市民当慎吸
  • 济南市市民:高层民宅能否也设避难层?
  • 济南百姓拆迁后的生活环境(图)
  • 济南、青岛将成为山东半岛城市群双中心(图)
  • 不合理用车致济南“交通虚胖”
  • 同是验血型 济南大小医院价差7倍
  • 济南奥体中心年亏800万 运营面临瓶颈(图)
  • 济南市道路交通事故八成以上发生在夜间
  • 济南伟东新都治安令人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