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健国: “春运难”是一面照妖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7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博讯 boxun.com)

    2011年是“十二五”开局第一年,尽管“肉食者”声嘶力竭地高叫一定要“开好局”,不幸,其首战就在败倒在“春运空前难”。 显示民生更艰难的“春运空前难”,让 “十二五”宣称的“由保增长转型为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增加群众幸福感”又成“客里空”之窾言。
    概括起来,今年“春运空前难”主要体现在春运难信息空前阻塞和政府空前愚弄民疾。
    
     从央视看春运难信息空前阻塞
    
    1月31日,已是“家家插花年味香”的腊月二十八,但许多民工却依然无车票徘徊在在“别人的城市”里,“独在异乡为异客”, 一些地方媒体因此在当日大悲因“买票空前难”而出现“广东十万民工被迫骑摩托逆风千里回家过年”。可当晚的央视“焦点访谈”,竟以《又是一年春运时》专题大赞“铁路部门已以创新服务全力解除了春运难”。这一“央视新闻与现实背道而驰”的现象,让人们突然省悟:“春运空前难”的要害并非运力不足等基础设施问题,而是政治加速腐败导致的信息阻塞和谎言愚民。
    资料表明,虽然从1954年起,铁道部就有春运记录,但出现“春运难”并成为社会热点,始于1989年春的“民工潮”——改革开放让大批农民进城而造成了春运难。从此,每年春运(以春节为界,节前15天,节后25天,共40天),都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看央视,各级政府都无比重视春运,各地民工皆已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而看身边现实,却是无数买票难、挤车难、异乡过年难,春运难年甚一年……
    2011年1月9日,许多城市宣称开始以“实名电话订票新政”便利民工预订春运火车票。广东媒体次日却纷纷披露:所谓“实名电话订票新政”实为愚弄民工——昨天上午,多名想离穗返乡的乘客致电本报反映,火车票订票热线拨通后,却总会在某一环节出现“系统通信故障”的提醒,让“电话订票”根本无法订火车票。面对铁路部门解释“这是热线繁忙,订票尽量避开高峰期”,许多打工者说,已经整日拨打电话,却永远打不进。这一怪象并非只是开头几天出现,而是一直持续到2月1日。个人订票难,团体订票更难,虽然广铁集团称今年辖区内已有3540家企业预订了65万张外来工团体车票。而实际上多数中小企业根本无资格订团体票。如此困境,央视不但不报道,还要针锋相对地制造出全然相反的消息——当天的《新闻联播》在报道广东春运“实名电话订票”新闻时,竟然说:改进后的实名电话订票系统非常方便,任何民工都能够“电话一响,车票订了”。如此颠倒黑白,令大批买不到票的民工更加悲愤!民工们说,没有实行“电话订票”时,还可以方便地找到“一手黄牛”买黑市票,实行“电话订票”后,“黄牛”们改头换面,以高科技手段高速内外勾结,隐蔽起来做大单生意,然后层层加价转包,让个体民工更难买票。无奈之下,才有“十万民工被迫骑摩托逆风千里回家”。
    1月23日,搜狐网有个女网友写了《火车站手机拍个照差点儿被拘留》,诉苦当天在天津站等春运车时,被逼给几个官员模样的人优先上车让路,气愤之余拍了个手机照片,结果被警察讯问许久差点拘留。 次日,新浪网有篇《春运列车严重超员 百人车厢被二百余人塞满》热帖,揭露民工们即使买到票上了车,也只能在厕所也蹲着五六人的非人环境中“禁止方便”地度时如年。1月29日,南方网披露,27日凌晨1时许,一辆由深圳宝安区开往梅州平远的客车,途经兴宁市黄槐镇的时候,遭到五六名不明身份男子持械抢劫,车上10多名乘客被抢钱物近万元,一名司机还被劫匪用刀柄打伤。但此类“负面新闻”,从来不能见诸“新闻联播”。近月来“新闻联播”几乎天天有春运消息,但其中的春运,天天有雷锋,从无一歹徒。每个民工都笑哈哈地夸赞“今年春运真舒服”。以致电视机前的民工们直叹息:“新闻联播”真是人间天堂!怎样才能生活在“新闻联播”呢?
    有人曾问,明知长途大巴抢劫多,你们何以还要乘坐?民工们说,这是铁路部门近年大幅减少低票价普客列车逼出来的。仅以深圳到武汉为例,原来本有四趟低票价列车,但武广高铁开通后,铁路部门为了逼人们乘坐价格近似飞机的高铁,一下子停开了T68等两趟列车,减少了一半的低价车。所以,对于普通百姓,高铁是一个助纣为虐的通胀灾兽,它不是缓解了春运难,而是让春运雪上加霜,加剧了“春运空前难”。
    然而如此实情,央视也绝不会报道。因为,“新闻联播”看似面向大众,实则主要以胡温高官为对象,其制作新闻的标准是以让中南海高兴为准绳。而主要以“新闻联播”为信息来源的胡温集团,就如同当年袁世凯只通过儿子制造的一份假报纸了解民情一样,注定要作出与民意相反的专制昏庸决策。可以说,春运难,首先难在“新闻联播”从不敢说春运难!如能有真正的新闻自由,如能让民意主导“新闻联播”,中国一定早已解决了春运难。
    
     春运安保力量只是亚运会的十七分之一
    
    胡温执政九年来,中国已办了九次世界级运动会:奥运、世博、亚运和多次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就安全保卫层面来说,每一次都相当成功。可以说,中共只要想办好什么“运活动”,都是可以安全办好的。如此执政能力极高的中共,何以又让春运难连续20多年,至今不能解决?难道春运难于奥运、世博、亚运?非也,实情是,中共上下从来就没有真正想解决春运难。
    且以最近的广州亚运会为例。据2010年10月12日南方日报报道,汪洋为首的广东省政府为了保证广州亚运会的顺利进行,仅仅广州就投入了15万警力80万志愿者投入亚运安保工作。可是2011年1月28日新华社报道:春运开始以来,广州共出动民警、武警边防官兵、武警学员等春运安保力量5.5万人次——即使将“5.5万人次”理解为天天都有的常态,广州应对春运的安保力量也只是亚运会安保力量的十七分之一。可以设想,若广东政府像重视亚运一样重视春运,也投入比现有春运安保力量多十六倍的人力保证春运,那就完全可以让每一个民工都能轻松买到票,完全可以牢牢监控每一辆春运车的安全,不可能出现春运抢劫遍地。
    这个“十七分之一”的例证,充分证明了今日“春运空前难”,关键是政府轻视民工春运疾苦的结果。政府本可如管好奥运亚运安全一样管好春运,却不愿意视春运如奥运亚运。解决春运难,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在胡温利益集团眼里,奥运、世博、亚运,那是有洋人参加的外交盛会,事关“伟光正”的国际形象,半点马虎不得。而春运难,不过是一些底层民工等家奴吃点苦,与官人富人名人无关——权贵们皆有专机专车,再差的公务员也有春运车票保障。所以,“胡温新政”可以年年必须办好“奥世亚”,却不必办好一次春运——得罪这些高叫“春运难”的民工有什么了不得,P民有选举权么?P民有自己的媒体么?没有,P民什么都没有!在今日手机实名制的严密监控下,中国已不可能再出现“陈胜吴广”!尽管胡温常常对百姓说些“权为民赋,权为民用”的官话,那是傻瓜也不会当真的话呀:一个从暴力革命中诞生的政府,怎么能说是“权为民赋”?
    1月25日,凯迪网上有篇帖子题为《缘何能办好“两运”,却办不好一个“春运”?》,一针见血指出:无论从硬件上来说,还是从软件上来说,办好“春运”的难度都远在办好奥运、亚运、世博之下。然而,难度大的倒办得挺好,而难度小的却办得非常糟糕,这就不能不令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其根源了。
    可见,“春运空前难”已是一个照妖镜——照出了胡温利益集团加速政治腐败的真面目,照出了“十二五”致力“改善民生”的新谎言!
    
    2011年 1月19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动向》2011年2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朱健国:“深圳城市化原罪”—政治腐败致深圳出现50万栋违建房
·朱健国:“胡内部”的维腐誓言
·朱健国:神州掀起倒“稳”潮
·朱健国:深圳庆典正式终结邓氏政改梦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朱健国:谷歌出走废了中国第二次“同治”——谷歌走后国更乱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