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合肥工业大学老师陈刚遗书全文+其妻祭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1日 转载)
      陈刚——以死抗争当代教育黑幕,一个脊梁式生命的陨落。合工大校方拒不承认责任,至今未见逝者遗体。 (转发) 来源: 倪良春的日志
      
           得知这个噩耗的时候我刚准备去上课,我呆住了。当我镇定下来看到百度上那些血腥的照片和悲壮的文字的时候,眼泪已经忍不住掉下来。 (博讯 boxun.com)

      
        记得小学毕业那年,第一次见到陈刚先生,当时他与李老师刚结婚,幸福甜蜜。陈刚先生风华正茂、满怀抱负,妈妈说,李老师找了个好男人。就是这样一个在我印象里阳光、正义的男人,3月23日从合工大逸夫楼跳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心爱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离开了他热爱的合肥工业大学,离开了他为之奉献一切的教育事业。留下了他的绝笔《为理想中的工大而献身》。(后文有附)
      
        至目前为止,校方拒不承认责任,家属在校领导面前哭晕过多次,都无法见到逝者的遗体。他的绝笔中几乎把工大领导得罪遍了,所以现在没有一人为他说话。领导趾高气昂地叫嚣,你认为学校有幕后黑手,拿出证据来!校方领导、教育部门相互勾结,封锁消息,不愿让社会大众看到事实的真相。有人已向国家教育部举报此事,但通过邮件的方式,不知能否到达部长手中。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们不可以在沉默中灭亡,绝不!我在这里发帖,求所有的同学、友人、所有热血的人转发。即使我们没有背景、即使我们势单力薄,可是我们有手有笔,我们有血有肉,就要和黑暗的势力做斗争,就要争取还陈刚先生清白!
      
        以下是陈刚绝笔和来自社会各界相关方面的材料,希望大家能认真看看,每一句,都是血泪。
    
为了理想中的合肥工大而献身

      
      领导们,朋友们,学生们,爱我的人们、恨我的人们:
      
        我是合肥工业大学团委的陈刚,现任校团委副书记。我1977年出生,94年考入合肥工业大学,98年本科毕业留校工作,2008年元月担任校团委副书记、校团委党支部书记,2010年上半年学校选派我到东南大学挂职担任学工部副部长,现任安徽省学生联合会副秘书长、校关工委委员、校教代会代表。低头努力工作,给学校挣了不少牌子,安徽省首个学生支部获省级奖励是我的支部,安徽省首届人才工作先进单位是我写的材料、安徽省首届创新创业示范高校是我执笔写的材料,还有很多。作为14年党龄的青年处级干部,最后想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组织的培养,朋友们的帮助,再见了。
      
        合肥工业大学今年3月启动第四轮人事制度改革,据说徐枞巍曾经到教育部汇报过方案。本次工大启动所谓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改革,仿照台湾高校模式进行大部制改革,事实上完全是一种人事清洗,和我徐枞巍关系好的就上,看不上的别人怎么说都不行。从我个人说起,我竞聘的岗位是校团委书记,三年前任职校团委副书记,而且排序第一,按照校领导的话说是有意培养的,三年中阅历很丰富,出去培训过、挂职过,工作尽职尽责,愿意和青年学生在一起交流,小有成绩,其他的可以看我的有关资料略去不表。本以为(不仅仅是我个人)而且是人人见到我都说团委书记肯定我接任,半年多来,所有人见到说我肯定可以干,我都讲“不见得,不一定”,我明白其中玄机奥妙处处小心,但终因徐枞巍反对而泡汤,原因清晰可见。
      
        先讲徐枞巍其人,2003年底到工大,当时档案材料我去接的,纯粹混上的研究员来到工大非要宣传自己是教授出身,无非到西藏写过两篇调查报告而已,在北航时期即热衷出国,到工大六年出国多少次可以从网上可见一些,绝对是全国高校中屁股最坐不住的校长,出国花谁的钱,从哪支出补贴,为学校真正解决什么问题,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其婚姻的不幸也是其性格变态的原因,听说多次离婚多次结婚,同居者众,曾有同居者把校长办公室门砸烂的事情全校尽人皆知,而其皇帝自觉穿上新装而已。最早是2007年就开始多次在大会上讲西村盖房、北区改造1000套,当时掌声雷动,多次讲掌声渐微。四年多,天天忙着跟各个地市搞合作,事实上都是场面而已,拉几个已经在那里做项目的老师去帮个场吧了,去年科研3.6亿,比他来时翻了几番,试问工大普通人的待遇翻了一番没有,7年基本不动,连中央要加的1000块都是在安徽省最后加、加最少。许多故事可以遍访工大老实人、明白人皆可问到。2006年网上闹出万人签名留徐校长的故事幕后导演不过是田小六罢了。
      
        田小六何许人也,田作淳外号田老鼠(不是我叫他,我喊他田校,而是许多人叫他这个名字),初中生直接上大学的工农兵大学生,家有小背景,“操控能力超群”而号称工大第二组织部长,他未经处级干部选举而成为校长助理,超过55岁而仍然可以开始担任,因用各种资源讨好徐而先由徐定,再由而后部分指定人员谈话所谓推荐出来的,近年来退休的工大很多处级干部不解直摇头,但仍然跋扈于工大,属于他参加的会议他参加,不属于的他也去,另外校长助理好向很少参加一些不该去的会议。
      
        说道我的症结,我没有如愿也正是田作淳在从中作梗,田在幕后立体化向我进攻,先是有他说服徐把握方向,再做李书记工作,韩校本来就听他的,由宋做北区三校领导的工作,都是其老师学长,并做好中层处级干部联络,也正是我在暗推投票时落后原因,否则实名推荐我为什么不落后呢,但校领导就抓住我这点弱点不放。3月21日中午通知下午学生口党委副书记、团委书记、副书记学工部团委研工部三个单位所有人员进行划票匿名推荐。中午电话满天飞,有副书记打电话劝我也做做工作,我感谢他,但一个电话没去说,我想公道自在人心,结果还是失算了,我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有组织地开始做工作了,有的找副书记到办公室交代,有的电话联系,忙的不亦乐乎,下午会场气氛我就感觉不对,心想自己答辩排在第一,那可是所有校领导和全校有重量级人物的评价啊,三个数据指标我两个排在第一,现在看来也没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从答辩时徐枞巍问我问题的眼神和力度,我已觉察有些不妙,但还是相信领导会用干活的人,现在看来也不是,我的命运和当年另一位团委副书记一模一样,同样答辩好,杨92分比赵88分高4分而不用,因徐枞魏照顾老乡而确立赵金华,事实上三年来赵金华自问认识多少学生干部?只会应时应景罢了,嘴皮不错,反应也很快,问题是全是虚的、假的啊。天天忙着些所谓论文,找关系申请所谓课题,连学校不同意的直接找省科技厅搞定,用一个职能部门领导讲的话是“你们赵金华关系资源用的滴水不漏”,别人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质量工程项目申报一次又一次,别人报他将先考虑他,有人找我参加课题,当面就说先考虑他,他不参加再让我参加,明里天天说支持我,你好好接着干我绝对支持你,彻底两面三刀,年度考核他给我打差,却推说是马老师给我打的,票上有你不慎留下的记号啊!天天谎话一连篇,和学院女副书记的故事估计要徐枞巍给你主持了,他擅长。屁股上一屁股屎,怎么擦干净呢?两年就把上一届留下的10万多赞助费乱花光了,说送这个送那个,到底都送给谁了基本都不知道。我三年评职称,作为直接领导不帮忙,帮倒忙,如何跟你干,彻底寒了心,还要低头做好事。做人真难,所以特别怀念老工大。
      
        老工大王成福、陈心召老校长的儒学之风记忆犹存,他们是尊重党委管干部的,发表意见不会这样为一己之力而无耻用人,尊重规律,尊重事实。那时没有吃喝风、送礼送卡成风,现在哪个处长不送礼,哪个又会不收礼,三千五千少的,动辄到北京请人吃饭一次1万多,很正常,老百姓能1000块都要先等着。徐枞巍多次在大会上讲要去跑关系,学院副院长要去找谁,请他吃饭交流,要做飞机导弹,简直胡扯太不切实际。哪里还有学问,全是浮云。全国高校校长要是都这样,高等教育完了。那时没有门户对立,尽管他们从机械材料出来,仍然用人五湖四海,向对我这种颠覆性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说道门户之分,小有观察,略加表述为后来人参考注意。
      
        非常2+5的模式是工大军阀割据现状。北区巨帮以江舒为首、陈朝阳为核心、周军为主力,外加若干主力干将,尤以宋黎明等为代表,实力超群,紧密团结,多能成事;外来巨帮以徐枞巍为代表、吴玉程为骨干,前面先把吴拉上来,接着考虑如何让他接班,已经成为重要强势群体;机械帮以赵为首、郑学慧操盘,一批处级干部参与,是个未来主要实力;土木帮以张季、王小虎为代表;资环伪帮以庆承松、洪天求为为代表,但组织松散,心意不和,难以成事,根本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人文帮以钟玉海、黄志斌为代表,陈发祥你忙什么啊,个人从超市支出给人发卡要人情,挪用属于学生纯粹勤工助学的资金用在你的超市人员经费上,反过来赚的钱去乱开支,黄志斌生日那是比任何人自己亲爹都重要,凝聚力很强,这次主要吃了这个亏;电气帮以田作淳、孙佩石为代表,经常联合操作工大一些事情,小人勾当做了不少。我的失败在于当年老朱书记在位时得罪了徐,朱徐矛盾以朱退休为结,事实上我只是个工作人员而已,我倒成了牺牲品;在组织部工作时不知何故得罪了北区人,陈朝阳女儿我当过她辅导员,自认为对他培养也尽力了,结果也不行,周军在未干校长助理时岳西和我谈话,称我小弟,我结婚时讲我该请他,这样的人最后仍然不可靠。外来巨帮不支持你、北区巨帮恨你入骨,其他人看你笑话,工作又怎么样,三年评职称搞不上,那时就该清醒了,有人害你,怎能有机会,应清醒自知就好了。吴玉程骗你玩你的话你能信,活明白了,死也值了。
      
        好了,职务我不要了,职称我不评了,人心我也不信了。我对我曾经的学生说,“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事实上也是在勉励自己要挺住,但是真的挺不住,我要为正工大风气而献身,老师向你们食言了,你们不要学我,团委后来人还要好好干,社会实践项目该征集了,挑战杯项目该遴选了,高科杯该启动了,五四表彰也要抓紧了,我想实现团委办公信息化的梦也破了,课程化的事也没办法了,很多关心我的兄弟让你们见笑了,我实在难以承受连续三年评不上副高(都说我和胡兴祥关系不好,怎么和你结下的梁子,你自己心里明白,送你一句:私心太重、格局太小)。多年来每一个找我的学生我都积极和他们互动交流、解决问题、做好工作,为了工大。但是现在工大的风气真的不好,所以想教育部有必要成立个工作组,不能任由天高皇帝远胡作非为。从继续查小金库做起,没有小金库就不会有那么多猫腻空间去拉拢领导。从党管干部的民主集中制查起,书记太妥协,恐怕也该退休了。
      
        17年是我的轮回,17年前来到工大,17年前的17年前我来到这个世界,“要去要去”该去了。我 11岁丧父,对我是不幸的,是该去陪陪他尽尽孝了,老母亲有哥哥姐姐,问题不大,我的女儿怎么办呢?单位总要给一笔抚恤金吧,可要把我女儿养大啊!晚上想着一起带走,好像他是无辜的,但怕他日后吃苦太多,就做个平常人吧,千万别学爸爸,个性太强会吃亏的;我带的第一届学生们,真对不起你们,不要对我失望,我是为了解脱并为了警示当局者,做的不到的别怪我了,特别可惜郭明亮病死的事,上学时我就知道他是乙肝,我去看看他怎么样哈哈,王宇峰生病的事现在也放心的,应电班一个女生生大病我也听说了,其他好像都有自己的故事,非常以你们为自豪,下个月聚会时,不要骂我就好了,我在天堂祝福你们每一个人。很多朋友来不及说再见,只想你们别臭我就行了,我在人格上没有输,输给了小人而已。
      
        别了,我理想的工大,别了,万恶的人际关系,别了,徐枞巍“校长”,我继续看着你。如果有可能的话,请在工大两个行政楼前立个碑,上书:正气凛然,陈刚留,你敢从面前走吗。我会让任何一个胡吹乱侃、投机取巧、不认真做事、完全为了做官的人胆寒心惊,成为工大一个传说,我的价值就实现了。但是后来要活的人要记住:小人是得罪不起的。
      
        去新区解决自己吧!以我的鲜血压制邪气!最好能压死田校助,除去工大一恶而快老百姓人心!宋黎明我认为对得起你,你如何做的这样绝,太过分了!你们一条船上的钟采桑之流为了干个处级干部拉帮结派横行工大,感觉搞定徐枞巍就行了,太可笑了。有压迫就会有反抗,你们别想讨伐我了,我已留在了春天里,不需要那么多吐沫来淹,我已经死了。不要伤害和去怪我的家人,这是起码的人权,和他们没任何关系,给他们笔补偿养我老小是必须的,是你们杀了我,不要不承认。我自己有问题,问题不该选择走这条路。
      
        最后讲一句,老婆你是最好的、最棒的,尽管你每次都劝解我,但是有点累了,是我对不起你了!最后一次让你失望了!我会佑你一生!随便处理我吧,野草地里我也活得快活,只要没有太多压力、势力就行了。
      
        当局者们,赶紧召集会议通气吧,消灭一切教育部可能查到的证据。凡是有正义感的人行动起来,看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
      
                                       陈刚绝笔2011年3月23日上午
      
                                      敬请转交教育部党组、安徽省省委
      
 李智慧(陈刚之妻):

      
        2011年3月23日下午1点30分,我的先生,合肥工业大学校团委副书记陈刚老师在逸夫楼坠楼身亡。留下遗书《为理想中的工大而献身》。他34岁,年轻开朗,热爱工作,满怀抱负,却一次又一次被工大黑暗的现实伤害,在无奈与愤怒中,他被逼上了绝路。
        他一直负责学生工作,没有官架子,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是目前合肥工业大学的中青年干部中少见的既实干同时又有善良品质的人,结果却被逼到以死抗争的程度。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最终还是被逼死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一个年幼丧父而不停奋斗的人,一个在30多年的奋斗中一直保持纯朴品质的人,我相信他遗书所说的话都是事实。一个下定决心要走的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其言也善、其言也真。遗言中揭露的只是工大冰山之一角,工大现在所有的东西都被当权者把着,普通老师根本没有精力做研究、代课了,这些家伙整天善于折腾,最后害惨了的是学生和青年教师,学生的培养质量越来越差、青年老师不能养家糊口,最后钱和名都被吸进那些当权者的口袋了。
        我先生身亡后,学校的态度极其恶劣,面对家属的强烈要求,校长书记迟迟不见,见面之后,校长书记任由我白发苍苍的婆婆哭到昏厥,也没一人上前扶起,没一人说一句抚慰的话,态度极其傲慢、冷漠,拒不承认一切责任。之后的工作中,迟迟不发讣告,不设灵堂,直到现在家属也还未见逝者一面。
      
        我恳请上级派调查组下来查明真相,以证实我先生遗言所揭露事实,还原事情本来面目,告慰逝者在天之灵。
      
        注:合工大单位小金库、合工大建筑设计院窝案、车队百万贪污案都已被查实。公开竞聘过程中存在贿选、拉票行为,拉帮结派搞小团体,迫害打击正直干部,恶势力横行,小人当道,已到了不查不行的地步。恳请组织尽快查处!
    
学生家长: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合工大陈刚先生祭

    
        在这个合肥的春天开始烂漫的时候,陈刚先生一个人,孤独地走了,去往他心目中完美无瑕的天堂,留下了他年轻貌美的妻子,留下了他年幼可爱的女儿。
      
        得知这一消息,是我即将入睡的26日的深夜,其时,距离陈刚先生的离去已经整整3天了。儿子的同学打来电话,小心翼翼地问,李老师的丈夫姓什么?然后告诉儿子,你上网看看合工大的团委书记陈刚老师是不是李老师的丈夫。
      
        看到网上的发帖,看到网上血腥的照片,我们全家眩晕、无言,这一夜,真的很长。
      
        陈刚先生安静地趴在地上,像一个睡着的孩子,地面上一滩血迹。往外是围观的人群,再往外是警戒线,警车、警察。
      
        刹那成为永恒,人妻已是遗孀,工大西门口,年轻的贤淑的李老师,手捧着遗像在祭奠谁?那瘫在地上呼天抢地的老人,又是为谁哀号?照片中,我没有看到他的女儿,两个祖国的辛勤的园丁,再也保护不了年幼的心灵。
      
        我没有见过陈刚先生。有一次家长聚会,妻子回来说,李老师的男人个子高,长得很帅气,总是笑。直到这次,网上挂出了先生的人生履历,且在人生履历中加了“短暂而又绚烂的”作为定语,才知道陈刚先生年纪轻轻,就是工大的硕博,最年轻的校团委副书记,可谓前途无量。
      
        遗书《为了理想中的合肥工业大学而献身》,是一封与现行教育体制的宣战的檄文,也是另一封教育史上的《与妻书》。
      
        国人的觉醒,自五四始;国人的良知,自市场改革终。不敢设想,陈刚先生的死要是放在十五年前,会引起多大的波澜,我指的不是合肥,而是指全国范围。十五年后的今天,陈刚先生的死,被封锁在那道不过数十平方的警戒线内。这是合工大的悲哀,还是安徽高校的悲哀,抑或中国教育的悲哀,更甚者,或是中国国民的悲哀?
      
        少者缺乏正信,中者没有血性,长者泯失人性。
      
        纵使这种谭嗣同式的生命事件,我也没有看到工大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场景,网络上聊聊数语,也被无情地删除,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是的,确实干净,血迹也风干了,泪水也干涸了,孤儿寡母也该回家了。
      
        由此,向往起蔡元培先生的北大,“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学者当有研究学问之兴趣,尤当养成学问家之人格。”近百年之后,大学居然真的是机关了,只是更进一步,没有“纯粹研究学问”罢了。百年之后,相较百年前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教授治校,人文荟萃,如今,呵呵,不说也罢。
      
        所以,陈刚先生的死,死得其所,但未死得其时。枉为先生遗憾。
      
        先生本可安安分分,听领导的话,跟潜规则走,副处当不在话下,厅局级将来也在意料之中。只因“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乃至冲冠一怒,以死殉道。于小家,抛妻别子,于大家,成全大义。
      
        先生一定想过,如果你走了,你的妻儿将从此成了孤儿寡母,一辈子孤苦无依。其实,先生真的很傻很天真,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对抗不公,亲者痛、仇者快而已。事件平息之后,自然“他人亦已歌”了。
      
        “老婆,你是最好的、最棒的。” 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思之倍凄凉,李老师,先生轻轻地走了,留下了他十年恩爱。相逢好似初相识,到老终无怨恨心,夫妻修到这种份上,也可知足了。李老师,望自珍重。
      
        2011年的春节,曾经书写平民的神话,一对农民工沙哑的嗓音传递着经济社会残存的草根情节: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陈刚先生将自己永永远远地留在了那风华正茂、青春勃发的工大时光里;陈刚先生永永远远地将自己埋在这姹紫嫣红、繁花似锦的庐州春天里。
      
        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真的汉子,一路走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合肥工大跳楼团委副书记遗书曝光:全是无奈
·前湖北首富狱中写遗书喊冤 被指印证国进民退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民营企业家的哀鸣:网上惊现东星航空董事长兰世立的遗书 (图)
·母亲因反强拆被打死,茂名公务员朱国瑜留下遗书
·广东茂名将调查公务员网上留遗书为母申冤事件 (图)
·北京朝阳小红门岗上村李保华写下“遗书”(图)
·抗违法拆迁绝命遗书(图)
·青岛拆迁户不满补偿方案微博留遗书
·国家信访局陶然桥访民跳河自杀(续):遗书曝光/视频(图)
·敦煌遗书残片揭示:孟姜女哭倒的是包头秦长城
·浙江高院副院长童兆洪确认为自杀 遗书公布
·警方认定浙江高院副院长为自缢 遗书内容曝光
·合肥男子自杀身亡 遗书称被警察打瞎投诉无门
·民航中南局局长刘亚军撞高铁自杀 遗书内容曝光(图)
·上访男子杀害信访干部 留遗书称被逼上绝路
·民航证实中南局长刘亚军系卧轨自杀 留下遗书
·蒋介石西安事变遗书曝光 (图)(图)
·留下遗书见人就砍 青岛疯狂男子血洗全村/图(图)
·青岛:强拆通知书到了,留下遗书一封(图)
·湖北王成礼要求纠正历史冤案遗书
·写给中国共产党的遗书/吉林通化孙丙武(图)
·桂林橡胶厂住宅区:另一名未搬迁户王勇的遗书(图)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未搬迁户胡家长子之遗书(图)
·世上还有包青天吗--杜培武的"死囚遗书"催人泪下
·被碾压致死的老书记——来自天堂的遗书
·人民大学肖杰烈士20年前的遗书
·李喜阁遗书
·胡建平:美国遇难者家属可能知道唐永明遗书
·艾未来:我的信箱收到刺客唐永明的遗书
·孔强正被构陷,写下遗书向外界诀别(图)
·黑龙江省:一个残疾人家庭的告同胞书(遗书)(图)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遗书
·新疆呼图壁县马风祥遗书:致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上访函
·我的遗书--中国泛蓝联盟
·日本驻华外交官自杀遗书写得怪(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