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是谁下令圈禁辛子陵?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范吉
    
     (参与2011年5月2日讯):中国很多事情是看得清楚说不清楚,究其原因是恐惧。恐惧灭杀你的不是有血有肉的躯体,而是你的灵魂。纵然你知道它损伤了你的人格与尊严,但你却不敢去反对,只能乖乖地无声去服从,而且服从得“无悔无怨”--这就是新世纪中国知识人共有的可悲性格。 (博讯 boxun.com)

    
    其实不是他们的可悲,是这个时代与制度的可悲,可悲得连操作这个制度的权力人物都无法改变它。唉,中国已进入了一个极其荒诞可笑的怪圈时代,看来很难走出来。
    
    据可靠消息透露,圈禁辛子陵是最高权力人物的集体决定,不是个人行为。仅管他是中共老党员,几十年来为这个党做了不少事,卖了不少力,无论是他的言和行都不伤害这个体制,更无推倒重建之意,只不过发出了几声爱护修弥它的“指责”。想不到这个自称“救党派”的代表人物,仍为当局所不容,视他为“害群之马”的“捣乱分子”,以致于胡总书记龙颜大怒,下令“立案审查”管住他的嘴巴。
    
     不但不准“不许离京,不许写文章,不许演讲,不许参加集会。”只能“在家写出检查交代”,如外出“国防大学家属大院,要向干休所长报告请假”。本来是严重侵犯剥夺人的自由与尊严,也是公然违抗国家宪法的行为,但他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地接受服从。为什么?因为恐惧!
    
     恐惧失去五十多年党龄,恐惧失去正师级大校的职务以及四级研究员的学位,恐惧失去近万元的退休金和宽绰的住房和各种福利享受,恐惧、恐惧、恐惧,中国人有说不完的恐惧……
    
     他的那个“形势和前途”的讲话,不但指责了胡对“温家宝七谈政治体制改革,没有给以支持”,认为“这是很大的失着”,还揭了“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花了2.5亿人民币,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买了一幢豪宅”的不明财产来源,这是何等的大事?现在“组织” 上要叫他拿出证据,他一个退休闲赋在家的大校如何拿得出?拿不出就是“污蔑造谣”,就要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他为何不恐惧!?我们对辛教授的禁声既同情又理解,但更无奈!因为它是出自高层的“决定”啊!如是我也万分恐惧。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辛子陵为何禁声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体制内的声音: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辛子陵
·阳光卫视:辛子陵对话崔卫平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辛子陵:一次被取消的演讲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党史专家辛子陵高度评价《悲情大地》(图)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