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外媒:北京对知识分子感到超级恐惧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博讯 boxun.com)

    德国发展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在《时代周报》(5月11日)撰文认为,为了维持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平衡,北京眼下正面临道路选择,它所忧虑的不是农民抗议而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层。
    作者费多丽(Doris Fischer)认为,中共有两个目标为政策导向,即"政治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试图在稳定和发展的两极之间制造平衡"。
    她写道:"改革以来,这两个主要目标之间的平衡有两次受到严重危害,即80年代末和90年代末,都是在广泛而同时富有争议的经济改革有待实行时。如今中国又到了这一步,内部正激烈地讨论哪条道路正确,所寻求的不仅是一个新的增长模式。……"
    作者认为,1989年发生抗议运动,"是因为受过高等教育者对生活状况不满"。到了90年代末,在私有化和亚洲金融风暴影响引发的危机中,受过高等教育者"不再是潜在的领头闹事者",他们已经成为"改革过程的赢家"。"许多需要大学毕业生的职业收入良好,从1992年起系统地增值。政府在90年代末实行了住房私有化,这步棋走得巧妙,将新生中产阶层的能量吸引过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成了经济和社会精英的一部分,希望社会稳定,因为政治变革不仅会危及现存政治制度,也会危及他们的富裕生活。"
    "那么对那些为数很少的公开的反对派人士,中国政府如今为什么如此不安呢?难道不能得到中产阶层的支持了吗?并非完全如此: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局势,中国对全球的金融危机起初掌控的很好,然而最近几个月,通货膨胀不断上升,对金融和货币制度进行较大改革恐怕势在必行。但是人们对此意见不一致,对中国的经济模式有着广泛的讨论。"
    文章指出:"受过高等教育者所影响的中产阶层这一次再次扮演重要角色,它是否还将自己视作经济发展的赢家、因此而赞成政治和社会稳定?还是会成为反对派力量,将农民和工人的不满力量凝聚起来?似乎一些人认为他们获得的富裕受到危害,一方面由于基本的经济模式,更重要的是因为富裕得不到法制保障。
    "90年代达成了一个默契:以富裕换取对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忠诚。然而今天劝告政府的呼声越来越多,要求一个运行良好的法制,以保护个人权利不受国家侵犯。这种观点有多普及,还不得而知,但是显然已经很广泛,足以让政府陷入动乱并且有力地反向控制。即使现在人们相对富有,但此时任何为所欲为的逮捕行为,都会强化个人的无能为力的感觉。一个类似于当初实行住房私有化那样的阀门,政府至今还没有发现。"
    作者认为,"在这种处境下,北非和中东的最新发展其实对中国政府有利,突尼斯尚还引起同情,利比亚或叙利亚的新发展则让中产阶层的所谓捣乱分子看到,会有什么样的风险。如果在稳定和混乱之间选择的话,多数中国人、而且肯定包括受过高等教育者所影响的中产阶层,今天也会决定推迟改革。只要还是这样的话,政府就不必过分担心地方的工农的抗议会动摇整个制度。"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多日,妻儿面临被迫搬家
·中国网民痛批环球时报 炮轰知识分子社评
·“茉莉花革命”让知识分子倍受当局“关切”
·美国之音:博讯评选2010年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
·《博讯》评选出“2010华人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
·大陆八九人士和知识分子、异议人士吊唁司徒华
·张维迎:我鄙视禁不起诱惑的知识分子(图)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分子?/何兵
·北京研究以收编知识分子的办法对付媒体人/博讯独家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图)
·杨建利:从独立知识分子到倾听周遭感受的刘晓波
·中国的永不放弃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土赫提
·屈从资本成最大病症 调查称中国需战略知识分子
·历史上的今天:我国开展对知识分子再教育运动
·农民知识分子赵应斌向《西安日报》公开发出投诉函
·朱廓亮:深圳知识分子集会抗议“迎客松”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专访马建:哈维尔请愿,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反省(图)
·BBC:逾百知识分子促解封“世纪中国网”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勇
·儒教社会无正义:知识分子越来越远离正义/辛龙
·张成觉:“五识”兼备呼民主——评博讯“公共知识分子”榜
·“五识”兼备呼民主——评博讯“公共知识分子”榜/张成觉
·云飞扬:少了一人——评博讯版百名公共知识分子
·李劼: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不拆迁知识分子吃啥”确属科学论断/乔志峰
·知识分子不吃人血馒头
·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 知识分子吃啥(图)
·值得中国知识分子思考:我眼中的印度知识分子/袁南生
·郭于华:知识分子—超越“平凡的善”
·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尤为严重/王赓武
·张伟:批评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冯骥才:知识分子最主要的责任是“教育领导”(图)
·饭桌上的统计与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口观/杨支柱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你见到过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公共责任吗?/杨松林
·何以涌现众多被阉割的“公公知识分子”
·没有知识分子独立的生存空间,哪来独立人格/郑有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