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为辛子陵先生辩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汤雨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1年5月23日讯):网上读到几位老共产党人为辛子陵先生讨饶――吁请当局予辛子老言论以宽容的文章,用心虽好,窃以为不必。辛子陵先生出于救党的善意,直言不讳表述个人意见,即便确有欠妥之处,也在宪法、党纪赋予的基本权限之内,并未超越雷池-步,何需他人宽容!希望辛子老能理直气壮地站出来为自已维权!
    
    
    
    中纪委的先生们应该懂得“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古训。
    
    
    
    辛子老不是圣人,不是那个金口玉言、句句是真理、-句抵-万句的毛泽东(如辛老握有毛那样的权柄,量你们也不敢吹毛求疵、深文周纳)即便说了几句不中听但中用的闲话,你们又何必抓住不放,上綱上线,必欲治其罪错而后快!
    
    -个真正讲民主、讲法治的政党,理应带头遵宪守法,带头维护公民、党员的言论自由。也只有这样做,才能称得上是一个正派的人、-个正派的组织。否则,只能是打着马列旗号,横施法西斯恶行的假货!
    
    
    
    你只要行的正、你只要坐的正,你怕人家说话做甚!
    
    
    
    《人民日报》近日发表文章,提出要“宽容”异见。话虽说得不错,但在建国业已六十余年的今天,还要提出“宽容”之类的问题,就委实可悲了——因为它从侧面证明,这个国家至今依然存在不能“宽容”异见的事实,证明了共产党内确实残存着-批毛式人物——擅长以言治罪的不法份子!而这些份子之所以敢于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制、侵害人权,将毛的无法无天演繹到现在,-是此类份子心中从无法制、眼中从无人权,不仅仅是法盲,有的还是政治无赖、政治流氓——滥用党和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为所欲为,墮落到比法西斯还要为酷的法东斯境地!二是监督缺失,没有敢于追究其法律责任的监督者和组织,一如当年放纵毛泽东公然无法无天,至今不敢追诉其饿死、斗死数千万人民的祸国殃民的罪责-样,长期姑息养奷,令此辈有恃而无恐。故说到“宽容”的话,窃以为不应该再继续“宽容”那些如毛泽东一样的党棍们,必须认真追究动辄使用专政手段,侵害党员、公民权利的法西斯、法东斯份子们的法律责任!唯有如此,方能将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落到实处、方能维护宪法尊严、方能真正使异见得到“宽容”!
    
    
    
    网上有文指出:中纪委在青龙桥为辛子陵设定数款罪错之后,于尚待查实前,便当即宣佈了对他的数条不准,这种做法涉嫌违反了法定程序,搞的是有罪推定。我对此深表赞同。
    
    
    
    中纪委仅仅是党内的-个纪律检查机构,即便辛子老违反了党纪,但并没有违犯国法。既不是公安、也不是检察院、法院的纪委,似乎不俱有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权力——须知辛子老不只是共产党员,他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相关条文的庇护之下——如果这个宪法不是欺人欺世的-纸空文的话!何况共产党不是青帮、红帮、哥佬会那样的组织,岂能容一党之纪,凌驾于宪法之上哉!
    
    
    
    当然我不是党员,无由了解共产党的家规与内幕,只能隔靴搔痒或门外谈禅了。但为维护共产党形象,我仍寄望于中纪委的先生们,在辛子老的问题上,还是率先遵宪守法为好,不宜再耍无法无天的毛高招了。以言治罪,在皇权专制时代即巳令人深恶痛绝,于建党九十年之际,似不便再上演这种令人侧目而视、重足而立的丑剧了!
    
    
    
    何况,辛子老早已年逾古稀,即将迎来八十寿辰。古人云:七十而从心所欲——可以从心所欲讲话、从心所欲做事了。由此可见,古人对老者的宽容。古人还云:八十而杖朝——可以不拘礼节,拄着拐杖去朝见真龙天子了。由此可见,皇权专制时代也还懂得尊老敬老,专制者也还俱有人性么。
    
    
    
    遗憾地是,随着历史车轮隆隆驰入二十-世纪的初叶,一位年逾古稀、年近耄耋的老共产党人,却正在因言获罪,并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不知这个车轮是在暗中倒转到了连皇权专制都不如的时代,还是驰进了真正民主法治国度——连一个深情救党的老共产党人讲的几句话都不肯放过的国度!此种极俱特色的作为,证明了它的强大还是虚弱?证明了它的光荣还是耻辱?恕我不再置喙,让党内外有识之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去罢!
    
    
    
    但,我有一种想法似宜公之于众,那就是共产党既然拥有博大的胸怀,能夠宽恕那个饿死、斗死数千万人民,害死刘、彭、贺及无数革命干部的的独裁专制的当代秦皇,就一定会高抬贵手,“宽容”一位敢于直言,并俱有共产党人风骨的本无罪错的辛子陵!否则,你中纪委、你共产党怎么向世人交待?向历史交待?在党纪、国法面前又如何能将一碗水端平?
    
    
    
    说到一碗水端平,我不免由辛子老的因言获罪,连想到北京的那个乌有之乡。
    
    他们的言行,远比强加在辛老身上的罪错,要大了成千上万倍之多!
    
    
    
    据说,其中一位姓马名宾的头头,公然号召再来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公然鼓吹为四人帮平反昭雪!
    
    
    
    另-位刚死不久的姓魏名巍的头头,曾经公然喊出打倒腐败的现政府的口号!
    
    更有甚者,-帮乌合之众在延安聚会时,竟敢鸣枪示威,气焰嚣张之极!
    
    
    
    据称,还有人要打倒中南海修正主义统治集团!
    
    
    
    如果上述传言非虚,那么这个乌有之乡就不但有言论,而且有行动——要借取毛老虎之皮,再舞毛独夫之旗——实施真正的造反了!
    
    
    
    不知中纪委的先生们,出面追究过这伙乌合之众的党纪、政纪乃至刑事责任否?限制其人身自由否?派上便衣监視督控否?摆上警车以示震慑否?须知,他们妄图推翻的是现政府!比起-介书生刘晓波因宪章一事惹上的“颠复”罪名,他们才真正是当之无愧的“颠复”嫌犯!
    
    
    
    似乎中纪委没有找过马宾到青龙桥享受辛子老的优厚待遇——-直未见此方面的报道么!
    
    
    
    似乎“乌有之乡”依旧风光如昔——其网站依然是群毛乱舞,红火得狠!
    
    
    
    有鉴于斯,我-直不解中纪委居心何在——何以只钟情、青睐于辛子老,而瞧不起马宾之流?竟“寬容”得让那帮要打倒现政府的狂徒们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甘愿养虎贻患,却“寬容”不得讲了几句实话的辛子陵!
    
    
    
    我并非为辛子老鸣不平,实在是想提请中纪委秉公维纪,免得厚无错薄有罪、厚辛薄马,否则,不独难以平抑舆情,也有损贵党公正形象也!
    
    
    
    胡乱写至此处,似宜切入正题了——中纪委在青龙桥为辛子老设定的罪名之一,是违反四项基本原则!
    
    
    
    前不久,我曾致函辛子老,就违反四项原则罪名,讲了几句公道话,不妨摘录如下,就教于中纪委的先生:
    
    
    
    四项基本原则的提出已过去了三十余年,难道就成了绝对真理???成了太上真言???
    
    
    
    别的不论,仅就无产阶级专政这-条原则,就显得不那么合乎时宜了!
    
    
    
    建国六十多年了,怎么还好意思让无产阶级继续无产下去呀!
    
    
    
    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优越性而言,无产者早该在六十年辉煌中变为有产者了——虽不能像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中的权贵们那样混得身家亿万、千万,至少也混得人模人样,成为小有产者了,何至于还要无产至今、无产下去,并戴着无产阶级这顶桂冠去专别人的政哉!!!
    
    
    
    试看当今矿难频仍、打工者的艰难处境、维权之无门,企业家、总经理的巧取豪夺,再看看各级领导的座上贵宾是些什么人物,真不知是谁在专谁的政了???
    
    
    
    马克思先生恐怕不会主张无产阶级永远无产下去、并永远履行专政之职罢!!!
    
    
    
    上面所引拙文,似乎不无道理,不知中纪委的先生们能予认可否?
    
    
    
    其实,陈独秀先生早在数十年前便看穿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把戏!
    
    
    
    他曾-针见血地指出:
    
    
    
    从来就没有什么无产阶级专政!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只能是-党专政!最终只能是领袖专政或曰领袖独裁!(大意如此)
    
    
    
    不幸被陈先生言中,毛泽东在统治中国的数十年中,充分佐证了上述论点。
    
    
    
    请看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名角们上演的闹剧:
    
    
    
    苏联的斯大林的暴虐嗜杀、罗马尼亚的夫唱妇随、朝鲜的父传子再传孙、古巴的兄弟接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江二人转!除了败坏无产阶级的名声,抹黑马克思之外,它们都先后制造了长期的贫困,使得民不聊生,制造了空前的劫难——饿殍盈野、冤案遍国!
    
    
    
    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专制暴虐的独裁者,掩盖其丑恶嘴脸的遮羞布而已!
    
    
    
    将无产阶级专政写入宪法时,我曾深感欠妥。当建国数十年后,身为共和国主人的无产价级仍一无所有的时候,本应令统治者汗颜不已——毛泽东及其同事有本事将富人折腾穷、折腾死,却没有本事将穷人折腾富、折腾活!邓小平先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并忍心让這些无产者永远享受专政者的虚銜!可悲复可笑也!何况无法无天的毛时代既已结束,就应该拨乱反正,将共和国纳入依法治国的正道上来,那里还需要劳动无产阶级大驾哉!且循名责实,怕是无产阶级专不了别人的政,反倒是有了被专之嫌——工人大下岗,要他们自谋生路的那一段历史,至今犹是一些老工人们心中的傷痛!
    
    
    
    前年,我回安徽淮南看望女儿、女婿、小外孙女,在龙湖菜场附近的路边,遇到-群晒太阳的老头,大多是煤矿退休工人,听他们议论攺革开放,大骂邓小平、江泽民、朱熔基,发泄对胡、温领导下的层出不穷的贪腐的不满。我挿嘴列举了改革开放的成就,以及胡、温亲民爱民所做的许多好事实事,并指出眼下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比毛时代有天圵之别,再没有出现饿死人、人吃人、胡乱斗死人的现象。然而,老工人们根本不买账,根本不计较毛的专制独裁、祸国殃民,全都向往回到那个缺衣少食、大家都穷的时代。面对这-群老工人的固执,无理可喻矣!我当即想到如果毛泽东活转过来,必定会率领乌有之乡的信徒们连同这些充满怨愤之情的“无产阶级”,把胡、温二位打成党内最大走资派,对胡、温先生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再次把共和国扎腾进血雨腥风之中!
    
    
    
    窃以为,毛泽东之所以大有市场,邓、江、胡先生的改革开放之所以失去部分民心,-是因为共产党刻意掩盖了毛的罪错!二是近三十年来的贪腐,越演越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中纪委责备辛老误导民众,我看大可不必。
    
    
    
    真正误导者,应该首推共产党掩盖历史真相的有欠光明磊落的作为——它不仅剥夺了国人的知情权,至使人民善恶不分、是非不辨、遗患无穷,而且还助长了毛左气焰,帮了自己的倒忙,帮了胡、温先生的倒忙也!
    
    
    
    建议中纪委的先生们不妨微服私访-下,认真了解一下舆情,了解一下所谓无产阶级的现实心态,看他们所要专政的是毛?还是胡、温?
    
    
    
    故,一个真正的共和国的宪法,早应该以民主、法治的根本原则,来取代其它所谓原则了!不宜再执迷于任何教条教义了!
    
    
    
    四项基本原则中还有-条是坚持毛泽东思想,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
    
    
    
    毛活时,无人敢对其批评。否则,一顶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大帽子就会被扣在头上,并被打倒在地,再踏上-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甚者则被索命——暴君、暴奴沆瀣一气,实施暴政的时代的最为真实的写照!
    
    
    
    据辛老云:
    
    北京市纪委、国防大学政治部纪检处让我集中检讨在党的指导思想上违犯四项基本原则的错误。
    
    
    
    。。。。。。按纪委的提示,我主要是违犯了第四项,即没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没有料到,政治氛围相对宽松了的今天,毛泽东思想这玩意,依然是一根碰不得、惹不起的电棍棍!中纪委的官员们依然舞动着这个宝贝找辛老之茬!
    
    
    
    首先声明,我虽不是共产党员,但我尊重马克思主义,拥护社会主义。不过,我从来就没有把马克思当教皇!将马克思主义当圣经!把《共产党宣言》当成阿玛尼巴弥呣!我从来鄙視教条主义!不屑于盲听盲信盲目崇拜乃至固执迷执地对待任何一种学说!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我只认可实践是检实真理的唯-标准、认可“一切都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的著名论断!
    
    
    
    翻开中外古今历史可以看到某些暴君有-个共同嗜好,那就是都想充当红太阳的角色!而我们的毛泽东则更想充当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殊不知冬天的太阳才招人喜爱,夏天的烈日则会招来谩骂:狗日的,要烤死人啦!这就是一切都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的最佳例证。
    
    
    
    我在上面,就事实和常理,简陈了有关无阶级专政问题的拙见。谨不揣谫陋,再就有关事实与常理,“敏感”一下毛泽东思想这个话题,并求教中纪委先生们。
    
    所谓毛泽东思想,其精膸是有关阶级斗争的歪理邪说,毛氏当国二十七年,推行的是一条极左路线,有目共睹的“辉惶”政绩是:制造了三年人祸、十年浩劫——曾令数千万生灵或被饿死、或被斗死、或被冤杀于暴政之下!不仅如此,毛还破坏、延缓了这个国家的民主法冶进程!破坏、延缓了这个国家的现代化建设!邓小平将这样的思想作为原则写入宪法,窃以为不妥且不智也!
    
    
    
据说,中南海的粉墙上至今还刷写着“战无不胜的思想万岁”的口号标语,果然如此的话,我不妨问问这幅标语的主人——不管这个思想属于毛,还是属于贵党思想的结晶——请回答如下问题:

    
    
    
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相继失败——“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三年人祸,制造了数千万饿殍——“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文革,斗死 2100万人民,被定性为十年浩劫, “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请再回答如下问题:
    
    
    
刘少奇,国家主席、党的副主席,这位被毛钦定的接班人,最终被毛亲自操办成叛徒、内奸、工贼,并将其迫害致死。毛崩,刘旋即平反——“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林彪,毛亲选的亲密战友,写进党章的接班人,结果要暗杀毛,并坠机死于温都尔罕,让毛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尽了脸!令人们为其笑掉大牙——“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王洪文,上海瘪三,造反起家,初被毛选中特拔为党的副主席,后失宠,最终被打为四人帮,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阶下囚——“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华国锋,毛临终前选中了他,并有“你办事,我放心”的遗诏,惜乎毛徒俱惠眼,未识英雄本来面目——这位华主席在毛尸未寒,毛死不足一月时,便伙同叶帅抓捕了他的老婆、侄儿,连同他的另三条爱犬一并送上了被告席,成了秦城监狱的贵客!华“办事”果然痛快淋漓,委实可以令毛“放心”无忧地供今人后人任意笑谈矣——“思想”,战无不胜了么?

    
    
    
    至于反右冤案的改正,胡风冤案、彭德怀冤案、三家村冤案、海瑞罢官冤案等无数毛时代制造的冤案的平反,都雄辩地证明了毛当国之时,屡战屡败几无胜绩的事实,怎么还好意思继续制造“战无不胜” 的神话,并不顾历史至今仍为其抹粉贴金并且还要“万岁”哟!
    
    
    
     事实胜于雄辩!胜于诡辩!胜于狡辩!中纪委的先生们你们认可上述列举的事实么?!
    
    
    
     据传,陈云先生评毛:治国他无能,文革他有罪!
    
    
    
    其实,反右他也有罪——治理国家,竟敢大耍阳谋,不独可鄙,而且可耻!
    
    
    
    古人云:言而无信,不死胡为!毛不过是一个翻云覆雨、言而无信的大伪人耳!
    
    
    
    其实,三年人祸,饿死数千万人民,较文革之罪犹巨!
    
    
    
    毛及其爪牙自知罪孽深重,故不择手段俺盖至今也!
    
    
    
    毛的后半生验证了一条千古不磨的定律——自我否定。他由民主走向独裁、由革命走向反动!权力可以扭曲人格、人性。权力没有关进笼子,必然会成为张牙舞爪、嗜腥嗜血的怪兽,而毛正是这样一头无法无天的兽,集全世界所有虎豹豺狼于共和国内一起食人,怕也没有这头毛兽为祸之酷烈——有人对建国后非正常死亡的统计数字竟达七千万之巨,死者中包括:农民、革命干部、知识份子和人民大众!
    
    翻开中外古今的历史,再也找不出胜过毛兽的先例!
    
    
    
    故李锐先生为毛的晚年盖棺定论﹕罪恶滔天!
    
    
    
    北京袁腾飞先生曾戏言:毛氏在建国后最大贡献,是在1976年9月9日死掉了!
    
    庆氏不亡,鲁难未已,毛氏不死,国无宁日!信哉,斯言!
    
    
    
    然毛奴犹在,毛左猖獗,衷心希望共产党能认真总结毛时代罪愆,从根本上——政治体治上结束那个无法无天、充满暴虐、血腥的时代,领导人民步入民主、法治、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
    
    
    
    网上曾偶然读到一则消息,系杜光先生发贴:
    
    
    
    去年新成立一个工人(共产)党。“这个党的顾问宋宝铃连续写了五封信,又写评论,又发文告,指责胡锦涛在几次讲话里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把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拦腰截断致使造成全民思想混乱、导致马克思列宁主义边缘化。犯下了严重错误,并且威胁要提出控告,起诉胡锦涛违反宪法。”(杜光:《怎样理解指导思想的理论内涵?》2011.3.31网文)
    
    
    
    上述消息颇富喜剧色彩,如果指责“胡锦涛在几次讲话里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确凿无疑,据此,却可以充分证明如下几个事实:
    
    
    
    其-,胡锦涛先生没有搞毛泽东的专治独裁,他很宽容——没有对这位要提出控告、起诉他的顾问先生发难,此种民主、大度,为共产党的各级领导作了很好的表率。
    
    
    
    其二,这位宋顾问虽属头脑僵化,问题却抓得甚准,依据胡多次讲话不提毛泽东思想的事实,要提出控告,起诉胡锦涛违反宪法——这个问题如发生在多党制国家,必定会被宪法法院作为大案立案查处,并很可能动摇胡锦涛先生的执政地位,所幸是在特色共和国内,无人买他账,胡根不予理睬。
    
    
    
    但,我很欣赏这位顾问不畏权贵的精神,他如果敢在毛泽东时代对毛的无法无天、专制独裁提起诉讼,那才会真正令人佩服,并为他三呼万岁!
    
    
    
    其三,证明了以胡锦涛先生为核心的党中央,已经汲取了毛独夫的极左路钱的惨痛教训,并将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理念和施政方针,取代了了毛的阶级斗爭的歪理邪说!此乃国家之幸!民族之幸!共产党之幸也!
    
    
    
    窃以为,胡锦涛先生的“以人为本”的仁政思想,才应该作为真正的“原则”,写入宪法之内,并应该成为共和国永远尊循的信条!
    
    
    
    据悉2010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在胡锦涛主持下通过了《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编号(179)号,又称(170179)号,是指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79)号议案。该议案由吴邦国、习近平两人共同提出,内容是: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据悉,当会议宣布一致通过(179)号决议案时,全体政治局委员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长时间鼓掌、欢呼。这个决议的作出,是民间重新评毛的推动。在中上层干部中,在知识界,毛泽东思想已成为改革开放,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阻力,必须排除这个障碍,已经形成了共识。
    
    
    
    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179)决议,没有严厉的、高调的政治语言,没有大叫大嚷,平和的像个装集装箱的单子,注明某一种货物不准进入集装箱。就这样,把几代领导人想办没敢办的事情办成了。人们有理由期待,政治体制改革将要启动了。既然翻过了严冬的最后一张日历,春天还会远吗!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
    
    ——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鉴于上述事实,中纪委似不宜在毛泽东思想这个问题上继续做辛老的文章矣!否则,将置胡锦涛、共产党于难堪境地也——怕是还没有追究到辛子老的违反四项原则之责,便已帮了宋顾问之忙,将胡锦涛、共产党送上被告席啦!
    
    
    
    辛子陵先生不同于那些只会在故纸堆里讨生活,只会寻章摘句、照本宣科、鹦鹉学舌的、头脑僵化的党内某些理论家!更有别于某些浅薄的、一知半解、毫无真知灼見的所谓学者!
    
    
    
    辛子陵先生具备有深厚的学养,掌握有丰富的当代史实,故能以犀利的文筆,锐利的洞察之力,写出震眬发瞆之文!而其-腔爱民、救党之忱,直言不讳、直筆弹奸的风骨,更加令人倾服!
    
    
    
    德高望重的辛子老,是共产党中难得的人才、是共产党中的真正的理论家、是一位有良知、有使命感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所有正直的共产党人—定会引辛子老以为荣!
    
    奉劝中纪委的先生们收起那根电棍棍,不要继续纠缠什么四项原则了,还是切实做些维护共产党形象,肃清贪官墨吏的工作去罢!
    
    
    
     谨以拙作“呈辛子老”的一首五言律诗,结束此文: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
    
    爱民肝胆热 救党感情深
    
    良药何妨苦 忠言只要诚
    
    忌医久讳疾 针砭仗先生
    
    
    
     2011年5月22日 于仰竹山居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岸英遗孀刘思齐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
·中宣部长刘云山不提毛泽东思想有含意/辛子陵
·中共钳制言论,辛子陵遭审禁声
·辛子陵:关于《形势和前途》的检讨和说明
·党史学者辛子陵致中共北京市纪委的信 (图)
·从剥夺“救党派”辛子陵的言论自由想到霸王别姬
·姚监复:禁言辛子陵,是胡锦涛新一轮剥夺言论自由的开幕式
·一个老共产党员呼吁当局:要对辛子陵解禁
·是谁下令圈禁辛子陵?
·辛子陵为何禁声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体制内的声音: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辛子陵
·阳光卫视:辛子陵对话崔卫平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辛子陵:一次被取消的演讲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党史专家辛子陵高度评价《悲情大地》(图)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