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辛子陵救党受夹击 胡锦涛的部下不听胡锦涛的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6日 转载)
     《明鏡月刊》姚監復/黨的領導人擔心亡黨的危險,辛子陵因此提出“救黨三策”,自稱“救黨派”,受到極左派和極右派兩方面的夾擊。他一心為了救黨,卻失去了發表救黨言論的自由。
    
     胡錦濤總書記近來向全黨提出,在新時期要正確認識、區別和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及加強社會管理的重要論述,這是妥善對待市場經濟發展後出現不同利益階層、思想多元化、矛盾複雜化,社會動蕩中求穩定的正確對策。但是,關鍵是落實,真正在領導層和權力部門負責人的思想中落實兌現,真正徹底地擺脫“階級鬥爭為綱”的思想桎梏,不再搞1957、1959、1966-1976年的“要資本主義滅種”的化友為敵的社會主義革命,不要失去自信心、陷於四面樹敵的恐資病、恐敵病中,似乎眼前全是敵人,最後,可能陷入只信任江青的晚年毛澤東的不正常精神狀態。 (博讯 boxun.com)

    
    《人民日報》4月28日的評論是明智的,重新提出“包容”,即使對“異質”的意見,也要捍衛他的發表意見的權利與自由。這就是胡錦濤、溫家寶反覆強調的公民的表達權,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神聖權利,更是加強社會管理、構建和諧社會的必要條件。符合朱厚澤的寬容、寬厚、寬鬆的方針。
    
    誰在為淵驅魚、為叢驅雀?
    
    資本主義民主是不充分的,甚至被批評為虛假的,但是,允許出現反對執政黨和領袖的聲音,可以辦民間報紙和反對黨的報刊,如國民黨反動派曾經允許共產黨在陪都重慶辦《新華日報》,允許出版中間派的《大公報》、《觀察》。社會主義民主既然是比資本主義更民主的民主,馬克思主義既然是自認為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那麼為什麼不能更包容一點,民主與自由更多一點呢?盧森堡認為自由、民主,首先就是允許發表不同意見的自由。中蘇兩黨論戰時,毛澤東就敢於全文發表赫魯曉夫的攻擊中共的講話、全文發表蘇共攻擊中共的文件,而我們僅僅發表了《九評》,予以批駁,讓讀者去辨別是非。至於鄧小平對戈爾巴喬夫說:“雙方都說了一些空話”,那是後話。
    
    為什麼今天中國經濟GDP位於世界前列、中國模式、中國道路、中國崛起被反覆宣傳時,反而沒有自信心,被臆造的“西化”、“反化”、“自由化”惡夢形象嚇得不能包容,甚至批判朱厚澤的“寬容、寬厚、寬鬆”呢?為什麼人為地製造出那麼緊張的階級鬥爭、敵我鬥爭的你死我活內部鬥爭的假象和誤判呢?在這樣放大的惡夢陰影籠罩下,有些官員的思想不夠正常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化友為敵了,分不清兩類矛盾了。這樣,必然走向階級鬥爭擴大化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罪與非罪的界限被打破了,人民內部矛盾輕易定為敵我矛盾性質,這是國內革命戰爭的肅反、打AB團殺死十多萬自己人的左傾錯誤路線的流毒,也是至今並未徹底清理的毛澤東反右、反右傾、文革極左路線的政治癌病毒。
    
    由於自然規律,現在的許多當權的領導人中,是當年文革中的紅衛兵和參與者,他們和我們都深深地中過文革的毒,思想上階級鬥爭的弦繃得很緊,首先要問一個“誰是我們的敵人”;認定“矛盾是絕對的”、“敵我矛盾是對抗性的”、“你死我活的鬥爭”、“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因此,宣傳、政法部門更為敏感地習慣於用階級鬥爭的分清敵我的眼光辨別、判斷和處理人民內部矛盾。這樣,極容易視友為敵、化友為敵,打擊大量的中間群眾,為淵驅魚、為叢驅雀,把本來可以團結的力量趕到對立面去,甚至幫助製造了採取極端手段報復社會的個體、群體,以致於出現大量的本來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事件,由於判斷與定性錯誤,處理不當發展成為大規模群體事件,由於處理不當或不夠策略,也可能使一般的氣功等民間組織變為敵對的政治性組織。
    
    辛子陵事件是一個危險先例
    
    因此,正確區別與處理人民內部矛盾成為當前構建和諧社會、加強社會管理的首要問題。最近,解放軍大校辛子陵失去部分自由的事件,是一個這方面的標誌性事件。辛子陵當年按鄧小平等人的授意,為朱德、彭德懷、劉伯承、賀龍被誣的冤案大喊大叫,為毛澤東歷史錯誤秉公直書,官方一直認可,從未追究。辛子陵自稱“救黨派”,受到極左派和極右派兩方面的夾擊。他一心為了救黨,卻失去了發表救黨言論的自由。黨的領導人擔心亡黨的危險,辛子陵因此提出“救黨三策”。他在2月10日應邀出席十幾位離退休科技人員的春節午餐,即席講話,後來他發至網上。他講話的主要內容是反腐敗,建議對內不要批判普世價值,不應批判溫家寶的加快政治體制改革的言論;對外,不要再搞第二次抗美援朝。這些意見,絕不是“異質”的,也不是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西化、分化”。即使退一萬步說,有一點“異質”,按《人民日報》黨報評論提出的辦法,應捍衛他自由發言的權利。而不能採取北京市委紀委張委員的辦法,限制辛子陵的言論自由、參加集會的自由、作報告的自由和遷徙、出行自由,這是違反憲法、違反黨章的不合理、不合法、不合情的橫蠻、粗暴的決定。這種做法是違反胡錦濤、黨中央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和加強社會管理等重要指示的錯誤決定。
    
    這是一個危險的先例,以“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為名,來剝奪公民自由,實際上重複了文革的鬥爭方式,打擊思想犯,新式軟禁、監視居住懲罰思想者。這絕不是社會主義民主、自由,而是為共產黨抹黑。令人擔心,這可能不是最後一次,而是新一輪的剝奪言論自由的辛子陵式事件的開幕式。(《明鏡月刊》第16期)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为辛子陵先生辩
·毛岸英遗孀刘思齐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
·中宣部长刘云山不提毛泽东思想有含意/辛子陵
·中共钳制言论,辛子陵遭审禁声
·辛子陵:关于《形势和前途》的检讨和说明
·党史学者辛子陵致中共北京市纪委的信 (图)
·从剥夺“救党派”辛子陵的言论自由想到霸王别姬
·姚监复:禁言辛子陵,是胡锦涛新一轮剥夺言论自由的开幕式
·一个老共产党员呼吁当局:要对辛子陵解禁
·是谁下令圈禁辛子陵?
·辛子陵为何禁声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体制内的声音: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辛子陵
·阳光卫视:辛子陵对话崔卫平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辛子陵:一次被取消的演讲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党史专家辛子陵高度评价《悲情大地》(图)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