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动车事故:总理“救火”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8日 转载)
    
    金融时报中文网 专栏作家 徐达内
     (博讯 boxun.com)

    (2011年7月28日)
    
    一
    
    《新闻联播》的开场白仿佛回到三年前。与胶济铁路脱轨事故后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相仿,也是对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对伤员及家属表示亲切慰问,部署全面加强安全生产——这一次,哀悼放在了最前面。
    
    事发五日后,终于需要国家总理出面为其下属的一连串错误而“救火”。通稿刊登在《人民日报》右侧顶端,标题不再是中规中矩的“会议召开”,而是那句“坚决守住安全生产这条红线”。编辑们为这则重要稿件制作两段摘要:“调查处理工作要公开、透明,结果向社会公布,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要继续全力救治受伤人员,全力减少因伤死亡、因伤致残。要准确核实遇难者人数和身份,妥善做好赔偿、抚恤等工作”;“搞建设、谋发展都必须牢固树立科学、安全、可持续的理念,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要坚持走科学发展的道路,坚持以人为本,处理好速度质量效益的关系,把生命高于一切的理念落实到生产、经营、管理的全过程,坚决守住安全生产这条红线”。
    
    那篇由“本报评论员”署名的头版评论更加得到人民网以及商业门户们的重点推荐。宣告“谋发展必须把安全放在首位”,文章痛心“我国一些地方接连发生煤矿和非煤矿山矿难、道路交通事故、建筑物和桥梁垮塌事件”,要求各地官员“切不可片面追求速度,要钱不要命”,“中国要发展,但不要带血的GDP。”
    
    多数都市报选择了电稿中那句“给人民一个交代”或“调查处理要公开透明”作为头条标题。《钱江晚报》的封面像一个讣告框,“我看到,我震撼,我思考”是推荐的记者采访手记。这个头版总结标题已经是遮掩了浙江省委机关报子报的火气,在内版,23日连夜赶至现场的记者石磊开篇便痛骂“我看到的‘铁老大’和我们是如此的遥远”,引述的伤员家属控诉是“我没见过铁路上的人,我们是被警察救出来的”;“为什么事发5个小时了,没有一个铁路上的人跟我们解释一下?!”,文章补充描述,“接待他们的,大多是温州当地的政府官员。对于这些质问,他们也没有更好的答案。”
    
    主编们允许另一位记者公布出回忆中的更多“不和谐”:“警察可以拦下我们的采访车,但他们不敢拦这个领导或那个领导的小汽车,有限的道路资源被大量的这种小车占用了,导致救护车和消防救援车屡屡受阻”。“我们应该为生命让路”,这位因为车被拦下而跑了两公里到达现场的记者写道,“在生命面前,我们没有位尊位卑,请你放下身段……不放低自己的身段,你的眼泪只能被人们视为一种矫情。”
    
    一段由《新京报》编辑发布的微博声称,温州官方因为本次事故与铁道部发生争执,“铁道部要掩埋车厢,遭温州官员抵制,更出动警力抵抗,与铁道部发生争执,在场的温州副市长陈浩一度与工作人员大打出手,但铁道部还是控制现场。温州上下因铁道部失误却要温州为此埋单的做法大感不满,为死难者家属抗争提供方便,包括默许家属在市政府外静坐甚至堵路抗议。”迄今尚无正式出版报道可以证实这段描述,不过,在钱江晚报上,今天已经有了较之前日昨日更加不客气的点名斥责,《铁老大,请放低你的身段》:“你们在这次事故中的表现,有目共睹,不知道你们对公众的评价是不是心知肚明?无论是面对死难者家属,还是媒体,你们高傲的头总是昂扬着,你们可以把自己的失误归结于‘生命的奇迹’,也可以从门缝里递出几张死者名单来应付媒体。例子太多,这里都懒得举了”。
    
    这份浙江畅销报纸的评论员方小晶写道,“你毕竟是责任方,责任是现代社会的最基本精神,总归要大过你的‘铁老大’精神吧?……你还要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我们看了能舒服吗?我们会谅解你吗?”文章将铁路这种服务业比作“天下奇闻”,奉劝铁道部如今早已不是计划经济时代,必须“尽快拿出改革方案”:“好好向市场经济学一学,学学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学学市场经济的契约关系,学学怎么样危机公关,学学怎么和媒体打交道,学学如何去提高自己的美誉度。”
    
    当然,即便是“不愿埋单”,即便是“默许抗议”,但媒体总有自己的宣传纪律要遵守。在温州都市报和温州商报上,本地官员们部署的报道重点仍然是“全城驰援,大爱温州”。市委机关报的头版昨天刊登了副省长王建满“要把维稳摆在非常突出的位置”的指示,今天又已经刊出系列评论之二,《“温州精神”,在灾难中升华》。
    
    《新京报》则是跟踪那段流传于网络上的那段律协通知,今天刊出对温州市司法局律管处处长、市律协秘书长甘细平的采访记录,由其证实确曾发通知要求“接到死伤者家属求助的律所和律师,不得擅自解答与处置,在第一时间向律管处和市律协报告”。据甘辩解,通知是说律师不得“擅自解答和处置”,不是“不允许”。这次事故有一些专项政策,一般律师不了解,可能会误读。
    
    在成为一整天的新闻议题焦点并饱受争议之后,温州市委宣传部还需要出面宣布那个曾由中新社发布的赔偿方案是“谣言”,即“早签约有4到5万元奖励的说法是谣传”。根据此前新华社稿件中的描述,50万元由事故赔偿金、一次性专项帮扶款以及爱心捐助款构成,并无“奖励费”一项。《新闻晚报》记者就此拨打达成第一例赔偿协议的遇难者林焱家属的电话,“没想到对方一听到是记者就呵斥道,‘我们在网上已经被别人骂死了,还接受什么采访。’”
    
    《南方都市报》愿意体谅温州官方是“代人受过”。今日社论《谈判格局不对等,霸道赔偿谈何抚慰人心》主要骂的还是“铁老大”,强调“并非此次事故责任主体的温州市委此刻出来辟谣,却并不能改变人们对于铁道部的霸道印象”。文章批评,“铁道部急忙就赔偿给出方案,断难摆脱规避责任、尽早脱离与遇难者关系的嫌疑,同时也与遇难者家属和舆论所要求的‘先给真相再谈赔偿’背道而驰”,指其50万元的方案刻意回避7月1日生效的《侵权责任法》。而后,更抨击其“通过‘工作组’这样的利器制造与家属完全不对等的谈判格局”:“事发之后,铁道部和温州市立即以毫不逊色于救人的速度成立了57个‘5+1’工作组……一方面注意外部记者的探访(据《今日早报》的消息),另一方面也采取对家属的不断游说行为”。
    
    这份市民报纸还更进一步,转荐同属南方报业的《21世纪经济报道》昨日社评《铁路事故应急处置机制亟待完善》:“我们会发现有这样一些现象,例如中海油、中石油在污染事件上同当地市级政府的‘交涉’。这些央企和铁道部都保持行政级别高于地方谈判对象的优势,形成所谓的‘条条高于块块’,从而在矿产归属、地皮、推卸各项社会成本负担上面有更大的‘胜算’,实现所谓国家对经济制高点的抢占”。
    
    家属们的苦难继续得到聚焦。《新快报》引用态度转变的杨峰声明,“我没有被铁道部收买,安顿好家属后事,一定会讨个公道”;《扬子晚报》上,一位失去妹妹的男子跪倒在地给仰头喝水的调查组专家叩头,苦求说法,编辑们加上备注,“专家只回答,有消息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京华时报》刊出“遇难者家属高举遇难者遗像,要求与铁道部官员见面”以及他们手持横幅聚集在温州南站的场景,并引用其中一位的原话,“他们一开始就谈钱,这让家属很难接受!”报道中,“家属代表称,上海铁路局的一位负责人会议半途到场,发言中主要强调了铁路部门在救援中的努力,对于家属们的四点要求,进行了‘官腔’式的回复”;《南方都市报》更引用凤凰卫视节目台本,由家属们追忆那个“一家四口被困车内,家人多次求助无人施援”的夜晚:“他们就不动,他们就不动手,就说没有生命迹象了”。
    
    今天早晨,温州警方已然公布第三批遇难者名单,至此,官方死亡数据中的39人全部确认。《中国青年报》昨天那篇《“情绪稳定”终于被扫进垃圾堆了》言犹在耳,不料,《人民日报》稿件今又宣告,“温州相关部门已累计接待遇难者家属880多人。在心理干预小组和现场志愿者的陪护下,家属情绪总体稳定”。
    
    对事故原因的调查正在向纵深处挺进。央视《经济半小时》昨晚公布“永嘉站异常情况早有征兆,人工调度代替正常的电脑自动调度”还只是引子,《第一财经日报》根据铁道部排查命令发现的列车控制系统更加疑似真凶。早间,《朝闻天下》播出新任上海铁路局长安路生的通报画面:“经初步调查显示,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应该显示红灯的时候显示绿灯,没有给后车提供应有的信号,相关调度人员也没有发出预警,引发追尾事故。”10时许,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的道歉信已然出现在各大门户页面上。
    
    事发次日,铁道部曾称“初步了解,事故原因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导致的”,此说饱受质疑。昨日中新社曾引述国家电网声明,称事故发生前后“给温州南站、永嘉站2个火车站供电的3回10千伏专线均未受雷雨天气影响,运行正常”。
    
    人祸已然确凿无疑。以“要高铁动车可靠,更要人可靠”为题,腾讯今日话题感叹:“‘中国高铁,将脚步放慢一点’,事故发生后,很多网友在微博上转播了这句话,其实,谁又不希望快点到达目的地呢?人们说的慢,不过是希望铁路除了速度之外,能在质量、管理、安全上能齐头并进罢了”。笑蜀更在凤凰网专栏中认定,“我们的问题已经不是人祸,而是人祸的轮回,而是由人祸的轮回所印证的”,他希望本次动车惨案成为关键转折点,“那种连生命都可以牺牲的发展,对生命来说,又有何意义?”
    
    没能等到安局长最新结论的《新京报》,社论用在《动车事故调查,期待检察机关监督发力》;《京华时报》也说“调查公开透明才能真诚负责”。不过,还有人担心在铁路系统的“独立王国”里,如此“避嫌”仍不足。于是,贺卫方吁求人大介入的呼声得到了更多媒体版面,其中包括《北京晚报》、《青年时报》,以及《南方都市报》的头版头条位置。这位法学家在其微博中提出,“温州特大事故震撼人心,铁道部自家调查难以服众,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设立特别委员会,对事故进行调查听证,以答国人”;不过,今日《新京报》引用宪法学者许崇德之观,他认为“学者就此提出建议是可以的,作为一种民间呼吁是正常的,也是民主的体现,但是不能轻易启动”。
    
    安路生认为“7•23”事故暴露出多方面管理漏洞,不过,在很多批评者看来,比起至少造成39人死亡的数据,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在此后四天里糟糕的救援善后,用凤凰网专题的说法是“目中无人的列车驶向何方,不人道是这次救灾中最可怕的黑洞”。温家宝的应急专家组成员昨晚也已通过央视镜头公开批评铁路同僚“事故处理不慎重”,从24日上午的“掩埋车头之争”、 24日下午的“先救援还是先起吊”、25日的“未查清原因就开通铁路”,一直到对“埋了又挖出来”之举十分吃惊——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刘铁民面对记者摇摇手说:“难以置信,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要出大笑话的。”
    
    谣言与真相也在反复互相追尾,辟谣和反辟谣很难说哪个就成了“笑话”。每天都会有层出不穷的黑幕指控,其中仅有一小部分获得官方否认,进而被刊登在正式出版媒体上,例如“遗体集体火化”说。而绝大多数传言则是在回应和反驳中面目不清,例如究竟事发之后铁路部门有无掩埋车头——这甚至直接导致财新记者周凯莉与她所供职的那家素有独立之名的媒体,被安替、林天宏等曾经的同道中人公开谴责。根据财新网在7月25日发布的《“掩埋车体”事后现场目击》,“车头被推翻在一个大坑里,但上面并未覆土。另外5节车厢,还在事发地”。署名记者于达维还就此在微博奉劝那些抨击者:“谣言和阴谋最能红。但还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互联网舆论如同众声喧哗的广场,激烈的声音总是更容易浮现,更容易被人们听见,而那些相对温和(或称“理性”)的观点则有可能化为“沉默的螺旋”。尤其是在紧接这场惨烈事故的日子里,为中国铁路部门辩解需要特别的勇气,很有可能会被批评为“理性到冷血”。所以,当《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痛惜中国高铁出口前景遭遇重大打击,当企业家李东生呼吁理解新技术的发展需要过程时,他们迎来的是压倒性的骂声。
    
    骂声中,很多是被哭声激发而来。新华社播发了《亲历者还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前后8小时》,《新京报》排列出更多遇难者的生前故事,《钱江晚报》宣布找到了事发前小伊伊正在叫妈妈的视频,搜狐设立了用来悼念的网上纪念碑。或许再过三年,人们提起这场发生在雨夜中的交通事故时仍会想起这个标题——“永不抵达的列车”。《中国青年报》的年轻记者赵涵漠拥有了自己的成名作,拥有了快速阅读时代一篇长文的罕见点击量,也拥有了同行前辈们的最高致敬--鼓励原创的《南方都市报》、事发本地的《钱江晚报》都在用今天的版面原题转摘这篇报道,逝去的朱平和陆海天灿烂的笑容再次绽放。
    
    午前,央广快讯:温家宝抵达温州,将看望慰问事故伤员和伤亡人员家属,并将向遇难人员献花表示哀悼。温家宝还将举行中外记者会,就相关问题回答提问。
    
    此时,门户编辑们正在推荐一组发自事故现场的图片,当地民众在解除封锁后来此挖掘车体残骸。“尘归尘,土归土”,腾讯解说道,“有的人是回来再看看现场,有的人是来捡东西的,捡了废品拿去卖钱。不过现场除了一些掩埋在泥巴里的车身碎片,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二
    
    新华社下属《国际先驱论坛导报》的编辑感叹:“果然!航空母舰一出来,动车追尾就退后了!残酷的新闻规律啊!连赖总也不能幸免,才火了半天!所以说,引导舆论转移焦点的最好办法就是再制造一个焦点出来”。
    
    事实上,中国军方公开承认航空母舰存在的消息的确也具备登上头版头条的能力,那幅由新华社首度发出的“瓦良格”清晰大图也登在了《人民日报》头版上(此前,出现在新华网首页的只有源自“网友”的非官方照片)。
    
    中共中央机关报固然要沿用国防部发言人那句“我国正改造废旧航母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作为头版主题,但也可以在整整两个内版飞扬一番,例如《中国人航母梦》、《图说航母》。在那篇《五问中国航母》中,更由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出面答问,称“改造废旧航母是由国情决定的,改造后主要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拥有航母有利于保卫我国的海上安全,也是海军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一步”,并再度否定“中国威胁论”,强调“我国改造航母在技术上面临全方位挑战,与最先进航母有不小差距”。
    
    既要长我志气,又要韬光养晦--作为军方喉舌,《解放军报》在用头版宣布“航母建设非常复杂,该舰距离真正形成战斗力还有很长时间”后,配发评论员文章《和平发展的积极举措》,强调“即使未来发展航母,也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而是意味着对世界和平承担更大的责任。”
    
    而在那些都市报的头版上,兴奋之情就更加表露无遗。《重庆时报》就四个斗大的字,“中国,航母!”;邻近台海的《东南快报》谐音“亮舰”;《辽沈晚报》高呼“中国航母,威武!”;《晶报》惊叹“真有航母”;《楚天都市报》说“大国重器,呼之欲出”;《潇湘晨报》宣布中国已成拥有这项战略级武器的“第十国”。《东方早报》干脆直接引述军方通报中那句“不存在下水问题,它一直都在水里”作为头条标题,据其内版所言,“舰上所有设备都是新的”。
    
    《环球时报》社评尝试解读中国军方“低调、惜字如金”的意图:“中国显然很不愿意因为这艘航母增加周边对自己的担心,这样一个乖巧的、认真与邻为善的大国,世界政治史上大概从来没有见过”。这篇《中国老百姓盼望航母有威力》得到腾讯头条推荐,文章再度建议中国官方“既不高调也不过于低调”,“把实情告诉国民,把我们的真实意志通告他国”:“中国发展航母就是为了获取军事及政治的战略增量,第一艘航母既是试验平台,也是中国在这个方向上迈出的第一步。国防部不这么说,但中国民间就是这么理解的,世界大概也都是这么看的。”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文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1982213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动车相撞:中国体制问题面面观
·动车事故:温家宝记者会强调"人的生命",暗示责任方
·学者要求成立特委会彻查温州动车事故并呼吁解散铁道部
·最高检介入调查温州动车事故
·温州动车事故死者家属受压限期签署协议 (图)
·动车事故:铁道部称没有宣布“车厢内无生命迹象,救援结束”
·温州动车事故追责索赔 律师被警告
·温总将察看动车事故现场并答记者问 (图)
·温家宝抵温州 将察看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并召开记者会
·动车司机被控制 事故分析会一再推迟
·上海铁路局:信号灯错误致动车追尾
·动车惨案疑云重重 温家宝承诺屡屡落空 (图)
·动车司机微博被删 媒体质疑事故分析“放鸽子”
·动车追尾惨剧暴露铁道部黑幕:高铁腐败链,百姓亡命线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列车内景 (图)
·动车追尾事故当晚永嘉站采取非常站控调度
·铁道部就是黑社会,威胁动车追尾死难者家属
·关于加强“7.23”动车追尾事故法律处置报告工作的紧急通知
·网友呼吁:呼吁周六晚7时到火车站前悼念动车追尾死难者
·网友怒揭:动车组快餐贵得离谱 难以下咽
·动车追尾 何新震怒:应对铁路系统军管 (图)
·动车追尾后,请看新华社在人民的悲痛面前如何表演?/平民帮
·八大追问:动车追尾惊天悲剧祸首是谁?/民工李蜀皖
·唐夫: 回国快感- 坐动车
·电动车超标:老百姓怎么选择回家的方法?
·山东电动车事故大幅攀升
·中国机动车保有量超1.8亿 安全问题愈发严峻(图)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巩胜利
·北京机动车限行:没完没了还是一地鸡毛?/张芸
·李广庆:北京试行机动车限行措施弊大于利!
·深挖动车组撞人背后的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