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3日 转载)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廖祖笙
     (博讯 boxun.com)

    我的内心填满疲惫和无奈,不能不歉疚地告知大家:只要还挣扎在荒野范围内,政论和时评类的文章,在我肯定是不能再写了。我夫妇俩知道有不少天南海北的华人在关心着我们,为免大家挂念,通常状况下,我往后会勉强自己写点散文,不为别的,只为给诸位报个平安。
    
    2011年8月18日,我因行使了一个作家的表达权,再次遭到警方“传唤”,那过程在我欲语还休,倦于叙说,否则将使自己的处境更加艰难。这次“传唤”,令我确信了再像过去般直言无讳,将危如累卵。我不想再让亲人们为我担惊受怕和落泪,尤其不想再让妻子昼吟宵哭。
    
    在这般“大环境”下,指诊荒野的疑难杂症,改变不了这蛮荒之地的一丝一毫;说道荒野草食性动物的倦尾赤色,无改固有的凄风苦雨;泣诉我孩子的惨烈遇害,也注定不会有结果……受够了动辄得咎,受够了……我只能重整破琴绝弦,“吟风弄月”,能窃喜和满意了么?
    
    出国无望。即便我果真“不断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请求政治避难”,也将是画符失效,永无灵验。在三个字甚至是两个字就能应对万象的简化时代,我夫妇俩该明白我们不过是两名人质,不幸落难于荒野,便形同入了鬼门关,我们的残生只能是继续承受折磨、挣扎和惶恐。
    
    虽然我早提倡写作宜通俗,但往后再码字,我会尽量把文章弄成谜语;尽管我当初靠了写作散文出道,可我余生不会再有写散文的心绪。以后勉强自己重写“散文”,也只是为给大家报个平安。走笔的累乏,莫过于此。别苛求,读友,夜色狰狞,在黑夜我跋涉得底死谩生。
    
    写于2011年8月20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61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6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附:
    
    廖祖笙:国保又来“传唤”我
    
    2011年8月18日上午,一位常与我夫妇俩打交道的国保和另一党国警察,又来我家按门铃,给我递上了一份《传唤通知书》,全文如下:
    
    “泰宁县公安局传唤通知书
    
    泰公(刑侦)传字[2011]00086号
    
    廖祖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现传唤你于2011年8月18日11时到泰宁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接受讯问。
    
    泰宁县公安局
    
    二0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被传唤人需持此通知书到案,没有正当理由不到者,予以拘传。”
    
    两位党国警察要我下午上班时间去接受传唤,既如此,我便也要求他们在通知书上将传唤时间修改一下,他们说通知书不能予以手工修改。对此我也不勉强,但坚持要对方在上面签字,以示何人送达,这之后我也签了字,把《传唤通知书》给收了下来。
    
    这次要我去接受“传唤”之处,又是“取保候审”时,把我关在“铁笼”内,隔着铁栏杆接受“讯问”的地方。我有被他们再次凌辱、甚至是再次被罗织莫须有罪名的心理准备。从国保的口风中,我夫妇俩推测他们这次传唤我,应与我写下的《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一文有关。
    
    我在文中表达的不过是不同的政见和观点,而且阐述的仅只是作家的一孔之见。中共是否解散,不会由我说了算,当权者对拙文既可聊作参考,也可嗤之以鼻,更可撰文回应,平和地进行观念层面的探讨或是反驳。可让人无话可说的是,他们来的还是老一套,也不嫌无聊,一个作家被迫装哑巴装了一年多,才写了十来篇小文,就又要“传唤”其一通。
    
    来者开口闭口就是法律。可我孩子被杀害这么多年了,我夫妇俩也被赤裸裸迫害了多年,真正意义上的公安机关在哪里呢?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在哪里呢?我写的文章就是再尖锐,和那些杀人的、整人的所做的比比,只怕连根鸿毛都谈不上。到底要选择性“执法”到何时?到底要整人到何时?以种种下三烂的手段逼迫一个作家装哑巴,这恰恰印证和默认的,难道不是廖梦君正是死于有组织的谋杀?
    
    剩水残山至此,我夫妇俩求生不成,求死不能,还得没完没了被当局百般折磨,我们不会再高估什么。这一年多来,我隐隐感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因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无法向社会交代,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已是急于灭口了,在方方面面表现得非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在整个迫害过程中,不讲一丁点的法理和道德,把残暴和无耻挥洒得这等淋漓尽致。
    
    对我家的断网、断电视仍然在继续。虽然上网对我来说,越来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只要我还活着,还能自由呼吸着,在网上我就一定会有所表达,我深知这是法律赋予给国人的自由和权利,不可予夺。休想迫我完全封笔,在我的生命历程里,只会有写多写少的区别,写得温婉与写得犀利的区别。若我长时间从网上消失了,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被杀了,要么被关了,而这么多年来,是谁在后面一路主使、操纵这起令人发指的血腥迫害事件,世人是不难想到的。
    
    呜呼!挣扎在这样的荒野,面对如此凶猛的兽群,文弱若我,饱遭迫害若我,还能再说什么呢?还能再做什么呢?窗外泊泊流淌的小河,一如既往,在苦难的河床里悲愤地声声哽咽。秋来了,初秋的爽风里,已在隐隐飘袅着枯黄的气息……
    
    写于2011年8月18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9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6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廖祖笙:大连民意胜出的可喜和可悲
    
    数万大连市民无分男女老幼,纷纷涌上街头,强烈要求当局将对环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的化工厂搬离大连。群情激愤之下,大连市委、市政府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将被搬迁。我从海外多家中文媒体看到了这一消息,同时也从其间看到了它所凸显的可喜和可悲。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一向逆来顺受的蚁民权利意识有所觉醒,当发现政府过去的工作失误直接危及自身的安全时,不再选择沉默,也不再独立于群体之外,而是自觉融为整体的一部分,共同选择以平和的方式,群起表达自我的诉求。得到了当局承诺,也意味着民意已胜出。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大连当局这次没有蛮干,虽然在市民“散步”抗议的过程中,也有过警民对峙的情况发生,有过当权者对抗议民众的严厉恐吓,但大连市委、市政府最终还是选择了尊重民意,而没有像有些地方那样,只知一味“耍狠”,从而没让事态走向进一步恶化。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这一群体性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一个范本,对今后如何有效梳理官民冲突、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在满足市民合理诉求、放弃强权打压套路之间,其实不难找到一个着陆点。大连当局的及时妥协不丢人,相反值得赞许和尊重。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这是一次本不该有的波折。会让“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危害”的化工厂,建在人口稠密的市内,并“引发周边民众恐慌担心PX泄漏”,这意味着大连当局过去有过不该有的失职。其实这类失职在中国大陆广泛存在,许多掩人耳目的听证,往往是流于形式。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毒工厂对城市环境和市民的生命安全构成危害,当局却要等到万民上街抗议,才承诺对过去的工作失误予以纠正,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工作中,既缺乏该有的前瞻,也缺乏该有的责任意识。真正心系人民的政府,不会出现这类的决策失误或是监管失误。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毒工厂不是存在一天两天,是存在已久,在万民涌上街头前,肯定有人对当局提出过合理化的建议,但未被足够重视和采纳。“僵尸政府”触目皆是,民众要捍卫权益,往往得“闹”,而且要“闹”得够大。惰政和恶政既激发民愤,也衍生社会悲凉。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个叫党和政府的玩意,虽然长期被纳税人所供养,但许多时候并没有真正把纳税人放在心里,平时养尊处优,作威作福,吃纳税人的喝纳税人的,却不真正贴近于人民,人民含辛茹苦,到头来还得忍无可忍,用上街这种方式来教官老爷们怎么去做事。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在一党独大的体制框架之下,因为缺乏有效的权力制衡,各种行政机构所存在的工作盲点和失误,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发现和纠偏。人民因此也无从省心省力,在重大问题上,往往不得不想方设法,尽可能集结最大的力量,去临时扮演一回反对党的角色。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这次大连市民的“获胜”,是因为污染“对环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人人自危,所引发的心灵共振,而不是“路见不平”得出的结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是对人类的一种严重污染。人海茫茫,有时看着像是个整体,许多时候它却只是一盘散沙。
    
    写于2011年8月1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6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5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廖祖笙目前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101室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近期网站(图文版):http://lzslmj.mezoka.com/
    廖祖笙近期网站(文本版):http://dnmj.isgreat.or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14502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廖祖笙
·廖祖笙:大连民意胜出的可喜和可悲
·廖祖笙: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
·魔鬼的宫殿在胭脂泪中动摇/廖祖笙
·廖祖笙: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
·廖祖笙: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
·廖祖笙:抬举了荒野的那邪灵
·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廖祖笙
·廖祖笙:荒野何以告慰你?死难的同胞!——再致“和谐号”上的死难者
·荒野何以告慰你?死难的同胞!/廖祖笙
·廖祖笙:用什么来送别你?死难的同胞!——写给“和谐号”上的死难者
·廖祖笙:用什么来送别你?死难的同胞!
·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廖祖笙
·廖祖笙:一分钱起拍我的军功章
·廖祖笙:天苍苍,夜茫茫,匪区里,有国殇!
·廖祖笙:这就是鸟声兽心者所说的“和谐”?
·廖祖笙:党国警察又送来了传讯通知书
·夏小强:到底是谁给廖祖笙带来了麻烦?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