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港媒多次为哈尔滨重大的刑事逃犯黄桂英涂脂抹粉洗干净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08日 转载)
黄桂英现在潜伏在旧金山美国政府当把其遣返回国

     来源:《参与》(有修改) 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 法律生活记者 盛晓友
     今年的4月和9月间,被香港人讽刺为中国第二中央电视的凤凰电视台资讯频道和新闻节目多次为一位叫黄桂英的民营企业家乔装打扮涂脂抹粉,什么黄桂英早年就是个体户,后挣到了钱又来香港打拼做上市公司,现在是香港几家上市公司的幕后老板,在美国和香港、中国大陆不停地做生意。其中溢美之词不绝于耳------什么艰苦奋斗、什么运筹帷幄、商眼千里、智慧经商。 (博讯 boxun.com)

    笔者没看电视还真的以为在香港有一位靠自己奋斗出一片天地的黄桂英女士,仔细一看才知道,此黄桂英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被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和哈尔滨副市长岳玉泉包庇的、在一夜之间卷走了哈尔滨金街业个体业户近两个亿资财的大贪污犯,哈尔滨市地下金街总经理所谓的女企业家黄桂英吗。黄桂英原是受哈尔滨市政府人民防空办公室指派委托搞哈尔滨地下商业街的创业人不假,因哈尔滨在文革期间建造了很多的人防工程,文革以后人防工程大多弃而不用,因此,靠着黄父在沈阳军区的影响,哈尔滨人防工程办公室把改造地下商业街的事给了黄桂英,黄桂英因此还拿到了处级干部的头衔。当时哈尔滨的商业还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过程中,市里不肯给个体经济太多的空间,所以,哈尔滨市的服装商业的销售,就从地下商业街开始了。
    80年代末,黄桂英把地下商业街的摊位提前卖给个体商业户,收了一大笔开支按照当时签定的合同,每个个体商业户出资数十万元,就可以得到地下商业街金街的一个铺位(几十平米)的产权。可是,当金街的生意红火起来的时候,黄桂英就开始变卦了。先是黄桂英撕毁合同,以金街的名义发文宣布与个体业户的产权合同作废,而后黄桂英又变着法的不肯给国家交税,这引起了当时主管金融和商业的常务副市长朱盛文的不满,黄桂英之所以过了免税期还不交税,就是靠着沈阳军区司令刘精松和公安部副部长白景富及中央有一些实权的腐败分子撑腰,黄已把金街已经积累起来的税款转移到国外和香港进行体外循环,发自己的大财去了。黄桂英依仗着金街的直接领导主管人防办的另外的副市长岳玉泉和自己的父亲的老战友沈阳军区司令员刘精松的老关系,不仅拿到了全国青联的“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三八突击手“和”五一劳动奖章”,而且在90年代初期,在刘精松和尉健行的策划安排下,黄把江泽民、李鹏、李瑞环等诸多领导请到金街参观题字,此时的黄桂英怎么可能把一位教书匠出身的副市长朱盛文放在眼里。
    朱盛文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代海归派,在黑龙江也属于领军人物了,他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从商学院的老师到哈尔滨市商委主任,再提升为主管商贸的副市长、哈尔滨市委常委的职务。
    朱盛文在哈尔滨搞改革,大刀阔斧,力度很大,在中央还没有提出“抓大放小”的口号时,朱盛文就在香港提出了要把哈尔滨市的国营和集体的中小企业全部推向市场,推行私有化,进行改制。事后,被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和副总理朱镕基点名批评。朱盛文从不靠向领导送礼、打小报告来晋升自己的职位,应当说在中共体制下他算是最廉洁的官员。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却被哈尔滨市的另外一个副市长——主管政法的副市长岳玉泉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朱盛文与岳玉泉有两个主要矛盾。岳玉泉曾主管的哈尔滨市劳动局社保基金,在未经市政府党组会议讨论和主管金融的常务副市长同意的情况下,把2800万元借用到哈尔滨市聚兴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马玉福当做流动资金使用,岳玉泉的儿子在该开发公司中占有相当的股份。按照当时哈尔滨市政府的规定,市政府所管辖的资金动用10万,都要拿到市委常委会上讨论,可是当过哈尔滨市委组织部长的岳玉泉比朱盛文官场的道行要深得多,因此时任哈尔滨市委书记的田凤山根本不管岳玉泉的腐败问题。岳玉泉又给哈尔滨后任市委书记索长友和后任黑龙江省省长田凤山送了大礼后,他在官场占了上风,田凤山和索长友后被整肃,但索长友至今还被哈尔滨市政府和市委捧为狗屁顾问团的主席,真是他妈的荒唐。岳玉泉就是靠着田凤山和索长友及中央的白景富和尉健行,在哈尔滨专政好人,而包庇坏人,朱盛文和岳玉泉黄桂英的巨大矛盾冲突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明证。事后中共最高领导人通过国外媒体披露朱盛文一案真相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批评尉健行:“中纪委办案要求真务实----”
    矛盾二:哈尔滨南岗区地下商业街金街红火以后,朱盛文为了给市里增加税收,鼓励香港商人张庭浦到与金街交叉的街投资服装业。这两个商业机构,一个是位于奋斗路的利用人防工程开发出来的“金街”商业街,另外一个是位于大直街人防工程开发的中外合资“国贸城”商业街。“金街”的商业街开发在前,“国贸城”开发在后,两个项目交叉在哈尔滨市中心的南岗秋林公司地段的地下。商家有所竞争,自然也就有矛盾。按照中外合资企业法,“国贸城”每年要向市政府、税务局上缴利税;按照“金街”的上管单位人防工程办的规定,“金街”的免税期早已超过国家规定的减免期,朱盛文向市政府提出要求取消“金街”减免税收的待遇,主管人防工程的副市长岳玉泉与“金街”的总经理黄桂英却上蹿下跳表示反对。于是岳玉泉和黄桂英再次到北京告歪状,此时,北京有尉健行和刘丽英白景富、刘景松的支持学者出身的朱盛文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于是国贸城的张廷浦就比败在金街老板黄桂英手下。
    在“金街”的业户与管理者黄桂英有追讨产权时,哈尔滨的大律师孙少波等作为业户代理惹恼了岳玉泉和黄桂英,孙少坡请我我们把金街黄桂英无信与地下个体户,第二次追加产权费20万元的事,在中国律师报上公开报道,金街业户拿到报纸的当天在金街商业街发行,岳玉泉和黄桂英吓坏了,岳玉泉赶紧批示收缴所有当天发出的《中国律师报》,同时希望岳玉泉的老友孙少波不要代理进阶业户的案子,并由黄桂英出面给孙少波和另外一名律师多一倍的代理费,孙少波没有给岳玉泉面子,声言决不放弃代理金街业户告状,第二天孙少波就被岳玉泉命令检察院,把孙大律师从哈尔滨医科大学住院处抓入哈市太平区看守所。
    孙少波是当时全国唯一的一位两次荣立一等功的一级律师(是1997年修改刑法后第一位被以贪污罪抓起来的律师)被以贪污罪被批捕,另外一名律师不久也被以涉黑和代理曼哈顿商业城(类似金街业户与开发商的纠纷)的罪名抓进监狱。孙少波的家属找到了我们,于是我们不断地在《中国律师报》和《民主与法治》为孙少波公开呼吁,其它媒体也相继介入。岳玉泉和黄桂英调动《检察日报》与《中国律师报》对抗了半年。孙少波在一审时被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判了11年,二审被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判无罪释放。如果当时没有强大的舆论,孙少波的后果会很惨,不久,中国律协给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打报告,中国从此取消了律师是国家工作人员一说。但是,岳玉泉和黄桂英更厉害,他们在与白景富和尉健行等人的合作下,让司法部取消了《中国律师报》。当时给孙少波治罪的太平区检察院检察长滕XX现已被尉健行升任为哈尔滨市中院的副院长。
    另外一位律师可就没有孙少波那么幸运了。岳玉泉批示将其在另案中抓捕后,他和朱盛文在岳玉泉的特别关照下“享受”了非人的酷刑:双脚、双手均被钉在地板上,让其交代问题(此事著名记者姜维平在香港有报道)。朱盛文在无法忍受酷刑的前提下,违心地招供所谓的收受10万元人民币的事,但是法院一开庭,朱盛文当庭向法官揭露岳玉泉和办案人对其实施酷刑的事实,并向中央电视台现场举报岳玉泉的贪腐哈尔滨市社保2850万的问题(央视有电视录像为证。可是如此重大案件,中央电视台却没有向世人披露。央视的著名记者夏俊(也是朱盛文案子新闻调查的制片人)把录像带交给中纪委后,中纪委书记尉健行让岳玉泉命令黄桂英快逃,黄桂英就这样携带两亿的巨款与得到哈市社保2800万资金的聚兴房地产公司老板马玉福双双逃往国外。可见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抓人、放人都是政治在背后操纵。夏俊要继续拍哈尔滨的腐败续文,不仅自己计划没有实现,反倒被尉健行和刘丽英一纸批示,将夏俊已拟好的计划敲掉,夏俊也再次被央视停职,夏俊无奈被迫自己主动从央视辞职,转行去干了网络公司,可怜一代电视天才,没有因《河殇》被赶出央视,却因为反腐败,被赶出来了央视。如果夏俊不被迫辞职,夏俊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田凤山和索长友。那么,田凤山又少祸国殃民至少五年。
    哈尔滨市公安局要依法通缉黄桂英,但是,在尉健行和白景富及岳玉泉的淫威下,通缉令被收回--------。至今公安部不肯通缉黄桂英,就是尉健行和白景富的余威还在。他们知道黄桂英只要被抓回,他们的腐败就会败露。
    朱盛文的两位辩护律师,时任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和刑法教研室主任,当天就受到岳玉泉秘书和检察院检察官的直接威胁:不得将朱盛文在庭上讲的真话透露给新闻界。朱盛文有几万元灰色收入,一审被岳玉泉判了无期,二审被改判16年有期徒刑。朱盛文在狱中多次向中央投诉,坐狱8年后,在中央特批保外就医的前几天,朱盛文在黑龙江省司法厅监狱医院被跳楼自杀。如今“国贸城”所有被抓的管理人员均已平反,唯独冤死在“国贸城”一案的朱盛文还未平反。
    参与迫害朱盛文的岳玉泉,在新副市长到任后,想借尉健行的影响和力量当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可是哈市政协没有一位委员投票给他。岳玉泉只好请尉健行出面命令哈尔滨市政府,在北京给岳玉泉买了个别墅养老。中纪委其实整肃了一名给哈尔滨能干实事的好干部,却保护了一名在哈尔滨心最黑、手最狠的恶狼岳玉泉。据说2007年10月,因中纪委尉健行害怕新闻界继续揭露朱盛文被跳楼的事实真相,岳玉泉突然在健康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被心脏病突发-------。
    与岳玉泉一起在中纪委告朱盛文黑状的黄桂英逃到了美国西海岸,听说最近与“八九”民主运动天安门广场的一位精英来往火热,拟办政治庇护。此人能力极强,她在给团派第五代领导人写信后,竟然还能腾云驾雾回国观光——可见这个世界有多么黑色幽默。
    岳玉泉放给房地产公司的2800万的社保基金至今未得到追回,迫害那位律师致死的专案组成员今天都还在岗。大律师孙少波在出看守所后不到一年就脑血栓突发性死亡。
    岳玉泉和黄桂英在哈尔滨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岳玉泉是死有余辜,但是贪得无厌的、卷着巨款潜逃多年的黄桂英却依然逍遥法外,黄桂英仰仗着刘精松在军队的势力和原哈尔滨市长后任中纪委书记的尉健行和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公安部原副部长白景富的保护,没人敢也追究她的贪腐问题。去年黄桂英竟然持假护照大摇大摆的回哈尔滨给其父过80大寿,没有公安部腐败官员的保护可能吗?
    最近香港凤凰台多次还为这位双手沾满鲜血的黄桂英做洗钱的宣传片,不知道他们的主旋律意识哪里去了?黄桂英现在旧金山买了一座巨大的仓库和多幢别墅,一位华裔姓刘的律师,在明知道黄桂英有血债和巨大贪腐问题的前提下,还为黄桂英办政治庇护,帮助黄桂英在美国重做金街美梦。 (博讯 boxun.com)
40603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