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哈尔滨的腐败分子刘志军同党还要倒行逆施到几时?!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啼晓 章奇胜
     (博讯 boxun.com)

    导言:2011年9月26日国务院通报点名批评长春和哈尔滨呼兰利民开发区3.28暴力强拆案,可是,哈尔滨呼兰区的公检法三机关却置国务院的点名而不顾,欲强行以法律的名义对抵抗非法强拆、且不肯认“莫须有”罪的裕强村村民判刑
    
    哈市暴力强拆公检法与国务院对着干 枉捕村民案强行开庭在即
    哈尔滨的腐败分子刘志军同党还要倒行逆施到几时?!
    
    
    
    (参与2011年10月10日讯)今年4月下旬,因呼兰袁家屯“3.28暴力强拆”事件,黑龙江哈市呼兰区区长刘志军遭严肃查处,被黑龙江省纪委、监察厅免去呼兰区委副书记、区长职务。
    
    令人震惊的是,虽然区长刘志军得到了严肃查处,但在“3.28强拆”中被非法扣押的村民非但没有被释放,反而被呼兰区检察院告上法庭,在国务院再三通告严禁强拆的形势下,呼兰区检察院依然顶风作案、罗织罪名,悍然预定于10月11日强行开庭,欲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将保卫家园的袁家村民问罪下狱。
    
    9月26日,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国务院纠风办等四部门,会同有关省、区纪检监察机关和纠风部门,对今年上半年发生的11起强制拆迁致人伤亡案件进行了调查处理,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行政问责57人。其中副省级1人,市厅级4人,县处级20人,乡科级及以下32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1人。查处力度不可谓不大。
    
    袁家屯“3.28暴力强拆”案是四部门通报的11起强制拆迁致人伤亡案件中的典型案例之三,通报行文如下:  
    
    “案例三:
      黑龙江哈尔滨市强拆致多人受伤  
     
    
    [事件]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利民经济开发区袁家屯城中村改造项目中,截至2011年1月,共有422户村民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尚有8户村民未签订协议。3月28日上午7时,经呼兰区政府和利民经济开发区领导同意,区拆迁办、执法局等部门组织110人、4台钩机等,对未签订协议的8户村民房屋实施强拆。其间,3名村民站在房顶与强拆人员对峙,并投掷汽油瓶。随后,群众与强拆人员发生冲突,多人受伤。”
    
    显而易见,袁家屯“3.28暴力强拆”已经被四部委通告明确定性为“违法暴力强迁”,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违法暴力强迁”在前,村民被迫保卫家园在后。于家20余名亲属在“区拆迁办、执法局等部门组织110人、4台钩机等”(现场村民称有300余人且有消防车)的强大攻势下,顷刻落败,在被数倍于己的打手暴打在地之后,被抓的被抓,逃亡的逃亡。
    
    袁家屯被扣村民完全是被强权暴虐欺凌的弱势,不但得不到合理的补偿,还要被所谓的“另案处理”、问罪下狱,试问依然台上的刘志军同党还要倒行逆施到几时?!
    
    据悉,数名北京维权人士已启程前往当地声援。
      
    附:
    哈尔滨呼兰检察院颠倒黑白 坚持暴力强拆有理
    
    哈尔滨呼兰区政府顶风作案,在严禁暴力强拆的(第590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颁布实施两个月之后,公然继续暴力强拆。今年3月28日在对利民街道袁家屯所剩8家农户房屋的暴力拆迁过程中,警方打伤依法保卫家园的村民多人,先后非法拘禁村民18人,其中6人扣押已达半年。警方至今仍在想方设法逼迫6人认下“寻衅滋事”的罪名。这是一起严重的执法犯法、职务犯罪案件。已经引起维权人士的高度注意。
    
    3.28事件发生后,哈市地方政府不但不严格按照中央政府的规定精神,妥善处理非法拘禁反强拆农民的问题,反而指使当地警方和检察院歪曲事实、颠倒黑白,非要把被拘农民打成犯罪团伙。5月5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把反对强拆的农户说成是“暴力抗法”。警方声称这次强迁“经召开听证会和呼兰区政府批准, 有关部门发布了强制拆迁房屋公告”,所以是“依法”;“ 但于某等8户居民仍坚持索要不合理拆迁补偿,拒不搬迁。”所以是“抗法”。政府操纵的电视台、地方网、报纸…….一股脑儿地配合,污蔑农民是“暴徒”。7月4日,呼兰区检察院向区法院递交起诉书认定被拘农民“一、寻衅滋事罪”,理由是“站在要被强拆的屋顶上向拆迁用的挖沟机投掷汽油瓶子,并向现场的执法人员撇砖头和撕打执法人员•••”;“二、窝藏犯罪”,理由是“明知是犯罪的人而帮助其逃匿”;“三、私藏枪支犯罪”,理由是“2011年3月29日,被告人于洪波主动交待在其家中私藏一支型号为PT92AF,具有致伤力的以气体为推动力的钢珠手枪”。检察院准备以这三项勉强拼凑、不成体统的理由,将6位农民问罪下狱,企图以此掩盖他们顶风作案、暴力强迁的罪行。
    
    依据事实,对警方和检察院的说辞稍加剖析,就知道他们的一些所谓理由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下面的图片就是警方所说的“有关部门发布了强制拆迁房屋公告”,请注意公告发布的时间和所盖的印章,公告发布的时间是“2011年1月20日”,公告的印章是“呼兰区人民政府”。警方为什么有意含糊其辞地使用 “有关部门”一词,而不敢大大方方的公开承认发布公告的是“呼兰区人民政府”呢?个中猫腻恰恰在此。就是在他们这张公告张贴的第二天——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发布了(第590号)令,根据(第590号)令,他们的公告即刻失去了法律效力,已经不符合新的国家规定。按照国务院(第590号)令,自2011年1月21日起“强制拆迁房屋公告”只能由当地法院发布。对村民因补偿不合理而拒绝搬迁的房屋实施强拆,需“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不可以再未经司法程序直接由政府交城管执法局或警方强制执行。 “全国人民都知道”,国务院(第590号)令是针对各级政府暴力强拆的一道杀手锏。面对国家的强制命令,哈尔滨及呼兰两级政府却还硬要狡辩,诡称自己这次强迁是“各项手续完备,证件齐全”,他们这样做是想要“欺上”呢?还是想要“瞒下”?搞不懂他们为什么总觉得真能只手遮天?
    
    再看引发这次强迁的所谓“政府理由”,是因为被拆农民“坚持索要不合理拆迁补偿”。何谓“合理”? 何谓“不合理”?都是地方政府说了算,哪有百姓说话的份儿?被逼反抗的于家只是接受不了政府规定的“一米房换一米楼”的办法,因为如果那样,根据他家现有条件,他们老两口就永远没有了自己独立的住房,到老也要和儿子挤在一套房里。换做按4000元/㎡补偿,他们仍然盖不上三套房,他们只是想同政府商量,能不能加到5000元/㎡,却就此惹来塌天大祸。
    
    能否站在农民的立场想一想?这场席卷中国十数年之久的占地狂潮,使多少世代以土地为生的农民永远地失去了故土,他们从此就再没有了一个可以称作故乡的村庄,再没有可能在故乡的村庄里为他们的子孙申请一块“宅基地”,再没有可能让子孙有一处地方可以盖上一所遮风避雨的房子。他们甚至不能像祖辈那样迁移到别的地方垦荒,因为随便一纸命令,他们的世代辛劳就可能顷刻化为乌有。在这次占地狂潮中有多少农民被剥夺殆尽?又造就了多少中饱私囊的暴发户肥的流油!?多少补偿才算合理?有公平吗?有公正吗?有国家法度吗?有天理良心吗?
    
    检察院的起诉简直不值一驳。一、所谓“寻衅滋事”:你冲到人家的家里拆人家的房子,人家在自己的房子里自卫反倒成了“寻衅滋事”,究竟是谁在“寻衅滋事”?二、所谓“窝藏罪犯”:300多个头戴安全帽,手持钢棍的拆迁队、法警,在警车、消防车、大型挖掘机的配合下,团团围住20几个躲在自己家中的农民,然后破门而入把人拖出来殴打,打翻在地束手就擒的就是“伏法”,打跑打走的就是“逃犯”,“罪犯”帽子既然可以未审先定,“窝藏犯罪”当然也顺理成章,你是执法者嘛,起码也应该知道还有“犯罪嫌疑人”一说。三、所谓“第二天供出藏有钢珠枪”:且不说是否有诱供之嫌,第二天供出有钢珠枪与本案有何相干?当场使用了吗?有一万支钢珠枪也得另案处理,分明是罗织罪名、胡拉硬扯。
    
    政府、公安口口声声说要发布真相,真相究竟是什么?目击者的叙说让我们知道了2011年3月28日发生在呼兰学院路袁家屯的这场暴虐:
    
    2011年3月28日晨6-7时,哈市呼兰区利民开发区组织300多官商警黑,100多辆车对袁家屯13户农民家实施暴力强拆。第一拨两辆水车去后街,先拆安守业家,没人敢挡,房院即刻墙倒屋塌。
    
    第二拨两辆水车及数十名凶手,集中全力对于占中家展开围攻,于家亲属20余人被逼紧闭院门、房门,坚守屋内。
    
    听到门外围攻者的不停叫嚣,于家老二于洪涛愤然爬上屋顶、回话抗议。拆迁队早有准备的消防车高压水龙头立即对准于洪涛猛射,于洪涛旋即被冲下屋顶,只好重新躲回屋内。而后又有两人站上屋顶,但人的身驱哪是高压水枪的对手,水枪一冲一个倒儿,后两人也相继滚落房下。
    
    看到于家没了招架之功,挖掘机随之跟进,大抓钩朝于家院门上一搭一扯,院墙连着院门一起倒地,房屋暴露街前。打手们紧接猛砸砖头,房舍门窗玻璃尽皆粉碎。打手直入院内猛拽房门,意图攻进房内抓人。于洪涛忍无可忍,冲出房门理论,打手立刻一哄而上,将其拖出院外死打。5名于家亲属出屋营救,但面对数倍于己的数十名打手完全势单力孤。早有预谋的打手均头戴安全帽、携60厘米长不锈钢短棒猛挥,赤手空拳的于家5人瞬时被打得伤痕累累、头破血流,其中一人被打落门牙、打断腿骨。在奋力反抗中于家也有一人用小刀扎伤了一名打手。
    
    只能拾起砖头招架的于家人,每一个都被2、30个头戴安全帽的拆迁队团团围住,这在警方提供的现场图片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见下图)。
    
    没一会儿,于家亲属二十余人被抓的被抓、逃跑的逃跑,警方和拆迁队“胜利”了。随着村里最后的房子被夷为平地,袁家屯这个村庄永远从地图上消失,从此成为历史。
    “这一仗打得很利索。”政府警方堪称“指挥有方”、拆迁队堪称“训练有素”。这样的地方政府究竟是什么人的政府?这样的警方、拆迁队又是用来对付谁的?
    
    时至今日,于家两兄弟于洪涛、于洪波及于家的另4名亲属依然在押,并随时可能被判入狱。余家父母没有文化,还倍受威胁,花钱请来的无良律师,竟然是当地政府的说客,不断给他们施压,要他们劝说儿子认罪伏法。偌大一个中国,他们不知道到哪里去伸冤告状,只能在这里通过媒体发出求救的呼声。
    
    救救失去土地、失去家园、失去自由、被打被压的无辜农民,他们是:于洪涛、于洪波、邵可新、田胜军、王云雷、李志申。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65588224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立法专家俞梅荪在哈尔滨普法反贿选结硕果
·港媒多次为哈尔滨重大的刑事逃犯黄桂英涂脂抹粉洗干净钱
·哈尔滨呼兰区百万贿选案调查因十一国庆被拖延
·哈尔滨呼兰区裕强村书记孙彦武到北京截访 法学专家俞梅荪给书记单独上法治课
·从哈尔滨到沈阳 中国首次大规模迁移东北虎
·哈尔滨一商场卖月饼有盒没饼 顾客获赔2000元
·哈尔滨“原始部落”成立党支部 村民仍是“黑户” (图)
·哈尔滨市委书记:政府准备赔100亿元建保障房
·哈尔滨市民遭遇购气难 每月限一次每次一百元
·渺小--梁海怡不肯写悔过书 哈尔滨市公安局不放人
·哈尔滨电脑城发生火灾浓烟滚滚 已有3人亡 (图)
·哈尔滨一电脑城发生火灾 人员受困情况尚不清楚 (图)
·哈尔滨站6对始发动车组将降速调价
·许志永关注打工子弟学校关闭被带走 为劳教者提供法援律师哈尔滨被扣
·哈尔滨一百年老楼被烧塌架 (图)
·哈尔滨一企业发生爆炸并引发火灾 伤亡不明
·哈尔滨一企业爆炸起火 类似油桶物炸飞半空 (图)
·王勇平卸任铁道部发言人 哈尔滨铁路局党委书记韩江平接任
·哈尔滨市发生交通持枪袭警事件 嫌犯仍在逃
· 哈尔滨将上访女教师关进精神病院 (图)
·我乘“特快”进万家劳教所/哈尔滨公民文立新 (图)
·哈尔滨市原书记(现在黑龙江省政协主席)以权乱法导致哈尔滨茉莉花行动 (图)
·公民的诉权在哈尔滨南岗法院也要中央几大常委批示/赵岩
·哈尔滨市香坊区派出所民警办假案未被追责
·哈尔滨南岗法院院长孙继先说胡锦涛我都不怕还怕省市领导
·哈尔滨拆迁:政府发财真有道/任君平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与承建商狼狈为奸导致北辰学校倒闭(图)
·哈尔滨利民开发区让三万农民无房无地无低保无活路(图)
·哈尔滨国保警察无辜被关押301天,已获国家赔偿,办假案民警却升官
·来自哈尔滨、满族八旗子弟:我是中国人/赵景洲(图)
·呼吁停止哈尔滨中华巴洛克街区的破坏性开发(图)
·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图)
·哈尔滨警察围打上访群众实况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村委会贪污土地款7百万/哈尔滨村民刘凤和
·哈尔滨访民欧玉梅就被教养一年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审委会谁主沉浮
·哈尔滨利民开发区给我的联想/任君平
·哈尔滨无视省级法律 强建高架桥跨越植物园(图)
·盖如银6千万买通李克强拟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哈纪委李议
·哈尔滨医大四院利欲熏心丧失医德草菅人命(图)
·哈尔滨姑娘为何这么懒?——台湾人眼中的80后大陆新娘
·哈尔滨人大代表暴打三亚城管
·吉炳轩:哈尔滨在“八大经济区”建设中发挥领头作用
·就哈尔滨、上海两桩涉警案请教虚空大师
·哈尔滨命案视频是“国家机密”吗?
·“哈尔滨6警察打死一男子”混乱的道德与法律标准/吴健
·哈尔滨案:当衙内遭遇衙役
·鲁扬:哈尔滨六位警察值得同情吗?
·南来的,北往的,哈尔滨的香港的
·关于哈尔滨6位警察与4位体院学生冲突一事的看法/陈宽
·哈尔滨11年冤假错案致一死一疯?
·比总理还牛:哈尔滨市松北区委书记王镜铭
·哈尔滨永久村1436人的呼声
·我要开展自救 从哈尔滨警方手中救回我儿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