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中宣部疯了,新浪微博封了用户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11月10日讯)新浪微博从2009年起始,活到2011年“11.9”这天,不知封杀了多少自己的用户,这天新浪又一次封杀了自己的用户——一个ID为@昝爱宗 的用户。
    
    本用户不甘沉默,强烈地抗议新浪无端封杀。新浪之疯,只是其表,真正疯的不是新浪,而是李长春控制、刘云山具体掌握的中宣部。
    
    中宣部原本就是非法单位,其言其行也是非法行径,它生来就是僵尸,当然玩不过新浪微博用户,就只能诈尸,吓人,于是新浪被吓唬住了,新浪伸手于2011年11月9日凌晨,将 @昝爱宗 这个微博客ID封杀了,关闭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时候,@昝爱宗 的微博仅有4600多粉丝,1万多条转发信息,原创仅为少数。这次被封,可能是我批评了胡折腾和河蟹社会,也可能是因为转了@艾未未“借钱”的所谓敏感信息,关闭后新浪没有任何说法,甚至没有提示。
    
    第一次是在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天后,我注册的新浪微博客 @爱宗昝 使用了刘晓波的头像,也转了此敏感词获奖的信息,没想到就被“上级”点射,直接封杀,至今不能恢复。
    
    第二次,新浪微博被中宣部僵尸一咋呼,就邪行了,封杀开始疯狂了,这次不知新浪到底封杀了多少自己的用户,这就是当代文字狱的罪证,中宣部为祸首,新浪为祸次。
    
    本来,国家监控网民,是通过微博这个平台,网民写什么,有关部门就记录什么,记录在案,证据确凿——同时也是暂时保持言论自由的一种假象。可是,愚蠢的中宣部不愿意国家的部门这样干,就大兴黨的淫威,直接关了一些直言不讳的用户的微博客,那么国家部门想看也看不到了,不但断了新浪微博用户的路,也断了国家部门的路,打了新浪多个耳光,也打了国家部门的多个耳光,如此中宣部的邪行,恐怕让国家部门也不能容忍,或许某一天,就有人直接封了中宣部的门,谁让中宣部作恶太多呢?
    
    或许,会有不少网友也会站出来,对着中宣部大喊,中宣部,李长春,刘云山,王晨,你妈妈喊你到新浪上班,上班删帖,今天删一个,明天又新生十万个,全民数亿微博用户,即使你们和你们的妈一起来删帖,来封杀用户,也删不完,也封不完。把你们累死,你们也无法过滤所有的信息,也不能封杀所有的用户。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自由言说,不懈的追求。
    
    如今,我又在新浪注册了一个新ID @昝zan爱宗 ,请中宣部再来封杀吧,你们封杀了我的博客不停止,封杀我的微博不停止,请你们继续封杀吧,封了一个,就新注册一个。本人的微博,不但有你们可以封的,但也有你们不能封的,我的推特(Twitter)ID是@aizong ,你们或许知道,但却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因为那是自由的微博,自由的微博自有自由的环境保障,你们可以打新浪的耳光,却不能动Twitter的一个指头。
    
    可恶的中宣部,虽然你们可以把Twitter封在防火墙(GFW)之外,但你们不知道隧道可以通往光明,不知道破墙又是那么容易——你们在自欺欺人,你们在掩耳盗铃,你们也习惯指鹿为马。22年前,柏林墙倒了,如今,防火墙也要倒了,不过要倒的不仅仅是防火墙,还有中宣部。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1年11月9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85580234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昝爱宗:杭州律师王成江西被打记 (图)
·昝爱宗:王克勤的出路在于突破报禁 (图)
·昝爱宗:5月3日新闻自由日的呼吁
·昝爱宗: 铁道部抓了刘志军,海洋局别了孙志辉
·昝爱宗:就人口普查“官扰民”问题致胡温公开信
·昝爱宗:祝贺刘晓波获奖你们准备好了吗?——致中宣部公开信
·昝爱宗:强烈抗议陕西渭南警方非法抓捕作家谢朝平
·昝爱宗:公民记者提问温家宝十大问题
·昝爱宗 :一本“城管执法出版物”的流毒 (图)
·昝爱宗:守望教会单单仰望上帝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昝爱宗:叶小文“中国真诚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之说不坦诚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昝爱宗:感谢杭州国保的忠告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昝爱宗:美国人以自由而荣,为自由而战——7月4日美国独立日纪念
·昝爱宗:《零八宪章》是中国新闻出版改革的动力和归宿
·昝爱宗:中共对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昝爱宗:2010年,我的《公民新年贺词》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