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8日 转载)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廖祖笙
     (博讯 boxun.com)

    廖祖笙:魔鬼在蔑视和凌辱全世界
    
    (廖祖笙按:这封公开信和我写给台湾方面的公开信内容基本相同。这段时间我在向联合国求助,向美国、英国、法国等等求助,和曾旷日持久向本国的高居庙堂者求助一样,无不宛若求助于空气,所以也不会奢望这封公开信发出之后,能出现奇迹。悲惨不只是我的宿命,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宿命。我在走投无路中坚持向多方求助,渐渐在以事实向世人印证:沦陷的不只是中国大陆,在某种层面上而言,其实整个世界都已在不同程度走向沦陷!正是这种大面积泛滥的冷血、算计和沦陷,助长了法西斯新变种横无忌惮的嚣张气焰。这等局面无改,嗜血的魔鬼有可能在邪恶的丛林里横行直撞一万年!中国人要摆脱被奴役、被压榨、被凌辱的宿命,也许还有悠远的路要走,而且最后所能依凭的,或只剩下自助。对内对外两副嘴脸的魔鬼,当前在愚弄、蔑视和凌辱的不只是国人,它所愚弄、蔑视和凌辱的,实质已是全世界!)
    
    曾荫权特首并香港政府:
    
    我是内地作家廖祖笙。因在中共当局持续多年的残酷迫害中,我不但家破人亡,而且在内地传媒和网络遭到全面封杀,曾长期以文为生的我无任何经济来源,夫妇俩在当局以渴服马的把戏里求生不成,求死不能,走投无路,故此求助于曾特首与港府,并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这是寄自沦陷区的求助信。就在我写作此函的前两天,我的家里又来了3位中共当局的便衣警察,再次谈及我在境外网站的言说,使我又体会到了当局的高压。在这片沦陷已久的邪恶丛林里,为争取言论自由是这般的艰难,而我为争取言论自由和百姓权益已付出惨重的代价。
    
    中共当局勤于变相掠夺和盘剥治下百姓,对于这种做法我一直持反对态度,也为此写下大量文字,希望内地当局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结果无尽遭到或明或暗的残酷迫害。我一向品学兼优的独生子廖梦君在2006年惨烈遇害,绝人之后的恶徒时至今天仍逍遥法外。
    
    与虐杀学生惨案相关的尸检照片和各种材料竟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家属、律师、记者等等均无法触及。传播媒介在通令之下噤若寒蝉,多家媒体在案发次日采写的稿件全部被尘封。当局公然关闭司法的大门,这起凶杀案在北京奥运召开之际,以高压手段“协商解决”。
    
    我夫妇俩在心灵上创伤累累,从广东佛山回到家乡福建泰宁,迫害并未就此中止,相反来得更加公开化。因撰文评说了中南海的政客,我的住处曾被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我被“取保候审”了一年;我不时受到警方骚扰;到今天为止家里连续被当局断网、断电视269天……
    
    当局在以各种流氓手段逼我放弃写作。我被逼无奈,也曾想干脆就作个纯粹的贩夫走卒,以使家人少受一些惊吓,但在用房产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时遭到阻碍。万般无奈想要卖掉手头的这套住房离开故土,给自己换个生存环境,结果我为此又被当局关进铁笼,并被囚禁了多日。
    
    当局常盘问我在境外是否有拿稿费,而不管我明天能否有米下锅,我夫妇俩从去年冬季开始就已是举债度日。遭到当局全面封杀的我,多年所写的文章,得发表在境外流亡者所开办的网站上,是一种完全为了社会公义的无偿写作。想像中的这些流亡者,也一定不乏种种的艰辛。
    
    我夫妇俩在这种状况下面临着如何生存的现实问题。同时我妻子的年龄在一年年增长,中共当局灭绝人性的“计划生育”,使我妻“上环”了将近20年,在唯一的孩子被杀害后又不得不“取环”,但长期处在悲愤和恐惧中的她至今没怀上孩子,环境不变,极有可能再无法生育。
    
    我知道香港或不曾有过为内地同胞提供贷款的先例,但我仍希望曾特首和贵府能从人道的角度出发,为处在残酷迫害中的我夫妇俩破例一次,以使我在抵抗邪恶中获得力量的源泉,同时感知人世间还或多或少有温暖的存在。反动势力想逼死我两夫妻,愿天下人能让我们活下去。
    
    我坚信内地不会永远不见天日。我手头的这套住房,目前的市值在80万元人民币左右,不论有怎样的人为阻隔,总有一天能售出,房子售出时我即可偿还贷款,请贵府相信一个在黑暗中坚持追求光明的作家之人格。能为我提供多少贷款,请贵方在我的偿还能力范围内自由把握。
    
    中共当局对内对外是两副嘴脸,能把几千亿元的民脂民膏用于金钱外交,能动辄给别国免债几百亿,但对治下百姓却是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对我这样在文字层面或挡了其财路的批评者,在极尽迫害之能事,以求制造某种震慑。被逼得向贵府申请贷款,是无奈,但非我的耻辱。
    
    香港虽已“回归”多年,但我和不少中国人一样,根本感觉不到香港的“回归”。比如我想去香港走走,要办理的手续和欲出国相差无几,而且中共当局也不会放行。我观察到香港在被内地或多或少同化。香港只有实行普选,当地的民主、自由和人权,才能得到根本性的保障。
    
    最后回归到求助信的主题。曾特首和贵府可在网上查询我的相关情况,以定夺是否给我以帮助。我希望在黑暗中看到一丝亮光,希望贵府能关爱沉陷在黑暗中的内地同胞。我在将这封公开信在多处发出的同时,也会发至香港政府新闻网邮箱,请曾特首和贵府查收。感谢!
    
    大陆作家 廖祖笙 专此谨呈
    
    写于2011年12月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7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廖祖笙目前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一栋101室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近期网站(图文版):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廖祖笙近期网站(文本版):http://lzswz.myartsonline.com/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 boxun.com)
3111449011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魔鬼在蔑视和凌辱全世界/廖祖笙
·廖祖笙:血写的现实唤不醒泯灭的良知 (图)
·廖祖笙: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 (图)
·廖祖笙:我孩子死于有组织的谋杀
·廖祖笙:与屈辱的岁月进行切割
·廖祖笙:话说冯正虎的再次被失踪
·被压迫者与压迫者之间无合作/廖祖笙
·傀儡政府远赴马其顿哭坟/廖祖笙
·廖祖笙:好一个“照顾大家的舒适度”
·廖祖笙:无视人权是在奉行法西斯主义
·廖祖笙:法西斯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请帮助我们逾越邪恶的丛林/廖祖笙
·廖祖笙:“和谐社会”的东厂和西厂
·陈光诚事件放大着邪恶和虚弱/廖祖笙
·廖祖笙:陈光诚使“新社会”再现原形
·廖祖笙:“搞臭”艾未未的企图宣告破产
·廖祖笙:艾未未事件之纳税义务和权利享有
·廖祖笙:仿佛挣扎在柏林墙被推倒前的东德
·廖祖笙:艾事件的“实际控制人”是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