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天金融诈骗案武汉晶银案件大事记(附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晶银债权人
    
    惊天金融诈骗案武汉晶银案件大事记(附视频)


    
    图片说明:12月16日,武汉晶银债权人再赴湖北省高院要求立案
    
    
    
    
    视频链接:http://youtu.be/jd4_dnFOdqk
    
    
    继山西大同市金鑫石化有限公司的假案后,2008年10月,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政府贪官制造的晶银投资担保公司冤假错案,从动机、程序到方法上都与山西金鑫案如出一辙。请看以下晶银案件大事记:
    
    
    
    2004年6月15日段毅文与江城商业广场开发商江城商业有限公司签订<江城广场5-8层购房及合作经营合同》,并投入数千万元资金交付房款和装修晶银大酒店并经营至今。致使酒店由一个烂尾楼,变成了价值1.2亿元的固定资产。并在市工商局以段毅文占股80%,江城商业占股20%的股权比例,对晶银大酒店进行了注册登记。(见江城商业广场5-8楼,以及9楼的售楼合同,工商局注册登记复印件)
    
    
    
    2006年成立晶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公司股东李炼红占股51%,段毅文占股45%,王吉占股4%,法人代表段毅文。
    
    
    
    以市公安局杨梓树副局长、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为首的政府官员通过李炼红将自己的资金注入晶银投资担保公司,从中获利。这些官员的资金全部打入李炼红的私人账户,由其暗箱操作而获利。据公司出纳和段毅文所说:李炼红吸纳的资金没有进入公司项目投资,由李单独处置,去向不明。(见晶银大客户出国旅游名单、照片、抽逃资金证人证词)
    
    
    
    2007年10月8日,市公安局警察开着警车将105份由武汉市政府、市长专线,市公安局110联动监制、由光大银行举荐的晶银投资公司公益广告贴遍了武汉三镇。该广告以政府的公信力及政府官员的榜样力量吸引了90%以上的晶银债权人群众倾家荡产将血汗钱注入晶银投资担保公司。
    
    
    
    公司的债权人人数和投入公司的资金额迅速增长为630户,1.2亿。据武汉市唯一被指定为政府公益广告制作的旭龙广告公司老总所说,他们的后台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老婆。
    
    
    
    建二商场某经理向我们介绍了为什么区政府要制造晶银冤案的历史由来如下:
    
    
    
    “江城商业大厦建筑工程,是以1-3楼商场产权做抵押,在银行贷款建房的。至2007年还欠银行800万元,当时无钱偿还。法院委托东方资产处置。东方资产为拍卖江城商业广场1-3楼之事,多次到青山区委,当时的区委书记黄克强接待了东方资产,黄与东方资产的老总是老朋友。由于当时建二商场的法人代表皮道璇不同意低价拍卖建二商场产权,区政府劝说皮道璇退休,皮退休后,在区政府经贸委书记牟韬的扶持下,由庞学杰上台担任建二新老总。
    
    
    
    2008年初,东方资产再次要求拍卖江城商业广场1-3楼商场及商业用房,在区政府的默许下,庞学杰轻松地在拍卖文件上签字同意了。以超低价800万元(每平方米700元左右)卖给了鑫红泽公司。由于拍卖后,建二员工又提出调查庞学杰与青山区政府官员勾结贱卖集体资产的内幕,区政府经贸委牟书记又劝说庞学杰辞职了。在庞辞职前,要求庞学杰委托带头闹事的员工柯有兰等人暂时负责建二的工作,借此平息了员工对区政府官员糟蹋国有资产的的追究。
    
    
    
    令人不解的是:半年后,区政府以建二员工闹事为由,又以3000万元从鑫红泽手中将拍卖楼赎买回来。赎楼的3000万元是青山区政府财政局拨款垫付的。既然政府能出3000万元赎回拍卖楼,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出800万元帮助偿还银行的债务,改制后再由建二偿还政府的垫付款呢?一卖一买就产生了2200万元的国有资金流失。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
    
    
    
    这个财务窟窿没法建账。于是他们就盯住了当时价值7800万元的晶银大酒店。为了填平3000万的挪用资金,以及建二商场改制给区政府遗留下的问题,他们必须抢夺晶银大酒店这块肥肉。”
    
    
    
    2008年4月14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建二商场状告江城商业与晶银大酒店买卖酒店房地产的合同纠纷,颁布民事裁决书,驳回了建二商场要求取消晶银大酒店售房合同夺回酒店的诉讼请求。
    
    
    
    2008年10月,青山区政府高官向晶银集团企业法人代表段毅文提出:要求段毅文放弃名下最大实体产业——晶银大酒店;同时公安局高官向段提出索要酒吧和晶银投资公司的干股,这些要求都被段毅文拒绝了。
    
    
    
    2008年10月区委批准对晶银企业立案侦查。09年春,公安局某警官对公司员工桂春香说:“08年10月你们公司就被立案了,是我亲自跑的立案手续。”
    
    
    
    立案后,2008年10~12月,一批利用晶银投资公司洗黑钱的青山区官员及公检法官员,通过晶银投资担保公司最大股东李炼红,秘密从晶银投资公司出逃资金达1200万元之多。其中包括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的500万元和武汉市公安局杨梓树副局长的资金。这些供官员出逃的资金大部分来自于李炼红利用市长专线、110联动的宣传广告,突击性地收罗老百姓债权人的投入资金。
    
    
    
    2009年3月10日下午,段毅文突然被公安局抓走,理由是配合调查建二房地产案件,被监视居住,但无任何人身自由。李炼红仍自由活动。公司陷入一片混乱,债权人血汗钱被困,面临天塌地陷之灾。3月23日公司委托律师刘绍文向公安局发出律师函。
    
    
    
    2009年3月17日,区公安局查封、冻结了晶银投资担保公司价值2000多万元的的光谷房地产。
    
    
    
    2009年4月,青山区公安局又强制性地查封段氏企业三家珠宝店实体,造成公司1000万元资产的流失。当时北京IDO总店愿意出资收购珠宝店余货,区公安局专案组胡警官拒绝说:“领导不同意卖剩下的珠宝。”至今剩余珠宝还在公安局的手中。
    
    
    
    令人费解的是:当时段毅文还在因配合调查建二房地产纠纷案被监视居住关在公安局,而光谷房产、珠宝店与建二案件毫无关系。查封晶银实体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他们敢于知法犯法,就是这些公检法高官如岳亚武自身在其中的利益驱使的。
    
    
    
    2009年4月17日,李炼红在武汉市工商局实现将股权全部转让给段毅文的股权变更登记,并且还备案了虚假股东大会材料,其中包括段毅文在股东大会关于转让股权的决议书上的所谓签字同意,以及公司另一名股东王吉的签名都是伪造的。段正在被关押,不可能参加并在股东大会文件上签名,而且段毅文、王吉都否认自己签过名同意股权转让。转让后,李炼红的股权由51%变成了0%。
    
    
    
    2009年4月21日,段毅文在晶银投资公司的股权由45%,变成96%后,被公安局正式宣布以“职务侵占罪”拘留。已变成0股权的李炼红以普通会计的身份与公司出纳张涛同时被监视居住,实际上李是被公安局保护起来了,债权人郑爱华亲眼看见李炼红在公安局与警官们拍肩称兄道弟。在办案人员同桌进餐谈笑风生。
    
    
    
    2009年5月13日,晶银债权人委员会成立。(组长:王旭请、副组长:徐晓薇,组员:王新知、许杏芝、张光华、张少华等7名代表。经过三年维权的大浪淘沙,只剩下徐晓薇、张光华、张少华、许杏芝四名代表一直坚持下来了。其中王新知成了政府贪官欺骗债权人,出卖债权人利益的帮凶。)
    
    
    
    2009年5月14日,公安局在公司及属地,到处张贴了威胁债权人报案的通知:“蓄意不办理受案登记手续的投资人后果由自己承担。”紧接着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私闯民宅,对债权人采用了威逼、利诱、欺骗手段展开了大规模的逼迫报案攻势。公安局警官及政法委书记都多次对公司债权人制造:“酒店不是段毅文的。”和“你们公司是非法集资,一分钱也别想再回来了。”的舆论。
    
    
    
    2009年5月24日区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罪”宣布正式批捕段毅文。当时债权人问到挪用谁的资金时,公安局办案警官李绪请回答到:“段毅文挪用了银行的资金。”
    
    
    
    令人费解的是:段毅文只是一名自然人法人代表,没有在银行担任任何职务,怎样挪用银行的资金呢?如果真是银行的资金被挪用,那也应该追究银行内部人员的法律责任啊?!
    
    
    
    2009年5月31日,在晶银投资公司财务办公室,召开了债权人委员会代表与公安局办案警官沟通会。会上,省公安厅经侦2队副队长任丹说出了“立案后,特殊群体出金1200万元的问题。”和“酒店不是段毅文的资产。理由是:2004年,段毅文购买酒店产权的价格太低,出钱太少。”
    
    
    
    2009年6月3日,晶银债权人委员会按照省公安厅任丹的建议,向青山区政府秦军区长和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递交了关于集体出逃资金的“情况反映”。至今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结果。
    
    
    
    2009年6月10日,青山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接见晶银债权人委员会代表。
    
    提出:“你们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不符合宪法要求。政府不能承认所谓的债权人委员会。成立这类群众组织要经过层层政府审批才能被认可。宪法规定公民有义务协助办案机关破案。你们要按照公安局的要求去登记报案。”(不知这位执法高官是否看过公司法呢?)
    
    
    
    2009年6月12日,公安局办案警官李绪清将李炼红动员报案的字条交给公司业务经理。激起了债权人群众的愤怒。纷纷到公安局要求向李炼红讨还血汗钱,公安局保护李炼红,不让债权人见李。债权人郑爱华亲眼目睹了李炼红在公安局与办案警官拍肩称兄道弟,与专案组在一个桌上谈笑风生,吃大餐的实景。
    
    
    
    2009年7月13日,债权人群众到市政府第一次上访,遭到警察殴打。市政府官员悄悄告诉我们:“你们不要到市政府来,因为市里也有上层领导在你们公司投资了。市里不会替你们说话的。”
    
    
    
    2009年8月5日,晶银债权人第一次到省政府上访。区维稳办晶银专班成立。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亲自带领警察、公检法官员阻挡群众。他指使区干部冒充省信访干部,截访债权人代表。威胁加利诱,死缠烂打,闹得代表们几乎不能正常生活,甚至将他们的电话、手机全都监听了。
    
    
    
    2009年8月9日,政法委副书记胡怡君亲自带队私闯民宅,胡书记收买代表徐晓薇说:“你投入晶银多少钱?我与魏书记商量可以把你的钱单独给你,你就不要管其他人的事了。”
    
    
    
    2009年8月10日,晶银债权人第二次到省政府上访。清晨区专班就派了大批打手,围追堵截代表。甚至还派车堵截代表的汽车出发,不惜造成清晨上班高峰时段交通的赌塞。
    
    
    
    魏书记还不请自来,坐在省信访局访谈室。代表要求魏书记回避,魏书记耍赖硬是坐在那里不走。代表们谈完,魏书记伙同青山区干部又强行无理要求省信干部不要将晶银债权人的上访诉求输入电脑,甚至要求省接待干部将债权人的上访材料不要交给市领导。
    
    
    
    据参加围堵债权人的维稳专班人员说:魏书记给参加围堵代表的工作人员下达了硬命令:不许债权人代表们动一下,否则扣除他们专班工作人员的工资。十个工作人员围堵一名代表,如临大敌。据他们自己说,他们都是青山区各执法部门的科级、甚至处级干部。
    
    
    
     2009年8月19日,省政府门前停着几辆满载全副武装警察的警车,镇压上访群众。张艳霞被警察拖到门卫值班室,遭到粗暴强抢照相机、手机。手臂被警察厮打红肿了。
    
    
    
     2009年10月13日,鉴于青山区公检法当权人的知法犯法行为,债权人521人向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行政诉状,没有被受理。理由是:案件正在审理中,等结案了再向市中院递交诉状。
    
    
    
     2009年10月30日三名债权人代表全体债权人首次赴京上访。
    
    
    
     2009年11月中旬八位债权人代表第二次赴京上访。王新知伙同其北京朋友施涛妹向债权人代表介绍全国人大法工委尚文年,尚提出需要7万元调查费。
    
    
    
     2009年11月下旬,召开全体债权人大会,到会债权人一致通过愿意交钱,委托尚调查。大家交的钱都由王新知保管,但是,去北京最后交钱,王新知无论如何不愿意去。为了执行债权人大会的决议。决定两位代表去北京。
    
    
    
     2009年12月3日两位债权人代表第三次赴京上访。除了走访了国家信访局、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公安部外,通过施涛妹姐弟向尚文年交付了债权人凑出的7万元。尚答应元旦前赴武汉调查。
    
    
    
     2009年12月中旬,尚文年委托崔姓主任带队到武汉调查。调查组走后,尚在电话里说:“青山区太猖狂,元旦过后我们准备带中纪委下来采取强硬手段。”
    
    
    
     元旦过后,王新知突然由一直最坚定的维权派,变成了帮助区政府欺骗债权人的维权反对派。王私下里召开债权人会议,以许愿给钱的方式,动员债权人群众不要参加维权。她对债权人甘少华说:“你不要跟着他们维权的走,那是没有结果的。你跟着我王新知走,依靠政府,将来官方的钱如果下来了,我第一个给你。”
    
    
    
     2010年元旦后,区维稳办某干部透露。元旦期间区政法委副书记胡怡君到北京出差了。
    
    
    
     2010年元月6日债权人代表打电话给尚文年,尚一直不接电话。最后接通电话,尚一改之前的态度,支支吾吾开始推脱。最后明确答复不愿意再管。代表义正言辞地要求尚文年按照约定,将债权人的7万元全额退还。
    
    
    
     在代表的反复斗争下,元月下旬,两名代表同时收到施涛妹的信:“尚总已经同意退还5万,剩下的2万由我退还大家。5万元已经打入王新知的账户,另外的2万元,请告诉打款账号。马上退还。”
    
    
    
     随即,债权人代表将收到施涛妹的短信告知王新知,王却一反常态说:“2万元肯定是要不回来了。除非你们到北京去要。不信你们就试试?”结果再打电话,施涛妹突然翻脸,说:“那两万元是我们付出了努力应得的。不予退还了。你们如果还坚持,尚总说要派黑社会到武汉去会会你们。”
    
    
    
     2010年1月24日北京国务院办公厅为晶银债权人发文到省政府,要求就债权人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解决。
    
    
    
     2010年1月下旬,区政法委副书记胡怡君将晶银债权人单独叫去谈话说:“你不要老是给他们出主意维权,你们代表当中有一个会计姓王吧?你要向她学习,她了解客户情况,总是给我们提建议,为维稳出谋划策。”
    
    
    
     2010年2月8日,春节前,债权人到省政府反映情况,清晨7点钟左右,早到的债权人看到两辆警车停在省政府门口,青山区政法委副书记胡怡君站在省政府门口与几位警察正在指手画脚地交代任务。 8点半,债权人陆续来到省政府,胡怡君退回小车中。9点钟,车中突然下来几十名警察,抓住退休老人张满枝就拳打脚踢,被武汉市公安局警察八人毒打成残疾。拨打110无人管。将近10点,王新知慢悠悠到场,满面笑容,说:“是维稳办通知我来的。”一直站在路边与维稳办官员谈笑风生。债权人与警察发生冲突,被警察推倒几位老人,背包被警察撕破,棉袄也被撕破。大家愤怒地要求警察放回张满枝,王新知阻止大家说:“他们打的不是我们的人。是别人。”
    
    
    
     债权人代表请求坐在现场小车中的胡怡君向警察交涉释放被打张满枝,胡怡君说:“你们都解散回家,我们才放人。”
    
    
    
     2010年3月13日正值中央两会期间,债权人代表一行5人陪同张满枝进京上访,向两会代表状告武汉市警察在省政府门口毒打百姓罪行。
    
    
    
     2010年3月31日下午,晶银债权人325人聚集江城广场5楼。
    
    
    
     2010年4月15日上午,晶银债权人代表一行24人赴武汉市公安局信访中心上访,为张满枝讨还公道,要求严惩打人凶手董才友等八名警察败类。市公安局纪委接待代表并给代表受理单,受理单上注明了2个月后答复,上访事由只写了“被打问题“连张满枝的名字也没有提。此后,市公安局没有给被打人任何答复。
    
    
    
     2010年4月22日上午,债权人代表25人搀扶着受伤行走困难的张满枝,来到湖北省公安厅信访中心,为张满枝讨还公道。省公安厅的刘处长接待了债权人代表,他给债权人的建议是:到武昌区检察院立案解决。之后张满枝取得了伤情鉴定。
    
    
    
     2010年5月28日,晶银大案在青山区法院一审开庭。庭审前夕债权人请求开庭旁听,区委不同意。在几百名债权人的愤怒吼声中,区维稳办不得不打开大门,接纳债权人参加旁听。在庭上,被告皮道璇的自我辩护,博得了旁听席上好几次热烈掌声。通过庭审答辩,债权人群众才真正明白了:原来公诉人几乎公诉的罪名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一整天就是抓住借用利德大酒店的空壳,注册登记晶银大酒店的手续问题,反复纠结不休。听了一天,还不知道到底利用职务侵占了什么?挪用了什么资金?大家才真正认识到这是一个冤假错案。
    
    
    
     2010年7月20日,晶银大案在青山区法院一审判决,清晨近百名警察将区法院大楼设置警戒护栏,将被害人群众拦在法院数十米以外。区政府鄂0字头的官车和十几人政府官员,堵住被害人代表徐晓薇家门口,不许徐离开小区。后来几十名债权人来到徐的家门口才将徐接到了区法院。皮道璇的律师走出判决现场时,对皮的家属说:“这样的结果,已经超出了法律的范畴。我无能为力了。”
    
    
    
     判决前几日,债权人代表徐晓薇接到主审法官王刚的电话,王刚说:“你们请求旁听判决,我前几天说不能答复你们,现在我请示了区委。区委书记的意见是:不能让你们旁听。但是,我承诺,判决完后我马上向你们传达判决结果。”
    
    
    
     2010年7月27日,晶银债权人史丽娜下班后,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就被青山区公安局将她和女儿带到了公安局10点多,警察们硬是到史丽娜家里搬走了电脑主机,还给她了一张“扣押史丽娜电脑主机几日后还。”的扣押清单。
    
    
     史丽娜就这样被公安局警察逼供一个通宵,不签名承认非法,就不放人,直至清晨。同时,阳逻农民债权人段桂银也被青山区警察带到当地公安局逼供一通宵,逼她承认是债权人代表徐晓薇指使她到省政府维权的。
    
    
    
    2010年11月1日下午3点,一名女性40多岁的晶银债权人自晶银投资公司9楼跳楼自杀,青山区隐瞒死亡真相,新闻报道失实,青山火葬场隐瞒死者真实姓名。青山区官员先后两次编造假死者姓名何光明、王红梅,二者都是晶银债权人。并设计了王红梅的死亡追悼会,摆设了王洪艳给妹妹王红梅的花圈。(姐妹俩都是晶银债权人)被宣称死亡者王红梅一个月后出现向代表人申明。青山区官员竟然制造了死人复活的离奇故事。
    
    
    
     2010年11月晶银全体债权人委托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李沛育正式介入本案。
    
    
    
    2011年3月晶银债权人到市中院面见主审法官梅欣荣,询问:“目前青山区政府正在大规模地动员债权人登记,甚至邹静芳业务经理打电话欺骗债权人说:‘现在段毅文的案子已经结案了,客户来政府登记的,春节前就发钱,不登记的就不给钱’。他们这次登记的目的真是还款吗?”梅法官回答说:“他们青山区的债权人登记,与还款没有一点关系。登记是为了给我们二审判决补充报案证据的。没有报案资料,仅靠检察院的公诉材料,证据不足。我们无法判决,所以二审超出了法律期限。”
    
    
    
    2011年4月晶银债权人面见市中院梅法官、盛庭长,当面向法院递交了许多重要证据。书记员告诉债权人群众:“我们市中院领导非常重视晶银案件,为了判决,我们院长亲自到青山区去与区委领导沟通了两次。”(法院竟然还要与行政官员沟通才能判决吗?!)
    
    
    
     2011年5月13日 晶银案件二审判决公布,推翻了一审判决的“职务侵占罪”。对于被害群众的资金偿还只字未提。判决第五项,赃款继续追缴一笔带过;
    
    
    
    2011年6月11日 晶银全体债权人委托律师向青山区法院递交民事赔偿诉讼状,要求被告段毅文,李炼红,张涛赔偿全体债权人损失,两周后遭到法院口头告知不给立案,原因:青山区政府已经成立清算办,法院不能插手。
    
    
    
    2011年6月——9月全体晶银债权人到武汉市青山区及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抗议申诉,要求给予民事索赔案件立案,如不立案按照法律程序给予书面不予立案裁定。
    
    
    
     2011年6月,晶银全体债权人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告诉青山区公安分局办案期间渎职,玩忽职守导致一千多万债权被出逃,三周后遭到口头拒绝立案
    
    
    
    2011年9月6日,因秦军准备提为武汉市副市长,晶银债权人群众向武汉市纪委提出对青山区区委书记秦军投诉,控诉青山区政府行政干预司法。
    
    
    
    2011年9月19日青山区法院立案召开债权人代表谈话,提出:”为什么判决书上有三名被告,你们只向段毅文和李炼红提起诉讼?如果不起诉张涛,你们要写书面材料,讲清与刑事判决书被告不一致的理由。”债权人代表们对这些荒唐的说法感到十分无奈!!
    
    
    
    2011年10月18日,青山区法院宣布对债权人提出的民事诉求不予立案民事裁定,律师提出不予立案裁定上诉申请。
    
    
    
    2011年10月21日,段毅文通过律师向债权人递交了“委托书”将晶银最大资产:晶银大酒店委托其母管理,债权人委员会监督。
    
    
    
    2011年10月23日,10月24日上午,青山区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察,到酒店与陈祥清说:“他们债权人接管酒店是非法的,你经营酒店是合法的。只要你坚持到底,酒店他们是夺不走的。”
    
    
    
    2011年10月24日下午3点,债权人委员会约定陈祥清谈话,陈带来30名黑帮流氓当着110警察和区维稳办官员的面,将段毅文73岁的母亲毒打致脑震荡,头部血肿,全身肌肉软组织损伤。还扬言要殴打债权人代表徐晓薇。在打人现场陈祥清当着100多人的面,说出:“酒店的公章,财务报表、和每个月的收入全都在公安局经侦大队手中,我没有任何权利。是公安局硬要委托我出面接下酒店,黑社会用手枪顶着我的脑袋逼我出面的。”
    
    
    
     2011年10月25日全体债权人就10.24伤害事件向武汉市公安局报案,往武汉市政法委员会进行投诉打人事件。市公安局责令区公安局局长张晓红处置。
    
    
    
     2011年10月31日,债权人在区公安局要求处置打人事件,答复酒店是否在公安局手中掌控。区公安局经侦大队张教导员回答:“酒店公章、每个月的财务报表之所以掌控在我们公安局的手中,也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利益。”
    
    
    
    2011年11月18日,青山区委副书记高玉琦接见债权人代表律师和代表时,要求公安局张教导员:“说出酒店为什么公安局要掌控,只要是出于公心,怕什么?”高书记还说:“你们中别有用心的人煽动债权人不到清算组登记,就是阻碍了偿还大家的资金。段毅文坐牢怎么还能写有效的委托书呢?你们中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和段毅文勾结,搞了个什么酒店管理委员会,监督委员会,还要接管人家的酒店。你们到处告状,告诉你们都是没有用的。最后,还是要回到我这里才能解决你们的问题。”
    
    
    
     此时已经从立案至今三年有余,部分案件应当查封资产不公开也不做调查处理,放任主要犯罪人逃脱罪责,随意处置资产。债权人提供的李炼红多处房产,由于公检法的包庇,现在都被李炼红转移了。
    
    
    
     2011年11月全体晶银债权人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刑事案件再审申请。
    
    
    
     2011年11月全体晶银债权人向武汉市高级人民检察院,武汉市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要求严肃查处晶银案件法官枉法裁判。
    
    
    
    2011年11月16受害人前往武汉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民事赔偿诉讼不予立案事实。
    
    
    
    2011年11月17日受害人前往武汉市纪律检查会要求处理青山区政府及法院公开违法事宜。
    
    
    
     2011年11月20日受害人寄出八十几封投诉信件,要求最高院,湖北省政府彻查晶银案件!
    
    
    
     2011年11月30日下午,21名晶银债权人冒着狂风雨雪,来到市纪委递交了举报青山区政府官员在晶银案件中的违法违纪事实材料及证据。
    
    
    
    2011年11月30日下午,晶银债权人21名来到市政府信访接待中心,提出三条意见:
    
    
    
     1、晶银债权人群众是被市长专线、110联动的政府公益广告诱导而将血汗钱投入晶银投资担保公司的,市政府要承担责任。
    
    
    
     2、晶银投资公司及当事人有足够的资产偿还债权人群众的资金,而且公司法人代表反复强调:愿意偿还大家的钱。10月21日,法人代表还委托律师将晶银大酒店交付债权人监管的“委托书”交给债权人代表。但是,由于青山区政府和区公安局的干涉,流氓黑道的暴力事件,该委托书无法执行。
    
    
    
     3、要求市政府出面夺回青山区政府(涉案利益人)的晶银案资产处置权。扫清债权人依法诉讼的障碍。按照司法程序彻底、公正地解决晶银问题。
    
    
    
    2011年12月1日,晶银债权人代理律师接到市中院关于晶银民事诉状维持青山区法院不予立案裁定的电话通知,并当天寄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11年12月5日受害人向武汉市中院递交了状告武汉市政府的行政诉状。立案庭秦书记接受了债权人的行政诉状。答应讨论后七天之内向债权人答复。
    
    
    
    2011年12月7日上午,债权人群众冒着寒风冷雨来到市政府群众来访接待中心。要求公布青山区政府将最大资产晶银大酒店不列为涉案处置资产的依据。11点左右,市信访中心的王处长主持债权人代表与青山区维稳办、清算办的辩论。
    
    
    
    青山区清算办的范科长列举酒店不是段毅文的唯一理由就是其口述的:“段毅文只付了10万元,没有付完买房款。虽然08年市中院驳回了建二夺回酒店的诉讼请求,但是只要换一个江商为原告就可以了。我们政府直接打官司争议酒店是违法的,但是可以由建二和你们打官司。”
    
    
    
    范科长还提出:“我们清算办的职能范围是只能针对区公安局提供的调查期间查封冻结的资产进行清算,其他资产我们没有执法权处置。你们提出的包括晶银大酒店的其他资产,我们只能向区政府提交,由区政府处置。” 难道区政府就有执法权了吗?!!
    
    
    
    这位区政府官员还就“债权人登记”问题,揭示了区政府的真实目的:“目前已经有300多债权人到区政府登记了,还有200多名未登记。你们不来我们政府登记,我们就不知道你们通过利息的形式已经拿走了多少钱,还剩多少钱,剩下的才是我们还款的基数,然后我们根据大家剩下的钱,按照比例还款。”债权人代表康老师说:“我就是高亿信的债权人,被你们按照这个方法扣除了9年以来的所有利息,最后我不但不剩一分钱,还倒欠你们的钱,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市政府王处长对债权人说:“你们准备了大量的证据资料,很有道理。你们比他们更有道理。我可以将你们的要求向市领导汇报。我还要监督区政府加快进度解决你们的问题。”
    
    
    
    债权人代表徐晓薇说:“刚才区清算办的领导已经申明了,他们只能就公安局早期查封冻结的资产清算,对于其他资产政府清算办没有执法权,无法清算。而这样的没有执法权的机构却至今独揽着所有晶银涉案资产的处置权,并且因为其存在,各级法院都将我们拒之门外。所以我们要求市政府:
    
    
    
    1、撤回指令区清算办对于晶银案件的善后处置权,支持债权人走司法程序解决债权处置问题。
    
    
    
    2、将晶银大酒店依法作为涉案处置资产,将拍卖大酒店列入处置日程。即使有争议,按照中央的精神也是要首先偿还老百姓群体债权人的钱,其次解决其他的债务,最后才是偿还国家银行的欠款。青山区政府在晶银大酒店中占有股份,诸多政府官员个人也占有股份,属于利益相关者。
    
    
    
    3、为了依法公平地处置资产,真正保护债权人群众的利益,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回避制度,青山区政府及青山区公检法,理应回避酒店资产乃至晶银所有涉案资产的处置工作。
    
    
    
    2011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各级法院发出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
    
     《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认真做好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立案受理工作。当事人就民间借贷纠纷起诉的,人民法院要依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做好立案受理工作;《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合法的借贷利息。出借人依照合同约定请求支付借款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合同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第7条的规定处理。出借人将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当事人仅约定借期内利率,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以借期内的利率主张逾期还款利息的,依法予以支持。当事人既未约定借期内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的,出借人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主张自逾期还款之日起的利息损失的,依法予以支持...
    
     债权人群众奔走相告,争相传阅最高院的文件,大家终于看到了三年以来艰难维权的希望曙光。晶银债权人代表们互相鼓励,进一步坚定了正义必胜的信念!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21144403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晶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查处过程中违法重大问题反映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呼吁温家宝彻查惊天金融诈骗案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法院为什么剥夺我们的诉讼权?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致湖北省政法委的公开信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向全国人大代表举报青山区委书记秦军等官员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坠楼身亡以死抗议贪官掠夺暴行(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被青山区维稳办疯狂再报案
·武汉晶银债权人再次被报案(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维权系列报道:我所经历的事实
·武汉晶银债权人史丽娜母女被冶金街派出所带走
·同情陈玉莲 武汉晶银债权人控诉便衣警察打人(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致信温家宝
·武汉晶银债权人第二次致信周永康
·目击5.28武汉晶银案开庭丑剧(附视频)
·武汉晶银公司债权人再次展开大规模维权行动(图)
·武汉晶银投资维权遭遇内奸破坏(图)
·武汉晶银金融诈骗事件有市公安局副局长背景(图)
·武汉晶银投资金融诈骗案受害者代表进京(视频)(图)
·武汉晶银公司投资人集体请愿遭警察殴打抓捕(图)
·制造武汉晶银要案的幕后黑手公开抢钱了!
·武汉晶银奇案的真正罪犯是李炼红(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致中纪委贺国强书记的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