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零八宪章论坛”元旦献词:以“革命”促“改良”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1日 转载)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博讯 boxun.com)

    
    
    
    花开花落,年去年来,在人类时间史上,转瞬之间又完成了一个春夏秋冬的轮回,所有的日历都毫无例外的书写着今天——2012年的元月1日。
    
    
    元旦来到,新的一年开始,“零八宪章论坛”先向各界同胞问好,并送上我们诚挚的祝福!
    
    
    回顾过去一年,对于世界民主人权事业来说,2011年是花果飘香的一年、是万紫千红的一年。在“茉莉花革命”的浪潮中,不仅本·阿里滚蛋了,穆巴拉克上法庭了,而且与民主对抗到底的卡扎菲则带着可耻与羞辱死去,与人类文明为敌的本·拉登则直接被击毙并葬身大海,朝鲜的独裁者也赶热闹加入了“猝死”的行列。与此同时,“茉莉花革命”还在也门、叙利亚等国继续进行,俄罗斯民众也屡次上街对欲行“强人政治”的普京进行抗议和谴责——对于“外国人民”所已经取得的重大民主成就,我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并诚挚地祝愿北非中东国家将“茉莉花革命”进行到底,早日建设出比较规范和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俄罗斯人民对强人政治的抗议会取得民主的结果,希望并祝福朝鲜人民能够借助金二世猝死之机努力走出金氏家族的世袭统治,面向世界,华丽转身,走上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阳光大道。
    
    
    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主要还是中国人自己如何实现宪政民主、走向共和的问题。
    
    
    相对于北非中东伊斯兰地区所取得的民主硕果,我们面临的形势还是很严峻的。对于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来说,2011年是相对“悲摧”的一年。从年初对维权村长钱云会的追悼到年中维权公民钱明奇怀抱炸弹炸毁政府大楼再到年尾维权代表薛锦波的死亡,无不折射出底层维权的高昂成本和巨大牺牲!而对于有公共担当和理想情怀的知识群体来说,2011年同样充满着令人瞠目的悲情——在诺贝尔和平奖与茉莉花革命的双重影响下,执政当局惊慌失措、草木皆兵,为了维护已经掠夺到手的天量利益,便布置了一场全国性的镇压活动,一时间,风声鹤唳、捕快狂奔,一大批学者、法律人、民主维权人士被绑架到黑监狱,戴黑头套、殴打、饥饿、羞辱、致幻……竭尽红色恐怖之能事!不仅如此,王荔蕻、陈卫、陈西、倪玉兰等先后被有司罗织罪名并推进专制大狱。除此之外,陈光诚依然被强力“密封”,高智晟则在缓刑期结束后被关进监狱继续进行迫害,守望教会继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以人权讨论和宣教为宗旨的“贵州人权研讨会”也被贵州省政府勒令取缔……执政当局依然在“维稳”逻辑的作用下,继续干着这些愧对历史、愧对人民的勾当——“宪章论坛”对此表示强烈的愤慨和谴责!
    
    
    但全国各地的民主维权人士并没有被执政当局的维稳大棒所吓倒。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在经历了一个严酷的倒春寒之后,于下半年又开始了勇敢抗争的历程。江天勇、滕彪、古川等人在经历肉体逼迫后又开始陆续发声,公开揭露被绑架期间所遭遇的各种折磨;民主老将秦永敏不畏打压,连续发声揭露地方当局所制造的人权黑暗;江西的刘萍、郑州的曹天、北京的乔木、韩颖、许志永、野靖春等成百上千的国家公民纷纷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积极参与到各地人民代表的竞选中去,以实际行动进行着全国性的民主动员和民主训练;“自由光诚”运动召唤着一波又一波心怀良知的中国公民前赴后继、飞蛾扑火般的围观东师古(从网友刘沙沙的被打到国际影星克里斯蒂安.贝尔的被打无不诉说着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悲惨处境);对人权艺术家艾未未的迫害和变相迫害极大地触痛了中国民间的神经,1500万的天量罚款迅速演变为一场声势浩大的公民借款运动,大量的1元、10元、100元的钞票乃至汇票像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样纷纷飘入草场地258号小院——这使得当局对艾未未的人权迫害不仅被导演成一场影响深远的公民动员,甚至被导演成一部充满喜剧色彩的人间神话……!
    
    
    同样值得大书特书的还有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维权事件。为了维护村民的土地财产权益,为了反抗以中共乌坎村支部书记薛昌为首的村官们的欺压,万余村民在付出了极为巨大的代价后,终于成功地颠覆了薛昌村政权,并通过真正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了村民自治组织。当陆丰地方当局“秋后算账”并欲采取政权暴力进行镇压时,乌坎村民万众一心、团结抗争,终于迫使广东高层出面承认村民维权的合法性,并下令重新选举村委会。虽然维权代表薛锦波之“心猝死”还是一个“迷”,但从乌坎维权的出发点考量,这场维权基本取得了“庶民的胜利”,它不仅是乌坎村民的一次“光荣革命”,而且对于全国性的民主维权事业都具有标本性的借鉴意义。乌坎村民的维权实践再次证明了一个古老的真理,那就是——
    
    
    只有团结才是力量!
    只有斗争才是力量!
    甚至是——只有“革命”起来,执政当局才能坐下来看到你的存在并讨好你的存在!
    
    
    2011年末,伴随着乌坎维权的泪和笑,“革命”与“改良”的话题再次被学界热炒。要想实现中国民主,究竟是通过“革命”的途径还是通过“改良”的途径,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问题,但实际上是一个伪问题。不管是吆喝“革命”还是吆喝“改良”,都必须付诸行动、付诸实践。纸上谈兵、象牙塔里的口水仗除了让自己感到累、感到无聊甚至妨碍身心健康外,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但是,在这里,我们还是愿意就“革命”与“改良”的相关问题进行一个简单的梳理。
    
    
    我们认为,“改良”对于体制内的执政集团才有意义。在威权主义官僚体制作用下,执政党自上而下形成了各个层级的官僚权贵集团,他们垄断把持了国家社会的主要财富和各种优质资源,如果没有民间压力,执政党既得利益集团巴不得像朝鲜金氏家族那样能够一世而万世的世袭下去。但正是由于民间寻求公平正义的压力才会促使执政集团内部寻求相对和平的改革道路,通过政体改革进行权力与资源的合理分配,从而促进公平正义的相对实现。民间喊改良是与虎谋皮,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改良的主动权掌握在执政党手中,只有执政当局价真货实的“改”起来,“改良”才具有现实性意义。
    
    
    相应,“革命”的主动权应该永远掌握在人民手中。何谓“革命”?简单的说,就是“革掉”压迫者的“命”,“革掉”压迫政权的“命”——为什么要革掉压迫者及其政权的命呢?原因正在于在强权政治压迫下,人民得不到正义公平,在强权政治所造成的官僚剥压日益严重的时候,广大人民就会奋起反抗,这也是“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的逻辑所在。在强权政治的剥压面前,人民必须牢牢掌握“革命”的主动权,以强大的“革命”压力来迫使执政党强权集团进行政治改良——不改良,不改革,与人民对抗到底,就只能是被“革命”,死路一条。如果人民放弃革命的压迫权,执政党也会放弃改良的主动权——该什么“良”呀,民间又没有什么压力,我花天酒地、为所欲为又没有什么危险,改什么良呀,只管做官、做大官,只管官一代、官二代、官三代的“管”下去就行了。
    
    
    正因此,执政集团是从来都不欢迎革命、从来都害怕并反对革命的。相应地,人民应该少喊“改良”,因为人民的改良主张统治集团向来是很难当作一回事的。在执政党官僚权贵集团肆无忌惮的剥压面前,人民应该高喊的是“革命”,应该酝酿的是“革命”,应该做的也是“革命”!
    
    
    当然,我们现时代所主张的“革命”并不是号召人民立即拿起扁担锄头像陈胜吴广那样揭竿而起,或者像毛太祖所鼓吹的那样“上井冈山”搞武装根据,我们所倡导的“革命”是一场以民主、自由、人权、宪政为核心诉求的“公民运动”,这种公民运动在现阶段有多种表现形式,其中最主要的便是维权活动——4.16围观活动、艾未未借款活动、乌坎村的维权自治活动乃至于刘萍、姚立法等人的独立参选活动都是公民运动的非常富有力量的表现形式,正是这些富有力量的“公民运动”在为一个民主的中国书写着嘹亮的前奏!
    
    
    正因此,《零八宪章》在谈完六项“基本理念”和十九条“基本主张”后,才在“结语”中明确指出不断制造“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的中国威权主义政治生态“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怎样进行这种“必须”的“改变”?
    怎样进行“不能再拖延下去”的“民主化变革”呢?
    
    
    《零八宪章》给出的答案不是别的,是“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
    
    
    由此可见,《零八宪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只“说”不做的宪章文本,相反,它是一部强调“践行”、强调“团结(共同)”、强调“积极参与”、强调“公民运动”的宪章,卜一诞生就具有强烈的“革命性”性意义。
    
    
    而从绝大多数宪章联署人的表现看,无论是签署前还是签署后,都是各类公民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像张祖桦早在1980年就在高校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人大代表并成功当选,刘晓波早在1989年就积极参与广场民主运动,其他如胡佳、江天勇、滕彪等人的维权,王荔蕻、刘沙沙等人的围观,姚立法、许志永等人的参选都是当代中国公民运动的突出表现形式,都在以“革命性”的公民行动向着民主、自由、人权与宪政的方向前进!
    
    
    因此,在“革命”还是“改良”的问题上,“宪章论坛”提醒各界民主维权人士切勿轻言“告别革命”,必须要有“革命主导权”意识,以“革命”促“改良”,以人民的革命反抗权来促使执政党权贵集团重新捡起政改行动权,庶几,朝野之间,执政党与人民之间才有可能实现平等的对话协商,真正启动中国的政治民主化进程。
    
    
    2012年已经翻开第一页,对于中国民主维权事业来说,还需要做比较长期的努力和奋斗。无论在2011年有过怎样的挫折和伤痕,都让我们以充满“革命性”的公民参选运动、公民围观运动、公民抗争行动积极参与到伟大的中国公民运动中,以我们的革命性呐喊和抗争为民主中国创榛辟莽、前驱先路!
    
    
    光荣属于一切愿意为中国民主事业而努力奋斗的人们!
    
    
    《零八宪章》论坛
    2012.1.1. (博讯 boxun.com)
4377071948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公共事件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丑闻”
·《零八宪章》论坛:2011——十大年度维权人物
·《零八宪章》论坛:“援交部”的风光与底层人民的悲剧!!
·《零八宪章》论坛:严正抗议武汉地方当局对秦永敏先生的长期威胁和迫害!!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支持提名陈光诚先生为2012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公告!
·《零八宪章》论坛:“北京选举”与“最坏者当政”
·以法治国”,当依法治理“东师古村”!!——《零八宪章》论坛 就刘沙沙等人屡次遭遇暴徒袭击事件特别抗议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抗议“维稳黑手”再次伸向姚立法!
·《零八宪章》论坛:教育不公平的背后:政治的专权与垄断!
·《零八宪章》论坛:将“公民围观”进行到底!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湖北警方对姚立法先生的长期监控和抓捕!
·《零八宪章》论坛“八一”声明--将腐败费用和“维稳”费用投入到民生和国防 !!
·《零八宪章》论坛: 我们悲痛……,我们抗争!
·《零八宪章》论坛:热烈欢迎胡佳先生出狱!
·《零八宪章》论坛就艾未未先生“失踪”事件特别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就刘贤斌审判问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难道要打一场维权时代的“孟良崮战役”?
·《零八宪章》论坛:“茉莉花革命”与执政党的未来
·《零八宪章》论坛:“维稳”杀人:从钱云会到薜锦波!!
·《零八宪章》论坛:迈好“中国公民的一大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