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官员驾公车上坟坠亡 法院判政府赔偿34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7日 转载)
    云南网
    
    2009年4月1日,目击者讲述事情经过 资料图片
    云南官员驾公车上坟坠亡 法院判政府赔偿34万


    时任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张文新于2009年在公休假期间,开着公车带着家人朋友去东川区给岳母迁坟,途中坠崖身亡。
    
    事发后,正在部队服役的张文新之子张鑫成了孤儿。悲痛过后,为索要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张鑫和父亲生前所在单位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打起官司。
    
    2011年9月7日、11月21日,东川区法院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于近日作出一审判决,由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赔偿张鑫及张鑫的外公李国荣经济损失34万余元。
    
    请公休假为岳母迁坟出车祸 交警认定张文新负全部责任
    
    2009年3月31日,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文新在公休假期间,经单位领导批准,驾驶单位车牌号为云AFP238的“思威”牌越野客车,由寻甸县前往东川区因民镇落雪矿为岳母迁坟,同车载乘李冬梅、朱恒志、曹加许、胡存德。
    
    当天上午9时30分,张文新驾车以每小时约49公里的时速,由东向西下坡行驶至东川区汤丹镇同心村附近路段时,车辆驶离路面,翻坠于道路北侧90.8米外的村子便道上。
    
    张文新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事故造成李冬梅(女,寻甸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朱恒志(男,东川区矿务局汤丹矿退休职工,李冬梅的二姐夫)2人当场死亡,胡存德(男,寻甸县仁德镇东发社区居民)和曹加许(男,寻甸县仁德镇东发社区居民)2人受伤。
    
    张文新之妻李冬梅系东川区落雪矿人。1983年,李冬梅之母逝世,埋葬于东川区落雪矿大桥地。当时,由于开发铁矿需要修建矿区公路,张文新岳母的坟墓需要搬迁避让。
    
    为此,张文新于2009年3月30日依程序向单位领导书面请公休假4天(3月31日至4月3日),并按有关公务用车管理规定要求,使用县人大机关的本田越野车,去东川区处理搬迁岳母坟墓事宜,并按规定向单位支付燃油费。
    
    后经公安机关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张文新负事故全部责任,其他伤亡人员无责任。
    
    事发后,寻甸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积极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和善后事宜,并对加强公务车管理工作进行再强调、再重申、再部署、再要求,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儿子状告县人大 为母亲索赔36万余元
    
    当时,正在部队服役的张文新之子张鑫得知噩耗,立即回乡处理父母的后事。
    
    张鑫说,除了一套房子,父母就再也没留下什么。张鑫的生活开始一落千丈,尽管是家里的独生子,但张鑫表现得异常坚强。
    
    “强大的舆论压力让我背负沉重的精神负担。父母走了,日子还得过下去,我必须挺住。”张鑫擦干眼泪,处理父母的善后事宜,靠亲戚接济过了一段时间。
    
    年迈的外公之前一直跟母亲一起生活,父母走了,在亲戚扶持下,张鑫和80余岁的外公李国荣相依为命。
    
    从2009年12月到2011年7月,张鑫和李国荣开始和父亲生前所在单位寻甸县人大常委会打起长期交道,多次要求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赔偿李冬梅在交通事故中死亡所遭受的经济损失。
    
    “一开始,单位还管了一下我父母的善后事宜,后来就不管了。我每天就到县人大去问,他们安慰我说,一定会处理好,让我放心。后来就一直拖着不解决。”张鑫说。
    
    两年过去,事情依然没有进展。
    
    于是,张鑫和外公李国荣将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告到法院,索赔李冬梅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赡养费、食宿费及精神抚慰金36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抚慰金1万元。
    
    原告代理人认为 公车私用责任划分无明确法律规定
    
    张鑫也没想到,自己和曾经熟悉的县人大大院,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最后不得不法庭相见。
    
    2011年7月4日,东川区法院正式受理此案,并于2011年9月7日、11月21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
    
    庭审中,本案的法律适用成了一个焦点问题。
    
    原告代理人胡琼华律师表示,此案发生在2009年3月31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6月30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是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的。
    
    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对赔偿责任主体只是原则地、笼统地使用了“机动车一方”和“行人”,至于具体的赔偿责任主体,尤其是机动车一方内部的赔偿责任并没规定,要视具体情况来判别。
    
    此案交警认定作为司机的张文新负全责,虽然张文新在使用县人大的车辆时交了300元费用,但明显属于公车私用。公车私用我国法律对此没有规定,司法实践则多从单位的管理注意义务瑕疵方面考虑来判定单位的责任,以充分保护和救济受害人。
    
    县人大办公室辩称 张文新是直接侵权人应承担赔偿责任
    
    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认为,首先,该案已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请求应依法驳回。
    
    其次,张文新作为县人大工作人员,在张文新公休期间,单位将公务用车借给他到东川区处理为岳母迁坟事宜,处理个人私事,是单位对工作人员的一种关心和照顾,也属人之常情,事故发生是张文新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致,张文新是直接侵权人,应由他承担赔偿责任。
    
    由于张文新不幸身故,应由他的法定继承人在所继承份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李冬梅也属车辆受益者,应对此事故承担赔偿责任。张文新虽然开单位车辆办私事,但他的行为不属于履行职务行为。
    
    第三,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借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有人只有在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才承担相应责任。
    
    最后,单位将车辆借给张文新不存在过错,也不存在未尽管理上的义务,迄今为止尚未有法律法规规定单位不准借车辆给单位工作人员使用。
    
    法院一审判决 县人大赔偿张鑫34万余元
    
    本案经东川区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
    
    张文新系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干部,他所驾驶的云AFP238“思威”牌小型越野客车属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所有。张文新在公休假期间,单位批准他驾驶该车从事与职务无关的活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李冬梅在事故中死亡,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未尽到管理义务,应对李冬梅在事故中死亡这一损害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对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辩称的,张文新是借用单位车辆办私事,该车经检验合格,且张文新有驾驶资格,单位与张文新之间是借用关系,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的行为无过错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东川区法院一审判令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判决生效后10天内赔偿张鑫、李国荣经济损失共计348465元。
    
    对张鑫主张的1万元精神抚慰金,法院给予支持。 (博讯 boxun.com)
1492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官员驾公车上坟坠亡 政府被判赔偿34万 (图)
·云南回应公车上香:系保卫处职工接送受伤母亲
·凤凰网曝省级官员春节忙于公车上香
·云南回应“官员公车上香”:省政府职员所为 (图)
·云南省直机关公车大年初一现身寺庙 纪委回应 (图)
·全国查出违规公车18万辆 中纪委称都须处理到位
·公车腐败严重 中国要出狠招
·深圳边检总站承认警方动用公车送子弟上学 (图)
·只差校车不差钱 中国去年公车采购800亿
·“天价内存条”警示:需要改革的不只是公车
·公车限价18万元被指漏洞多 国产车难参与竞标
·要让公众看到公车改革的具体成效
·甘肃庆阳停止公车更新 将投7亿建155所幼儿园
·云南墨江:渔政执法大队长醉驾公车撞死人
·专家支招公车改革:不能让坐公车者制订车改方案
·城管执法车公车私用搬家被围观 当事人受处分
·全国查实违规公车17.95万辆 车辆必须处理到位
·云南楚雄州公车“跨国执法”责任人被撤职
·公车不是显摆特权的官轿 (图)
·无证私驾公车,11岁少年被撞死在市府宿舍大院
·"超标公车要被收回"反证"违规无成本"
·治公车腐败,有效的不是盯车,是管住钱
·落实知情权和监督权,公车改革才能有具体成效
·田奇庄:公车摆阔与校车车祸是对文明的亵渎
·公车消费难靠限价根治
·公车私用,谁赋予你如此权利
·公车私用道个歉就算处罚了?
·假“免费停车证”难掩真公车特权
·“公车有偿私用”是不是有点“二”?
·“开放公车私用”可能开了坏先例
·“GPS”能管住公车私用?
·治堵限公车,意向令人欣慰措施尚须细化
·公车改革:根治顽疾需要壮士断腕
·从公车改革看“行政吸纳政治”
·零八宪章:现代版的公车上书/张兆林
·公车改革16年无头绪,因未触碰特权
·公车改革的“方向盘”上应站满公众
·公车改革是解决道路拥堵顽症的良药/郑渊洁
·禁止公车私驾,我再给昆明市政府出出招/梅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