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致信国家政法委周永康书记 状告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执法大队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状告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执法大队无视国家法律,收去1800份复印资料的事件
    
    (参与2012年2月28日讯)我是“拒绝遗忘 正视历史,支持改革 促进民主”《往事微痕》的发起人和主办人铁流。在已故的谢韬老人和卢玉大姐的支持、倡导下,三年前我与北京几位右派难友,自费办起了重在交流与不出售、不进入流领域的、纸质版的复印资料《往事微痕》。从2008年7月至2011年8月,先后印制了80期,约一千万余字,深受全国五七难友欢迎。
    
    我们万千老右,把20多年来深受毛泽东“阳谋”灾难的“反右斗争”事情,深深地留在了历史上,为国家民族保存了一份很好的口述历史。在这三年的时间里,虽然历经了许许多多的磨难和打压,但党和政府有关部门从未明令禁止,也没有为这件事找过我谈话。更未强行勒令我不准办,是十分宽容的。
    
    “往刊”自始至终坚持“三亲”(亲历、亲见、亲闻)、“三真”(真实、真事、真人)的务实方针,为了让中央听到我们地层下的苦难声音,我们还多次通过邮局,把它分寄给九大常委。
    那为什么在去年8月,我又突然宣布自动停刊了呢?停刊的原因不是官方的指令,而是来自“内部”个别人员的挑衅与纷争。我不堪其扰,为摆脱矛盾,跳出是非圈子,集中精力做事,毅然做出此决定。
    
    停刊后不少难友来信表示痛惜、惋惜,视它为生命中的“精神食粮”与“情感交流的平台”,有的甚至痛哭流涕,要求继续办下去。因为他们都是髦耋老人,一生历经苦难,受尽电打雷击,而今孤独无倚,生活精神都十分空虚,满腹辛酸无处吐诉。他们既不会电脑,又不会上网,纸质版的《往事微痕》成了生命中的安慰。
    
    我是一个有责任心又喜欢做事的人,何况手中还有近千万字的电子文稿。在这种欲罢不能与不忍的情况下,再次出钱出力办起了与《往事往微》同一内容的“五七动态”。不久又编印了“潮汛”。“潮汛”文章都是来自网文的选编,重点不是回忆历史而是观注现实。一个人不能永远沉缅于苦难,应关心国家的命运和前途,如永远在痛苦中回忆生活,将是对生命的无情折磨。
    
    为了不出问题,我们限于内部交流,在选文上十分注意把关,凡伤及国家政体和危及权力的事情,以及敏感的事件均不选载。重庆事情发生后,我国主流媒体均禁声,但在民间谁又不知谁又不晓呢?为了让老人们知道一些真相,我选编了一册6万余字的“王薄事件”特刊。
    
    我做任何一件事和说任何一句话,都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顶天立地,无私无畏!我怕什么?又有什么怕的?无欲则刚,无私则正!既不怕官家的打压,也不惧来自至“民主阵营”的攻击。我永远是那句格言:狗在叫,马在跑!铁流就是铁流,一个打不断脊梁的男子汉。
    
    想不到在这个“王薄事件”的非常时期,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执法大队,为一已之利与一已之私,在2012年2月15日竟以通州区国保大队的名义,在快递公司收缴去我所寄发的“五七动态”600册、“潮汛”三期600册、“潮汛”《王薄事件》特刊600册,共1800册。
    
    收缴理由是没有“合法手续”。我是自编自印又不卖钱赢利、送朋友交流的复印资料,要什么手续?哪有合法与不合法一说?只要它不是颠复国家与违害社会的东西,作为共和国的公民,我有权利复印赠送。难道正常的跳歌跳舞、品茶打牌也要经批准么?各人有各人的爱好,各人有各人的乐趣,各人有各人打发时间的安排。
    
    我的爱好与乐趣,就是编印《往事微痕》(现叫“五七动态”),就是把散在网上的各种观点的文章,有选择性的下载下来编印成“潮汛”,免费送给朋友看,这伤害了谁?又触犯了那一条法规法则?而横蛮不讲理的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所谓的执法大队,想借此事去敲诈复印社和快递公司的钱财。
    
    他们无理收缴我的复印资料,却不敢面对我,又不出示证件与不留姓名,甚至电话都不接,不知心里有什么鬼?
    
    事情发生后,我接连几天找到通州区国保大队张子龙政委,要讨个说法,他总是要我配合他们工作。我十分生气说道:配合你们狗屁工作!“王薄事件”给国家添了这么多乱,你们还嫌不够,还跳出来支持王立军、薄熙来,不是明明白白破坏中央“安定团结”的大政方针吗?现在你们既然制造事端,我非得告你们个底朝天。要想我不发声,须在三天内退回我的全部复印资料。否则我不但层层反映,还会去法院告你们。
    
    昨天下午(2012年2月27日)他找来通州区文化执法大队收缴资料的当事人吴某,来我家交换意见,先初我十分热情接待他们,又泡茶又沏水,希望和平了断。可一当谈到正事,身为国保大队政委的张子龙却说:“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是相商反恐大事”,指责我不应该用“潮汛”编辑“王薄事件特刊”。我立即反驳道:你这个说法是和中央唱反调,为王立军“叛国”事实漂白。是你个人说词,还是官方定论?他不敢回答我。说到收缴我复印资料一事,那位执法大队吴某摆出一副官老爷架子,口称代表公家。我道:好!你既然代表公家就出示证件。他不出示。我拿纸叫他留下电话和名字,他也不留。于是我勃然大怒骂道:你龟儿子的要搞清楚,老子参加革命时你还没有出生,别在我面前摆谱。你们这一套欺负老百姓可以,要想欺负老子办不到!既然不敢出示证件,你就是土匪,给我滚出去。
    
    就这样,我把他们赶出了大门。同时向张子龙政委说:过去我把你们当成朋友,遇事让三分。现在你们既然不把我当朋友,我也不把你们当朋友了。今后有什么事,我们公事公办,一切按国家法律程序。我犯了什么,当抓就抓,当判就判,当杀就杀。我敢做敢当,用不着讲人情。今后你们想进我家门,必须带搜查证和逮捕证,否则门坎都不准跨。
    
    尊敬的周书记:我铁流在北京整整呆了23年,遵纪守法从不为国家添乱,但我决不容许任何一个吃国家饭、拿国家钱的地痞流盲式的公干人员,侵犯我的人格和尊严!如他们敢如此,我不惜以80老命相拼。
    
    本来这封信不想公开发表的,但事关紧急,书记又要出席“两会”,只好公诸于网站上,我相信你秘书会呈告你,以便求得事情尽快解决。同时用挂号邮出。
    
    我的要求很简单: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执法大队,必须尽快退还我1800份复印资料,同时把讹诈复印社和快递公司的钱,退还给人家,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同类事件。
    
    此呈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附件:“五七动态”第五期、“潮汛”第三期和“王薄事件”特刊。
    
    写信告状人铁流(本名黄泽荣)
    2012年2月28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656000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就薄熙来政治前途答香港壹周刊记者
·铁流:“王薄事件”的变数与其它
·铁流:薄熙来的问题不是贪腐,是要篡党夺权当第二个毛泽东
·铁流:吴英案更深层次的政治原因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铁流:吴英案呼唤政冶家的良心
·铁流:向中央政法委书记建言:重审吴英案
·铁流:杀吴英,就是杀中国民营企业家
·铁流:我终于当上外公了!--龙年新春寄语兼致国家主席胡锦涛
·铁流:就“活埋”说说我的心里话
·铁流:中国大陆还会再有余杰吗? (图)
·铁流谈余杰之出走他国 (图)
·铁流:艾未未妈妈的声音
·铁流:见证历史--在成都市人民委员会办公厅工作的日子
·铁流:为救爱子未未,高瑛决意贱卖住房
·铁流:旧文新意说文改
·拜访著名作家铁流先生纪事——一个铁骨铮铮硬汉的人生经历给国人留下的思考
·铁流:为人格尊严而战是五七人共同的声音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