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罗小朋:朱镕基时代种下中国累退税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4日 转载)
     明鏡記者范方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經濟從單一制走向聯邦制,中央與地方的經濟結構和權力格局也有了重大的轉變。著名經濟學家羅小朋在接受《明鏡》採訪時表示,如今沿海與內地發展高度不平衡,越發達地區的實際稅率越低,越貧困地區的實際稅率越高,農民工離鄉背景,官民間的關係在貧困縣市越來越緊張;導致這些問題的根本因子,早在朱鎔基時代就種下。
    
     羅小朋於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取得經濟學碩士,為1980年代中國高層經濟改革政策研究設計的智囊人物,後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多年來一直關注中國問題,研究中央與地方關係中的經濟制度演變,曾任美國國際發展企業組織(IDE)研究員、IDE中國區代表、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任特聘教授、貴州大學扶貧研究中心主任。羅小朋在《大事件》與明鏡網上發表的《重慶模式如成中國模式,是災難》長文,被中共高級官員稱“迄今為止封薄熙來重慶所作所為剖析最為到位的 ”文章。 (博讯 boxun.com)

    
    趙紫陽兩原因提“分灶吃飯”
    
    現今中國許多重大的社會問題,與各省市資源分配不均,以及地方政府的逐利行為有著密切關係,改革開放雖然為中國帶來經濟上的巨大成就,但也造成沿海與內陸差距拉大與諸侯經濟的形成。
    
    1980年中國展開“分灶吃飯” 體制,採行“劃分收支,分級包乾”的辦法,劃定中央與地方的收支範圍與地方財政收支包乾基數,自此地方政府有了更大的自主權,但也加速了地區的差別化。羅小朋對《明鏡》解釋,“分灶吃飯”是當年趙紫陽到中央以後面臨兩個問題,因而主張的政策。
    
    第一個問題是以李先念為代表的中央官僚系統不與趙紫陽不合作、令他指揮不動。羅小朋指出,李先念原以為能坐上總理位置,加上李先念在整個文革期間並未下台,對中央各部有著影響力,而中國總理從趙紫陽開始實際上沒有任命部長的權力,與華國鋒不一樣,使得趙紫陽將目標轉向地方。
    
    《外參》第3期由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所撰文章,也從李鵬《六四日記》和趙紫陽《改革歷程》分析了李先念“把仇恨發泄在趙紫陽身上”、“組織隊伍,形成發動倒趙政變領導班子”的原因和過程。除了中央不合作外,財政困難也是提出“分灶吃飯”的因素之一。
    
    羅小朋對《明鏡》解釋,當時中央為了在文化大革命後讓農民修養身息,拿出許多錢增加糧食收購價,並且以外匯從國外購買糧食,由於許多工人的工資10多年來均未提升,因此中央也提高工人工資,種種因素導致中央財政非常困難。
    
    而趙紫陽在地方工作多年,瞭解若是給地方自主權,將能從地方上挖出許多潛力來;實際上,當時提倡分權的並非只有趙紫陽一個人。“陳雲在中央財經方面的影響力很大。三中全會後形成一種分工,陳雲管經濟,鄧小平管軍事和外交,陳雲在1978年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提出,要給地方一點自主權,原本就有這想法的趙紫陽就藉陳雲的精神,搞了財政包乾。”羅小朋說,雖然此政策在當時受到很大壓力,但成效可見,加上當時的“包產到戶”政策,使得經濟聯邦制越做越大,地方從此有了新的財政政策,地方對改革的態度也越來越積極。
    
    朱鎔基不滿意 要地方拿出辦法
    
    但地方財力增長快速、中央財力增長緩慢,埋下了危機。羅小朋對《明鏡》指出,1985年後,中央財政越來越捉衿見肘,六四事件後經濟不佳,中央財政困難到連軍隊薪水都難以發放,朱鎔基主管中國經濟後,提高中央財政收入成為不可避免的一項。
    
    當時地方也知道中央需要錢,但總是得站在自己的立場與中央博奕。1993年國務院頒布《關於分稅制財政管理體制改革的決定》,訂定從1994年開始實行分稅制,以廣東為首的地方利益自然想方設法給自己今後的財政收入留下增長空間,因此1994年的稅改怎麼改?中央和地方以什麼為基準分稅,是當時中央和地方博奕中爭論的問題。
    
    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暨政治局委員的謝非,曾與朱鎔基面對面談論此問題。為了地方利益,謝非認為1994年的稅改只能以1993年為基數;“這主張其實不講理,因為93年還沒過去,怎麼能以93年為基數?應該以92年為基數才對。”羅小朋說,朱鎔基一開始不同意,謝非便以1992年鄧小平南巡時的話對朱鎔基施加壓力:“我們是跟小平同志立了軍令狀的,答應要再翻兩翻,如果定93年為基數,我們翻不了兩翻、向小平同志交不了差,你負責?”這把朱鎔基難住了,朱鎔基剛上台,謝非又是政治局委員,因此最後朱鎔基同意以1993年為基數。
    
    基數定下後,廣東開始做假財政收入,將稅收提高。羅小朋對《明鏡》解釋,謝非的算計是,把與中央共享的收入增加得很高,中央表面上多拿一點,但實際上廣東也多拿一點。
    
    但地方稅卻沒收這麼多,謝非認為,將來中央和地方共享的收入增長緩慢,地方性收入增長很快,中央就從地方拿不了這麼多錢。“朱鎔基不懂土地收入會因為城市化等因素會越來越多,所以朱鎔基把土地收入完全留給地方。廣東民間的錢很多,政府等於借錢作假的財政收入;廣東當時由於走私、農村放活資金比較寬裕,造假規模也比較大。廣東帶頭一搞,其他各省也跟著搞。”羅小朋說,這個作法對落後地方非常不利,因為這些地方融不了這麼多資,想造假造不了這麼高。
    
    1994年7月,朱鎔基與主要省份負責財政的副省長、財政廳廳長在北京德寶飯店召開重要會議,朱鎔基發現雖然稅改可讓中央一次性增加300億的收入,但1995、96年後,中央收入增長的速度就變得很慢,中央留給地方的稅種還有很大的餘地,因此中央和地方收入的比例無法獲得擔保。
    
    羅小朋對《明鏡》表示,在該次的“定盤子”會議中,朱鎔基開始耍賴,如果不拿出辦法保證中央的收入就不散會,最後時任浙江省財政廳長的翁禮華提議,每個省跟中央簽訂秘密協議,不管稅收怎麼收、收到多少,都確保中央財政收入每年增加18.5%,雖然一開始很多省不同意,但最後大家都接受了。此秘密協議救了朱鎔基和該次的稅改,但帶來非常深遠的後果:中央的收入保證了,但地方必須不擇手段地拼命找錢。 (博讯 boxun.com)
30613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镕基京剧晚会讲话 两次提hold住 (图)
·邓小平与江泽民朱镕基密谋惩罚中国工人
·朱镕基在2012年上海春节京剧晚会上的讲话 (图)
·朱镕基在上海观看京剧晚会
·龙永图披露中国入世机密:朱镕基在最后关头使美让步
·朱镕基为何不让别人给自己写传?
·汪洋愧对朱镕基——检索汪洋广东四年政绩唯有“假解放”与“假幸福”
·信力建:朱镕基温家宝两位总理的执政秘笈
·人民出版社长称朱镕基讲话实录的实录程度100% (图)
·朱镕基破例为焦点访谈题词内幕披露 (图)
·中办副主任谈朱镕基与温家宝较劲内幕/博讯独家
·“朱镕基热”:深入改革的殷殷期望 (图)
·温家宝为何没有继承朱镕基的改革方案?
·朱镕基喜欢看港报:内地的报纸上找不到骂我的文章  (图)
·洪深:凤凰网暗示温家宝强硬反击朱镕基 (图)
·中国猛挺“铁血宰相”朱镕基 批温警李
·朱镕基“约法五条”令谁“如坐针毡”? (图)
·前总理朱镕基为何退而不休?
·朱镕基出书不简单,中南海紧张为哪般/博讯独家
·朱镕基——一个清官的童话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刘逸明: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图)
·朱镕基--中国逼良为娼最多的人/艾小孩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胡平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之一/胡平
·朱镕基贪盗案有引发战争的可能/古镜
·上梁不正下梁歪,深圳的小朱镕基---许宗衡/毛起轩
·刑法修正草案,像是为朱镕基量身定制的/古镜
·一个镇定的身影孤寂落寞:国庆招待会为何不见朱镕基?
·朱镕基还能思考吗/葛霄
·朱镕基:我们年轻时都为民主而斗争
·中共只有一个朱镕基/刘家山
·改革失败 我盼再来个“朱镕基时代”
·朱镕基的泪水/荣燕宁.
·朱镕基的政绩总结/王毅
·朱镕基伺候太子党 自己也肥了/林正杰
·朱镕基乃天下之仆?/张安乐
·从张春桥、姚文元到江泽民朱镕基上海帮没有一个是东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