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宁围镇党委书记朱先良形同希特勒的盖世太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1日 转载)
    
    【杭州萧山】强拆逼人维权 暴力截访破坏社会稳定
     (博讯 boxun.com)

    
     华媒网-上访者说:
    
    
     杭州市公安局,我多次向你们报警!你们不予受理!总有一天我会炸死很多人!……你们等着瞧!……“这是一条儿今年1月11日发到杭州市公安局信息报警平台的短信,发短信的人叫陈来兴。陈来兴说,这条短信让一直”装睡“的萧山警方尤为惦念,他们迅速把他抓走关进拘留所,春节前一天才被释放;而在此事之前,他家经常遭到恐吓,他去北京上访遭到”非法拘禁“,他无数次向当地市、县、镇派出所三级警方报案,警方从来就不理会。作为一个”上访者“,用这样的方式呼唤警方的帮助,实属无奈。
    
    
     钉子户打赢拆迁官司反遭恐吓
    
    
     刚刚五十出头儿的陈来兴头发花白,满脸沧桑,说起自己多年的维权经历,眼神中会不时折射出酸楚和无奈。
    
    
     2000年之前,老陈居住的萧山区宁围镇虽然乡镇企业、私营企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江南鱼米之乡的自然风貌还在,村民们主要还是靠种地为生。老陈除了种地之外还会水电维修的手艺,附近的村民家里、工厂里也都可以用得上他,因此,老他家的生活在当地也算殷实,1997年就盖起了300多平米的新房。
    
    
     然而,这一切在2002年之后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就是这些变化将老实忠厚的陈来兴推上了上访之路。
    
    
     由于富裕起来村民盖房的需求与当地私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老陈所在的萧山宁围镇宁牧村占用耕地建民房、建厂房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村书记沈华泉随意批耕地更令老陈等村民很气愤,老陈同村民将这些情况反映到镇里,可是这些反映的结果都在”官官相护“中不了了之。
    
    
     2005年开始萧山区扩张,建设用地的紧张状况凸显,萧山区宁围镇率先开始推行新农村建设、城乡一体化,大面积的耕地被征用,村民的房屋也被拆除。陈来兴盖了不到十年的房子也在拆除之列,由于镇里说这是国家政策,包括老陈在内的村民都很欢迎,并没有任何抵触情绪。
    
    
     陈来兴的房屋是1997年造的,建筑面积是285平米,还有一个配房是70多平米,镇里当时给的房屋评估总价是73万,而同村比他早很多年造的同样面积的房子比他家的补偿价格要高出十多万。老陈拿到评估单后发现有好多的漏项,他当时就把房屋评估的漏项提交上去了,但是镇里也没有给他补上核算,由于认为房屋评估不合理,老陈等一些村民当时没有签字同意拆迁。
    
    
     2008年7月,萧山区国土局下给老陈一个强拆通知书,眼看自己的房子就要被政府部门强行拆除,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老陈向萧山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不服萧山国土局的强拆行政裁决。经过萧山法院一审判决败诉,老陈又于2009年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中院2009年6月判决撤销萧山区法院判决,确认萧山区国土局强拆行政裁决违法。经过一年多之久的诉讼,老陈终于打赢了官司,保住了自己的房子。
    
    
     然而,打官司期间老陈的付出和损失并没有因为官司赢了而有所改变,宁围镇政府、萧山国土局根本就不执行杭州中院的判决。接踵而来的却是,老陈家里经常遭到不明的打砸,老陈和家人也不断的接到恐吓电话和恐吓信件,村里拆迁的事情依旧是暗箱操作,有关系的就多给拆迁款,没有关系的就少给。
    
    
     陈来兴意识到,镇里、村里的人和事在当地看来是不能有人管了,但是中国肯定有管的地方儿。自此,他不断往来于市里、省里,甚至到北京,希望能找到一个替他和村民做主的地方。
    
    
     为己为民请愿,数次上访均无果
    
    
     2006年9月第一次去北京上访,老陈还记忆犹新,到国土资源部信访处和国家信访局都得到了接待,而且上访有了一点反响。
    
    
     宁围镇纪委书记曾善飞和几名干部赶到北京找到了老陈,经过一番劝说,并且针对他反映的村集体违法事情,曾书记还给写了一个保证书,一定解决这些问题。老陈对此抱有希望。
    
    
     既然当地领导有这样的表态,老陈当时真的以为这次到北京不虚此行,然而他家以后,领导答应的事情一件也没有解决,一宗违法用地都没有得到处理,而且在当地更大范围的违法占用耕地愈演愈烈。
    
    
     2006年,宁牧村委会征用了300多亩耕地至今仍然还抛荒在那里,2007年宁牧村委会占用8亩耕地建设小产权房屋已经建设并对外公开出售谋利,宁牧村委会造价达到203万元违法修建的3600多平米的钢棚对外出租牟利。宁围镇主导的”钱江世纪城“项目启动,全镇范围内违反国家土地政策、法规的占地毁耕地现象比比皆是。
    
    
     像老陈一样,由于土地问题上访的村民队伍不断壮大起来。
    
    
     2008年是奥运年,维护社会稳定压倒一切,各级政府主要领导也都在”百忙之中“开展大接访活动,陈来兴算得上是萧山区最幸运的上访者,时任区委书记洪航永亲自接见了他。
    
    
     老陈拿出2008年7月7日的萧山日报,头版头条洪书记和他的合影照。他气愤地说:”我当时说了从2002年开始,为了维护村集体的利益上访,精力、财力花费了很多,我们村上、镇上违法的事情很多,只要洪书记您亲自去看就能发现。如果没有违法的事情我是不会去上访的。洪书记当时说:你为了村集体的利益上访受了不少苦,付出了不少代价,我们会重视的。之后宁围镇政府和村上的干部都来找过我,村里的违法小产权房当时也停工了,违法修建的钢棚也拆除掉了。可是奥运会一过这些项目又开工建设了,数百亩被毁的耕地依旧撂荒,没有任何一名干部为此承担责任。
    
    
     与此同时,宁围镇由党委书记朱先良任总指挥的“钱江世纪城”项目大规模推进,覆盖全镇二十几个行政村的违法占地、征地行动全面展开,镇里领导包村分片儿。利一村、利二村、丰东村、丰北村等村的民房被拆除,耕地上的作物被铲平;镇政府开发的宁围花园项目已经完全变质,由占地村民安置房变成公开对外出售的商品房;新安村违法出租给村民被破坏的40多亩耕地,又被镇里出租给中铁三局当成混凝土基地;和当地干部勾结一起的企业,随便搭建的很多临时工厂,在这次征地拆迁中都获得了不菲的补偿;宁围镇全镇范围内除了零星的苗木和菜地之外几乎已经没有了耕地。
    
    
     陈来兴的第二次进京上访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的,尽管有过第一次上访被骗回的经历,但他还是信心十足。2009年5月份,他同镇里其他村民共5个人一同前往北京反映情况:问题包括个人、村里、钱江世纪城开发、村干部里应外合多拿补偿款、欺压没权没势的老百姓等情况。可是这一次他们就没有上一次那么顺利,刚刚下车入住旅店就遭到了北京警察的盘查,国家信访局的外门都没有进得去,国土资源部信访处休息,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像其他上访者一样,花钱购买中央领导的地址信息,带着“赌徒”的心态郑重其事的将一封封挂号信邮递出去,怀揣着“梦想”踏上了回家的路。用老陈的话来说,这些信件至今都没有回音,也许注定了就不会有回音。
    
    
     遭遇暴力截访:“绑架”回乡被关押数天
    
    
     陈来兴说,自从他开始举报各级政府违法事情并一直到进京上访后,随之而来的怪事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不是家里玻璃被砸,就是经常有恐吓电话,自己的儿子无故遭到不明人员的殴打,甚至演变到数次给他下“死亡”通知书的程度。围绕这些事件,他也深知他的上访一定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虽然家里人不断劝说和反对,略显愚钝的老陈还是坚信一定有说理的地方。
    
    
     在不断上访的几年里,老陈也找过许多的新闻媒体寻求帮助,帮助他把这些不平的事情曝光出去,虽然也有上当受骗的时候,但是他始终坚信还是正义的人多,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
    
    
     2009年8月,老陈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就在他到北京的第三天,他家里的配房被镇政府派了几十人带着挖掘机给强拆了,妻子打电话给当地媒地,记者找到宁围镇党委书记朱先良,陈来兴家的邻居也在采访现场,当时邻居和朱先良因为强拆的事情争吵起来,第二天朱先良就派人和他的邻居家里签订了拆迁协议,在当时评估价75万元的基础上增加到130万元拆迁补偿款,而他家的事情就无人理会。
    
    
     在北京上访期间虽然村里干部也多次打电话,让老陈回萧山解决问题,但是有了前几次的教训,他已经对当地的干部充满了不信任,但是厄运还是来了。
    
    
     陈来兴回忆说,2009年9月9日,萧山信访局金某、宁牧村副书记谢国伟、村长俞建军、村治保干部张海军来到老陈在北京的住处,约他一起吃晚饭,饭后他刚走出饭店门口,从门口的一辆商务车上冲下两名男子将他推入车内,反绑双手,用毛巾堵住嘴,将老陈关押回萧山。宁围镇信访办俞叶根带领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直接将他押到萧山蓝天宾馆8129房间,俞叶根将老陈手机强行收走,宁围镇副书记金彩娟也在现场。接下来的几天,金彩娟、萧山信访局翟局长、宁围镇组织部长施矩兴分别与他谈话,由于数十位知情的村民及家属多次在蓝天宾馆呼吁,压力之下,俞叶根和宁围镇纪委书记曾善飞要求老陈家属签订“出去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之后,才将老陈释放。
    
    
     提到那几天的被关押生活,一向坚强的老陈不免潸然泪下,他说:“这还是人民政府吗?萧山这里还是党统治的天下吗?如此对待我这样一个农民,你们还配做‘人民公仆’吗?”
    
    
     报警不受理,发愤怒短信却被拘留
    
    
     陈来兴不无伤感地说,“这些年来,我感到很对不起孩子和老婆,维权的事情也影响到了孩子的前途,我觉得从心里对不起他们,孩子已经快30了还没有成家,老婆孩子经常为我担心,怕我被人陷害,但是我并不后悔。我觉得中国是一个法制的社会,我就不相信没有人来管这些贪官,因为在本地得不到任何的回复,那我就再去北京,我们老百姓相信上北京讨说法一定会有人关注,也一定会有个结果的。”
    
    
     从被从北京押解回来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除了养家糊口,他不断地向萧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杭州市公安局、杭州市检察院,同时也给杭州公安局的短信报警平台12110571发短信,要求关注他被政府部门人员非法关押的事情。
    
    
     老陈说:“我数次反映,但是他们是不闻不问,没有任何回复。这些年来,我无数次的维权都得不到任何的响应,我非常愤怒,2012年1月11日下午3点多钟,我给杭州市公安局报警平台发了一条短信。”
    
    
     当天晚上6点多钟,宁围派出所20多人到老陈家里找他,把老陈带到派出所后做了询问笔录,当时派出所的人就说要处罚老陈,老陈回答说你们怎么处罚都可以,但是你们也要解决我反映的问题。老陈在派出所被关了一晚之后第二天就被送进拘留所。
    
    
     在拘留所被关押了9天后,在2012年1月21日春节的头一天,陈来兴被放了出来。老陈说,“被拘留的时候,没有给我任何书面的材料,以什么名义拘留我也不清楚,我被放出来的时候找派出所的人要书面的材料,他们说你都被放出来了,还要什么拘留证,只是给了我一份提前释放通知书。”
    
    
     老陈的家人介绍,家里经常有人来打砸,就在2012年2月20日,还有人用砖头砸他家的大门。这几年来,家里被打砸包括恐吓已经10多起了。家人也多次接到恐吓电话威胁,家房屋的玻璃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陈来兴说:“因为多次遭到打击报复和恐吓,我老婆和孩子也反对我上访,害怕我在被打击报复,他们害怕不知道那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威胁到我的生命就麻烦了。但是我不能眼看着这些当官的人违法而不管,我不能放弃上访的信念,我相信党,相信政府,我一定要讨个说法,一直到有个结果为止,我相信会有青天大老爷出现,真正的为老百姓作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5717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前往遂宁围观刘贤斌案的访民被关押至今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香港当局失去正当性
  • 大型中国传统灯会将在法国尼斯亮相
  • 新国会在争议声中通过安乐死法案 明年公投
  • 北京确诊2名鼠疫患者 官媒:未出现后续病例
  • 玻国宪法法院核准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指控政变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