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夫妇疑遭5蒙面歹徒持斧逼迁 警察称夫妻打架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 央视
    
    夫妇疑遭5蒙面歹徒持斧逼迁 警察称夫妻打架


    “小婷rabbit爱酸奶”的求助微博
    
    夫妇疑遭5蒙面歹徒持斧逼迁 警察称夫妻打架


    事发地点
    
    CNTV消息 “5名手持斧头的歹徒冲入我家中!造成我父亲、母亲重伤!”近日,微博上一则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由于拆迁问题再现血案”的消息引起数万人转发。博主“小婷rabbit爱酸奶”在四川某高校读大三,因路途遥远不能回家,便通过微博进行呼救。4月15日、16日,记者在事发地采访此事时,当地政府部门回应,此起案件与拆迁无关,更与政府无关。
    
    当事人:5名蒙面歹徒持斧闯进我家砍人
    
    事情发生在齐齐哈尔市南郊的龙沙区大民镇三合村,这是一个由8个自然屯组成的大村,现在只剩四五十户房屋零星散落于砖头、瓦砾中,而几百米外则是齐齐哈尔市重大城建项目——中汇城。这是一个总规划面积约12平方公里、预计总投资500亿元、规划总建筑面积约1800万平方米的城市综合体,涉及拆迁户2700户,一期工程已于去年9月末开工。
    
    48岁的村民瞿龙华就是这四五十户中的一员,他那220平方米的砖房就位于中汇城二期拆迁范围内。提起3月24日晚上那恐怖的一幕,他和妻子徐秋繁仍心有余悸。徐秋繁回忆说,当天晚饭后两口子在家看电视,将近7点时,听到有人敲门,她以为是来串门的亲戚,就去开门,刚开条缝,门就被猛地拽开,一下拥进来5个蒙面人,人手一把斧头。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但很快被逼进里屋,其中一人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地上,警告她别看,也别出声,其他4个人则直奔炕上的瞿龙华而去。
    
    瞿龙华说,他听到妻子喊声后,马上从炕上站了起来,但这时蒙面人就进来了。“当时只觉得脑袋上‘刷’一下,血就下来了”。很快他就被打倒在炕角,虽然穿着毛衣、棉裤,但用来抵挡的左手腕、左小腿还是被砍得鲜血直流。这些人不理他的求饶,疯狂砍了五六分钟,他感觉忽悠一下过去了,再睁开眼时人就没影了。
    
    为了防止他们报警,蒙面人还把瞿龙华的手机砍坏了。“临走时他们又打了我左脸一下,没看清是什么打的。其中一人还甩下一句话:让你不搬家!”徐秋繁说,她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没敢走正门,爬出窗户到后院的二哥家。二哥帮着报了警,并连夜将他们夫妇送往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
    
    5名歹徒进村和离开的过程被村里的老人刘宝明看在眼里,“我家在瞿家对面,那天晚上我看到来了一辆车,下来一帮人,敲开瞿家门还把门灯弄灭了,过了七八分钟后那帮人出来开车跑了。”
    
    记者在瞿龙华家看到,炕上、墙上、玻璃上、家具上还有血迹,炕上还留下了十多处斧头砸出的坑。病历显示,瞿龙华头颅部一处弧形伤口长约7厘米,缝7针;左侧上唇一处皮肤裂伤,长约1厘米;左小腿及左手多处皮肤擦裂伤。徐秋繁左侧头顶部一处皮肤裂伤,长约1.5厘米,缝两针;左侧上颌窦外侧壁及左侧颧弓骨折,左侧上颌窦积液。
    
    “费用太贵,3月29号就出院了,老伴连院都没舍得住,在门诊打了七八天点滴。现在我们两口子在家吃药、打针,我现在腿还疼,脑袋迷糊,晚上睡不踏实,生怕再有人来。”瞿龙华说。
    
    村民:怀疑血案因拆迁而起曾发生10余起偷拆
    
    “村里治安一向很好,从去年7月开始动迁后就不安生了。”村民刘彬说,今年1月上旬,10多户居民家的房子半夜被铲车偷偷铲倒,“我妹妹和我岳父当时都不在家,在没与政府答成协议的情况下,两处共200平方米左右的有照房子就被推倒了,报警也没人出警。”
    
    记者从村民提供的报警录音中听到,警方接线员说,“以前也出现过这事,都是动拆部门干的……这些事情牵涉比较广,派出所也管不了。”
    
    事后,刘彬等人找到龙沙区政府副区长姜百军,姜百军对他们说,不知道偷拆的事情,可以协助调查,但至今没有结果。
    
    瞿龙华也怀疑是拆迁惹来的祸。去年7月10日开过动迁大会后,他就买了一些法律书籍拿回家研究。“房屋是拆一米还一米,宅基地扣掉250平方米不给补偿,超出部分每平方米的80块钱补偿款给村集体,就是说我们一分钱土地补偿款都得不到。”瞿龙华说,让农民上楼,没了宅基地,农民的农机具和粮食往哪放?当初说一年半完成搬迁,但现在搬迁的楼还没动工呢,搬走的人只好在外租房住,有的干脆到自家地里盖房住了。“我们这的土地清清楚楚写的是集体土地,拆迁时为什么按照2011年出台的齐齐哈尔市中心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进行呢?”
    
    更令瞿龙华不解的是,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就没有人正式找他谈过补偿的事,自己怎么就被砍了呢?“就因为我懂得多,村里人都信我?”
    
    当事人女儿:不断发微博呼救称能力虽小但决不放弃
    
    瞿龙华的独生女“小婷rabbit爱酸奶”在四川某高校读大三。“我是4月10号下午收到父母发的受伤的彩信的,当时我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眼泪刷地掉下来!”“小婷rabbit爱酸奶”接受网络新闻联播记者采访时说,父母怕影响她前段时间的考试,一直没告诉她。
    
    得知经过后,“小婷rabbit爱酸奶”决定要为父母讨回公道,“否则对不起生我养我21年的父母!”由于个人能力有限,又在离家几千里外的成都读书,家里没有能帮得上忙的人,经常上微博的“小婷rabbit爱酸奶”就想到在微博上寻求帮助,引起大家的关注,于是就在4月10日当晚10点半发出了第一条微博,迅速引起网友转发和评论,截至17日22时,转发27816次,评论2060次。
    
    “父母怕花钱,又怕这事不了了之,当时就没去验伤。现在警方认为这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我也和大民镇派出所副所长赵伟联系过2次,他说由于事发处无路灯,监控录像看不清,无法判断歹徒所乘车辆的信息,目前案件没有任何进展和突破。”“小婷rabbit爱酸奶”说,20多天过去了,父母还是提心吊胆,母亲每天晚上不敢睡觉,闭上眼就觉得那些人到了眼前。“这几天,我睡了不到12个小时,一直在担心父母,在求大家帮助!我的能力很微小,但是绝对不会放弃!”
    
    政府部门:案件与拆迁无关 从没发生过偷拆事件
    
    记者在瞿龙华家看到了大民派出所出具的接受刑事案件回执单。16日,记者电话联系了大民派出所副所长赵伟,他只是称案子正在查,再问其他情况就不说了。
    
    随后,记者来到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夏继明说,动迁打人这个事他也听说过,当地公安机关正在介入,他表示将联系龙沙区委宣传部,给记者介绍一下情况。
    
    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上了龙沙区副区长姜百军,他说这起案件跟拆迁没有关系,村里也没发生过偷拆事件,拆迁补偿都是按市里文件规定执行的。
    
    龙沙区委宣传部长葛鑫说,拆迁是由区政府房屋征收办组织的,没委托其他拆迁单位,具体工作由副区长姜百军负责。“我们一直是和谐拆迁,一步步按程序走的”。葛说区里已召集有关部门,调查了解到,这起案件跟拆迁无关,跟政府没有关系,不是政府行为。“这两个人受伤的事派出所已经调查,我们分析猜测,有可能是他们因为拆迁产生家庭矛盾……夫妻俩打起来了。政府跟这个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可以让派出所调查。”至于村民提供的报警录音,她说不确定是不是真实,可以让派出所调查鉴定。 (博讯 boxun.com)
1319353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拆迁受害者张逎坤带着10年维权未果的遗憾离世
·静安区被拆迁户在上海市信访办拉出抗议横幅被警察、保安抢走
·北京拆迁户被开发商封门迫迁 顺义拆迁户遭黑帮殴打
·山东临沂20多名拆迁受害人上访遭警察围阻 (图)
·济南大批特警参与暴力拆迁 (图)
·最高法:拆迁补偿不公平不准强制执行
·济南市花园新居抵制强制拆迁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十期)暨本季度暴力指数发布
·济南鲁艺东片特警镇压拆迁户/视频
·北京丰台石榴庄周杰拒绝拆迁 车被砸(监控视频) (图)
·湖北郧阳拆迁访民范景全在高法刨腹自杀
·河南宜阳拆迁户门前竖围挡:当地调查称无关强拆 (图)
·传江苏灌云践踏人权 拆迁官员摆平薄熙来的武警政治部 (图)
·长沙100多名被强制拆迁难民向政府赠锦旗 (图)
·济南暴力拆迁 民众堵路抗议
·上海法院不受理所有动拆迁案件
·青岛宋昌会拒绝签拆迁协议家被打砸焚烧
·济南今天早晨发生暴力拆迁,李丽女被打伤住院抢救 (图)
·南京:拆迁办每天用高音喇叭宣传政策9小时
·武汉市拆迁奇冤:“找不到开发商”/顾启汉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2012/01/23) (图)
·西安二府庄村干部虚报村民人数2000余人套取拆迁耕地
·通州金沙官匪勾结 暴力拆迁 非法拘禁/邱训芳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申请“动拆迁政策囗径”的政府信息公开被推诿 (图)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投诉 北京是恐怖主义“腾退.拆迁”
·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二) (图)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一) (图)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 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暴力拆迁行为令人发指!事发天朝脚下!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 (图)
·杭州市被拆迁户持续在市政府上访遭公安打压 (图)
·台湾拆迁是这样吗?/陈茜
·朔州拆迁惨案律师公开信
·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陈淑媛的血泪控诉信 (图)
·村委书记王成良非法承包拆迁并无法无天
·拆迁求救信/李莉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