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德州一落马局长叫屈:按潜规则我该发大财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31日 转载)
    来源: 正义网-检察日报
    
    山东德州一落马局长叫屈:按潜规则我该发大财


    想当年在台上意气风发的刘治温,如今在法庭上却这样进行自我辩护:“这些年来,我是严于律己、本分做事的,从没有过贪污的想法。社会福利中心工程投资2.4亿多元,按所谓的潜规则,我应该发大财,但我只让老伴收了熟人送到家里的几笔钱,就是想占点小便宜,而对许多其他人送的钱,我都拒绝了……”
    
    今年4月16日,记者在山东德州市中级法院的法庭上看到,一起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有德州市民政局原局长刘治温,还有他的妻子德州市财政局原副处级调研员姚洪芬,曾担任过刘治温司机的德州市福利院职工赵成军。
    
    法院对他们作出一审判决:刘治温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5万元。法院同时以受贿罪,判处同案被告人姚洪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告人赵成军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审判后,刘治温、姚洪芬和赵成军均没有提出上诉。
    
    昔日清廉局长被举报
    
    “刘治温不按国家政策办事,违规违法,大肆贪污,权钱交易,他不倒不足以平民愤。”2009年6月,德州市纪委、两级检察院不断接到关于刘治温违法违纪问题的电话举报,网上也出现了大量举报帖子。
    
    “当年刘治温清正廉洁,为人正派,也确实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实事。”在记者走访中,熟悉他的人这样说道。
    
    “客观地讲,以前我对自己要求还是很严格的。”刘治温在后来反思时也这样说。在没有担任要职之前,他原则性强,坚持拒礼拒贿,对社会上请客送礼的风气更是深恶痛绝。
    
    据个人简历记载,刘治温1953年出生,大学毕业后,1984年调临邑县县委办公室工作;1990年4月起调到德州地委办公室先后任秘书、科长、副主任;因为扎实肯干、稳重低调,在政治上进步很快,1998年他调任武城县县长;2005年11月,由于能力强,刘治温当上了德州市民政局局长,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整整6年。
    
    从刘治温的个人履历中可以看出,他的成长经历可谓是一帆风顺。
    
    根据群众举报以及网络流传帖子中提供的线索,德州纪检和检察机关顺藤摸瓜进行调查,刘治温贪污受贿的问题很快浮出了水面。
    
    2011年年初,刘治温被德州市纪委“双规”,同年5月案件移交检察机关。在查办刘治温问题过程中,同案犯他的妻子姚洪芬、德州市社会福利院职工赵成军也相继落网。
    
    贪污12万是冰山一角
    
    2011年2月15日,在第一次法庭审理上,刘治温对检察机关首先指控的贪污罪极力进行狡辩:“这12万元公款,我并未打算不归还,也没有指使过会计销账、平账,只是时间太长,我忘记了。”
    
    经审理查明,2007年4月和2009年5月,时任德州市民政局局长的刘治温曾指使会计,安排人先后从民政局账外资金账户上取出2万元和10万元,分别汇入妻子姚洪芬和女儿的账户,直至刘治温“双规”期间,他才将此款向德州市纪委交出。
    
    其中,对汇到妻子姚洪芬信用卡上的2万元,刘治温狡辩称:此卡是自己以妻子名义办理的,是他陪上级领导出差买礼品时花掉的。而在检察院接受审讯时,他和妻子曾一致供述称,这2万元是用于妻子赴京看病用的。对此,在当庭质证有关证据时,刘治温再三说自己原来记忆“有点乱”。
    
    对汇给女儿的10万元,刘治温辩解是当时女儿结婚急需用钱,才打电话让会计给女儿汇的,自己从未打算不还。其辩护人亦称,他并未指使他人销账、平账,应认定此属性质较轻的挪用公款罪。
    
    经查证,德州市民政局曾一直有个俗称“小金库”的账外资金账户,只有局长、分管局长和财务人员高某3人知晓。“小金库”由高某具体掌管,刘治温从没有让他人经手过,局里其他人更无人知晓。
    
    “上面的资金主要用于刘局长批准的一些不能入单位大账的开销支出,他说从中支取我就支取,他支出的钱也没有归还过。”高某在接受调查时说。虽然“小金库”没有账目,但对包括刘治温涉案的12万元在内的各项支出,高某都进行列表登记,对有关凭据都进行完整保存,对支出事由都一一作了详细记录。
    
    在铁证面前,刘治温无法自圆其说。“对该部分公款,刘治温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检察机关以涉嫌贪污罪对刘治温指控。法院对刘治温贪污12万元的行为予以确认。
    
    我没有介绍过一个承包商
    
    贪污“小金库”12万元只是刘治温经济犯罪的冰山一角。大量群众举报则集中在刘治温在德州社会福利中心建设工程中,一手遮天,大肆收受钱财权钱交易。
    
    “在福利中心工程中,你参与具体负责基建了吗?”
    
    “我没有介绍过一个承包商。有关招投标文件都是由基建工作人员写成报告,经分管局长同意后,才让我走程序性地签字,但我从来没有直接选择过建设单位。”
    
    这是法庭上,刘治温与公诉人的一段对话。然而,事实的真相又是如何呢?
    
    据了解,德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工程于2008年破土动工,是德州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院、救助站、军休所等所有二级事业单位的综合办公地点,有大小9栋楼房,实际投资达3亿元。直至2010年3月刘治温调离民政局长岗位时,该工程仍未彻底竣工。
    
    “纵观刘治温的职务犯罪行为,大多是集中在2008年之后发生的。为了使自己对福利中心工程建设能够全面‘掌控’,刘治温可谓绞尽脑汁、机关算尽。”承办本案的检察官介绍说。
    
    按国家政策,投资此类工程必须通过招投标程序来确定施工单位,还需要具备相关资质条件。而在刘治温主持下,德州市民政局却研究决定,对建筑物资的采购,不招标,自行确定供货商。有的物资,如地板砖、木门等属三无产品,遭到施工方的拒绝,但刘治温仍坚持铺装。内外墙涂料、保温材料的品牌、价格表面上是北京“三立”的,但产品实际是德州本地无名小厂的。更有甚者,对900多万元的园区绿化配套工程、600多万元的电梯、300万元换热站机组采购等,他也不搞投标,强行给了有关系的商家。
    
    “也就是说,整个工程都是由民政局说了算,也就是刘治温他一人掌握着承包商的‘生杀大权’。”承办此案检察官说。
    
    赵成军是刘治温的司机,更是他的心腹。刘治温授予赵成军德州市福利中心材料工程部部长一职,主管社会福利中心工程的材料采购。从此,赵成军成为刘治温受贿索贿的得力助手。
    
    为了避免别人怀疑,刘治温一般不会直接和承包商打交道,这样赵成军就成了两者之间沟通的桥梁。工程中需要用到什么材料,刘治温就会安排赵成军去联系,而赵成军会“识时务”地直接或间接暗示承包商给刘治温送些好处费。这样,赵成军就成了刘治温受贿的一个“重要帮手”。
    
    2009年5月,水暖安装商曹某通过与其有老乡关系的赵成军拿到了室外配套工程,曹某为了拿到此工程和结算工程款,曾借助赵成军之手,分两次送给刘治温的妻子姚洪芬现金30万元。此外,还在春节、中秋节分别送给刘治温“红包”3万元。
    
    贪内助狮子大开口
    
    在刘治温受贿过程中,他的妻子姚洪芬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法庭上,刘治温说:“承包商的钱大都是赵成军送到我妻子手上的,至于是什么钱,赵成军从不对我妻子说,妻子也只是让我看着办,而我妻子从来没有说过让我去照顾谁。”
    
    有不少证人证言能够证实,刘治温对指控受贿的辩解,部分还是“属实”的。
    
    刘治温在德州市财政局的家属院内居住,这里门卫保安管理很严,不是熟人很难进去。2009年中秋节,前述水暖安装商曹某去刘治温家送礼,进大门时被该家属院门卫挡住不让进,只好拨打刘治温的电话才得以放行。当曹某进了刘家时,刘治温说了几句话就出家门了,曹某只好将掏出的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留下,并对姚洪芬说:“过节了,你自己看着买点东西吧。”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许多建筑商、供货商为了向刘治温行贿,大都把贿金先交给赵成军,再由赵成军转交给刘治温的妻子。至于是谁送的、因何事而送,起初姚洪芬曾过问几句,赵成军只说,“让刘局长看着办”。后来姚洪芬遇此情形时便不怎么问了,但对一捆捆的百元大钞来者不拒。
    
    2009年,赵成军的姑父在河北秦皇岛经营广东佛山某瓷砖专卖店,经赵成军帮助运作,在社会福利中心工程瓷砖供货招标中中标。然而,数批瓷砖送到工地后,大量货款却拖着不给。于是,姑父凑齐了1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纸袋送给赵成军。赵成军迅速来到刘治温家中,把10万元现金递给姚洪芬,叮嘱说:“这是瓷砖公司给刘局长的钱,想在回款方面让刘局长帮忙照顾照顾。”事后不久,赵成军姑父的货款便给付到位。
    
    “这是一张40万元的银行卡,是给刘局长的提成。”2010年1月的一天,武城县某机关干部李某把姚洪芬约到财政局家属院附近的一个广场,将一张农业银行卡递到姚洪芬的手里。
    
    李某是刘治温任武城县县长时的老下属,曾求刘治温“帮忙”成功中标,揽下了社会福利中心工程中空调和电梯业务。事成后,李某大赚了一笔,便给刘治温打电话,获得同意后才与姚洪芬相约见面。
    
    由于银行卡每次只能取5万元、还须持李某的身份证,姚洪芬便打电话说“取款太麻烦”。第二天,李某和姚洪芬一起将40万元全部从银行取出。
    
    经查明,在社会福利中心工程建设期间,刘治温非法收受工程承包商、工程供货商贿赂累计164万元。其中,姚洪芬参与受贿147万元,占90.7%。
    
    司机成了他重要帮凶
    
    “刘局长对我有恩,对刘局长‘报恩’的同时,我自己也能捞点儿好处。”赵成军供述。
    
    赵成军原本是刘治温的司机,后在刘治温的提携下,由一名临时工成为民政局的正式职工。2008年社会福利中心工程动工时,刘治温提拔赵成军为材料工程部部长,全权负责该工程材料的采购,这其中的利益关系不言而喻。两人各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刘治温依靠赵成军敛财,赵成军仰仗刘治温提拔。
    
    据赵成军供述,2009年4月,正当社会福利中心工程16层主体楼等工程开工建设时,刘治温给他安排了一个“活儿”——跟钢材商砍价。
    
    “钢材这块儿挺赚钱的,咱们顶建筑公司的名儿,由咱自己进一部分钢材,可在里面吃个提成。”刘治温吩咐赵成军。
    
    于是很快,赵成军通过关系找到禹城县的钢材供应商贾某,双方约定“每吨钢材提成35元至80元”的协议。此日起至当年10月,贾某源源不断地往社会福利中心供应钢材,同时贾某不定期地打电话给赵成军,要其去分批领取提成款,每次贾某还把计算好的提成表交给他。
    
    据统计,赵成军从贾某手里领取了四次提成款,共计35万元。为了报答刘治温对自己的“器重”,他将这些领到的提成款全部都送到了刘治温家中,“每次送提成时,都把提成表让姚洪芬看看,再当场撕掉。”
    
    后来,他们如法炮制,多次以同样的方式拿到混凝土、水暖工程等提成款。
    
    经查明,赵成军利用担任材料部部长职务之便,帮助刘治温向有关工程承包商和供货商、建筑商收受、索要94万元,占刘治温受贿总金额的58%。另外,赵成军个人也借机从中多次非法收受贿赂累计21万元。
    
    “在私欲驱使下,我忘记了当初为民谋福利的诺言,利益、钱财冲昏了我的头脑,逐渐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收受许多单位和个人所送的钱物。”刘治温在归案后写的忏悔书中是这样说的。但愿他的忏悔是真诚的。 (博讯 boxun.com)
1419353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赖昌星所涉远华案曾致三名省部级高官落马 (图)
·赖昌星案使大批官员落马
·海南地产富豪落马 多官员涉案大量土地充公
·海南地产富豪王德行贿落马 多名官员涉案
·广东韶关29名官员因商业受贿落马
·海南东方市原科技局长涉嫌强奸落马 (图)
·原湖南交通副厅长陈明宪落马 自己都不知道受贿多少钱 (图)
·刘志军被曝曾授意他人花4千万“捞”落马官员 (图)
·辽宁省委书记王珉:谷凤杰落马与王立军绝对无关
·王珉:原铁岭公安局局长谷凤杰落马与王立军无关
·媒体披露内地三名官员因被吴英举报受贿而落马
·湖南落马处长悔过书引康德名言被称文采好
·官方证实辽宁铁岭原公安局长谷凤杰落马
·王立军落马暴露中国权力斗争
·中国军方高官落马
·刘源出手 中将谷俊山落马 (图)
·震惊!中国88名国企老总落马 九成涉贪腐
·湖北省检察院报告:16名厅官落马
·甘肃2011年千余官员落马
·牟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打黑英雄”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姜维平
·狱长落马问题仍是权力失控
·腐官落马大快人心 在职官员理应自警
·雷火丰:刘志军落马标志着十八大权力争夺战正式打响
·温家宝失控,刘志军落马/海客
·惊!8月份3个亿万巨贪落马/王寿臣
·贪污受贿落马名利统统归零 "腐败代价账"的警示 (图)
·贪官落马后把“情妇”留给了我们
·“日记局长”、“造假书记”落马纯属偶然吗?
·官员落马前后的信息屏蔽与信息爆炸
·郑恩宠: 论上海企业官范宪落马
·落马的官员一旦锒铛入狱,便声泪俱下
·落马的官员一旦锒铛入狱,便声泪俱下/罗孟冬
·郑恩宠:论上海监狱官翁黎明落马
·论上海贪官秦金龙落马/郑恩宠
·上海政府官员苗锦鹤落马/郑恩宠
·不要把落马的黄松有当小人物来启示世界
·官员何时只因身价过亿而落马?/杨 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