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冯伟在黑监狱发出紧急呼救:救我出去,还我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6日 转载)
    
    来源:权利运动
    

    辽宁建昌县冤民冯伟从黑监狱发出紧急呼救:昨天晚上19点,地方政府用手机定位的手段找到我,连夜把我给从工作的葫芦岛市带回建昌县,强制关押在丹阳宾馆,好多人把我给看起来,十八大的到来就让我们这些冤民无法正常的生活了吗?他们想随时抓我就抓我吗?还有没有法了,求博友们围观救我出去,还我自由……
    
    我的母亲叫樊翠珍,我叫冯伟,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人,因我的弟弟被人杀害、父亲被打成重伤,而凶手受到枉法判决的包庇而逍遥法外,我们母女两人先后走上了上访申诉之路。在上访过程中,我的母亲又因被迫的过激行为被重罚三年牢狱之灾……请求维护法律尊严、为民主持公道,告慰逝者亡灵!

一、凶残、霸道、无法无天的杀人凶手
    
    1995年9月18日,在村子里霸道惯了的闫树权和他的父母闫玉友、董玉琴来我家里闹事,闫玉友还带上了他自家的菜刀,闯入我家,我父亲以礼相待、好言相告。但闫玉友不听,反而用他所带的菜刀朝我父亲砍,砍到了我父亲的头部和肩部,我父亲被砍倒在炕上(事后鉴定为重伤),接着闫树权和董玉琴又开始打我母亲,我当时只有14岁的弟弟冯彪吓得只往屋外跑,刚跑到外屋厨房,被当时22岁的闫树权赶上,他拿起我家厨房的菜刀朝我弟弟头脑猛砍数刀(事后法医鉴定为四刀,因颅骨开放性挫伤、失血性休克死亡),我母亲听到我弟弟冯彪的惨叫,赶到厨房后,闫树仁还在行凶,母亲就顺手拿起灶台上的锅铲朝闫树仁打去,这时,冯彪的血从头上喷涌出来,他们三个就从我家跑回去了!
    
    他们跑回去后,还造谣说他们被我家的人打了,只可怜我的弟弟就这样被灭绝人性他们残忍杀害了!

二、枉法判决,包庇残杀我弟弟的故意杀人犯
    
    1996年10月4日,故意杀人的凶手(致人当场死亡)闫树权被建昌县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没有审权的建昌县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回补侦。(而另一个用菜刀把我的父亲砍成重伤的凶手闫玉友既没捕也没被诉,逍遥法外至今10多年,已近不了了之);
    
    1996年10月21日,建昌县检察院没有补侦,以原卷又向没有审权的建昌县法院提起同样公诉;
    
    1996年11月15日,没有审权的建昌县法院以闫树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附带民事赔偿受害人冯彪家20331元;
    
    我们不服,1997年2月20日,葫芦岛市中院第一次审理此案,将民事赔偿减为9232元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建昌县法院的判决;
    
    我们不服,辽宁省高院裁定发回重审,葫芦岛市中院又发回建昌法院重审,建昌法院又将此案退回建昌检察院,这样案件转来转去又是三年多;
    
    2000年7月27日,葫芦岛市中院第二次审理此案,判决闫树权犯“故意杀人罪”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附带民事赔偿9232元;
    
    2001年9月17日,辽宁省高院终审又判决闫树权犯“故意伤害罪”,处十五年有期徒刑,附带民事赔偿9232元。
    
    我们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诉,因而走上上访之路,我们申诉上访的理由是:
    
    1、闫树权犯的是“故意杀人罪”,他,一个22岁的成年人,用菜刀猛砍一个14岁少年的头脑要害之处,一连四刀,如果不是我母亲赶过来用锅铲打他,他还要在我弟弟的头上砍,他当时就是要杀害我的弟弟,而不是仅仅在伤我弟弟,所以他犯的不是“故意伤害罪”,而是“故意杀人罪”;
    
    2、闫玉友同样用菜刀把我父亲砍成重伤,为什么没人抓他捕他;
    
    3、民事赔偿极少,一条人命9232元,亘古少有,闻所未闻。

三、为我弟弟被杀害一事,我母亲和我们全家一直在上诉、申诉、上访,可对罪犯的判决却越判越轻!给受害人家属,特别是我母亲,带来巨大身心伤害,对凶手的枉法轻判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我母亲自从2002年以来,就一直到北京、辽宁省等地上访,要求依法维持葫芦岛中院作出的判处杀人凶手死刑的判决,为死去的儿子伸冤,但一直无果。
    
    在我母亲上访期间,建昌县政府(公安局)对她两次拘留、并多次被限制在一些不知道名称的地方,我母亲伸冤没有结果,失去儿子,丈夫当年也因这事受重伤,失去劳动能力,家庭支离破碎。
    
    2010年5月7日,快60岁的母亲与其他几个上访人员,在北京上访村爬上了80多米高的烟囱,希望引起有关部门重视,解决十几年的冤屈……老母亲在烟囱上不吃不喝待了两天一夜,被消防人员给救下来,当然也引起很多部门关注,老母亲原以为这样一来事情会得到解决,但结果是后来遭到建昌县法院报复判刑三年刑!
    
    我母亲不仅没能给死去的儿讨回公道,反而自已因一时冲动又身陷囹圄,遭受建昌县法院的加重判罚,一坐牢就是三年,……在儿子被杀的冤屈得不到昭雪的苦难上,又苦上加苦,冤上加冤!
    
    现在十八大要举行了,建昌县的官员借维稳又将正在工作的我囚禁到黑监狱中,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和谐社会?这难道就是中央领导所说的依法治国?在十八大怎么也成为了打击报复和胡作非为的理由?!
    
    (此信息由权利运动人权活动者紧急热线项目编辑)
    
    本文来源:权利运动 (博讯 boxun.com)
35191911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访民张善姣黑监狱中突发心脏病 (图)
·国耻日武汉反日游行被禁止,访民转向柏泉黑监狱要人 (图)
·在京访民再次呼吁武汉当局释放关押在黑监狱彭汉怀 (图)
·无锡黑监狱受害者王晓平:难忘“学习班”53个日夜
·在无锡黑监狱的53天
·原化工部长秦仲达给周永康信要求取缔武汉黑监狱
·常熟市邵允黎为儿伸冤被关押黑监狱的证据
·上海访民朱金娣在黑监狱绝食抗议第二天
·上海访民朱金娣遭截访后被关黑监狱多日
·今日白天在京访民继续声讨武汉政府黑监狱
·武汉黑监狱谁能查处
·快讯;彭汉怀今晨到武昌站,直接押送“伯泉”黑监狱
·伤残退伍军人被害死于黑监狱,家属到政府喊冤遭驱赶
·南通维权人士周叶被关黑监狱14天再遭拘留
·无锡俩老人受不了黑监狱折磨,为活命被迫签保证书暂获左右
·访民抗议政府关黑监狱和强迫失踪的不法行为
·无锡市政府继续无理迫害上访民众 周锡芹被关黑监狱生命体征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信访办集访被抓,黑监狱内一人流产一人昏迷
·上海访民程玉兰欲化验黑监狱不明药物
·无锡黑监狱残酷关押上访人 (图)
·先关黑监狱,再进拘留所/上海顾海翠 (图)
·76岁老人被关黑监狱/上海顾海翠 (图)
·武汉黑监狱惨绝人寰——复转军人毛礼红的55小时 (图)
·实录黑监狱的悲惨遭遇/无锡拆迁户华惠清 (图)
·武汉汪俊芳因土地问题上访被拘留,关黑监狱 (图)
·上海访民孙洪琴再被黑监狱关押 (图)
·江西新余市独立参选人李思华无端被关黑监狱
·四川宜宾兴文县苗乡村民维权被关亲身经历揭发黑监狱
·复退老兵乞讨被暴打、上访被追杀、外出打工被关黑监狱/山东菏泽郓城宫衍祥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姑娘马秀云的控诉书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女子马秀云的控诉书
·黑监狱发出求救短信:为儿伸冤,被打、被关/郭学宝
·进京声援王荔蕻遭遇黑监狱记 (图)
·“中国第二个大邱庄”——法制国家、和谐社会、养老院内设黑监狱、牢房、关押上访人员、国法何在?党纪何在?
·维权被政​府私设黑监狱迫害致残/浙江永康高传托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刘水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公开的“绑匪”、“黑监狱”谁来治理/马波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图)
·网民对北京黑监狱的新看法
·刘逸明: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端掉黑监狱还须查处黑雇主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