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记忆和印象中的莫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3日 转载)
    
    来源:BBC
    
      二十多年前,当莫言的《红高粱》系列轰动中国文坛时,我就多次半开玩笑的说过,如果有一天诺贝尔文学奖能颁给中国的作家,最有可能获奖的就是莫言和贾平凹。
    
      这个星期一(10月8日)我在纽约和大学同学孙忠雄聊天时,他提到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会在莫言和村上春树间,
    

  “默言”
    
      第一次见莫言是在1986年初,那时我是《文汇月刊》的编辑,去解放军艺术学院作家班找李存葆和崔京生组稿,而莫言是解艺作家班的学员,刚发表了引起文学圈注意的《透明的红萝卜》。
    
      我的印象是,和他那些高谈阔论的同学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农村出身的莫言外表平凡且带点害羞,他那天安静的坐在宿舍的一角,听我们胡天海地的瞎聊,甚至没有插过一句话,沉默得很像他的笔名“莫言”。
    
      在那之后没两个月,整个中国文学圈里就开始讨论这之前几乎默默无闻的莫言和他的《红高粱》,还有人把他比作中国的马尔克斯,而深爱《百年孤独》的我也从此对依旧在各种场合保持害羞状的莫言生出好奇。
    
    
我记忆和印象中的莫言

    
      尽管寄给我的文学杂志多到根本无法看完,但对莫言的小说我总不会放过,不仅是倾心于他的魔幻现实主义手法,更觉得他的作品震撼心灵,但是他那过于血淋淋、活生生的暴力描写,比如生剥人皮等,却时常让我做噩梦,还曾从梦中哭醒过。
    
      所以有时会猜,莫言之所以“默言”,也许是怕自己一开口说话,可能会蹦出太令人瞠目结舌的东西?
    

  “大表哥”
    
      其实沉默和害羞的莫言很有蔫坏一面,这是我偶尔和他一起参加中国青年出版社《青年文学》的笔会时,对他稍有了解后发现的。那次丹东-宽甸笔会邀请了十多个青年作家,其中包括莫言、刘震云、刘毅然、魏人、刘西鸿、张欣和我。
    
      笔会间的一次晚宴有辽宁省委领导人出席,在省委副书记还在台上发言、领导尚未入席前,我们这桌居然在莫言和魏人的带领下把一桌菜一扫而空,然后开始抢西瓜,以致组织者生气的斥责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作家!
    
      组织者在宽甸安排我们体验民生,住在农家客栈,男女各一屋,统睡在大炕上,入睡前男生屋里传话过来说,根据莫言的经验和建议,为避免传到虱子,晚上睡觉要脱光衣服,早上起来用炕帚扫遍全身,然后再穿衣服。结果导致女生屋子一片笑骂。
    
      第二天在中朝界河鸭绿江坐船回丹东,好几小时沉浸在鸭绿江中游的碧水青山中,人人感觉宁静到无事可做,莫言就自封为我的“大表哥”,加封刘毅然为我“二表哥”,还信誓旦旦的承诺,任何时候有人欺负我,表哥们一定挺身而出。当然,这一承诺从来没有兑现过。
    
      倒是当时没有受封的刘震云后来借用过“表哥”之名。刘震云在某次途径上海时到文汇报找我聊天,告诉报社门卫他是我的表哥,门卫打电话上来后却被没有表哥的我坚决否认,以致他差点被报社门卫当骗子报警——这是题外话
    

  不解的疑惑
    
      此后不时听说一些关于莫言的传闻和故事,也听说他尽管好作品不断,但军中仕途不顺,在1988年解放军恢复军衔制后,他是着名军队作家中授衔最低的,听说只被授予中尉,这也许是他最终在97年离开军队的原因。
    
      1994年我出国前不久,莫言和崔京生等人正在山东高密莫言的老家写电视连续剧挣钱,我被邀请去高密玩。
    
      高密县城里那时只有一条街,街上有一家供销社、一家布店和几家小店,连一个像样的饭店都没有,莫言就弄了辆车把我们拉到他乡下的家里吃饭。
    
      大作家莫言的家也像他的外表一样平凡,但他的妻子却贤惠能干,在地里干完活后,还能整出一桌丰盛的饭菜。满脸慈祥皱纹的莫言的老父亲也在,还有莫言念小学的乖巧的女儿。
    
      后来每当读到或提到莫言时,我心里总会冒出当年从莫言家出来后生出的不解的疑惑: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民的儿子,一个外表太不起眼而生性又那么沉默寡言的莫言,他的笔下怎么会涌出如此震撼人心、回肠荡气、魔幻万千的作品?他的灵感来自哪里?
    
      今年4月莫言、刘震云和李敬泽等代表中国作家来伦敦参加2012年书展,但我在年初已经订好了4月上旬回上海看望父母的机票,错过了和昔日的熟朋旧友叙旧的机会,但莫言现在获诺贝尔文学奖,显然“大表哥”别来无恙。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81920309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外媒:“莫言的文学不是妥协" (图)
·莫言当年很担忧 怕巩俐搞砸《红高粱》 (图)
·意味深长 莫言发微博:看到人心看到自己 (图)
·莫言获奖 触发新一轮政治与文学争论 (图)
·莫言家乡山东高密宣布重建莫言文学馆 (图)
·中国民间人士反对莫言被授予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失落的日本:谁是莫言?中国又赢了一局
·莫言原系“薄粉” 曾以打油诗挺薄熙来打黑
·瑞典诺贝尔委员会玩弄政治阴谋 蓄意将文学奖授予中国失势高官薄熙来的支持者莫言
·莫言获诺奖次日立即为企业做广告 (图)
·香港公开大学祝贺莫言获诺奖:是中国文坛之光
·莫言称抄写《延安文艺讲话》与创作没有矛盾
·李长春致信作协祝贺莫言获诺奖:体现国力提升
·回顾莫言电影之路:《红高粱》是最让他感到“幸福”的一部 (图)
·莫言张艺谋拍《红高粱》光膀子旧照曝光 (图)
·何三坡:希望莫言能立即宣布离开作协!
·莫言:希望刘晓波尽快获得自由
·莫言:我平时是孙子 写作时色胆包天
·外交部:刘晓波获奖干涉内政 莫言获奖理所当然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平中要
·莫言诺奖 休谈政治/胡赛萌
·莫言笔下去势男性描写及“悍妻懦夫”的模式建构/高泓
·谢选骏:莫言获奖是中国的经济奇迹
·拿什么来拯救问题干部的道德操守/莫言
·《生死疲劳》获长篇小说奖:莫言“作家不能太富贵”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