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书瑶:连署感言——陈平福近来平安无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书瑶
    
    

    
     (参与2012年10月22日讯)2012年9月7日,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陈平福被起诉的消息,立刻就写了一篇“支持陈平福 反对以言治罪”的连署信,并且发给了朱毅先生,他又发给了艾晓明和王荔蕻,艾晓明做了大量的增改之后,9月8日,就形成了后来发到网上的“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正式的连署信。
    
    到了9月30日,连署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人,我们就决定以这个阶段成果向兰州方面写信,并且向所有连署签名的网友表示感谢。不必讳言,这时我们产生了一点分歧,由于我的坚持,感谢信写得不充分,对兰州司法方面的信又以我个人的名义发出,有点“夹生”了。我觉得我有责任再写这样一个感言,以弥补以前的不足。
    
    在《基督山伯爵》里有一句名言:“你有了一个合作伙伴,你的自由就失去了一半”,一篇文章如果以多数人的名义发出,必定不能达成完全的一致。
    
    
    
    在现在的中国大陆,在这样子的连署书上签名,是有风险的,“零八宪章”的发起人之一的刘晓波就被判了11年徒刑,好像也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每一个在这个连署书上签名的人,先后都被国保找了谈话,陈平福被他们盯上,最初也是因为陈平福在零八宪章上签名。我没在那个连署书上签名,是因为我不同意其中的一些提法,比如那里主张联邦制,我主张中央集权制,也不明白威权主义是什么意思。不过即使如此,我也是黑名单上的有名人。
    
    现在(到2012年10月14日)连署人已经达到1156人,其中一个16岁的学生,尚未成年,而且还可能会影响他的升学、前途,所以我就要求把他的名字删除,那就是1155人,这几日,还陆续有人报名。
    
    我对每一位参加连署活动的同道都表示由衷地敬意和谢意,每一位参加连署的同道,都占有1155个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他们的价值都是相等的。
    
    
    
    连署中最醒目的要算几位“刑满释放者”,他们是胡佳、严正学、牟传珩、傅涛(以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释放犯)、欧阳懿(煽颠受害者)、郑酋午(反革命罪刑满释放犯)、吴高兴(六四受刑者)、姚志刚六四政治犯、张铭山(“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系狱者)、金少堂(诽谤罪释放者)、安宁(六四学生,前政治犯,半老半残之黄河渔者 )、林大刚(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释放者)、王庆斌(16年冤假错案终被平反者)、俞梅荪(泄密罪释放者),他们现在肯定是受到国保特别“礼遇”,但是,他们却也勇敢地在这里签了名,严正学签名之后,派出所马上就找他谈话,要他不要签名。我向他们致敬。
    
    
    
    最令我感动的是处于我国中下层网友的支持,他们没有职业,可能居无定所到处漂泊,但是,出于自己的良知,出于对自由的热爱,义无反顾地在这个连署上签名,而我们这几个连署的发起人,都不是名气很大的人物,他们不是对着名人,而是为了正义。
    
    他们是邓传彬 无业、相龙杰 无业、许富民无业、周志远被无业、彭振河无业。
    
    还有一些人是访民,他们自己都有很多不平之事,却也同样关心另一个受迫害者,可见天理昭彰尽在人心,他们是姚建清、胡大料、李三虎、关维双。
    
    还有一些是农民,他们是:温启源 、丁贵雄、刘川 、恩广(张恒嘉)、 贺生军 、刘川、温启源、沈子俊 、徐翊民、贺生军 、刘培海、丁贵雄 。
    
    还有一些个体经营者,他们是:邵铎、李跃、李大中、宋再民(二道小摊贩)。
    
     自称是工人的只有两人:左中平下岗职工、霍东生工人。
    
    以上这些人,都已经经济独立了,有几位还在求学的学生,他们也在这个连署上签了名:沙阳、黄斌 、刘仲阳、高国庆、李宁、朱杰成 、汪志诚、张雷(研究生)、裴宇晨(研究生)、李晓明(研究生)
    
    还有一位自称是民间信访局副局长罗世模。
    
    还有一位蔡慶,風雲二、殲八2型通信端口、神舟一號密封艙密封接口設計師。
    
    我向他们致敬!
    
    我的眼神不大好,如有遗漏,休怪,不是故意的。
    
    
    
    这次连署活动,签名者包括了社会各个阶级、阶层,各种各样职业的人群,其中有学者、教授、研究员、诗人、编辑、记者,画家、艺术家、小说作者、思想家、理论家、人权捍卫者、各种受难者、学运领袖、真名网站长、律师、职员、工人、农民、农民工、商人、异议人士、家庭主妇、牧师、教师、女权工作者、媒体中的记者和编辑、美容师、技术人员、医护人员、医生、文艺批评家、博客作者、民间反腐人士、教会成员、导演、建筑师、工程师、众多的维权人士、网民、选举宪政义工、前中国外交官、反强拆联合国控告团维权人士、上访警察、外企白领、退休职工或干部、离休干部、导游、摄影师、消防司机、私企員工、酒店老板、经济师、火车司机、自由职业、右派、香水和尚等等。
    
    这次签名既有中国人(大陆人)也有旅居海外的华人和外国人,中国人遍布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从黑龙江到海南,从新疆到福建;境外包括了香港、台湾和澳门,外国则以美国最多,其他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典、西班牙、日本、法国、德国、新西兰、韩国、南非、白俄罗斯、泰国等国家。
    
    在身份或职业一栏中,填写最多的是中国公民,关于公民一词,倒是有一些话要说。
    
    前些时候看到一篇网文,它说,大陆的中国人不配称自己是公民,因为公民是有资格的,公民有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权利中最重要的是有选举权,这是一种资格,从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居民,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选举,不论是哪一级或哪一届的政府都不是居民选举的,所以大陆的中国人不能说自己是“中国公民”。
    
    说是什么为好呢?我想就说是中国居民,这一点一定是没有争议的,共产党发给我们的身份证就叫居民身份证。
    
    
    
    我还注意到,在这次连署中,除了美国之外,在中国浙江也有众多的“中国民主党”人,他们公开在连署书上宣布自己是中国民主党人,就表示已经不是处在“地下”状态。现在的中国大陆,除了中共和那八个党派之外,公开活动的有两个党,一个是叫“毛共”一个是叫“工人共产党”,后者最猖狂,还有地方机构,我经常接到他们的来信,不知道他们的后台是哪一个?
    
    我向所有连署的人致敬!
    
    还有一些,在“保卫一个人的自由,就是保卫所有人的自由”一文中说过了,这里不重复。
    
    
    
    作为第一连署发起人,我还要感谢朱毅、艾晓明和王荔蕻,如果没有他们同我一起作为共同连署发起人,没有他们的具体操作,向各处发连署书,就不会有这次的成功。远在美国的葛洵先生,担当起最繁重的收集和整理连署人的重任,我对他们表示由衷地感谢。
    
    
    
    陈平福的现状没有改变。
    
    近日又得高人指点,陈平福案可能就此了结,不会有新的变化,这在民主法制国家差不多是不可想象的,审而不判,判而不宣,但是在中共的“法制”下却是常常有的。最重要的根据是:开庭之后,并没有限制陈平福的自由,任其到处行走,如果想判决他有罪,就一定要拘押他,至少要限制他的活动,如果想判他,却不限制居住,宣判的时候,人跑了,这种傻事是哪个法院都不会干的,所以就会不判他有罪。这个案子就永远撂着,不撤诉也不宣判,对陈平福而言,就是虚惊一场,但是,这把剑也在头上悬着,何时你不“老实”了,就判决你,所以从今往后,你陈平福就要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陈平福今后如何呢?如果要写,就只能写些风花雪月、鸡毛蒜皮、柴米油盐,丰乳肥臀,就是莫言国是,再过些日子,这个案子冷下来了,大约再去卖艺也是可以的,可以试试。
    
    人的生活都在追求安适和快乐,在一家人围在一起温馨地晚餐的时候,忽然听到警察敲门的声音,意味着冰冷的手铐、阴冷的牢房,心就掉到冰窟里,中国人只有被恐惧的自由,却没有不被恐惧的自由,难道我们永远要被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下去吗?
    
    
    
     2012-10-21
    
    又:我每次外出乘火车旅行,都要带上白酒黄瓜,把酒临窗,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沟壑,金黄的麦田或滚滚的稻浪,树木掩映的村庄,或高楼林立的城镇,夏日的青翠,或冬日的白雪,尽收眼底,此旅游之一乐也。此次去兰州,心事重重,竟没有带酒,也没带黄瓜,在“兰州纪行”中我发了牢骚,一位雅号杲明的朋友写了一首诗,最后两句是:“白酒黄瓜嗟忘带,陈琴与协动哀弦”,陈琴句是指陈平福席间演奏;艾晓明调侃我“因为我们反对,王老忘了带白酒黄瓜”。这是我的情趣和爱好,因以为号:黄瓜白酒王书瑶。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家庭,为便于联系,把我的通讯方式列出如下。
    
     手机号码 1369 131 2501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下一篇: (博讯 boxun.com)
7559121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060个名字飞赴兰州,解救陈平福!今日晓明推文(多图) (图)
·向参与“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网络联署的全体网友致敬! (图)
·王书瑶为陈平福案致兰州政法系统公开信
·千人对峙世纪文字狱,支持陈平福!
·网络联署支持陈平福,反对文字狱,签名即将突破八百人!
·王书瑶:为陈平福案兰州纪行 (图)
·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 网络联署签名更新
·76岁的王书瑶老人亲赴兰州与司法机关对话并探访陈平福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刘水
·声援陈平福签名已达767人,晓明备注
·声援陈平福签名已达481人,推友留言备忘
·声援陈平福签名已达323人, 新增签名82人 (图)
·网民今日成功探访陈平福老师 (图)
·声援陈平福签名已达241 发起者希望十天达到一千 (图)
·网络联署:支持陈平福,反对文字狱 新增签名
·吁请联署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
·吁请联署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
·网络联署: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
·小提琴街头卖艺,陈平福访谈录/视频
·陈平福:以言治罪,重现红色恐怖
·陈平福开庭一个月了 何日才判?(牛虻)
·颠覆常识VS颠覆政权:探访陈平福 (图)
·人肉搜索“王海龙”全民力挺陈平福/赖锦东 (图)
·起诉陈平福无异于在践行“新黑五类”的理论/黄克峰
·陈平福敢说真话就是爱国/匿名
·颠覆常识还是颠覆政权:亲访陈平福/挪威森林
·我在自己的祖国被自己的仆人欺负/陈平福
·被禁锢思想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陈平福
·陈平福被诉激起民愤 中共垮台恐不远/书林
·那个兰州街头拉小提琴的艺人:因言获罪的陈平福/挪威森林
·卫子游:用“文字狱”惩罚陈平福是国耻!
·陈平福——中国当代的普罗米修斯/胡赛萌
·抓陈平福,国家啊国家,我如何去爱您/袁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