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莫言自称有罪:当过红卫兵 为前途让妻子流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1日 转载)
    
    来源:明镜周刊
      
    中国作家莫言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成为了一个争议人物。在他的小说《蛙》的德文版出版前,莫言在北京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的专访。这是他获奖后首次接受德国媒体采访。
      
    小说《蛙》的内容反映了强制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农村造成的悲剧,莫言在书中写下了自己在家乡高密的一些亲身经历。被问到他个人对这一政策的看法时,莫言说:"作为父亲,我觉得每个人愿意生几个孩子就生几个,但作为军官我必须遵守一胎原则。要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是很难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人可以用暴力阻止别人生儿育女。"
      
    小说主人公-一位妇科医生的原型是莫言的一位姑妈,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形象。莫言劝告自己姑妈不要读这本书,"我对她说如果你看了,会生我的气的。"莫言认为《蛙》是一部"自我批评"的作品。而超越个人悲剧的对历史的反省意识是中国人所缺乏的:
    
    
莫言自称有罪:当过红卫兵 为前途让妻子流产

      
    "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经历了动荡和巨变,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但很少有人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也曾作过恶、伤害过他人。文革时我加入了红卫兵,参加过对自己老师的批斗。我嫉妒其他人的好成绩,嫉妒他们的天赋和运气。我还为了自己的前途让妻子流产,我是有罪责的。"
      
    打破禁忌并不重要
      
    至于为什么一直躲避媒体,不愿面对记者,莫言说这是因为自己"不善于对政治发表观点"。《明镜》记者指出,莫言的作品中对中共的干部有尖锐的批评,不乏打破禁忌之处,但在公开场合发言或接受采访时的表述又往往很谨慎温和。对此莫言说:"我是作家,不是演员。我在写某些内容的时候,从不去想这是不是打破禁忌。"他还说,"我认为自己是为民众写作,不是为党。我痛恨腐败的官员。"
      
    流亡作家廖亦武是莫言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他认为莫言属于体制内的文人,一直在与执政者妥协。莫言觉得这一批评是没有道理的。"我的政治观点很清楚,只要读过我的作品就会知道。"
      
    他接着提到了廖亦武在获颁德国书业和平奖时的发言。"他在发言中唿吁让中国四分五裂('这个帝国必须分裂'),这个立场我完全不能认同。我想,(廖亦武家乡)四川的人们并不想从中国独立出去,我敢肯定,廖亦武的父母也不会这样想。我甚至可以想象他在内心深处也并不真的希望这样。"
      
    "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会说"
      
    莫言曾参与抄写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一举动受到异议人士和一些文化界人士的指责。他在采访中解释说,他在出版界的一位朋友在一次会议场合请他参与抄写,并且准备好了纸笔,连抄写的段落都为他选好了。莫言说出于想炫耀自己书法的虚荣心,就一口答应了。至于《讲话》的内容,莫言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文献,里面包含有意义的元素,当然也有错误。"
      
    莫言是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这一身份在许多人眼中是"与政府走得太近"的表现。对此莫言不以为然:"有人认为,得诺贝尔奖的人就得是反对派。真是这样吗?这些人并不关心我写了什么。"
      
    当记者问他,作为拥有世界声誉的作家是否觉得有义务为中国因言获罪的作家们唿吁时,莫言表示,自己在获奖消息发布后曾说过,希望另一位诺奖得主刘晓波早日获得自由,但却继续受到压力,继续被逼问。"这让我想起文革时被迫一遍遍重复的老套子。如果我想说,我就会说,如果我不想说,就是拿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说。"
    
    本文来源:明镜周刊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3/3/01) (博讯 boxun.com)
41919505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言:我为人民写作,不为党写作
·莫言:我为人民写作,不为共产党写作 (图)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次主动要求德国《明镜周刊》采访
·成龙莫言等晋身全国政协委
·莫言受聘成为北师大教授
·莫言获年度三农人物 自称会讲故事的农民 (图)
·王澄:莫言诺奖颁奖词详解/视频
·莫言出席文联春晚 争红高粱逗笑全场
·莫言回归写作正创作3部长篇 午饭窝窝头加稀饭
·莫言获诺奖后首次参加晚会 将给全国人民拜年
·莫言记者证获奖后注销
·莫言记者证被注销?网友:老莫不需要记者证
·莫言记者证被注销 版署要求停止滥发 (图)
·传莫言代言央视网络春晚 工作人员:只是在邀请
·哈文透露春晚进展:莫言可能会来 (图)
·莫言疑代言家乡天价香烟 一条售价2万元 (图)
·莫言返京接受采访称“永远不敢称大师”
·莫言风雪归国 望避免获奖后难出佳作“魔咒”
·封从德:莫言不言是可悲角色
·王澄:莫言诺奖颁奖词中文译法商榷
·王澄:莫言诺奖授奖词中译本刻意隐瞒的地方
·莫言诺奖:吻合西方想像的中国屁股/李劼
·曹长青:莫言用下半身写作赢诺贝尔奖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喻智官
·冉云飞:警惕“莫言热”背后的公权力
·回应莫言“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财富”的纪实小说/孙宝强
·莫言:文学与政治的双生子/刘水
·曹长青:马悦然和莫言有“诺奖交易”?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莫言获诺奖,却永远与中共体制悖论/华夏
·曹长青:顾彬批莫言实在到位
·曹长青: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莫言获奖并非中国教育的成功/熊丙奇
·刘水: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请莫言写写高密那条发臭的胶莱河
·刘逸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张英致苏州作家朱树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从鲁迅到莫言——中国人的诺贝尔奖之路/彼岸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