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孙文广:从申纪兰看人大制度弊端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5日 转载)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参与2013年3月5日讯)申纪兰从1954年开始连续十二届,60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她自己承认从未投过反对票,这说明了全国人大制度的腐败,人大代表没有一个是经过透明公正的直选产生,都是上级任命的。
    
     申纪兰的代表资格由上级任命,当然她不敢反对人民公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
    
    我们应该学习民主国家的经验,人民代表必须通过直接选举产生,选举应该是透明、公正的竞争选举。当选者应是被选民认可的人。代表应该是专职的,代表不能担任其他兼职,不允许官员担任人大代表。像申纪兰这样既当人大代表又当厅局级干部的例子不应该允许继续存在。
    
    我到台湾的立法院参观,一位立法委员请我吃过饭,领我到他办公室去看了一遍,这位委员可以用公费雇5个助理(据说雇他的家人都可以,他有专职的司机)。但是绝对不允许再去搞其他的兼职。中国的人大制度应该向民主国家的议会,向台湾的立法院学习。中国的人大代表中,官员占了不少比例,这在民主国家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怪象。
    
    今年人大会期十二天半,太短了,美国国会每年有200多天会期,台湾的立法院每年有两个会期,每期4个月。中国人大会结束了,代表们的工作也就结束,各自恢复本来的专业。申纪兰忙着当厅局级干部,宇航员忙着升天,世界冠军争拿金牌,大学教授要去指导学生写论文,他们哪有时间参政、议政?官员在人大代表中人数不少,散会后都赶去升官发财。人大会议,实际上是官员们的俱乐部,其他人都是些摆设。这种体制必须改造。
    
    真正的民意代表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对官方安排的候选人凡是不了解的,要投反对票,对那些只有一个候选人的选举,应该投不赞成票。用选票抵制操纵选举的行为。应该让主事者知道,民间选出的代表不是被人操纵的投票机器,要用选票,推动透明、公正的竞选制度。
    
    
    
    申纪兰从未投反对票,只能说明她是一个驯服的工具,不是合格的人大代表。
    
    
    
    2013年3月5日 于 山东大学 电话: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95591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文广: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 (图)
·孙文广:判农工不判官员法理难容——评禹州截访之判决(多图) (图)
·孙文广:禹州截访,判农工不判官员 (图)
·孙文广:必须释放刘晓波 (图)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被限制自由达半年之久
·孙文广:黑箱十八大——三评中共18大 (图)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孙文广:莫言获奖理应祝贺
·孙文广:不审薄熙来天理不容 (图)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七一”被严密软禁
·孙文广教授约朋友聚餐,大批国保警察前往阻止
·孙文广:6月3日我们去中山公园纪念六四(多图) (图)
·参与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15) (图)
·孙文广:周永康在北京建东师古村——五论陈光诚事件
·秦永敏大婚10人被抓,孙文广被在家/王宁 (图)
·孙文广:今天打通陈光诚电话 (图)
·孙文广:陈光诚赴美周永康最高兴 (图)
·孙文广:五一前我家首次被站岗 (图)
·孙文广:从薄熙来案看司法独立与阳光权力 (图)
·孙文广: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图)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从朝鲜看中共对外政策——再评中共十八大/孙文广
·改旗易帜是邪路吗?—评十八大政治报告/孙文广
·孙文广:我与老鼠对话——四论陈光诚事件 (图)
·孙文广: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 (图)
·孙文广: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
·孙文广:一位初中学生的问题
·孙文广: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
·巩磊:读孙文广先生文集有感
·孙文广: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
·孙文广: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
·孙文广:普选、直选和竞选写进中国宪法
·孙文广: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有感柏林墙倒20年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
·孙文广:郭泉的伟大母亲
·孙文广: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
·孙文广:获奖感言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