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GDP48%不知去向的惊人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9日 转载)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国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1991年为15.3%,1996年为13%,2000年下降到12%,2005年下降到11%。发达国家民众的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普遍在54%至65%之间,加上政府财政收入占40%左右,两者相加差不多是100%,能够还原成一块完整的大蛋糕。而中国的情况非常奇怪:政府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约为30%,百姓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却只有22%左右,两者相加只有52%,没法还原成一块完整的大蛋糕。中国国民收入这块大蛋糕为什么缺了一大块?缺的这一大块国民收入“蛋糕”,是以腐败和灰色收入的方式流进了个人腰包。
    

     我国需要供养的政府人员究竟有多少?
    
     这是一个世界之谜。据公务员主管部门对2008年、2009年、2010年的数据统计,全国公务员的数量分别是659.7万人、678.9万人、689.4万人,近两年年均增长约15万人。但是无论如何记住一点:政府机构人员中,金光闪闪的公务员所占比例并不大;2005年官方非正式估计“吃财政饭的人员约有4500万人以上,另外,还有500万人仰赖于政府赐予的权利实行自收自支”,而现在事业单位改革推出来近4000万人。
    
     财政饭有三层意思
    
     第一种财政饭是法理许可的财政支出,比如公务员的部分帐面工资就是合法的吃财政饭。第二种财政饭是政府有关规定赋予的“自收自支”权利而获取的,如政府各部门庞大收费中的一小部分。第三种财政饭是法理法规都不许可,但是被社会完全默认的财政来源,也就是每一个ZF部门皆在干着的违法收费、经营搞实业,这个是被政府默认也被社会默许的“潜规则”范围内的财政饭,而这个财政饭要比合法的财政饭大得多,简直是深不见底。
    
     需要强调一点,上面第二、三种政府收入是被社会默许的,与当今国人思维中的“贪污受贿”并不是一个概念。
    
     这些数据就能够大致得出老百姓需要赡养的人员总数了吗?
    
     绝对不是,举例证明:国有企业(可以类推政府情况)几乎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办公室都有“借调”人员,什么是“借调”人员?就是不属于编制内,但实际就是靠他们干活的员工,这些人都是隐身人,是不在正常的统计报表内的,但是数量惊人,另外还有数量更加庞大的“暂时隐形人”,就是领导的孩子们,他们终究会被转正而获得“编制”,但是干不了活儿。自然,各个政府部门都有无数官家无能的亲属被安插在各衙门里,活得也不比一般小体制人差,慢慢也会“进化”为正式的政府员工;出街的城管确实是临时工,他们都不在编制内,自然不可能在国家的统计范围内;还有非常特殊的“白员”群体,比如交警部门的暂扣车辆停车场,很多交警部门的停车场都是由地方上的地痞流氓“管理”的,你可以贿赂他们来要回自己被扣的车辆,这些人实际上也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白员”,是黑白结合的一种常态。
    
     中国有一个无比牛逼的名词就是“编制”,所有体制内机构,如政府部门、国有垄断企业和事业单位,它们的正式员工,也就是有“编制”的体制人,这个阶层“皇帝般”的员工,多是不用劳神有压力地工作的,体制内机构的脏活、苦活、累活、伤脑筋的活都是雇佣非正式员工来干,也就是上面所讲的“借调人”、“白员”、合同工、临时工。每一个体制人的后面都有不在编制的“临时工”,警察的后面有辅警,有保安,有联防,电信局供电局在外工作的员工不可能有编制,环卫局扫马路的工人更不可能有编制。一个编制人的后面至少有一个以上的临时工负责干活,体制编制人实际上就是现代奴隶主,临时工就是现代奴隶。
    
     以上足可以证明,除了包括600多万公务员在内的,在党政机关中“国有”身份的员工1000余万人,以及科教文卫金融等等事业单位3000余万员工外,政府机构里还有数量极其庞大的靠“合法”或“非法”的“财政”吃饭的人,这些人的数量比公务员及体制人本身的数量还要多。严格的说,那些所谓行业协会也是属于吃财政饭的群体,因为它们之所以有威慑力四处敲诈勒索获取丰厚利益,还是要靠政府赐予的老虎皮。
    
     现在大家有个大致印象了,除了四千多万国家承认的吃财政饭的人员外,还有数量惊人的属于潜规则范围内的吃财政饭的人员,这个事实人人都知道,但是体制绝对不会公开谈论这个问题。
    
     实际上除了以上数据,农村还没计算。
    
     根据官方数字,1995年,乡、镇、村还有吃三提五统的1400万人,还不包括 700万村官,又说是500万村官,我就不明白政府怎么连自己的职员都统计不清楚?经过改革,现在的数量也许少了,我只能说但愿如此,问题是:难道把这些“乡村皇帝”们都饿死吗?
    
     好几千万人的吃财政饭大军需要多少财富来供养?根据官方公布数据,2011年国民生产总值为47万亿元,税收收入9万五千亿亿元,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元,城镇人均收入23979元,农村人均收入6977元,城镇人口近7亿,农村人口近6.5亿,那么国民总收入应该为21万3千亿元。而根据中央党校教授、知名学者周天勇的估计,2007年全国税收收入政府统计是近五万亿元,实际的财政收入则达到9万亿元人民币。
    
     这些“数字蛋糕”怎么分配?
    
     我可以提供其他一些官方数据以分析:“八五”期间,公车车辆消费占到全部国家财政支出的38%,2003年国家财政收入约为 21715亿元,而由国家财政、预算外资金、企业和村民交费和列支成本支出的行政事业供养费用高达14266亿元,加上公安和武装警察的 1500亿,达15766 亿元。占2003年GDP的13.52 %,由这些被供养的公务人员所消耗;国家预算收入、有统计的预算外 5000亿收入、没有被统计的 3000 亿预算外收入,整个国家总计支出37960亿中的 37.58%被行政公务人员所消耗;又有政府部门统计表明:官员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年花费达9000 亿元。
    
     体制人每年需要多少钱供养?
    
     中组部原部长张**前些年说“官多为患”,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干部,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个县级干部。中国共有 33个省级行政单位(扣除台湾),2,861 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推算全国至少有数千个省级干部,数万个厅级干部,至于县级官员就不可数了。
    
     现在沿海地区政府部门一般职员年合法收入十万元是很平常的,属于中低收入,发达地方普通公务员年收入二十万元也普遍,年终发个十万元奖金不是什么稀奇事,一年发24个月工资,注意这是合法收入,是可以拿出来“晒”的收入,养一个公务员绝对不止薪水这一块,医疗交通吃喝拉撒贪污受贿等等需要供养的地方太多了。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说“有权有钱部门人员有4、5套房子很普遍”;几千万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不用象其他中国人一样自己缴纳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险,他们都由国家财政养到死。很多地方政府小职员每月的车贴就比民工一个月的薪水还要多,政府人员买个床单内衣都要开个发票去报销。可以说,国家除了没给政府职员配备法律意义上的配偶外,其它都是必须提供的。至于那些村王乡王县王市王省王等等的书记及某长们,这些人及其家族一年需要多少财富来赡养?简直没法想象。现在媒体接连爆出各地科级干部贪污数千万甚至数亿元,那么高级公仆得捞多少钱呢?数千个省级干部及其家庭一年要花费多少钱供养?数万个厅级干部及其家庭需要多少钱供养?无数的厅级局级科级干部需要多少钱来供养?全国好几百万金光闪闪的公务员需要多少财富来为他们进行全方位服务?党政机关其他几百万上千万人员呢?还有三千余万事业单位人员,还有几百万村官一千多万乡村混饭吃的人员,数千万政府雇佣的形形色色的临时工。党政机关其他几百万人难道就是省油的灯?事业单位难道就是后娘养的吗?你以为街道办事人员收入就低?街道人员月薪万元根本就很平常。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
    
     中国国民收入的大部分都被政府人员拿去了。中国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1991年为15.3%,1996年为13%,2000年下降到12%,2005年下降到11%。发达国家民众的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普遍在54%至65%之间,加上政府财政收入占40%左右,两者相加差不多是100%,能够还原成一块完整的大蛋糕。而中国的情况非常奇怪:政府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约为30%,百姓收入总额占GDP的比重却只有22%左右,两者相加只有52%,没法还原成一块完整的大蛋糕。中国国民收入这块大蛋糕为什么缺了一大块?缺的这一大块国民收入“蛋糕”,是以腐败和灰色收入的方式流进了个人腰包。
    
     中国就是一个超级二元社会,一部分相对数量很少但是绝对数量很庞大的体制人早已过上发达国家水准的生活,而其他中国人则是标准的贫穷国家的国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9507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医疗经费不足GDP6%,全世界最低”
·钟南山:中国医疗经费不足GDP的6% 全世界最低 (图)
·2013年个税拟征3815亿 增速9.2%超GDP
·前环保副部长:环保最大压力系盲目追求GDP (图)
·拒绝带毒GDP:代表委员关注支招
·信息中心:中国今年GDP增速望高于上年
·广州发布2012年GDP数据:增速高于京沪深
·中国各省2013年GDP目标 近八成省区超百分之十
·去年成都GDP破8千亿
·去年GDP:地方总和比国家数据多10%
·广东GDP达5.7万亿继续居全国首位
·因财收回落 中国教育支出首超GDP4%
·北京人均GDP达1.37万美元
·中国历时20年,实现教育投入占GDP4% (图)
·专家称京广高铁开通拉动GDP年增逾300亿元 (图)
·三一重工迁北京 或带走湖南数百亿GDP
·经济学人杂志称人均GDP增速合肥排全球第一
·习近平将主持经济工作会议 明年GDP目标7.5%? (图)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召开 明年GDP目标或定7.5%
·郑义:环境成本是带毒GDP的千万倍
·蔡慎坤: 中国GDP数字为何总是云雾缭绕?
·从GDP数字看2013年中国经济走向
·牛刀:中国实际GDP增长不到5%
·牛刀:温家宝实际GDP增长不到5%
·刘植荣:罪恶的GDP不利于稳定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入GDP等 “字母词”遭多名学者诟病 (图)
·中国必须保持高GDP增长的原因是为了消耗剩余劳动力/大宗师
·吕耿松:中国的“信访GDP”
·孑木家的GDP和WWZH(维稳账户)/距离“保八” (图)
·郁慕湛:居民收入还是没有跑赢减速的GDP
·牛刀:中国GDP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笑柄
·民生不是GDP丰满百姓很骨感
·GDP不等于生活质量/沈联涛
·不“唯GDP”不等于GDP增速越低越好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改革”不等于“瞎搞”,恶性膨胀的GDP还能狂奔到多久?/李清平
·2亿亩耕地被破坏,穷GDP折腾/熊志
·耀眼GDP后的社会底层(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