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农民举报政府违法用地难于上青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2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浙江省西北部的安吉县是一个典型的山区,该县位于浙皖两省交界处,多为崇山峻岭,森林覆盖率达到69.4%,是著名的“中国竹乡”。安吉全县辖16个乡镇(开发区),总面积为1886平方公里,地形分布为“七山一水两分田”,人口2005年为50.46万人。然而,这样一个山区小县,却在2004年制定了一个《安吉城市总体规划》:到2020年,城市人口要达到35万人,城区(规划区)的面积要达到238.81平方公里。也就是说,这个山区的70%的人口要变成城市人口,森林覆盖率达到69.4%的“中国竹乡”要建成像广西自治区首府南宁市那样大的城市(南宁目前市区建成区规模230平方公里左右,市区人口近270万)。
    
    据安吉县官方网站《安吉新闻网》据道,这个天方夜谭式的规划居然得到了同样是好大喜功的湖州市政府的批准。这个“宏伟”规划的签发人原安吉县县长劳红武后来当上了浙江省金华市市委副书记,2013年3月又提升为浙江省妇联主席。与劳红武一样,由于实施这个“宏伟”规划而升官的原安吉官员也不少。
    
    《安吉城市总体规划》给安吉老百姓带来的却是灾难。2002年,《南方周末》曾报道过《安吉县“城市化”真相》一文,当时记者经过10余天的暗访,跑了16个村庄,统计出安吉县的征地约在1万亩左右,而这1万亩土地征用时,90%没有任何批文;后来补办了近3000亩的征地指标,仍有7000亩属于非法征地。《南方周末》这篇报道发表后,安吉县政府采取的措施是抢购这份报纸,而不是反省自己的错误。2004年,更弄出这么一个劳民伤财的规划。根据这个规划,安吉县递铺镇、孝丰镇、梅溪镇等位于苕溪谷地几个镇大片耕地被毁,大量民房被夷为平地,村居被整体搬迁。农民世世代代安葬在山脚地的祖坟被刨,农民辛辛苦苦种在地里的庄稼和种在山里的树木和竹子被拔掉、砍掉。从2004年开始,安吉县政府不准农民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种东西,每年上百次派人到农民的土地上去拔苗木。农民是靠种地生活的,但安吉县政府宁肯让土地荒芜,就是不让农民去种。递铺镇荷花塘村村民叶根来种了5200多株桑树和30000多株生态林(淡竹),被政府组织的拔苗队拔得一干二净,而且屡种屡拔。为了强迫农民整体搬迁,安吉县政府不准农民缮修自家的房屋,不准农民在房前屋后搭建晒场、猪棚、鸡窝等附属设施。叶根来在自家原来的老房子上加了个屋顶,被城市行政执法局扒平,并将他水泥砖、瓦片等建筑材料砸得稀巴烂。荷花塘村另一姓董的农民因不肯整体搬迁,城管用挖土机将他家的晒场挖掉,将猪棚推平。村居被整体搬迁后,农民几代人的血汗被政府毁于一旦,新宅建成后更无法发展农业生产。八年多过去了,农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几乎陷入绝境。但是,贪官污吏和工程包头却大发横财,甚至连村干部也从中捞饱,如荷花塘村,村干部每年都由开发区发工资及奖金,而且连村官的父母都能在开发区领工资。
    
    为了实施《安吉城市总体规划》,安吉县政府在不准农民搞种植业、养殖业,不准农民在宅基地四至范围内建附属设施的同时,却充许有钱人大片毁田,在新农村规划区外搞大片开发,可以毁掉万亩粮田建永久性建筑,可以让政府官员和富人造别墅。开发商在安吉拿地简直如探囊取物:“凤凰国际”一期工程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递铺镇郎里村白湾12组100亩良田和太和山1组15亩良田;“浙江安工机械有限公司”在银湾村、赵家上村、荷花塘村马家村顺利拿到750亩良田,并在2013年1月18日开工剪彩;“剑山世纪牧场”2400亩,其中跑马场占地1000亩;“城北工业新城”6000亩;“植物园博临览区”23.6平方公里(合35400亩),等等。按“七山一水两分田”的比例算,安吉县只有20%的土地为耕地,也就是说,在1886平方公里总面积中,只有337.2平方公里是耕地,而《安吉城市总体规划》要花238.81平方公里,剩下的耕地不到100平方公里。有识之士估计,若《安吉城市总体规划》全部实现,到2020年安吉将有35万失地农民,这是一个不堪设想的后果。为了防止这个可怕后果的出现,叶根来、夏树理、沈志华、申屠大兵、齐玉好、胡冬根、翁政芳、李兴贵、陶富佳、鲍启兰等村民代表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断地向安吉县国土资源局、湖州市国土源局、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国土资源部上海督查局和国土资源部举报,上级国土资部门也每次都有公函答复,称已责令安吉县国土资源局查处,但查处的结果最多是“给予×××同志行政警告处分”,而占用、破坏耕地依然如故,以致2013年1月18日在各级国土资源部层层“督办”的情况下,占用750亩基本农田的“浙江安工机械有限公司”大模大样地开工剪彩。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叶根来等于2012年11月19日到省国土厅反映递铺镇六官村六官小区、样里小区、八一加油站对面的小区,有大量的公务员建造别墅等待出售问题后,安吉县国土资源竟回复说“经调查,我县递铺镇行政区域范围内没有叫六官村这一行政村,故我局无法调查答复与你”。
    
    六官村现在改称“安乐社区”(刚改名不久),但几百年来这里一直叫六官村,而且举报材料上清清楚楚地写明它的方位是城北开发总公司西面30余米处,只要是安吉县城(递铺镇)的人,谁都知道六官村,安吉县国土局竟拿六官村过去的叫法与现在的叫法不一致来搪塞,这不是他们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而是为了包庇那些造别墅的官员。2012年10月,叶根来等向湖州市国土局提出关于对安吉县国土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的复查申请,但湖州市国土局却以“目前正处于调查取证阶段”为由中止办理复查申请。
    
    事情过去已近半年,“调查取证”却没有任何结果。就这样,上面推到下面,下面却以种种借口,不是“无法调查”,就是“中止办理”,这就使得农民举报难于上青天。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农民举报政府违法用地难于上青天(图)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农民举报政府违法用地难于上青天(图)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农民举报政府违法用地难于上青天(图)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农民举报政府违法用地难于上青天(图)

(博讯 boxun.com)
33770623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杭州异见人士吕耿松的妻子江雪娥在北京被抓
·吕耿松:浙江村民3次告国资局胜诉却不得法律保护 (图)
·吕耿松:农妇怨:血和泪何时伴我走完上访之路? (图)
·杭州:吕耿松等被“煽颠罪”,被传唤,被抄家 (图)
·吕耿松:无锡,红色渣滓洞--黑监狱纪实 (图)
·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获释回家
·吕耿松被杭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抄家
·安吉:只许官员造别墅,不许百姓修屋顶/吕耿松
·吕耿松:朱虞夫狱中受到虐待,身体状况堪忧
·蒙冤警察申冤 吕耿松全家遭株连“被通缉” (图)
·吕耿松: 朱虞夫狱中近况:精神折磨
·王铮挺薄再度举报 吕耿松批薄遭整肃 (图)
·吕耿松:信访红色警报:浙江出台信访事项评议终结制(多图) (图)
·吕耿松:厅长接访日上访记
·吕耿松:中国的“上访GDP”
·吕耿松:浙江安吉县官商勾结制造冤狱,构陷人逍遥法外孰不可忍
·吕耿松:为民运人士网上征婚 (图)
·杭州吕耿松,刚出牢房又进大墙? (图)
·吕耿松突被传唤问及薄王事件 他抗议前单位拒绝他买房改房
·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五:向司法部控告西郊监狱/吕耿松
·申请上级责令司法局履行职责——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四/吕耿松
·党法院“做鬼不大”——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三/吕耿松
·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吕耿松
·向杭州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吕耿松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中国地方政府法制混乱亟待整顿/吕耿松
·一篇被学术垄断和学术腐败尘封了十年的文章/吕耿松
·吕耿松:十三年前致中共中央政法委、司法部、公安部、国安部的公开信
·吕耿松:中国历史上几项带有民主色彩的制度
·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对言论自由的追求/吕耿松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吕耿松
·信访红色警报:浙江出台信访事项评议终结制/吕耿松
·吕耿松:中国的“信访GDP”
·再揭杭州经济适用房黑幕/吕耿松
·《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的纠错说明/吕耿松
·致海内外朋友和国际媒体的感谢信/吕耿松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吕耿松:贺新郎 感怀——狱中寄朱虞夫先生暨诸友
·陈涌贺:吕耿松失去自由一周年随想
·吕耿松和奥运/陈永和
·中共为什么要以“煽动罪”判吕耿松?/末代公民
·中国和解智库就吕耿松被判刑致浙江党政当局公开信
·安均评:吕耿松煽动了谁?
·吕耿松煽动了谁?/张鹤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