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中生买凶杀亲:亲自开门 要求碎尸后再给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2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5月12日凌晨,河南省周口市发生一起杀人案,周口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天峰和女儿高玮艺在家中被杀。警方随后查明,高天峰的儿子高炜晟涉嫌雇凶杀人。
    
      据高炜晟供述,从今年2月起,他开始在网上联系杀手,杀他父母和姐姐。
    
      在周围人眼中,这个18岁高三男生随和、幽默,喜欢打篮球和网游,和其他同龄人无异。雇凶理由困扰着高炜晟的亲友。
    
      但高炜晟很早就在网络上诉说自己心理有“阴暗面”。这个被家庭宠爱的男生,由于超生,从小东躲西藏,隐瞒身份,为此他抱怨父母的“无情”。由于家庭对其学业上较高的期望值,高炜晟多次向同学表示“不堪压力”。
    
      “我也经常幻想杀人,也喜欢在夜里游荡,我怕黑,又害怕寂寞,但我总有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想法,我恨世界,我想把它洗干净……”
    
      去年4月,高炜晟曾经在阴暗吧里发帖,这样描述自己的内心。
    
      一年多后,今年5月12日凌晨,这个自称“幻想杀人”的大男生涉嫌雇凶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
    
      第二天,面对询问,高炜晟也有些困惑。高说,不知道当时为何会有杀死至亲的想法,他明明知道父母和姐姐都很疼他,并且自己也很喜欢他们。
    
      这同样是困扰警方和高炜晟亲友的问题。人性的阴暗往往超出想象。对于这个问题或许难以有准确答案。我们能够看到的,是这18岁少年成长历程中留下的点滴异样的痕迹。
    

  5月12日零点30分
    

  深夜引杀手入门
    
      两名杀手在对高炜晟的父亲、姐姐行凶时,高炜晟躲在自己房中,没有出声
    
      5月11日深夜。周口市荣华小区一栋联排别墅。
    
      高三学生高炜晟一家四口住在这里。这是个富裕的公务员家庭,父亲高天峰现任周口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炜晟的母亲也是当地公务员。姐姐高玮艺待业在家。此时,信佛的高母外出拜佛,只剩父子三个在家。
    
      零点30分,高炜晟打开了死亡之门。
    
      他将一楼防盗门打开,杀手吴强、张某被他带入储藏室。他给了他们一把菜刀和一把水果刀。随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父女熟睡之前,吴强给高炜晟发了一条短信询问是否上楼,他回复“再等等”。
    
      1点30分吴强、张某赤脚上了二楼,来到高天峰的房门口。开门的瞬间,高天峰惊醒,问是谁。
    
      据张某向警方供述,他看到高父已醒,有些退缩,吴强上前推开房门并开灯,冲上去拿甩棍击打高天峰,张某也上前用水果刀乱刺、乱打。
    
      这时,另一个房间的高玮艺听到声音出来,吴强过去用甩棍将她打倒,并用水果刀刺她的前胸。
    
      这场打斗持续了15分钟。
    
      一系列血腥的混乱发生时,高炜晟呆在自己的房间内,没有出现。他在后来的讯问中说,“我躲在门后,很害怕”。客厅里嘈杂的打斗声停止了。吴强打电话叫高炜晟出来付雇凶的钱。
    
      打开卧室门,高炜晟看到父亲和姐姐倒在地上,地板上到处是凌乱的血脚印,墙上有喷溅状鲜血。
    
      警方内部人士透露,案发次日,高炜晟接受讯问时说,自己看到这一幕,突然感到无助和害怕,“像是做了一个梦。”
    
      高炜晟迟疑了一下,提出让吴、张二人清理房间。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高炜晟要求杀手碎尸、清理现场后才能拿钱。
    
      但是来不及了,高家养的藏獒在打斗期间一直狂吠,已有邻居开灯。吴强和张某按高炜晟的指点,翻出9万元现金和十几件玉器后匆匆逃走。
    
      接到邻居报警,警方很快到达现场,并将家里“幸存”的男孩带走。一位曾到过凶案现场的刑警说,惨状让从业多年的他也觉得“惨不忍睹”。
    
      杀人和死亡,对于高炜晟而言,此前只出现在他经常玩的网络游戏“剑网3”中。游戏的背景是唐代的长安。玩家们在江湖中不断杀人或者被杀。常有玩家因为不忿被无故杀害或是追杀,就在游戏里的悬赏榜发帖“买凶”。
    
      但高炜晟将网上的买凶搬到了现实。
    

  5月11日晚7点多
    

  最后的晚餐
    
      高炜晟多次在网上买凶,但均被骗;联系上杀手吴强后,高数次催促其杀害自己亲人
    
      由于母亲外出,凶案前的晚餐,一家三口是在外面饭店吃的。平时周末一家人相聚很少出外聚餐。高炜晟常常会对同学说,妈妈会做大鱼大肉等着他回去。
    
      高炜晟并不认为家人对自己不好。他常常会提起母亲和姐姐。
    
      他在吃饭时候的心思没有人了解。警方内部人士透露,吃完饭,高炜晟让父亲和姐姐先回家,他去见吴强和张某,并给他们指认了自家的具体位置和父亲、姐姐的房间。这是雇凶者和两名杀手第一次聚齐,此前高炜晟只见过吴强。
    
      高炜晟在现实中的买凶并不顺利。
    
      据高供述,今年2月以来,他在网上联系了几个“杀手”打算杀死家人,都是付了定金但对方没来。频频上当的高炜晟一度想放弃。今年4月,他偶然看到了吴强2月发的帖子。
    
      25岁的广西人吴强没有正当职业,欠下很多赌债。他说,快要被讨债的人逼疯。在这个和“杀手”相关的帖子中,吴强称:只要给足够的钱,什么都能做。
    
      16岁少年张某也是通过这个帖子联系上了吴强,张某在河南登封某武校读书,他说希望一起做事,并称吴为“师父”。
    
      在网上,高炜晟加吴强为好友。他说自己体重240斤,吴强叫他“胖子”,两人聊得“十分投机”。但当高炜晟提出杀掉自己的父母和姐姐时,吴强还是吃了一惊。
    
      据警方人士介绍,吴强说,刚开始他不太同意,但高炜晟不断说自己在家就“像狗一样”,家人总是虐待他。说得多了,吴强也开始觉得高的家人确实可恶,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高炜晟跟吴强商议好的价格是60万元,平均杀一人20万元。高炜晟说,酬金要杀死他家人后在家里找。他家有钱,放在哪里他都知道。之后高数次给吴提供路费,要求他赶来杀人。
    
      5月9日,高炜晟再次给吴强提供了600元路费,吴强坐上火车赶到漯河见到高炜晟,高已买好作案用的衣服、手套和帽子。
    
      几个月来,高炜晟紧张地策划着雇凶,周围的同学并未看出他有异常。
    
      他还在按着正常的轨迹在策划未来。5月9日中午,高炜晟与一位好友约在学校附近的网吧打网游,他写了一份开奶茶店的计划书给这位好友。此前他们曾商量一起开店,不再依靠家里。
    
      这位好友问他,如果不上学,家里能同意吗?高炜晟说,家里不怎么管他,他只要坚持不上学,他爸也没办法。
    
      5月10日晚7点,高炜晟到漯河另一所高中向一位女同学借400元。他说要请一个朋友吃饭。此前几小时,高炜晟已与吴强见过面,据分析,借钱很可能就是请吴强吃饭。
    
      第二天,另一名杀手张某从登封赶到漯河,第一次见到“师父”吴强,两人先赶去周口。随后,高炜晟和姐姐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高中生买凶杀亲:亲自开门 要求碎尸后再给钱
    
    高中生买凶杀亲:亲自开门 要求碎尸后再给钱


    
      5月14日,警方在案发小区外张贴的告示,称案件正在调查,禁止其他人进入小区。
    
    高中生买凶杀亲:亲自开门 要求碎尸后再给钱


    
      5月18日,警方带着涉嫌杀人的吴强指认现场录像截图。
    

  5月11日下午4点多
    

  回家
    
      高炜晟是家里的宠儿,但却因超生从小东躲西藏以隐瞒身份,他为此怨恨父母“无情”。
    
      警方一位内部人士说,对于另外两名疑犯的杀人动机他都能理解,但对于高炜晟,他在了解案情后,心情很难平息。他认为,高考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以及高炜晟童年的生长环境等,这诸多因素之下,造成高炜晟个人人格出现分裂。
    
      从漯河到周口有80公里,走高速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每两周高炜晟都会坐大巴车回家,28岁的姐姐高玮艺都会陪在他身边。
    
      高玮艺是个身材高挑,温柔寡言的女孩。今年年初,她来到漯河陪高炜晟读书。高去网吧打游戏,她会坐在旁边陪着上网。
    
      高炜晟在家里深受宠爱和重视。但他的童年算不得愉快。
    
      高炜晟的姑父说,高炜晟是高天峰夫妻超生的。周口计生政策很严,公职人员若被发现超生,直接开除。高天峰当时是一个乡镇上的负责人。为了不让人发现,高炜晟从小东躲西藏,甚至托付给远亲抚养。一家四口团聚,只是近十年的事。
    
      随着高天峰一路升迁,从农场场长、镇长、镇委书记再到2004年升任鹿邑县法院院长,若被发现违反计划生育,会被一票否决。因此,隐瞒自己的身份成为高炜晟从小就牢记的事。
    
      高炜晟的一位同学说,只要父母打来电话,高炜晟就显得异常小心,细声细语地说话。有一次同学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怕父母?高炜晟说,自己小时候不愿去亲戚家住,但父母很“无情”,强制送走他。
    
      直到案发,鹿邑县许多同事都不知道高天峰有个这么大的儿子,感叹他保密工作做得好。周口一位记者说,三四年前,有人举报高天峰超生,并有照片等证据,但高天峰平息了此事。
    
      高炜晟的同学们也没人知道他父亲是法官。他告诉初中的同学说父亲是房地产商,或者父亲做操盘手。他对高中同学则说,父母一直在家闲着,无所事事。
    
      高天峰是农村出身,全凭自己的努力干到副处级法官。熟悉高天峰的河南律师常岩说,高做事很谨慎,一丝不苟。
    
      这样一个谨慎的官员冒着仕途风险超生,自然对儿子抱有颇高期望。和高家关系密切的朋友都知道,高天峰对高炜晟期望很高,他想让儿子自己奋斗,靠考取好大学谋前途。
    
      从初中开始,高玮艺就帮弟弟辅导功课,还会给他布置家庭作业,完不成就不能出去玩。
    
      有初中同学记得,高炜晟即使是出来玩,高父也会规定时间,从来没有看到他晚上7点后还在外面玩。大家一起玩的时候,只要家人来电话,高炜晟会立刻返家。
    
      高炜晟也多次和朋友抱怨,家里想让他考一个好大学,但他感觉自己办不到。
    

  5月11日中午12点多
    

  不尽兴的篮球赛
    
      打篮球、玩网游是高炜晟两个最大的爱好,但离开球场和网吧,他面临着高考的重压
    
      5月11日中午,高炜晟与同学打了一会儿篮球才离开学校。
    
      当时,三四个男生在打半场球,穿格子衬衣的高炜晟中途加了进来,但只进了两个球,同学们都没打尽兴,他就说下午要回家,先走了。
    
      这个体重200多斤,身高1.83米的胖男生是学校篮球场上的干将。他投球很准,曾跟同学们演示,三分线内起跳投球,20投能进15球。
    
      “高胖”是同学们对高炜晟的称唿,这个外号从初中一直叫到高中。他们有时也会叫他“胖子”。高炜晟性格随和,不要说叫外号,“就算开再大的玩笑,他也不会生气。”
    
      18岁的高炜晟就读于漯河一中高三文科班,他“在班里并不显眼”,成绩不太好,从没与同学起过争执。
    
      他常说,做人要低调,不能露富,但同学们都知道高的家境不错。他花钱大手大脚,对同学也很慷慨。
    
      他的初中同学回忆,高炜晟初三平均一周能花2000元,多数花在网络游戏里买装备,找代练,他也常给一起打网游的同学充值。
    
      和同龄的男生一样,高炜晟也有心仪的女孩,经济优势让他采取“食品攻势”。他常给喜欢的女生买零食。
    
      打篮球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几乎每天放学都会打,就算课间休息十分钟,也会跟同学打一会。最近临近高考,球场上高三学生不太多,但高炜晟是其中一个。
    
      除了篮球,高炜晟另一个爱好就是网络游戏。即使临近高考,高炜晟也会常到网吧打网游。
    
      高炜晟最近不止跟一个同学提过,他不想参加高考,不想上大学,他希望高中一毕业就去做生意。
    
      但对高炜晟期望甚高的家人并不这么想,他们对他的高考给予全力支持,高玮艺也赶到漯河陪读。
    
      5月11日,高炜晟向班主任张老师请假离校。他说肠胃不好,想回家检查一下。张老师当时没有批准。
    
      中午12点13分,高玮艺打来电话帮弟弟请假,张老师这才同意。
    
      这一次离开,高炜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路过篮球场,他跑进去打了他在高中的最后一场篮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61920015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高中生雇凶杀亲续:曾多次买凶受骗 (图)
·湖南资兴市所有高中生今春免学费上学
·上海“二会”已闭幕,曾有在校高中生到会场上访
·福建高中生骑摩托撞死行人 发微博说“笑死人”
·深圳一高中生赌球一周输80万
·合肥正规药店销售“迷魂药”给17岁高中生 (图)
·浙江高中生将可选修大学课程 学分可获高校认定
·浙江:高中生选修大学课程所获学分高校可认定
·高中生煤气中毒未上学 老师家访救回一家三口 (图)
·莫言作品收入中学教材 高中生消化不了?
·高中生欲出国留学绝食逼父母出钱
·湖北34名高中生参加奥赛 遇车祸多人死伤
·高中生强奸房东14岁女儿获刑3年半
·高中生“谈话死”案开庭 校方被指隐瞒真相
·高中生谈话死案开庭 班主任被控过失致人死亡罪
·高中生因补课与父亲吵架 赌气跳河溺亡
·黑龙江佳木斯否认高中生文章被选作中考试题
·信阳秘密为国务院从高中生中选服务员 网友:选妃 (图)
·校车条例未将高中生纳入校车服务对象范围
·看 营口法院颠倒黑白,残害高中生/王素娥 (图)
·一名女高中生遭遇老师强暴后被关进监狱
·读者来信:格杀勿论是良心---一个高中生的遭遇
·一个高中生的遭遇:是警察还是土匪毁了他一家?
·高中生习作被当成古文”,诠释了怎样的尴尬真相?
·新密高中生以死相谏 大人不能再无耻了/南风
·“高中生考公务员”引发腐败想象/王石川
·武文建:是谁打死了19岁的高中生?
·一个高中生给博讯来稿:红与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