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内地历史月刊《炎黄春秋》最新一期刊登一则「道歉广告」,山东一名已逾花甲的退休干部,为当年文化大革命中身为「红卫兵」犯下的错误道歉。他说自己曾经批斗、抄家和骚扰过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虽是受大环境影响,但「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虽然受害人多已去世,他仍要刊登广告,解开自己心结。

      
    「道歉广告」刊于当期杂志第83页,刘在200余字的广告中,点名向老师、同学和邻居以及家属「诚恳道歉,冀恕前愆」,「垂老之年沉痛反思,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炎黄春秋》还公布了刘伯勤的来信摘要内容,称自己「年幼无知,受人蛊惑」,曾参与抄家、殴打和恶作剧,「自文革后期以来,已当面向其中部分当事人道了歉,承蒙他们宽宏大量,获得了谅解」。但还有一些人无法联系或已经过世,随年岁增长,对文革罪恶认识更深,「当年过错时时萦绕心怀,不得安宁」。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南方都市报》报道,61岁的刘伯勤,退休前任济南市文化局文物处处长。文革初年,他就读于山东省济南一中初一,家住省政协大院。他忆述,自己小时比较顽皮,觉得搞文革不用上课很开心。他参与批斗学校的「牛鬼蛇神」,包括教导主任李昌义、老师毕德质等人。当时学生排队轮流用手打、用言语侮辱李主任,他还向李吐口水,逼毕老师唱《牛鬼蛇神之歌》。胡熹和老师是教图画课,红卫兵硬说他的画含「反动标语」,是「大毒草」(反动文艺作品),刘伯勤最多在一幅画中「找出」36条反动标语。
    

  抄同学家反被抄家
      
    刘伯勤还参与抄两名同学张念泉和韩桂英的家。张和刘本是好友,「我当时心里很尴尬,」刘回忆,张不敢反抗,「当时报纸上说,阶级敌人,藏得很深。他家是平房,我们就拿棍子敲地,硬说地下有洞。」红卫兵怀疑地下埋了枪、电台,挖了半米深的洞,直到没有力气,才不了了之。
      
    在女同学韩桂英家,他们发现了32张蒋介石相片,即时定罪「反革命」,家中藏有200元人民币也被抄走。「那时候一个月工资三四十元,200块相当于五个月的纯工资……可能是韩桂英家一辈子的积蓄,就这样被没收了」。
      
    刘伯勤还曾戏弄政协民主人士,在半夜点燃鞭炮扔入人家窗户,将厨房的盐、油、醋等调料全倒在一起。后来,刘的父亲也被指「有历史问题」「是叛徒」,自己家也被抄,令他开始反思。文革后,刘为高考请教老师,曾当面向老师道歉,他也与同学提过此事,但仍觉心结未解,才决定刊登广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2286109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重庆红卫兵墓园清明节开放 埋葬数百武斗遇难者 (图)
·莫言自称有罪:当过红卫兵 为前途让妻子流产
·微博“大字报”揭丑运动 引发网络红卫兵忧惧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宋永毅
·薄熙来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宋永毅评薄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图)
·王容芬:研究红卫兵让我们看清恐怖与暴力的根源
·北京红歌会:“毛泽东”、红卫兵现身 (图)
·四十四年后,终于有红卫兵公开道歉了/南方周末(图)
·历史上的今天:红卫兵大串连(图)
·孔子墓蒙难记:红卫兵小将捣毁中华文化命脉
·“红卫兵大使”改做“人大发言人”:李肇星狂语录
·蒯大富:一个“红卫兵领袖”向普通人序列回归 (图)
·重庆红卫兵墓园列入文物保护单位
·解龙将军:不要把毛泽东的强奸推给红卫兵
·我对大学生“红卫兵照”的一点思考/大漠鱼
·老红卫兵为什么没有忏悔?/仲维光
·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刘自立
·重庆那片红卫兵墓……/毛牧青(图)
·凭什么要红卫兵先道歉?/西风独自凉
·没有范跑跑,就有红卫兵/西风独自凉
·假如我是红卫兵/西风独自凉
·“红卫兵”为什么奉行暴力/王铮
·亲历毛泽东西郊机场接见红卫兵/梅桑榆
·为什么红卫兵从不忏悔/金汕(图)
·文革ABC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红卫兵墓地里发给薄书记的红色短信/吴祚来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如果红卫兵砸烂了圆明园兽首,爱国贼向谁哭诉?
·红卫兵运动兴起亲历记/刘晋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
·全面认识文革中的"红卫兵"/陈益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