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浪独家对话曾成杰女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6日 转载)
     曾珊上大一前,她的父亲曾成杰,作为三馆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08年那场湘西州爆发的震惊全国的高息非法集资群案中被捕,法院认定曾成杰犯有非法集资诈骗案,判死刑。如今,她大学毕业,五年间,她一边求学,一边多次奔波于京湘两地,每天通过微博呼吁“刀下留人”。最终,这个24岁的女孩并没有如愿的得到父亲改判的消息,听到的却是执行死刑的噩耗。
      7月14日中午,新浪网对话曾珊,讲述她对父亲曾成杰案的看法。
       新浪网:是什么时候听到的父亲被执行死刑的消息的?

      曾珊:我是7月12日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听到消息说爸爸的死刑执行了,当时一下子就懵了,觉得不可能。我和哥哥不断的猜想否定,是不是我们听错了?或者是对方听错了?那天晚上一直都没睡觉,盼着赶紧天亮去核实这个消息。等到7月14日早上,我们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看到布告的时候,才知道爸爸死刑真的执行了。没想到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还盼望着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在监狱的门口接爸爸回家,然后一家人团团圆圆。
      新浪网:此前有听到什么风声吗?
      曾珊: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我们还一直认为还在最高院做核准。7月6日的时候,还组织了一场法学专家研讨会来讨论爸爸案子该不该判死刑。这期间,还给最高院刑二庭的法官写信,把我爸爸案子的情况说明发给他。
      7月13日我看三湘都市报的报道说,死刑核准是6月14日下来的,那天我还见到了那个法官,他当时告诉我,“会对我爸爸案卷的所有内容进行严格审查。会秉公执法,查清所有证据和事实,还说如果收到湖南那边的压力,早就核准死刑了。并说周强是院长,不干涉下面法官判案,所以不会受他影响。”因为先前有吴英,包括法学专家都认为爸爸罪不至死,网上也都在呼吁经济案犯不应该处以死刑,所以我一直觉得爸爸的案子是有希望被最高院驳回重审的。
      新浪网:你一直在微博上伸冤,你认为父亲的案子冤在哪里?
      曾珊:爸爸被抓的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家里人也很少让我参与大人的事,也不懂爸爸的案子具体是怎么回事。那时候,我就是觉得很奇怪,爸爸一直勤勤恳恳的工作,每天特别辛苦忙碌,怎么就犯了法?后来,因为爸爸被抓了之后,给我和哥哥寄出了很多材料,我也去找律师咨询学习,开始渐渐明白了爸爸的冤情。
      按照法律规定,非法集资诈骗罪应该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财产据为己有 的行为,但我爸爸从来没有挥霍融资款,也没有将融资款从事非法活动。爸爸的公司在吉首是规模很大的房地产公司,但我们家的生活一直很简单,相对比吉首其他老板动辄几百万的车来说,爸爸只开一辆普通的三菱越野车。我记得我姐姐曾经买过一辆奔驰车,被爸爸痛骂了一顿,就把这辆车放在公司使用,后来这辆车出车祸报废之后,保险赔付的60万也都用来偿还集资款了。虽然爸爸也有成立其他项目的事实,但这些在公司的相关宣传材料中都有说明,并没有隐瞒,吉首的百姓也大多清楚,三馆公司在外地有投资项目。
      而且判决书上说我爸爸的公司资不抵债也不是事实。当时出现危机,是因为参与集资的州政府官员开始撤资,老百姓感到恐慌,纷纷到公司要求撤款,也就是发生了最可怕的 “挤兑”风波。所以公司才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律师曾经算过一笔账,即使根据湖南省政府不公正的会计鉴定,三馆公司的集资额累积34亿多,但是除去已退集资本金16.8亿,支付的集资利息9.4亿元,支付的集资奖励1.2亿元,三馆公司实际可以使用的融资总额是7.1亿元,而三馆公司实际投资总额为7.7亿元,即实际投入的资金大于可以使用的融资5,784万元。因此,爸爸不但没有挥霍融资款,还另行投入5784万元。
      根据政府工作组当时认可的资产评估,我爸爸公司的资产价值是23.8亿。如果按照当地政府民间融资只付本金、并追回利息和集资奖励资金的政策,公司融资债务本金只有7.1亿元,资产大于债务16亿多元。如果按照融资合同约定的高息和融资奖励,公司债务是18亿多元,资产仍然大于债务5亿多元。
      所以我爸爸在被关押之后,一直都坚信自己的公司可以运转下去,不至于资不抵债。他也多次告诉我们,“我很快就可以出来的。”
      当时我们集资是在政府的支持下进行的。我记得公司成立时,由州政府的主要领导组成了“三馆开发领导小组”,“三馆指挥部”与三馆公司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现场办公,我们的融资合同都进行了公证。当时,政府的‘三馆指挥部’还会现场解答群众的疑问。
      其实我们家要是真的想诈骗集资款的话,就都办移民了, 2004年项目开始,完全有足够的钱和时间,但是我们没有,我爸爸想的都是怎么把这个项目做好。
      新浪网:这几年你一直在到处为父亲伸冤,都做过哪些的努力?希望形成什么样的效果呢?
      曾珊:这几年,我不断的到北京找媒体,找专家,包括找最高院的法官,向他们说明我爸爸这个案子的情况。后来他们告诉我可以在微博上呼吁,我就开了微博,把爸爸从看守所寄出来的材料贴在微博上。我一直都希望能有正义的记者和专家能来支持我爸爸,包括希望社会大众能像支持吴英那样支持我爸爸,因为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可惜,我都还没有做到的时候,爸爸就没了。
      新浪网 : 你在微博上讲今年五月的时候律师见到过一次父亲,当时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
      曾珊:王律师五月份的时候去看守所会见了我父亲,没想到是最后一别!王律师说,最后一次见他,脚镣和手铐之间有条50公分的链子,一天24小时只能弓着腰。问其原因,说是又上当了。一个管教干部故意激怒他,发生了口角,结果被大拷伺候了一番,并威胁要被整死,逼迫写检查,承认打管教干部。无奈,只好写了。得到检查后,领导发话,这就是我们要求最高法院马上判你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曾成杰当时怀疑这是个陷进,但还是痴情的相信法律会给他公正的判决,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新浪网:现在微博上都在讨论关于你父亲死刑执行程序的问题,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曾珊:这个是我非常气愤的,我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底线。按照报道所说的,6月14日核准结果就下来了,但直到7月12日法院都没有正式通知我们,致使我们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长沙中院的这种做法,直接剥夺了我父亲的临终告别权和我们的临终会面权,对这种不人道的行为我无法接受。
      新浪网:接下来的你有什么打算?
      曾珊:接下来我一定要为爸爸讨回公道,绝不能让他平白受冤而死。之前,我们一直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但现在我真的很失望,现在这样的法律制度下,爸爸死刑核准到执行,我们最亲近的家属竟然都没有收到通知,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7月14日中午在我父亲执行死刑两天后才接到长沙中院的死刑执行通知。邮寄邮戳时间是7月13日,签发时间是爸爸被执行死刑的12日。我真的不知道人道在哪里?公正在哪里? (博讯 boxun.com)
39614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死刑犯曾成杰:从“辉煌传奇”到“罪大恶极” (图)
·曾成杰的最后46天:手铐脚镣被50公分绳子连起 (图)
·曾成杰之女领到父亲骨灰
·曾成杰的最后46天
·曾成杰案程序生疑 资产“未判先卖”再起波澜 (图)
·曾成杰之子:父亲获死刑后一直未能获准会面 (图)
·湖南高院:曾成杰被处决当日法院已贴布告
·曾成杰女儿:如能见父亲想说追回资产还百姓钱 (图)
·曾成杰获死刑因不顾自身偿还能力以高额利息集资
·曾成杰之女否认向长沙中级法院道歉,撤销相关微博 (图)
·人民法院报解释曾成杰案:曾的罪行极其严重 (图)
·湖南高院:曾成杰死刑执行当日已公告
·人民法院报比较曾成杰案与吴英案区别 (图)
·曾成杰集资诈骗案二审辩护词/王少光 (图)
·被死刑的曾成杰遗书曝光:监禁受虐、透露案情 (图)
·长沙中院称曾成杰未提要会见亲属 媒体质疑
·长沙中院与曾成杰女儿互相道歉 (图)
·曾成杰死刑家属未获通知 长沙中院陷入舆论风波 (图)
·比吴英冤:未通知家人,湘西企业家曾成杰被执行死刑 (图)
·湘西集资案,死刑犯曾成杰之女:救救我爸
·曾成杰的辩护人王少光律师紧急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