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司马南戳穿王林“大师”骗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2日 转载)
    
    来源:凯风网·凯风访谈
    
    博讯编辑按:转载本文只起到传递信息作用,本文观点并不代表博讯观点。
    
    司马南揭穿王林“大师”的拙劣骗局
    司马南戳穿王林“大师”骗局

    本期嘉宾:司马南,1956年生,著名主持人、独立学者、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北京交大、中国政法大学、西安交大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兼职教授。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凯风访谈》,我是主持人李元。日前网络有爆料称,马云、赵薇、李连杰等社会名流前往江西省芦溪县拜访一位所谓的“气功大师”,这位“气功大师”名叫王林,传说他可以空杯来酒、空盆取蛇、徒手断钢筋,还可以隔空题字,这件事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今天,我们就此事来问一下司马南老师有什么意见。司马南老师你好!  
      
    【司马南】你好!
      
    【主持人】刚才说的这个新闻,我想您一定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司马南】我关注了。
      
    【主持人】这件事情我看到后,心里有两个问题:一、王林是何许人也?二、马云这群人为什么要去拜访这样一位所谓的“气功大师”?
      
    【司马南】王林就是一个在江湖上已经从事这类表演、这类活动很多年的一个人,算不上“大师”,但是因为有马云、赵薇这样一些人的推介,他有可能成长为“大师”。第二个问题,马云为什么要去?马云自己有个解答,他的回答你看了吗?
      
    【主持人】我在网络上看到了,他说:“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来自以为是的判断世界”,要“永葆好奇”。
      
    【司马南】我觉得他说的不错。第一,科学的确是有限的;第二,用有限的科学知识来判断世界的确是不够的;第三,科学是要发展的。但是,我们要补充一点,那就是有人以科学有限为借口,用鬼神迷信这种巫术的思维来替代科学思维,以这种巫术的表演来替代科学实验也是不对的。我不知道假如马云坐在我对面的话,是不是接受我的这个意见。马云是个成熟的企业家,是个成功的企业家,是个在中国互联网界,在世界上都有影响的那样一个人。阿里巴巴去年已经搞到了一万亿,这样一个规模说明什么?说明他是财界英雄,所以福布斯把马云作为封面人物,中国企业家第一个上福布斯封面的人物,这是有道理的。
      
    马云1997年才开始出道,原来就是个大学老师,他的确创造了一个时代,或者说时代创造了马云,连我们今天那种高性能的计算,那种新的名词都叫云计算,所以马云他自己感觉是非常好的。马云也是极端聪明,他对很多事情有超强的判断力,有敏锐的直觉,但是非常遗憾,马云在对待神秘现象方面,我觉得他可能判断上或者理解上有那么一点问题,但并不等于他表达有问题,马云表达是极其流畅的。马云说,保持对未知的探索,保持欣喜,保持好奇,即便那都是魔术和骗术,那挑战背后的奥秘也是充满了乐趣。
      
    【主持人】也想去看一看。
      
    【司马南】这是他的回答,应当说这个回答是不错的。马云如果不去做企业经营,他去做新闻评论,做发言人,做一个媒体人物,我觉得他是称职的,因为话里面充满了技巧。但是话的后边马云的行动,才是问题的真意。马云的行动是他对王林这样低级、拙劣的、严新、张宏堡之类“大师”都不屑于表演的、这种低级粗俗形式的江湖迷信依然充满乐趣,说明马云对这个问题的鉴别能力不高。第二,马云不断地对王林这样的事充满乐趣,而且原来我曾经在你们《凯风访谈》一期节目当中专门谈到的,马云对李一道长的明晃晃、赤裸裸、真真正正的骗子也缺少辨识能力。他曾经跑到缙云山去拜李一道长,李一道长说那是我的徒弟,马云没有更正说自己是不是徒弟,但马云到李一道长那地方学道是真的,李一道长懂什么道呢?李一道长只懂得骗。
      
    所以马云在对待这类神秘现象方面,所表现出来的顽强的兴趣与好奇,以及他作为公众人物,他在引领社会风潮方面所起的有点怪的一种作用,使我们不得不对马云那些委婉的,婉转的,甚至完美的说法打一个问号。马云可能对这个问题确实缺少判断力,他在最完美的语言表示当中依然流露出对这个问题确实认识不清楚。比方说他这次在回答记者问的时候,有一句大家认为太经典的话我恰恰认为有毛病,他说“沉湎于信仰、缺失信仰都是迷信”。这话听起来很哲理,其实没什么哲理。沉湎于信仰或没有信仰都是迷信?我没有信仰怎么叫迷信?我是无神论者,这怎么能叫迷信呢?
      
    【主持人】这就是个逻辑错误。
      
    【司马南】沉湎于信仰,你可以说他迷信,但是我没有信仰怎么叫迷信呢?但是马云并不是这个说法的直接发明人,因为在中国今天的知识界,盛行一种貌似深刻的理论,说中国悲剧很多、不幸很多,是因为中国人没有信仰。他们把中国今天社会在转轨变形当中的种种不幸、负面,比方说贪赃枉法、搀杂持假、餐桌不安全、社会上大街上发生的老太太倒了没人敢扶等等这种事情,统统归之于中国人没有信仰。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深刻,但其实这话完全不符合事实,因为这个话后边跟着有一种……基督教的家庭教会,有一个姓“阮”的牧师,他说中国五千年来充满了悲剧,因为不信上帝!原本中国文化是上帝文化的一部分,因为中国人不信上帝,所以才有今天这样的悲剧。讲起来貌似深刻,自己站到道德高地,信上帝社会就完美了?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我们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很丰富、很完美,我们不需要你这个东西。所以马云貌似深刻的说法,其实也不过是拾人家洋教主的一个牙慧而已,是貌似深刻的肤浅的见解,完全不符合客观事实。马云这次就靠这个东西来为自己去看那些“大师”的表演做辩护,这种辩护非但无力而且暴露了马云对这个问题认识上不清楚,我认识马云,见过面的,吃过饭的,聊过天的,你知道马云向我请教一些什么问题吗?
      
    【主持人】请教什么问题?
      
    【司马南】因为过去多少年来,在江湖上我灭了那么多“大师”,拆穿了那么多骗局,马云确实对这类问题感兴趣,他不是说“司马南你揭穿那个事我支持”,他说“司马南你说那些都是假的,有没有真的?”当时在场还有王石。我用跟马云打交道的直接经验告诉你,这我是第一次跟媒体说,马云在这个问题上的的确确是脑子不清楚,而且对这些表现出超常的好奇之心,缺少理性思维。
      
    【主持人】这种好奇心是缺乏理性思考的。
      
    【司马南】不是。如果说一个平常人,对这事只有好奇心而没有科学分析那正常,但是马云什么人?公众人物,财富英雄,年轻人的偶像,马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能够引发社会对他的特别关注。马云对这个问题有这样肤浅的认识,我说他肤浅过分吗?媒体对他有这么多的批评之后,马云还在用貌似哲理的语言来给自己打圆场,这是用一种不承认的态度来为自己幼稚的行为做辩解。马云必须谨慎,因为你是公众人物,你对李一和王林这样的骗子的追捧,对一些年轻人来说是误导,这绝不是功劳,绝不是值得夸耀的。
      
    【主持人】其实就像您刚才说的,现在的媒体对马云这个行为也有很多报道,我发现媒体的态度还是比较理性的,很多媒体对这个事情是这样评价的,说马云、赵薇、李连杰这次拜访颇具娱乐精神。
      
    【司马南】什么事都可以说娱乐精神?斯诺登那样的事情我们可以说是娱乐精神,美国全球追杀斯诺登我们可以说娱乐精神,所有都披露了美国在侦听全世界,包括侦听朋友的问题上下最大的气力,这样的丑闻也是娱乐精神我们今天的媒体把一切都说成是娱乐,但是娱乐之后细细的想一想,笑的起来吗?真的都是娱乐吗?如果说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娱乐,我倒觉得也不错,但这个娱乐也是一种反差,一种对比。我对我们今天媒体从娱乐角度做一切这种做法向来不屑,我不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拿来娱乐,娱乐精神不是说把一切都解构,使之残酷、血腥,使之质感荡然无存,有的时候是关乎性命、关乎国家根本、关乎生存的,那怎么叫娱乐呢?马云这事同样不是娱乐。你马云可以当个乐,但是对那些年轻孩子们的引导来说,这不是个乐,这可能是个悲剧。
      
    【主持人】对那些崇拜马云的人。
     
    【司马南】对,这可能是个悲剧。
      
    【主持人】其实这个事情我有一点很好奇,据说王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出道了,20多年之后他的那些骗术其实早已经被证明都是彻头彻尾的把戏,为什么现在依然能够吸引这么多名人去拜访?
      
    【司马南】这是个老问题,也是个新问题,老问题就是老有人问,新问题就是刚刚又发生一件事。一个骗子他能够不沉下去,从主观方面来说靠他自己不断地努力,脸皮够厚,不断地翻新手法,不断抓住周围人性的弱点,但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也依靠别人心理上对这种神秘现象有某种需求。所以像王林这样的事情,多少年前在严新、张宏堡那样一些“大师”横行天下的时候,王林在边边角角拿着空盆表演玩蛇的魔术,弄一张纸上边站个人提两桶水都挺粗陋的表演,我觉得连中学生都可以拆破这种表演,但是这么拙劣的骗术还有人不断去信,说明什么呢?说明在这个世界上,再愚蠢的人总有比他更愚蠢的人去崇拜他。
      
    【主持人】总是有这样一些人。
      
    【司马南】这是一个西方的哲言,说这个人愚蠢,但是再愚蠢的人总有比他更愚蠢的人去崇拜他,也说明骗子遇到傻子这种悲剧是不会绝迹的。
      
    【主持人】我有一个疑问,他当时出道的时候其实您也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当时您有注意到这个人吗?
      
    【司马南】当时我知道这个人,但是零零星星一闪而过,因为那是个“大师”层出不穷的年代,20多年前,30年前那个时候“大师”太多了,那会儿我在北京主要揭穿一些在全国有影响的“大师”。
      
    【主持人】他都排不上号。
     
    【司马南】就连李洪志,当年他也不入我的法眼,他后来说我不揭露他。不是我不揭露他,我不知道他呀。我第一本书揭穿的主要是张宏堡,后来我揭穿主要是张香玉,严新,沈昌等等这样一些“大师”,我一本书是专门揭露胡万林。像王林这种小妖小道,不入序列的这种“大师”你看不着他,他在南方某省一个角落里抓蛇玩呢,给人捏捏膀子,治治病……这表演你跟严新、张宏堡这样一些“国家级大师”的表演实在差得太多了,所以现在我们把王林作为一个研究对象,是因为马云把他当作神奇的表演,这些我都觉得太原始,太粗陋,也太不“谨慎”了,拿一根筷子断了那明明是半截,半截藏在那儿把那根整的扔了,不懂魔术的方舟子都看出来了。
      
    我们现在说王林的这种表演,我觉得“各代自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没几年”,王林这样的人他肯定是一闪而过,就像李一跳出来就是“死”。如果《南方人物周刊》不报道李一道长的话,李一还在缙云山当道长呢,还冒充中国道教,还当中国道教学会副会长,但是《南方人物周刊》把他一宣传,就像火柴在人们眼前一亮,接下来火柴怎么样?
      
    【主持人】灭了。
      
    【司马南】燃尽了。所以马云害王林,莫甚于此。他本来在小地方还可以混下去,还可以冒充特异功能,还可以非法行医,给人治病然后收点小钱。现在因为你马云把他的故事一曝光,这个人就像擦一根火柴,眼看着耀眼耀眼,光亮越来越小,再接下来怎么样,黑了。
      
    【主持人】我看到网上有关王林的表演,真的是连基本的观赏性都不具备,他有一段表演就是把他盆中取出来的蛇斩成两断,然后再接在一起,怎么会有人愿意看这样残忍的表演。
      
    【司马南】江湖的骗术表演当中残忍、残酷,利用人们的不忍之心来表演,这是一种特色,因为靠残忍才能博取别人的同情心,我的残忍是蹂躏你的同情心。比方说一个女孩十来岁,楚楚动人,很可怜的样子,说我妈生病没有钱哪,我爸要给大家表演,然后一个被这女孩称为是爸的人把这孩子膀子就卸下来了,人为制造脱臼,然后孩子说大爷大娘我疼死了,你们能不能给点钱我救救我妈。周围的好多人没经过这阵势,说给你钱我赶紧走了。你知道吗,她每天都表演脱臼,当然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买来的,买来这个孩子利用她这种习惯性脱臼,不是原来就脱臼,而是第一次极其残忍让她脱臼,而后赚取你的同情心,利用你的眼泪输送你的金钱。在北京地铁里行乞的就是利用你的同情心来赚钱。这种江湖表演骗术之所以可恶,它利用你的同情心来赚钱,但是当这种同情心一点一点被榨取干净的时候,路人就会表现的更加麻木,我们的社会、人和人之间就会变得更加冷酷无情。像王林这种表演是小魔术,这种小魔术如果对专业的魔术演员来说根本就不屑。王林在小地方,小魔术就能够骗过人,致使很多人上当受骗,但是王林大概也不知道哪天烧过一柱高香,居然有小燕子、马云这样的人来看他的表演,并且没有看出破绽,看的兴趣盎然。
      
    【主持人】其实他这样一种低劣的表演,经过马云、赵薇这样一些名人的放大效应之后,即便他再低劣、再简单,我们都有必要把它拿出来揭穿他。
      
    【司马南】说得很对。本来王林这样的人和事是可以不屑一顾的,但是因为马云的介入,小燕子的介入,致使大家把他变成了一个新闻热点。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就有必要郑重其事地面对这件事情。我发了两条微博,一条微博写了一首打油诗,还有一条微博我讲了既然你说中央首长、国家元首亲自看你表演,既然你声称不是魔术而是特异功能,既然有马云等人大力举荐,既然你敢非法行医以此来给人治病,我们不得不做一场短兵相接的科学验证。我现在以司马南的名义邀请阁下到北京来,在严格科学实验的条件下表演你的任何一项特异功能。多少年前我有一项悬赏,悬赏额是一千万元人民币,如果你的表演证明不是魔术而是特异功能,你将得到一千万人民币的奖励。你估计王林会不会来?
      
    【主持人】我觉得他应该不敢来。
      
    【司马南】其实我觉得他可以来,反正是一场闹剧。
      
    【主持人】您刚才对这位王林的邀请,我想通过网络的传播可能他自己也会知道,但是究竟他会不会来北京和您进行一场短兵相接的较量呢?大家也不得而知。不过要是真有这样一场针锋相对的科学与伪科学,与所谓的“气功大师”、“特异功能”之间的较量,我想广大网友一定是喜闻乐见的。
      
    【司马南】他来可能会很好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把中国艺术家委员会那些委员们都请来,把魔术界的朋友请来,我相信第一关他就过不了。
      
    【主持人】我想我们可以再把马云和赵薇一起请来。
      
    【司马南】好建议,一定要请马云和赵薇一块儿到场,把肯定过所谓王林是特异功能的那些国家的领导人、国外元首都请来。我估计那时候都请不来了,也没人愿意来,当然如果他们愿意来更好。如果你是特异功能,需要接受科学的检验。在严格科学实验条件下进行,比方表演铜盆里边凭空变出一条蛇来,您不能在你家的房子里,在你经常表演的场合,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是东西。你得接受我们科学检验的程序,用我们的盆,进入我们的表演场合,在摄影机几个角度的监控之下变出我们指定的蛇,你可以先变你熟悉的蛇,然后你要变出我们指定的蛇,我们很可能指定的蛇只生在非洲的某一个角落里,在这种情况下我估计那打死他也变不出来了。
      
    【主持人】这样的话蛇也可以活的轻松一点,不再被他捏来捏去了。
      
    【司马南】听起来像是个笑话,可以引人入胜,我希望有人把这种事写个报告文学,甚至拍成电影,它有娱乐效应。但是在娱乐当中大家不要一味地娱乐下去,而要严肃地思考,为什么要强调科教兴国?为什么只有科学才能救中国?这种东西泛滥成灾只能使社会增加负能量,而不能使社会增加正能量,我们大家都要有一个起码的科学精神,这样才能过大家一块儿抱团的好日子。
      
    【主持人】您说的非常有道理,我想如果他真的接受您的邀请来到北京,或许真有一场好戏看了。
      
    【司马南】我邀请你们网站来做现场直播。
      
    【主持人】好,谢谢您的邀请。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精彩无限,尽在凯风,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来源:凯风网

(Modified on 2013/7/22) (博讯 boxun.com)
291919806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司马南微博悬赏1000万单挑马云和“气功大师”王林 (图)
·司马南:这是一局骗中骗,我躺着中枪
·司马南发视频否认被任命“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被删除
·李广年包养18岁情妇免职 司马南接任 (图)
·副主编徐庆全讲述《炎黄春秋》遭遇,司马南带领左派闹场搅局/视频 (图)
·任志强否认与潘石屹非法交易 斥司马南傻X
·司马南变脸遭耻笑 大骂薄熙来大贪官
·司马南:癌晚折磨着我 来日无多
·王立军每天看司马南文章 曾力挺孔庆东 (图)
·火墙内外: 司马南热捧中共元老干政遭痛斥
·墙头草 司马南从力挺薄熙来改为大赞习近平 (图)
·司马南:中美选举形式迥异但本质相同 (图)
·视频:司马南海南大学讲座被扔鞋
·司马南海南大学演讲遭扔鞋 (图)
·司马南也拿了重庆100万?微博报料迭出 (图)
·疯传遭清算 司马南孔庆东现身辟谣 (图)
·整肃薄熙来党羽:司马南逃亡美国 孔庆东被双规? (图)
·视频:司马南讲座遭砸场-女生求陪睡找人揍他
·司马南:读书人心忧天下——答《时代周报》记者
·于建嵘关心上访者,司马南说他溢美自己:良知何在?
·扔鞋痞子比学生更在行——司马南和鞋子/张鹤慈
·司马南先生向中共表白心迹/刘国凯
·去台湾的韩寒与去朝鲜的司马南/风青杨
·冼岩:从“造司马南的谣”到“司马南造谣”
·看山:司马南三问汪洋
·司马南,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应否对吴法天、胡锡进、王文、阮次山、司马南进行清算?/樵夫
·新四大恶人: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
·人可以无知,不可以无耻!——给校友司马南的几句话
·冼岩:司马南们“神功”揭秘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美国崇拜当止/司马南
·司马南就南方周末“独家访奥及开窗事件”答记者问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批判司马南/应学俊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