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退休官员:有干部工作是君子 社交圈是政治骗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4日 转载)
    来源:半月谈网
    
     (“你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认识什么样的人。”在中国民间社会,这句耳熟能详的话,反映出社会大众对交际圈的重视。交友是人之常情,然而,对于掌握一定权力的领导干部,其社交圈不同于普通百姓的私事,有时事关用权是否公正,从政是否廉洁。

    
    官员要警惕“交友不慎”
    
    往来有权贵,谈笑无白丁。在一线省会城市,有一种为权贵、富商打造的所谓高端会所、圈层营销在悄悄发展。北京一家公关公司的李经理告诉记者,打造这样的圈子,比较受官员和老板的欢迎,他们能够就招商引资等等达成合作协议,而对一些企业老板来说,千方百计结交有实权的官员,将对自己企业的发展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他拿着手机念一个段子:“常跟领导吃饭,升官是迟早的事;常跟大款吃饭,发财是迟早的事……”
    
    在某着名商学院读过EMBA的胡伟告诉记者,在商学院读书学费昂贵,学员非富即贵,最重要的是这批同学手里的人脉资源,大家因为同学关系可以经常聚会,能够互通信息互帮互助。
    
    一位中部某省的厅级官员说,就算不读MBA、EMBA,官员的同学圈也不小,高中、大学的同学不算,工作之后各种培训,比如省委党校的处级干部班、厅级干部班等等,加上到国外学习,这样算下来,同学数量可观。此类同学圈相互之间交往的目的往往并不纯净,多是着眼于“资源交换”。
    
    对待金钱与权力相互交错的社交圈,领导干部要极为慎重。从近年落马的贪官身上,不难发现贪腐“小圈子”的影子。被判死缓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查看其贪腐过程,其社交圈里的山西女商人丁书苗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吉林省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姜德志曾说,贪官在落马后忏悔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说自己交友不慎,交友过滥,以至于使得自己一步步陷入违法犯罪的泥沼。此言当为后来者戒。
    
    要从跑关系、傍大款中走出来
    
    在梳理了官员社交圈的历史变迁后,湖南一党校教授认为,曾经一段时期,官员们特别注重上下级关系,不管是希望个人得到提拔还是工作获得上级支持,不少官员都眼睛往上看,往上跑关系、拉关系。随着市场经济大潮涌起,经济发展成为中心工作,招商引资成为重要任务,官员们开始喜欢和各种老板们交朋友,也有人称为“傍大款”。
    
    2003年11月,时任湖南长沙县委书记的李振萼,在青竹湖高尔夫球场与日商谈判引进汽车零部件项目事宜后,因交通事故遇难。虽然有关方面调查后认定李振萼为因公殉职,但此消息经媒体披露后,还是引发社会各方面议论纷纷。当年高尔夫球场是一个敏感字眼,而现在一些地方官员已逐渐适应与商人的交往,寻找共同话题,以便促成项目落地。
    
    在正常政商关系之外,掺杂的“感情投资”、“公关勾兑”也早已引起社会高度警觉。湖南衡阳市检察院有关部门近期在分析了数十件官员涉罪贪腐案件后,归纳出老板拉拢官员的秘技:老板逢年过节时给官员送红包礼金、烟酒及其他贵重物品;老板“热情”地为官员撑起场面,积极主动为其买单;官员到外地考察学习或度假,老板或主动跟随官员,或暗中为官员买单;老板通过结识官员近亲属,为其报销购物、旅游、宴请等各式大额发票。
    
    湖南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创始人、湖南省人大常委会退休干部傅学俭说,一些干部在工作圈里是正人君子,在社交圈里是政治骗子,在生活圈里是花花公子。整天沉溺于跑关系、傍大款的官员,一旦抵不住诱惑、经不起考验,就会滑入腐败深渊。官员必须自警自省,远离此类“腐败圈子”。
    
    官员社交新风向标:学会与网民、普通群众交友
    
    半月谈记者发现,如今使用QQ、微博、微信的领导干部已经越来越多,这种社交媒体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社交圈,更因为领导干部掌握权力,网络社交圈为网络问政提供了一个平台。
    
    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硕辅介绍,自己是网民,在娄底当市长时经常实名回帖,到永州担任市委书记后仍然坚持每天晚上上网。他还不定期与网民面对面交流。2011年以来,他共批示化解网络舆情上反映的矛盾问题700余件次,基本上做到了100%的调查处理和反馈。
    
    与网民打交道,成为当今不少官员的必修课。张硕辅说,网民作为特殊的社会群体,已成为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新的社会力量。许多网民知识丰富、思想活跃、社会责任感强、说真话实话,积极为经济社会发展建言献策,不少意见已成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的重要依据。
    
    张硕辅认为,作为新兴媒体,网络与我们的现实生活紧密相连、息息相关。特别是随着微博、微信的普及,网络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及社会舆论环境和舆论格局,已成为公民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
    
    与此同时,随着网络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网络问政在各地蔚然兴起。通过运用互联网与网民积极沟通互动,从中了解民情、汇聚民智,从而为制定政策、作出决策、解决问题提供群众基础和科学指导,已成为一些地方党委、政府的执政新风。
    
    当前,在我党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际,如何把握好自己交往对象的范围和分寸,做到公正用权、执政为民,成为摆在每个官员面前的一道考题。
    
    在湖南郴州市宜章县,流传着县委书记欧阳锋和一个老人忘年交的佳话。宜章80岁老人袁贤光自称“义工一号”,退休后他经常为百姓疾苦唿吁。欧阳锋2009年到宜章工作后,袁贤光给欧阳锋写过一个帮助他人的报告,得到批示。
    
    令他想不到的是,有一次欧阳锋打电话请他去抽查民情日记。从此,两人开始了交往。他经常找欧阳锋反映群众的意见以及具体困难,总是得到回应。欧阳锋告诉记者:“袁老从来没为自己的事情找过我,反映的都是人家的困难。”
    
    专家指出,各级领导干部要通过增强自律意识,净化社交圈。慎交友、交好友,与人民群众为友,对“感情投资”、“公关勾兑”高度警觉,更不能出于谋私利目的“傍大款”,如此方能洁身自好,立于不败之地。(记者 禹志明) (博讯 boxun.com)
102286809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退休职工为争一块菜地用锄头将邻居打死
·几位退休大员待遇不同,李瑞环最威风
·王岐山威胁退休常委政治安全 搞运动式反腐 (图)
·南方系元老提前退休 网友:一个时代结束了 (图)
·退休老师家门口遇害 竟是20多岁女儿雇网友干的 (图)
·杂多退休干部吁停止镇压藏民 国际笔会通过西藏决议
·司法部退休干部:王炳章已熬不了多久,老家伙自身难保,不管他了
·清华教授退休做义工言论惹议,被指弱智化 (图)
·福建多位退休领导高薪在问题企业任独董
·温家宝退休后终于露面 贺元老生日
·陕西要求离退休官员1个月内腾退原办公用房
·11厅官假退休注册私企 侵吞国有电站 (图)
·警界政委退休变"神医" 被揭穿大骂"王林牵连我" (图)
·安徽退休老师挑出《新闻联播》疑似错别字病句 (图)
·云南文山:退休县公安局政委变“治癌神医”
· 干部职务消费调查:有退休省级领导住一次院花300万
·退休高干杨维骏致中纪委的公开信 (图)
·退休高官任独董遭质疑 上市公司称不宜单独解释
·湖北监狱退休职工养老难 (图)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图)
·一名剑南春酒厂退休职工的境遇
·郑迎春要嫁给济南军区朱文玉军长 中纪委逼军长退休 数十人被抓
·中纪委、高检举报网站、信访总局形同虚设/抚顺矿业提前退休职工 (图)
·北京平安里西大街41号路旁神秘的绑架者/抚顺矿业集团退休职工
·山西:退休警察被打致残,凶手长期逍遥法外/李苏阳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政府克扣老师退休金
·企业退休涨1百锣鼓喧天 公务员涨1千无声
·“包饺子”: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六)/上海浦东詹祥元(图)
·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五)(图)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图)
·凭啥让女英雄陈光明睡了贪官就提前退休
·退休人员给福州市委书记、市长的公开信
·因签证拒签:中国退休教师致信萨科齐总统讨公道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原河南交通厅长狱中谈贪腐:想让退休生活更安逸
·吴官正:退休了就是普通老人 不管事少说话
·温家宝即将退休时遭遇政治重炮,谁干的? (图)
·官员退休5年内也要财产申报提得好
·废除退休养老双轨制/刘卫敏
·退休共干烧出港独议题
·唐钧:“阶梯式退休”又是啥玩意儿?
·美国成中国退休官员晚年的天堂
·日本养老金也延迟退休年龄/刘柠
·延迟退休真正原因是养老金缺口太大
·专家:退休年龄不提高难持续
·牟传珩: 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巴菲特学毛泽东死不退休/谢选骏
·丁一夫:我看达赖喇嘛的政治退休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中共独裁政权“退休”后,医疗怎么改?/王澄
·“提拔当天即退休”的闹剧羞辱谁?
·谁导演了“提拔当天即退休”的儿戏/王攀
·达赖喇嘛退休不是垂帘听政/胡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