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宣部长刘奇葆:左棍搭车团派血债累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香港近日出版的《笔杆酷吏刘奇葆》一书揭底现任中宣部长,从刘奇葆的早期开始,全面披露了他的升迁史。

刘奇葆是改革的反对者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黄小鸣说,他对当今活跃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人进行数据分析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人基本都是搭上了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改革快车,他们无一例外地得到了当时的改革派元老的大力扶持。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因此而上位的新贵,会成为新的改革者。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到现在成了改革的反对者,如刘奇葆等。

    

刘奇葆受益于跟随时任安徽省委书记、安徽省军区政委的万里
    
    万里于七七年开始的三年间,在安徽做出了一系列惊天动地的改革举措。比如:包产到户,这在当时,算一个颠覆性的举动。但放到现在,仅仅只有包产到户,显然已经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1977年6月,万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和大多数新任领导干部一样,第一项工作就是到基层调研。多年后,功成名就的万里回忆,“我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到农村去。下去调查,轻车简从,一般是一部小车,两三个人,事先不打招呼,说走就走,随时可停,直接到村到户。这样才能瞭解到真实情况。那几个月,我不开会,不作指示,不提口号,只是看、听、问。越看、越听、越问,心情越沉重,越认定非另找出路不可”。
    
    那时候,跟随万里下乡的少数随从中,就有时任政研室干部的刘奇葆。在跟随万里下乡的时候,年轻的刘奇葆充分表演了一个年轻人的勤奋和眼明手快。一路察言观色,将万里想看的,所关心的一一看在眼里。
    
     但万里脱离农村已久,对实际情况的瞭解,并不清晰。他自己日后也说,“我这个长期在城市工作的人,虽然不能说对农村的贫困毫无所闻,但是到农村一具体接触,还是非常刺激。我们有些人瞎指挥,什麽都管,就是不管农民的死活。三年困难时期饿死那麽多人,教训很惨重,但是我们没有很好地总结。”
    
    刘奇葆本是安徽本地农村出身,对50年代中期以来,安徽农村的赤贫状态一清二楚。儘管之前他的成功路径都是一路紧跟意识形态上表现出来的新形势,但万里的到来也让他明显感觉到中国政治权力已经出现了变化。多年后,刘奇葆的曾经的同事就对我们说,刘奇葆一路青云直上的重要因素就是他始终能紧跟形势,无论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反右批修还是77年之后中国高层权力集团的集体右转,他都能泰然自若地仅仅跟上,丝毫没有不适感。
    
    在充分掌握了万里想看什麽,想知道什麽之后,刘奇葆就充分利用了自己对农村情况的熟悉,给万里看了他已经多年没有触及的中国农村底层的真实状态。观察家认为,根据刘奇葆后来的系列表现看,这并不是说刘奇葆有多实事求是,而是太过于揣摩上级的心思。也正因为这种善于揣摩的能力,刘奇葆迅速被万里提到自己的身边担任秘书。
    
    比如,在定远县卢桥,刘奇葆就让万里看到一个上身没有内衣只穿了件空心棉袄、腰间系着条旧布带的青年农民,挑着一副担子,走累了,正在路边休息。
    就走上去同他拉起呱来。在这个曾经的鱼米之乡,万里问他有什麽要求,他拍拍肚皮说:“没有别的要求,能填饱肚子就行。”万里说,这个要求太低了,问他还有什麽要求?这位农民又打开袄襟拍拍肚皮说:“里面少装点儿山芋(红薯)干子!”
    
     据说,万里听罢,良久无语。但万里等是否会反思,这个玉米之乡如今的惨状,却就是他们这样的权力阶层一手造成的,而刘奇葆等是否会反思,他们在当大队书记的时候,亲手做了些什麽?
    
    据说,在那段时间的出行中,万里在农民住的茅草棚里,他看到床上铺的是破芦苇,盖的是烂棉絮,一根绳子就把全家人的衣服挂齐了;他闻到锅中用胡萝卜缨子和着地瓜煮成的黑煳煳的饭,已经发出了难闻的气味。
    
    万里早就听说安徽有个以讨饭闻名的花鼓之乡凤阳县,它在安徽贫困落后的地区中有一定的代表性。万里就把这个县作为他的一个重要的调研点。在凤阳县的铁路沿线,他亲眼看到蓬头垢面拖儿带女的农民,成群结队在同拦截他们的干部玩着“老鼠和猫的游戏”,争先恐后地告状。那次,万里他们几乎是落荒而逃。面对挣扎在生死线上多年的安徽人,他们是否还对权力保持着敬畏,还是一个未知。
    
    日后,刘奇葆在与同事和下属吹牛时,经常会讲起其中的一些经历,比如,他们亲眼看见三个赤身裸体的孩子,都缩在灶膛里!原来烧过饭的锅灶,尚有馀热,三个没有衣服穿的孩子正好挤在里面御寒。
    
    多年以后,刘奇葆用这些轻鬆的语气讲述这些,并不是要请大家牢记这种残酷的画面,最后的落脚点,无一例外地最后都落脚到那时候,他紧紧跟随万里,做了些什麽。
    
    当年,万里进行的系列巡查结束后,回到合肥,主持召开了全省各市县书记会议。在那次会议上。当年的与会者告诉我们生活,面对上层权力的安排,曾经坚定的毛主义的干部们,一夜之间就做出了切割,紧紧跟随万里。在不久以后,看见中共高层对此又有异议,这些干部们又随时准备反对万里的改革。当陈云和邓小平等最终做出支持万里的表态,这些干部又一夜之间纷纷以功臣自居。那时候的刘奇葆的表现,和所有的干部一模一样。他们一言不发,唯命是从。凡是不出头,有了事有个子高的顶着。
     万里在那次会议上,首先谈到自己在金寨县农村调查的情况。他说:“大别山那时候的小岗人穷得就像岗地上的石头,光熘熘的,穷得走投无路了,才会冒死一搏。”
    
    毛泽东说:“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还说过:“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麽?”这些话,他都说对了。只是在毛泽东去世两年多后,他一直反对的“包产到户、分田单干”才终于搞成。
    
     根据万里的命令,当时的安徽省委秘书班子连夜制定了“省委六条”,于1977年11月颁佈,允许生产队根据生产需要建立不同形式的生产责任制,允许和鼓励社员经营自留地和家庭副业。1978年春,安徽省委又顶着巨大压力,进一步提出“借地渡荒”政策,支持农民包产到户的要求,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
    
     客观地说,万里当时制定的“省委六条”勉强找到了一条农民走向温饱之路,并为纠正中共建政以后越来越左的农村政策,打开了历史突破口。
    
     据悉万里日后与人聊天时谈到,在小岗村问题上,他面临着巨大的阻力。实际上,这样的阻力,在安徽省内部也不小,即使是一些身边的人。但在赢得邓小平的支持后,小岗村迅速地被树为改革的典型。事实上,也成了刘奇葆日后写在简历里的一个重要工作经历。这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刘奇葆都时不时拿过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但他的同事们一再强调,那时候的刘奇葆,就是一个提包拿衣服,安排住宿的勤务兵的角色。在特定的时间跟上了特定的人而已。
    
     但具有家奴政治特徵的中共各级秘书们,从来是中国政治的核心元素之一。刘奇葆牢牢地把自己表现成为一个权力指挥棒下听话的家奴,为自己铺就了仕途之路。
     1980年,万里从安徵上调中共中央,在邓小平的指挥棒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权力争夺战,并在这场争夺中,将试图全面继承毛衣钵的华国锋驱逐下台。万里本人也成为中共8大元老之一。按照中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家奴政治的传统,时年仅27岁的刘奇葆也迎来了在仕途上的第一次大的飞跃。27岁的刘奇葆赶上了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的干部年轻化,广泛启用团干部的运动,被调到共青团安徽省委。再加上在万里身边镀金的3年经历,刘奇葆仕途连上台阶,历任宣传部副部长、部长,30岁官至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成为中国政坛上最年轻的厅级干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4216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书《笔杆酷吏刘奇葆》:中宣部抹黑习近平 (图)
·三个团派郭金龙、胡春华、刘奇葆一场戏
·中央文化改革小组 刘奇葆刘延东担旗
·刘奇葆:要自觉坚守中华文化立场
·刘奇葆强调:把研究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作为首要任务
·刘奇葆:推动形成诚实守信的社会风尚
·刘奇葆:坚定不移推进“扫黄打非”深入开展
·王岐山激怒中共官场 官员向刘奇葆告状
·令计划现身 刘奇葆仍然神隐
·传言四起 中宣部长刘奇葆终于现身
·新华社列出三大证据 暗示刘奇葆没啥问题
·刘奇葆:扎实做好宣传思想文化工作
·中宣部长刘奇葆“失踪” 涉李春城案?
·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带走刘奇葆取消外访
·刘奇葆取消外访 传母亲离世
·刘奇葆“有事” 突然被人代替出国访问
·刘奇葆兼任中宣部部长
·刘奇葆同志简历
·胡锦涛的盟友 刘奇葆有望出任中宣部长
·敲碎刘奇葆的茶叶蛋/温学珍
·刘奇葆:干到腊月二十九,吃完年饭就动手/李欣
·刘奇葆:四川省未来三年累计投资将达三万亿元
·广西党委书记刘奇葆后院起火/纪晓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