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宣部长刘奇葆:操控希望工程、展露左倾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香港近日出版的《笔杆酷吏刘奇葆》一书揭底现任中宣部长,从刘奇葆的早期开始,全面披露了他的升迁史。本次发表的是刘奇葆涉足希望工程的内幕。
    
    

    據青基會的人介紹,劉奇葆進入團中央後,分管的青基會時,其實是一個沒有實際權力的閒職。但劉奇葆善於利用有限的空間,為自己打造無限的可能。在決定成立希望工程時,他首先做了一個龐大的計畫,並以做善事的名義,請當時中共權力最高層出面支持。首先,他找到記者去拍攝了自己家鄉安徽的一個小姑娘,用童貞和貧困的視覺衝擊,去影響人,獲得支持。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就落在了安徽金寨縣桃嶺鄉張灣村小女孩蘇明娟的頭上。這個1983年出生的小女孩,就成了希望工程的形象代表,並幫助這個組織從中國社會和海外忽悠到了總額超30億元的資金。這個小女孩也因此成為幸運兒,順風順水地上完學,走進了中國農家子弟很難進入的銀行職員,享受著高薪而舒適的工作。
    在中國社會日漸復蘇的個體意識下,希望工程引起了廣泛的關注,1990年9月5日,鄧小平和李鵬以及日後的江澤民都應邀為“希望工程”題名,1992年6月10日和10月6日,鄧小平還兩次作秀,以“一位老共產黨員”的名義向希望工程捐款5000元。這場捐款,被當過宣傳幹事的劉奇葆精心佈置了一次無意“邂逅”式的媒體策劃和宣傳。當時的記者,介紹了這次媒體策劃的過程——當鄧辦電話告知青基會,鄧小平要捐款,時任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兼機關黨委書記的劉奇葆如獲至寶,為此連夜召開會議,並安排團中央的機關報《中國青年報》派出兩路記者進行了精心的“邂逅”。
     後來,共青團的機關報《中國青年報》記者張偉這樣報導了這次所謂的邂逅:
    1992年6月10日,兩位身穿白襯衣的年輕人來到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接待室,拿出3000元錢,卻不肯留捐款人姓名。那天,在工作人員張培明一再堅持下,他們才留下“一位老共產黨員”7個字。
    張培明在回憶當時的情景時,還帶著一絲興奮。   
    據他介紹,兩個年輕人離開時,堅決拒絕他跟出門外。張培明認為其中有蹊蹺,於是請他的同事甘東宇悄悄跟蹤,記下了兩人的車牌號碼。他還記得,之後,這兩個年輕人又來到這裏,捐了2000元。
      “青基會”宣傳總幹事王汝鵬說,如果當時沒有多個心眼兒,可能這件事就永遠都不會被公眾知道了。他們通過多方求證,最後得到一個消息:那輛車,是小平同志的生活用車。
      王汝鵬回憶說,鄧小平捐款的事公開之後,“青基會”接受的捐款數額和筆數劇增。
      他告訴記者,當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幾乎都派人送來了捐款,而民間的捐款數額和筆數也顯著增多。他們專門組織了15個人,一天到晚負責向電腦中錄入捐款人資訊,還人手不夠,又向附近的部隊求助,請人來幫忙。
      在王汝鵬的記憶裏,這樣的情況之前有過一次,那是1992年4月,小平為希望工程的題詞在《人民日報》等媒體上發表之後,引起國人對希望工程的極大關注。王汝鵬感慨地說,那一段時間,是希望工程接受捐款最多的時候,最高領導人的關注的確給全國人民“帶了很好的頭”。
      1994年6月,《我的父親鄧小平》的作者鄧榕來到中國青基會,向希望工程捐款1.5萬元,用以資助山東沂蒙山區50名失學兒童。
      小平一家對於希望工程的支持,時任“青基會”宣傳部副主任的王旭東有著更多的感觸。說起鄧小平的孫女羊羊在他手下做志願者的事情,往事猶如歷歷在目。
      事情起於1997年的一次演出,羊羊的母親鄧榕找到他,表達了讓羊羊做志願者的希望。經請示,羊羊被分配在宣傳部做了一個“小兵”。
      他這樣描述第一次見到的羊羊:高個兒,笑眯眯的眼睛,短頭髮,第一次來就走錯了門。王旭東說,羊羊當時正準備上高中,很單純,也很直率,曾經因他愛耍貧嘴,在黑板上畫漫畫抨擊他。
      王旭東和王汝鵬都說:小平一家,包括羊羊,對這樣的事情都很低調,不喜歡到處宣揚。
      王旭東記得,羊羊剛來不久,就帶來了奶奶卓琳捐的1萬元。第二天,即8月23日,工作人員告訴王旭東,有個高個兒小女孩兒來捐了8000元,落款也是“一個老共產黨員”。後來知道那個年輕的“老共產黨員”就是羊羊。這些錢後來成為啟動“三辰影庫”的第一筆基金。
      羊羊同情孤兒,曾經到大同的孤兒學校和孩子們呆了一個星期。此後,羊羊還曾經幫他們的義演“推銷”門票。演出那天,羊羊和她的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很多人都來了。王旭東說,想起來,他現在仍然很感動。
      從羊羊嘴裏,還“洩露”出許多有趣的故事。卓琳同志當時總是換著不同的名字捐款。小平的一大家人喜歡在一起聚會,羊羊笑著說,奶奶卓琳總是指著不同的人問,你捐了沒有?你捐了多少?儼然一個希望工程老志願者。

     在記者的筆下,中共高級領導的全家,都是善良可親,平易近人的普通人,做好事不留名。
     真实情况如何呢?
     一個在中海南當过警衛的人說,如果不經過特別的允許,任何人不可打聽領導的車,更不用說當時的最高領導鄧小平的生活用車。除非這個人想惹上巨大的麻煩。如果私自跟蹤查看中共最高領導的車,可能當場就被拿下了,以刺探國家機密罪論處,“悄悄”兩個字,很扯淡。
     如果真不想人知道,寫個假名字不就得了?何必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寫個老共產黨員?
     至於所謂的鄧家後人當志願者,到大連孤兒學校,那就更好玩了。鄧家人出行,多少人警衛,多少跟班?多少迎來送往?支配著無限的特權去滿足做一點好事的快感,這成本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但對劉奇葆、宋德福、劉延東、李克強、李源潮這幾個當時的團中央大佬來說,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引起了中共高層,特別是鄧小平的關注和欣賞,掙足了印象分,對他們來說,這足夠了。也正因為這一系列的運作,劉奇葆迅速得到而來重用,被過度到人民日報曆練,為日後上調國務院做準備。1992年胡錦濤升中共政治局常委後,即著手安排包括劉奇葆在內的團派勢力走出團中央機關,為進入中央打基礎。1993年劉奇葆以《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的職務為跳板;一年後進入由羅幹主持的國務院機關,出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兼國務院資訊化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共中央精神文明辦公室副主任;先後協助羅幹、王忠禹兩位國務院秘書長的工作。
     在這期間,劉奇葆在意識形態上左的表現已經十分突出。在人民日報期間,他協助當時的李鵬政府,對1989年學運之後倖存的編輯記者進行了清理,從上個世界80年代開始出現的有限意識形態和新聞開放的現象被緊急叫停,再次戴上了中共黨宣的緊箍咒。
    儘管受到過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胡耀邦和趙紫陽的恩惠,劉奇葆在人民日報期間,還專門領受了李鵬的旨意,組織了針對方勵之、劉賓雁,蘇曉康的輿論批判,將矛頭對著曾對自己有大恩的萬裏和胡耀邦趙紫陽。但象往常一樣,劉奇葆依然按照只做壞事不留惡名的方式,讓人在前方折騰,而他自己藏身幕後觀察。既爭取了當時鄧小平、李鵬的信任,又為日後轉身留下足夠的迴旋空間。這種左右逢源的做法一再讓他獲利。
    但就在劉奇葆借助希望工程的紅利,一路高歌猛進的時候,那個他和同僚們根據中共權力模式構建的希望工程,註定是一個巨大的定時炸彈。劉奇葆與宋德福、劉延東、李克強、李源潮等日後的中共權力核心集團共同主掌團中央的時候,希望工程的資金管理極其混亂,這個炸彈,在2001年被引爆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710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宣部长刘奇葆:左棍搭车团派血债累累
·新书《笔杆酷吏刘奇葆》:中宣部抹黑习近平 (图)
·三个团派郭金龙、胡春华、刘奇葆一场戏
·中央文化改革小组 刘奇葆刘延东担旗
·刘奇葆:要自觉坚守中华文化立场
·刘奇葆强调:把研究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作为首要任务
·刘奇葆:推动形成诚实守信的社会风尚
·刘奇葆:坚定不移推进“扫黄打非”深入开展
·王岐山激怒中共官场 官员向刘奇葆告状
·令计划现身 刘奇葆仍然神隐
·传言四起 中宣部长刘奇葆终于现身
·新华社列出三大证据 暗示刘奇葆没啥问题
·刘奇葆:扎实做好宣传思想文化工作
·中宣部长刘奇葆“失踪” 涉李春城案?
·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带走刘奇葆取消外访
·刘奇葆取消外访 传母亲离世
·刘奇葆“有事” 突然被人代替出国访问
·刘奇葆兼任中宣部部长
·刘奇葆同志简历
·敲碎刘奇葆的茶叶蛋/温学珍
·刘奇葆:干到腊月二十九,吃完年饭就动手/李欣
·刘奇葆:四川省未来三年累计投资将达三万亿元
·广西党委书记刘奇葆后院起火/纪晓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