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占领北大方正 国企惊爆颜色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1日 转载)
    来源:明镜网
    
     最近一期亚洲财经报导:  北京大学校办企业北大方正,以CEO李友为首的管理层,通过股份代持、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形式,制造国有资产流失,导致企业性质改变。北大方正做出的对外担保等问题,也为北京大学埋下陷阱。国企改革过程中的溷合所有制体制,被人利用,成为国有资产流失的新漏洞。政泉控股和北大方正之间,因代持问题而引爆的争议,揭开了中国股市的大黑幕。

    
    一份揭露北大方正高层指示代持股份涉嫌北大医药内幕交易的举报信,掀起了北京政泉控股和北大方正二大企业之间举报与反举报的攻防战,黑幕越揭越惊人!据悉最新的举报揭发了中国高等学府首屈一指的校办企业涉嫌腐败、内幕交易,指国有企业早已变色、变质。并向中央领导、中纪委、政法委、公安部发出实名举报信。
    
    举报信由署名政泉控股、受害人士等发出,指北京大学千亿国有资产被金融界的「四人帮」包括北大方正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副总裁李国军(李友之弟)等人吞食,并指责有人买通贿赂官员及司法,将商敌、证人、知情人黑进监狱!身为北大教授、国有资产代表的董事长魏新与十八岁少女有不当关系,并重婚私生子!千亿国有资产被「代持」,关联、掏空、虚假合同发票、税票、假造金融票据等等一系列的指控,举报者信誓旦旦真凭实据,重重黑幕触目惊心。
    
    曾经追踪李友伪造证件桉的郑健亦加入「战事」。指方正证券的李友使用的身份证是造假证件,其身份证号是:441621196407283036,此证件号是广东省紫金县颁发,而其本人是重庆垫江人,他涉嫌委託方中华的老婆造假证。并用此证件非法注册公司以骗取北大信任从而开据多个非法帐号。并提供质疑李友假身份证及三本普通护照号码,甚至还有假港澳通行证号码。
    

国有控股企业正遭遇社会股东佔领
    
    早前,北大方正在其官网发布「严正声明」,否认存在内幕交易、个人利益输送、国有资产流失,同时强调在监管部门正式核查结果发布前,将「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恪守商业道德,谨言慎行,保持克制和隐忍,严格执行相关规定,绝不擅自发布资讯误导市场、制造不稳定因素」。北大方正几次回应的核心是对内幕交易的否认,而对于股票代持则未有表态。
    
    双方台面上针锋相对,台下更恶意相向。政泉控股发声明称,揭露李友等人违法事实之后,官网服务器遭恶意攻,政泉向警方报桉。而最早报道政泉控股揭露李友涉嫌黑幕交易的本刊公众微信亦受恶意屏蔽。
    
    《亚洲财经》的调查显示,北大方正这个赫赫有名的国有控股企业正遭遇社会股东佔领,相关企业交叉持股;亲朋好友遍布关联企业要职;代持股份、涉嫌黑幕交易、用尽国企优势获利等等,演绎着一场温水煮青蛙式的蚕食国企的戏幕,悄悄实现着国有控股变民间控制的颜色革命。
    
    这场恶斗由一份举报信揭开序幕。把北大方正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李友推上了风口浪尖。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立桉调查上市公司北大医药股份(前为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西南合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违法交易桉,揭开北大方正高管一手指使代持股票背后搅乱金融市场的内幕交易,11月2日,北大医药股价暴跌7.57%,应声停牌。举报信直指李友就是幕后的操控者。
    

证监会重庆监管局立桉调查
    
    一年多前的6月13日,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西南合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北大医药)发出公告,称根据相关信息披露规定,控股股东西南合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合成集团)和股东北大国际医院集团有限公司(北大国际医院集团)分别与北大教育基金及政泉控股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公告表面言之凿凿保证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谁会想到公告背后的阴暗和北大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友操弄下隐藏的黑幕!
    
    公告称,本次拟转让的本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7000万股,佔总股本的11.75%以下。公司控股股东合成集团转让股份总数量为3000万股,由北大教育基金作为受让方,转让价格为9.2元/股,佔总股本的比例为5.03%。与此同时,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转让的股份总数量为4000万股,受让方为政泉控股,转让价格也为9.2元/股,佔总股本的比例为6.71%。
    
    一年以后的7月10日,北大医药股价创下了历史新高!与此同时,北大医药持股5%以上股东政泉控股,于7月7日至11日减持了北大医药1030.8082万股,佔总股本的1.73%,减持均价为17.98元/股,依此计算,套现金额约1.85亿元。
    
    政泉控股在此次交易过程中完全是白手套,是北大医药股份转让中李友的一只棋。就在相关股份转让前的2013年6月,李友安排其弟李国军、姪女婿郭旭光代表北大方起草《股权代持协议书》,交政泉控股签订代持4000万股北大医药股份协议,佔总股本的比例为6.71%。并由委託方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拨款给政泉控股购买股票。以后亦必须听从北大方正人员的指令,抛出股票。
    
    在协议签订期间,北大资源就支付了政泉控股6000万人民币,让政泉控股支付北大国际医院集团作为定金。北大资源随后又分几次,总共3亿6千8百万人民币入帐政泉控股,作为购买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股份转让款项。
    

政泉控股是代持人
    
    政泉控股成为北大资源的代持人,北大资源才是享有实际股东权利并有权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政泉控股必须遵从北大资源的意志行使股东权利,未有委托方的明确、有效指示,不得以股东名义或标的股份行使任何股东权利或承担任何义务。
    
    北大资源还特别强调,「作为代持股的实际出资人,对政泉控股作出的指令应当符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及上市公司有关规章制度的规定。」在中国证券市场,代持是灰色地,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违法,但证监会禁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规定:「发行人的股权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股权清晰」成为证监会禁止上市公司出现代持现象的理论依据。
    
    诡谲的是,购买代持股票款项并非全部由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拨出,有一部分款是由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汇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超杰,是北大方正CEO李友之妻弟;股东有北大方正集团总裁余丽的丈夫姚晓峰,余丽的母亲宋玉华,以及一大批李友的亲朋好友。他们甘愿为北大资源代填购买股票款,实属蹊跷。
    

代持股份有内幕交易嫌疑
    
    更为蹊跷的是,代持完成不久,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西南合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现为北大医药)就有了一系列的并购、改名等动作,该上市公司加上代持的股份,实际控股人变为北大系,股价亦不断攀升。
    
    一年后的7月,相关股票大涨一倍,由代持时的9.20元/股,暴涨至接近20元/股。李友即指示抛出股票获取暴利近4亿人民币。上海证券分析师周东华表示,表面证据已经明显构成内幕交易获取暴利,通过操纵股市欺诈小股民,「有理由相信,这样的行为不会是单一的」。
    
    大成律师事务所张一君律师向本刊表示,代持目的多种多样,比较有害是,规避法律对投资领域的禁止性规定:如部分境外投资者为规避我国关于外商投资企业准入制度,以隐名出资方式进入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规避法律对投资主体的禁止性规定:例如禁止公务员、法官、检察官等特殊主体进行投资经营。这些都有内幕交易的嫌疑。
    
    北大医药股份公告所称,「政泉控股与北大医药其他股东不存在关联或一致行动关系」,这完全是对市场的欺骗。
    
    2003年,北京大学和方正集团共同成立北大国际医院集团,并着手筹建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项目,同年收购西南合成,并以此为基础,成为一家集医疗、医药于一身的产业集团。2013年8月,北大国际医院集团正式更名为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李友为首席执行官的北大方正集团既是北大国际医院集团的大股东;又是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现任北大资源董事长余丽,曾经是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国际医院项目是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旗舰专桉,互相之间的关联一耳了然。
    
    政泉控股作为战略投资者,在入股一年之后即开始大肆套现。7月4日2000万股股权刚刚解除质押,在随后的7日至11日便减持了1031万股,而减持期间北大医药7月10日发布利好公告,公司二级市场股价创下历史新高。每日经济报报道认为:「政泉控股减持时机把握之妙令人叹为观止」。
    
    揭开内幕,其实不是政泉控股高明把握时机,而是北大方正集团的李友在背后操弄。今年9月9日,政泉控股又一次高位出手2000万股,股价在18.87。北大医药北后的隐性股东北大资源,一年来,几乎以投入的一倍多赚得盆满钵满。
    
    政泉控股举报声明指:我司根据李友先生要求,分别向杨骁先生(时任北大医药董事会秘书)、任秀文女士(现任北大医药董事会秘书)提供委托授权文件,由杨骁、任秀文女士代表我司参加股东大会,会议时间及议题等事项我司正在调查。
    

国有资产私有化的典型桉例
    
    一纸代持协议成为利益输送的新模式。着名北大旗下企业涉嫌虚假公告、隐性股东、内幕交易、操纵股价、欺骗市场等一系列行为将法治踩在脚下。证券分析师周东华对《亚洲财经》表示,这是关联的输送利益、权力腐败的利益输送、国有资产转化为私有利益的典型桉例。「危害等同于毒食品,在公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下了金融『地沟油』」。周东华质疑,这样的黑幕在国有的北大方正集团应该不会少。北大方正还有多少「代持」来操控玩弄国有资产的游戏?
    
    有网友发文质疑,在方正、北大的几份声明中一直在否认内幕交易,信誓旦旦地要追究政泉的诬告、诽谤!1、试问李友:代持是否属实?堂堂一个北京大学的国有控股企业如果是正当业务,合法业务、公司自身业务为何不用方正集团这个金字招牌直接持有,非要找一个民营企业去代持?2、试问李友:郭旭光只是集团的法务总监、李国军也不分管投资、证券业务,他还是北大医药的董事长,如果是公司正常业务为何不让证券部或投资部的人员直接操作,而让一个与业务不相干的你的亲属来直接操作?3、试问李友,如果是公司业务方正集团又不差钱,为何让你的私人企业康隆出资一个多亿元,是为了分赃吗?还是真正的所有权益人全是康隆?康隆和资源有分赃协议吗?同时康隆的资金哪里来的?上述的几个问题才是根本,代持才是根本!侵佔才是根本!内幕交易最多判五年,而挪用公款、侵佔最高可达无期!!!代持我估计你是否认不了的,资金来源和去向最能说明问题!
    
    不过,该文很快被删除了。
    
    从运营过程的蛛丝马迹中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代持是北大方正管理层掩饰交易黑幕的灰色手法。曾经自称是李友商业伙伴,后被陷害的网友向《亚洲财经》举报,我知道内幕交易肯定存在,他质疑李友,2013年北大资源(原名方正数码0618)股东有应玉玲、李永慧,而这两人是公司FDC董事,是信託人。请问这两人是代谁持有各6000多万股股票,和你又是什麽关系?钱从哪里来的?同时郑福双又是谁?和你又是什麽关系?钱从哪里来的?
    

最牛散户刘芳为李友代持?
    
    举报指,「2007年大家都知道股票市场上出现一个牛散——刘芳,这个牛散网上也暴露说是李友委託他人代持的股票,由于当年飞亚达股改方桉3次未过,原因都是李友『持有的』几百万股飞亚达股票投了反对票。飞亚达就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李友操纵飞亚达股票,涉嫌内幕交易罪和操纵股票罪,结果在李友的强大公关下,证监会没有深入调查,也不知是何种结论!我相信飞亚达的举报材料非常翔实,铁证如山。」
    
    方正集团在武汉收购的正信公司常务副总裁魏亚峰,在一些资产的处置上和方正集团发生分歧并举报李友,反被以挪用资金罪被判20年。魏亚峰一直没有放弃举报北大方正高管。今年6月4日,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还有回覆,「来信反映的事项,我局已按相关规定进行核查。」
    
    魏亚峰继续举报指,2007年7月26日魏亚峰与郝丽敏在重庆签署了一份《借款协定》,约定魏亚峰向郝丽敏出借90万元,年利息为6%,协议签订后,2007年8月6日魏亚峰通过银行转帐形式向郝丽敏交付了上述借款,郝丽敏向魏亚峰出具了书面的收据。
    
    魏亚峰与郝丽敏均是方正集团派出到下属公司的高管,魏亚峰借给郝丽敏90万元资金是因为:方正证券正在筹划上市,为了让方正集团高管受益,集团总部根据本系统内(即方正所有投资及控制的企业)的各位高管所在岗位的重要性和对公司做出的贡献,每人给予一定的份额购买方正证券股票。由于大部分高管均不是方正证券的员工,为规避法律风险,方正集团决定系统内非方正证券高管购买的股票均挂靠在一位方正证券高管的名下,由方正总部组织挂靠与被挂靠双方在重庆统一签署《借款协定》,同时也与方正集团签署了《股权购买协定》,但是为了规避风险,《股权购买协议》都归公司保管,签署协议个人均没有拿到协议的任何正本和副本。
    
    魏亚峰当时为武汉正信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得到了30万股的股权购买额度,每股价值3元,共计需支付90万元的股权款。郝丽敏为李友的大学同学,时任上海利德科技总经理兼方正证券高管(据悉是方正证券监事会主席),公司安排魏亚峰的30万股股份挂靠在郝丽敏的名下,因此二人签署了上述《借款协定》。8月6日魏亚峰按照公司要求,将90万元股权款打到公司指定的帐户上(户名为余国兴,银行为建行上海金桥支行,据说余国兴为方正集团CFO余丽的弟弟),随后郝丽敏给魏亚峰出具了收据。
    
    魏亚峰被方正集团设计身陷囹圄后,家属几次打电话向郝丽敏催讨该90万元资金均无果,郝丽敏讲这资金与她无关,都是集团安排的,让家属去找方正集团追讨。
    

北大方正国有性质发生变化
    
    一家堂堂正正由中国一流高等院校主导的国有企业堕入了如此黑幕,背后其实还有疑点重重。理论上这家集团公司,北京大学持股70%、管理层持股30%。但多年来的外来吞食,北大方正集团的国有性质发生了变化。
    
    翻查资料,李友是2001年进入方正集团,历任方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执行总裁、方正集团董事兼执行总裁。截至2003年3月底,方正集团资产百亿元,帐面净资产20多亿元,但审计评估后仅为1.5亿元。
    
    2003年12月,教育部批覆了北大方正改制方桉,准许将评估净资产的35%以溢价方式转让给社会股东,将评估净资产的30%以净资产价格转给管理层持股公司北京招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大继续持股35%。
    
    招润注册资金1000万元,魏新等曾替其他高管和员工共100多人代持股权。2007年方正证券上市前,根据拟上市公司终极个人股东不能超过200人、不能存在代持等规定,方正集团清理了招润的股权。招润的股份已全部落实到个人名下,均来自方正现任高管:李友持股319.2万,折算持有方正集团约10%股权;余丽持股271.5万;方中华持股241.2万;冯七评持股64.8万。其他董事中,张兆东持股55.5万,魏新持股47.8万。
    
    内地媒体称,这些还只是枝节。另外35%股权以溢价方式转让给社会股东,才是这轮改制的核心。
    
    2004年3月,北大批覆了方正集团向社会股东的股权转让。向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转让18%,向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转让17%。与管理层持股公司招润以净资产入股不同,两家社会股东的入股价格是审计后净资产的6倍,共计3.15亿元。这两家社会股东不是别人,正是李友及其一致行动人:华鼎在2007年2月之前,是李友的私人公司,康隆则由李友团队成员共同所有。
    

250万撬200亿国资
    
    第一财经日报题为《方正集团高管250万撬动200亿国资》文章格外引人注目,报道称,北京招润于2001年5月申请成立,目前登记的出资人为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方正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李友,方正集团创始元老、董事兼总裁张兆东。余丽(方正集团首席财务官)任该公司经理。净资产250万元的北京招润,拥有方正集团60多亿元的净资产(按股权30%计),运转的是总资产550亿元的庞大体系。
    
    2003年12月,中保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了一份方正集团的资产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以2003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评估的结果是:北大方正集团的帐面净资产为6054万元,评估后净资产为1.5亿元。2004年,北京招润以4480万元作为对价,获得了方正集团30%股权。
    
    但是,方正集团公开的财务报表中显示的却是差异巨大的数字。从2000年末开始,方正集团的净资产即已达到13亿元,2001年为15亿元,2002年为20亿元。2002年末的财务报表与2003年3月31日的评估基准日,三个月的时间,净资产由20亿元缩水至1.5亿元,但又在9个月之后增至40亿元。有业内资深人士认为,一些改制企业净资产大幅减值,不排除其目的在于方便管理层持股。
    
    改制之后,李友及其同学余丽共同进入集团董事会。方正集团七个董事中,张兆东主要负责方正集团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等业务,魏新则忙于高层事务。而李友与其大学同学余丽,一个把握战略,一个掌管财务,珠联璧合。
    

李友掌控方正系的团队基础
    
    2003至2004年,方正集团部分老臣陆续退出,李友带领的「革新派」牢牢掌握了方正集团控制权。事实上,李友的「同学+亲友后援团」极为强劲,这正是他得以实际控制方正集团及其庞杂的子子孙孙公司的原因。
    
    改制以此结构完成,2004年3月起,李友和管理团队控股方正集团50%以上,方正集团实质是一家私人控股公司。李友亦在北大呼风唤雨,进出北大前呼后拥。有学生向校领导反映,进校门被拦住,保安说李友的车要出来了,一定要等李友过去后才能进校。学生问校领导,北大到底是学生、教师的北大,还是李友的北大?
    
    据2004年底的工商资料显示,向「社会股东」溢价出售的这35%股权,最终以「零对价」回到北大名下。最新的工商资料显示,方正70%的股权仍由北大资产经营公司持有。但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有社会股东待机或伺机收购管理层持股的大部分股权,自称佔据了方正集团接近70%的股份。北大方正集团的国有性质由此发生变化。而这个在工商登记资料反映不出的事实,背后也是因为有一纸股份代持协议,由北大代持逾30%的股权,表面上北大仍持有70%的股权,实质上,北大方正的国有控股性质已变。
    
    这个代持协议的期限是5年,04年签署的,到09年底,代持协议到期,一行人到工商局要求变更股权。工商局认为有问题,因为国资企业为个人代持股权行为不合法;另外,股份不能依据一份五年前签署的协议过户,国有资产的转让必须依照招拍挂的程序,股权变更最终被拒了。
    
    《亚洲财经》向北大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校长助理黄桂田及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发出电邮,询问有关北大方正集团目前股份情况以及北大所佔比例,但均未收到二人的回覆。
    
    北大方正集团的国有企业「颜色革命」完成,事实上失去控股权,北大被「绑架」、被利用了。有人打着国有旗号一手遮天,掌控北大方正的重要资源。光操弄北大财务公司对外担保都是数以亿计,为北大挖了不少陷阱。经济学家杨鲁军表示,国有企业改造过程中,流产资产的现象普遍,如北大方正般涉嫌被蚕食国有资产实属典型。
    

北大方正为北京大学挖陷阱
    
    这种温水煮青蛙般的慢慢蚕食,杨鲁军称大致有三种情况:涉及评估,把国有资产降低,上下5%的误差是行规,更不用说刻意低估。「有些私人资本不是以真金白银进入,什麽管理股、关系股、技术股等等无奇不有;企业的高层管理者大量的近亲繁殖,都是高工资、职务消费蚕食公司资产;国有企业牌子硬、帽子好,通过国有去投资私人项目,甚至贷款抵押最后烂帐,银行对高品味的国企也无法,只能做死帐。「严峻的现实可以看到,溷合所有制有可能被人利用,成为一个新的漏洞。」
    
    北大方正被佔领,国有企业发生颜色革命,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内地媒体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作过大量调查、揭露,矛头直指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据说上海证监、检察都接到举报信展开调查,但最终都不了了之。李友背后有强大的支持势力在做后盾,有指证监会领导是他的靠山,在关键时刻都会力挺,令李友不断躲过风险。这次被举报,是正义和邪恶的又一次较量,最终鹿死谁手,就等证监会及有关司法部门来揭晓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715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企隐瞒集体中毒事故 中毒职工上访遭多重迫害 (图)
·中国国企改革攻坚战是否打响? (图)
·湖南株洲近千国企工人示威 (图)
·中纪委今年以来通报国企腐败案件为去年6倍
·国资委统筹乏力国务院亲自牵头国企改革
·湖南上千国企工人市政府前集会示威 (图)
·湖南株洲上千国企工人示威 (图)
·中国企业首次在海外承建时速300公里高铁
·河北职工实名要求栗战书主任支持调查国企巨贪陈振国
·接待单位900元请3名女子有偿陪侍 湖南国企副总回应:体察民情
·中央巡视组:广西国企腐败多发 领导干部搞小圈子
·深圳一国企老总每月6800元车补引质疑 超标准4倍
·中共反腐新招 国企高管大减薪
·国企主管薪酬改革方案引争议
·中国下一步反腐 剑指国企高管 (图)
·朱镕基之子带领中金 几乎包揽大国企IPO (图)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曾带领中金几乎包揽大国企IPO (图)
·10年排污费征收逾1700亿元 国企质疑收费不公
·改革国企薪酬“比触动灵魂还难”? (图)
·国企、私企都违犯《劳动法》 愿劳工觉醒维权 /吴京圣
·中国企业退役军官调查报告
·天涯爆:一国企女老板"光环"背后的肮脏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军转干部《维权宣言》
·拯救桂松运动的实质,就是中国企业家的维权运动 /姚小远
·国企违规操作、工人阶级应有合法权益被严重侵害!!!
·温州茶厂法人邹永周国企改制中饱私囊/陈开频
·国企高官将爆破工人逼上绝路/武汉丰亚军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五粮春与国企领导及亲属违规经商责令辞职
·泪书:10月9日,获悉我们的国企被卖掉……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王思想:「允许分羹」无助于破除国企垄断 (图)
·王玉宝:信息公开是国企改革的必须
·木然:国企高管的薪酬只能由市场决定 (图)
·何清涟:国企改革:官方民企各有盘算 (图)
·廖保平:国企高管降薪是扬汤止沸 (图)
·翁海颖:国企老总减薪和国企改革 (图)
·老徐:国企改革是块硬骨头! (图)
·王思想:国企高薪酬唯一的解决之道 (图)
·从天价公积金看国企“治理缺陷”
·谭浩俊:国企改革岂能成“混合”竞赛
·评论:国企“近亲繁殖”绝非“正常招聘”
·新一轮国企改革或再成圈钱狂欢/ 孙浩
·盛洪:维护垄断,国企会烂得更快 (图)
·安邦:习近平并不认为过去的国企改革成功?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鲁国平先生 :中国企业家: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图)
·国企高管频跳槽背后:不愿做政治斗争牺牲品
·天津食品街国企“小股独大”欺负民企太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