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东北头号黑帮头目 挑衅李瑞环终被枪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9日 转载)
    
    
东北头号黑帮头目 挑衅李瑞环终被枪决

     
    
    李瑞环在黑龙江视察工作时,前有警车鸣笛开道,所有的车都让了,只有一个车竟然从李瑞环的车旁超了过去,就是乔四的“黑A88888”奔驰。李瑞环当时大为愤怒,但是只是问了一句“是谁的车”,陪同省长想了半天回答说是:“乔四爷的。”没说乔四而是带个“爷”字,可见这位大哥当时的地位。 本文内容摘自网络。
    

垄断全市拆迁业
    
    乔四的真实姓名叫宋永佳,1991年6月被处决时年仅43岁,却有20多年的犯罪史,先后因盗窃、赌博、流氓伤害等5次入狱成为阶下囚。
    
    当时,乔四的起家主要靠的是当时承包老城改造的拆迁工程,哈尔滨遍地是刺头,这拆迁的活虽然利润丰厚可决不是个好干的活。眼看工程要开工,乔四把住户招到一起,一菜刀把自己的小指给剁了下来。当众说:“谁要能照着做一遍,就可以不搬。”结果没人应声,拆迁任务很快圆满完成。
    
    因为事情干的干脆利索,乔四就此红了起来。
    
    乔四瞅准了拆迁这个行当,联络起一批地痞流氓和“两劳”释放人员亡命徒,专门“拔钉子户”。哪里出现“钉子户”,乔四就带人找上门去,要么威胁恫吓,要么大打出手,打着政府的牌子,以恶开道,没有拔不掉的“钉子户”。
    
    乔四集团由此出了名,一些拆迁、建筑单位纷纷高价聘请他们去拔“钉子户”,只要乔四带人去,没有一个不怕不听招呼的。
    
    乔四看准了这一优势,乘机拉起了拆迁队,哪个工程赚钱就往哪里钻,弄不到手他就派人去威胁、捣乱,最终都一个个弄到手才罢休、凭着他的恶行霸道,很快垄断了全市拆迁业。
    

霸占各处市场
    
    哈尔滨市道里市场拆迁、两个拆迁队竞争,乔四派人把人家打跑,用8万元抢过来,转手以18.5万元转卖给他人,轻易获利10万多元。
    
    某拆迁工程以340万元招标,乔四凭着垄断市场的优势,硬逼着人家提到400万元给他,他一次净赚60万元、、、、、、
    
    乔四凭着流氓霸道不仅使集团气吹一样“富”了起来,而且统治了小克、小飞、郝瘸子、杨馒头四个流氓团伙,成了哈尔滨市黑道“老大”。
    
    乔四集团渐渐垄断了全市拆迁业、建筑业,并霸占了许多酒店、舞厅、夜总会以及汽车修理等市场,强拿恶要,敲诈勒索,滥伤无辜,为非作恶,成为危及全市安定的一股黑水。
    
    就是这样一个黑道霸头,竟然被市拆迁业和建筑业冠以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并提升为龙华建筑公司副总经理!
    

流氓团伙有信条
    
    悠扬的舞曲回响在马迭尔宾馆的舞厅里,与柔和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一对对舞伴翩翩起舞。小张和身怀六甲的妻子也沉醉在这舞曲的欢快中。
    
    “四爷来了!”“四爷这边请!”
    
    随着一声声谄媚的声音,舞厅里突然出现了几个男人,一个个脸上流露出不可一世的骄横。领头的就是全市大名鼎鼎的乔四。宋永佳因在家排行第四,故得此绰号“乔四”。
    
    旋转的舞步停止了,一曲刚终,又换成了伦巴舞曲,原来是乔四点的。
    
    对如此威风的乔四爷,小张夫妇过去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于是小张好奇地往前走了几步,向妻子点了点头说:“他就是乔四!”
    
    谁知这句话却种下了祸根。
    
    小张夫妇刚刚走进休息室,乔四带人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冲小张的脸上就是一拳。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帮打手操起痰盂盖又向他左眉处砸下,他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妻子一看急了,忙上前劝阻,乔四一拳又迎了过来,接着又照腹部两脚,她当下跌倒在地,吐出满嘴的血水还有两颗门牙,后经全力抢救方保全胎儿生命。
    
    一年后,办案人员数番取证,小张夫妇仍不敢提供证词,恐惧之情难以言表。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乔四等流氓团伙的信条,未经他们的许可,即使看他―眼或者议论他一句也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一次,乔四得知一个与他有矛盾的人正在马迭尔宾馆舞厅跳舞,便派手下将其挟持到车上,用刀将其腿部刺伤,然后又带到工区,乔四亲自举刀用刀背连连抽打他头部和背部,一刀下去一个血痕。
    
    这人苦苦哀求:“四哥,你饶了我吧。”“四哥是你叫的吗?你得叫四爷,在地上爬!”乔四凶狠地说。
    
    出于无奈,这人只得在地上爬来爬去。这才从乔四一伙的手里过了关。
    

  小克与郝瘸子
    
    当时在哈尔滨横行一时的除了乔四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郝瘸子,另一个叫小克。郝瘸子有一个令人同情的童年。从小因患小儿麻痹致残,一岁时父母离异,在缺少爱的环境里铸就了他一副冷酷的心。他对人生、对社会有的只是恨。他说“别看我瘸,我要在社会上立根棍儿(即出人头地)。”在学校时,稍不随意他就挥拐打人,别人的一分钱他也要抢。从1980年起,先后就因流氓、赌博、斗殴、盗窃被拘留六次、判刑一次(三年),还因赌博被罚款2,000元,因嫖宿被罚款5,000元。在道里区谁要触犯了他,他就断喝一声“我是道里双拐”,随即指使其走卒刀枪相见。
    
    1987年1月,郝瘸子从苏州往哈尔滨市批发鱼,在苏州居住期间与同去的一人发生争吵。为报复此人,他纠集了20余名同伙,分乘三辆出租车,手持大刀、铁棍、螺丝刀等凶器,到各处寻找这个人。当发现此人跑进一饭店后,他就指挥同伙冲进饭店大打出手。店主闻讯出来劝阻,竟被砍伤左臂。随后,他们将此人绑架到一大坝旁,不顾天寒地冻,扒掉他的衣服,用树条噼噼啪啪一顿抽打,直打到这个人钻进车底下再三求饶,郝瘸子与其同伙才扬长而去。
    
    另一次,郝瘸子得知其堂弟与王某因故争吵,当即带人持枪闯入王某的兄长家,要将其绑架带走。
    
    “救命啊――”王的家属连声呼救。
    
    郝瘸子的同伙端起猎枪对准在场的群众恶狠狠地说:“谁上来就打死谁!”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郝瘸子有时打人根本不讲什么缘由。一天,他带两个同伙坐出租车来到南岗蔬菜批发市场,其中一个同伙看见路边站着一人,觉得不顺眼,就对郝瘸子说:“这小子挺能装的。”
    
    “你给我把他叫过来。”郝瘸子当即发话。
    
    那人转眼被带到了车门口,郝瘸子冲人家就来了一句:“我是道里双拐,你装啥!”
    
    他问得那人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我不认识你。”
    
    就在说话的当儿,两个同伙已下了车,操起砖头向那人头上砸去,顿时那人血流满面。而郝瘸子等却开车一熘烟地跑了。
    
    曾经“八进宫”的小克是另一流氓犯罪团伙的首犯。他经常纠集同伙在公共场合寻衅滋事,聚众持械斗殴,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1990年8月,小克的弟弟被别人打伤,他听后火冒三丈,决意为其弟出这口气。他对闻讯赶来的乔四等说:
    
    “敢打我弟弟,我得修理他!”
    
    乔四马上应和道:“这小子太狂了,是得修理他。”
    
    “我要不把他制服了,我就不能在社会上混了!”小克目露凶光,恨不能当下就把对方抓来。
    
    第三天,小克找到一同伙,对他说:“我给你们准备好一辆车,你们开车去把这人的腿打折,出了事我包着。”
    
    当天下午3点多,小克的几个同伙准备好枪支和尖刀后就出发了。他们乘车在市区内来回转悠,突然发现了要找的人也乘坐着出租汽车,即紧紧地盯了上去,一直尾随至此人下车的南岗区某宾馆门前。
    
    那人回头发现有人跟踪而来,急急忙忙跑进宾馆大厅躲藏起来。小克的同伙手持猎枪紧追不舍,跟着冲了进去,对着那人就是一枪。“啪”的一声枪响,那人应声倒地,一条腿被打断了(经检查,此人左股骨干中段粉碎性骨折)。同时乔四在哈尔滨的坐驾是一辆黑色奔驰,车号是黑A88888,所有哈尔滨的车见了都要让路。他们有20多个分舵,上千的打手喽罗,他们是当年哈尔滨黑社会的龙头。可以说在黑龙江的范围内,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乔四。
    
    八十年代末哈尔滨的黑社会主要有两大一小三股势力,其中能和乔四相提并论的是开舞厅的郝瘸子,杨馒头。乔四和郝瘸子最后因生意问题翻了脸,郝瘸子被乔四手下的炮手用猎枪打断了双腿,落下残疾。从此乔四一人独大,称霸了整个哈尔滨市。
    

惊动李瑞环,乔四被判死刑
    
    当时乔四在哈尔滨可谓风光无限,只要谁说和乔四爷有关系,那马上成老大。可以说在黑龙江的范围内,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乔四。但乔四有些太过嚣张了,所以造成了日后的失败。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环,在黑龙江视察工作,前有警车鸣笛开道,所有的车都让了,只有一个车竟然从李瑞环的车旁超了过去,就是乔四黑A88888的奔驰。李瑞环当时大为愤怒,但是只是问了一句“是谁的车”,陪同省长想了半天回答说是:“乔四爷的。”没说乔四而是带个“爷”字,可见这位大哥当时的地位。然后李瑞环再没说什么。后来在哈尔滨有人向他反映乔四的事情,他最后痛下决心,要敲掉乔四。回北京后,为了怕黑龙江省公安厅走漏了风声,直接从公安部派人下来抓乔四,结果还是被乔四提前知道,并逃脱了。最后在一个出租车里被抓获。一次抓起来数百人,毙了几十。抓乔四时没用黑龙江当地的警察,直接从北京调去了多名特警。乔四在狱中出价数十万,想过了春节后再死,没办成。
    
    最后乔四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死刑的地点是在一个荒山上,四面围满了武警,据说乔四死的时候很镇静,只说了句:“我这辈子,够了。”
    
    来源:凤凰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9105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沧州黑帮收账引冲突车被掀翻 (图)
·广东雷州征地纠纷逾千村民与黑帮厮杀 (图)
·黑帮与村民争地 广东雷州爆4000人械斗 (图)
·广东雷州800黑帮持械抢地与逾千村民混战 (图)
·公安副局长敲诈黑帮外逃后 黑帮托美国同行追债
·广州警方剿灭芳村特大黑帮 民众放鞭炮庆贺
·两访民向中央巡视组伸冤 遭黑帮追杀打断筋骨险丧命 (图)
·华润起底:两根金条起家 与黑帮谈判互扔瓶子 (图)
·亲弟指证罪行 黑帮大佬刘汉庭上情绪失控 (图)
·中国黑帮人数不下百万 蔓延全国 (图)
·路透社:黑帮头子刘汉与周永康长子合作 (图)
·爆料:昆明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与当地黑帮老大易崇斌有关
·警方:港澳黑帮插手东莞色情业
·广东警方:港澳境外黑帮插手东莞等地酒店业 (图)
·港澳黑帮插手渗透东莞娱乐业 企图“分一杯羹”
·马胜芬在中山纪念堂举牌要求习近平解散世界上最大的黑帮!
·香港一黑帮老大出狱遭伏击 小弟护主被砍伤
·湖南建水电站断水电毁田逼迁 广东采石场涉贪黑帮打伤村民
·网友发帖造谣称黑帮火拼请警方高度关注被刑拘
·黑帮假冒警察持枪绑架勒索百万元无人理睬
·上海浦东现百亿巨贪村官,派黑帮打砸控告人
·双汇你在黑帮势力的保护下毒害草菅多少中国人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偷拆+强拆,法院+黑帮(2010年12月4日) (图)
·河南固始县黑帮当着警察的面殴打村民(图)
·比黑帮更凶残的是“红黑帮”——河南固始县人民上书胡锦涛
·湖南涟源公安局长另一身份黑帮老大/杨松涛
·苏北黑帮横行苏南,警察不管
·陕西汉中城固县黑帮错杀无辜案续:何时还张凯家属一个公道(图)
·陕西汉中市城固县惨案:黑帮错杀无辜,警察无作为
·中国黑帮在加拿大
·我习近平与强势黑帮的喽罗打交道/杨子
·中大国是学会:黑帮治港 (图)
·习清党清不到无锡公安扬黑帮/吴世明
·中国知识界已经官僚化黑帮化/辛可
·李方:中共是国际黑帮的老大哥
·李宇:中共你们是黑帮还是政党?
·胡玫与何新把孔子拍成黑帮教主毛泽东/于德清
·廖祖笙:黑帮再庞大也仍然是黑帮
·内地黑帮势力向政府渗透
·红顶黑帮——专制制度的登峰造极之作/李宇
·就孙文广遇袭:声讨济南黑帮政府/中国人权论坛
·社会里很多组织和“黑帮”有相似之处
·声援郭泉专题:专制腐败如鱼得水,黑帮暴政注定灭亡/赵丽君
·上海强迁冤民向胡锦涛总书记呼吁—控告韩正市长在奥运其间指使黑帮打人 (图)
·余杰:玩偶、黑帮与过家家—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廖祖笙:中共黑帮无耻至极
·云南风水十八怪!好人被欺!百岁老人冒死抗黑反腐败!黑帮横行贪官坏!正气浩然把黑势铲!
·云南风水十八怪!好人被欺!百岁老人冒死抗黑反腐败!黑帮横行贪官坏!正气浩然把黑势铲!
·要求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公安部、中纪委、建设部清除云南黑帮爱信硅科技公司懂事长刘晓尘一家恒昌房地产黑帮巨骗集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