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外逃犯在美与人生女 妻子国内替其还债
请看博讯热点:海外大逃亡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29日 转载)
    来源:法制晚报
    
     首都机场,天气阴沉,小雨。雷鸣是猎狐缉捕队的副队长,此次带领三名新队员韩晓、季旺和何征前往东太平洋某岛执行任务,缉捕在逃六年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冯恩秀(化名)。

    

终于发现了“狐狸”的“尾巴”
    
    冯恩秀是缉捕名单上的老面孔。2009年,他虚构事实与他人签订销售供货协议,合同诈骗金额高达9000余万元。事发后,他抛弃妻子逃到境外,辗转美国、加拿大多地进行隐匿。2013年,他曾经主动电话联系办案单位的民警,询问自首政策。民警摆事实、讲政策,冯恩秀也表示会慎重考虑。但此后,他并未按照承诺回国自首,继续亡命天涯。这一晃又是两年。在“猎狐2015”行动开始以后,缉捕行动队会同办案单位重新梳理冯恩秀的相关情况和线索,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继续加大工作力度。终于发现了“狐狸”的“尾巴”。
    
    就在十多个小时前,东太平洋某岛的移民警察向“猎狐”行动办通报,他们在某个航空公司的旅客名单中,发现了冯恩秀的名字。他乘坐的航班,即将在次日下午三点半飞抵该岛。
    
    雷鸣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不已,他虽然已经身经百战、擒获无数逃犯,但“猎人”的天性使然,让他每每寻到“狐狸”踪迹,都免不了兴奋。经过照片比对,缉捕队确认了冯恩秀的身份,行动办刘主任点了韩晓、季旺、何征三名新人与雷鸣一同前往,要借此机会练兵。
    
    几个小时后,飞机平稳降落。季旺拨通了对方联系人的电话,双方约定了见面地点。
    
    过了“绿色通道”,雷鸣等人走了没多远,便看到迎面走来五个身着黑西服的人,看行动做派就是移民警察。“你好,我是公安部的雷鸣,这三位是我的同事。”雷鸣简要介绍着。
    
    对方也通报了姓名,为首的卓伦警官年纪在40出头。双方落座,拿出了各自制定的工作预案。卓伦警官介绍道:“据我们的调查,你们通缉的嫌疑人冯恩秀即将于今天15:40抵达这里的机场。为了配合你们工作,我们出动了十名警力,其他五名同事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
    
    雷鸣点点头,表示认可。“这是冯恩秀的照片,请发给您的同事。”雷鸣说着把照片递去。
    
    卓伦警官接过照片,看了看抬头问:“一会儿见到人,你我哪一方出面?”
    
    雷鸣思索了几秒。“我想还是由你们出面比较稳妥,我们派人协助你们核实他的身份。”
    
    “好的,没问题。”卓伦警官回答。
    
    “是他一个人来这里,还是带着家人?”雷鸣又问。
    
    “据我们的调查,应该是他和妻子、女儿一起来的。因为,这两个人是和冯恩秀一起定的机票,座位也和他相邻。”卓伦警官回答。
    
    “不对啊,他老婆一直在国内呢?”何征说。
    
    雷鸣辨认了一下,把照片递给何征。“不是元配。”
    
    “韩晓、季旺,你们俩一会儿跟着去,辨认无误了,再让移民警察开展行动。何征,咱俩和卓伦警官一起到留置室等候。”雷鸣说。
    

她卖掉了所有资产为你还债
    
    三点五十,冯恩秀和陶敏一起走出机舱。冯恩秀今年42岁,长得英俊帅气。陶敏刚过了26岁生日,是中国南方人,几年前在美国同冯恩秀相识,坠入了爱河。去年两个人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儿小珠。他们刚到出境口办理手续,便被查验证件的机场人员拦住了去路。
    
    “对不起,冯先生,您的证件有问题,请跟我们来一下。”机场人员说。
    
    “是我的证件有问题?还是我们的?”他问机场人员。
    
    “是您的。”机场人员回答。
    
    “哦······我的······”冯恩秀抿着嘴点点头,明白了发生的一切。
    
    在留置室里,冯恩秀自顾自地喝着水,面对卓伦警官面不改色。冯恩秀的父亲曾是家乡的高级领导,从小到大的复杂经历,让他练就了处事不惊的本领。韩晓和季旺隔着玻璃仔细地辨认,确定是冯恩秀本人无疑。
    
    随后,雷鸣带着何征走进留置室。
    
    “和你老婆一起来的?”雷鸣并不问案件本身。
    
    “是啊,怎么了?”冯恩秀反问。
    
    “你几个老婆?”雷鸣又问。
    
    “我······”冯恩秀一时语塞,侧目看着雷鸣。“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就问你,有几个老婆?”雷鸣搬过一把凳子,坐在离冯恩秀最近的地方。
    
    “我就一个老婆,在老家。”冯恩秀故意向后靠在椅背上,躲避着与雷鸣的距离。
    
    “那今天和你在一起的是什么人?”雷鸣问。
    
    “我女朋友。”冯恩秀随意地回答。
    
    “你知道9000万元意味着什么吗?”雷鸣问。
    
    “那些金额都是虚的,我······我已经偿还了一部分。”冯恩秀有些慌了,解释道。
    
    “你和你老婆还有联系吗?”雷鸣的提问十分跳跃,目的就是打乱冯恩秀的阵脚。
    
    “没有,我已经准备同她离婚了。”冯恩秀说。
    
    雷鸣笑了笑,双手扶在桌子上,一字一句地说:“你知不知道,在你潜逃境外之后,她卖掉了所有资产为你还债,还重新找了工作,挣钱养你的女儿?”
    
    “她······替我还钱?”冯恩秀愣住了。“她那点钱怎么够······”
    
    “是啊,肯定相距甚远啊,但她这六年来就是这样一边还钱、一边养家,到现在已经偿还了整整七百万元了。比起她,你现在还算是个男人吗?”雷鸣的语气越来越重。
    
    “我······”冯恩秀退去了张狂的表情。
    
    “我们见过她,想通过她劝你自首,两年前你主动与办案单位通话,你老婆欣喜若狂,以为可以见到你了,却不料之后你音信皆无,没有实现承诺。她几次对我们说,只要你活在人世上,她和女儿就会等你。”雷鸣的语气再次放轻,但在冯恩秀耳中,却像炸雷一般。
    
    “陶敏和小珠,你怎么解决?”雷鸣问。
    
    “她······”冯恩秀抬起头,看着雷鸣。
    
    他与陶敏是在2013年认识的,当时两人同在美国一家华人餐厅打工,年龄虽然相距14岁,但聊得投机,迅速坠入爱河,在同居中有了女儿小珠。因为冯恩秀的特殊身份,两个人没有登记结婚,也没有举行婚礼。接触久了,陶敏知道冯恩秀也许有着难以言表的过去,但生性阳光的她却笃定地认为,只要两个人相爱,便可以不去考虑过去发生了什么。冯恩秀却在心底仍为家乡的爱人陈茹留着重要的位置,陶敏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人在他乡躲避寂寞的慰藉。
    
    “我想再与她说几句话,可以吗?”冯恩秀改变了语气。
    
    “好的,但不要涉及案情。”雷鸣提示道。
    
    “放心,陶敏认识的我,是2013年才‘出生’的。”冯恩秀说了一个晦涩的笑话。
    
    用大量第一手独家素材不再打着父亲名义吹嘘海市蜃楼的项目
    
    在两名移民警察的引导下,陶敏走进了留置室。按照法律规定,冯恩秀与陶敏见面,必须有警方的人在场,季旺也陪着走了进去。
    
    雷鸣给陶敏搬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则和卓伦警官坐到了一旁,给两个人最大的空间。
    
    “阿敏,我骗了你。”冯恩秀开门见山。
    
    “什么?”陶敏惊讶地张开嘴。
    
    “我在老家犯了事,要跟警方回去。”冯恩秀说。
    
    “我知道。”陶敏艰难地回答。
    
    “你知道?”冯恩秀反而惊讶起来。
    
    “我早有预感,你接着说。”陶敏显然知道,这只是开始。
    
    “我在老家······有老婆孩子······”冯恩秀咬着嘴唇,吞吞吐吐地说。
    
    “这······我也有预感······”陶敏浑身颤抖起来,眼泪充盈在眼眶。
    
    “那你为什么······还和我······”冯恩秀内心翻腾起来。
    
    “因为······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一切都可以容忍······”陶敏颤抖着说。
    
    “你真傻,你不该容忍我,早该离开我······”冯恩秀努力压抑住感情。
    
    “不,你的过去不重要,我只在意你的现在和未来。”陶敏说。
    
    “我······没有未来了。现在已经是阶下囚。”冯恩秀用冰冷地语气说。“我们本就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从今天起,你我一刀两断,你不要等我,把我忘了吧。”
    
    “不可能,我不可能忘了你。恩秀,我会跟你回到国内,找最好的律师,把你救出来的······”陶敏泪水决堤。
    
    “你救不了我,一切都是我自己作孽。”冯恩秀摇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一刀两断,把我忘了吧。”他说着就站起身。“照顾好小珠,我欠你的,只能下辈子还了。”
    
    “不,你们不能把他带走。”陶敏突然激动起来,从后面将冯恩秀死死抱住。
    
    “陶敏,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这么做,对他对自己都不好。”雷鸣警示道。
    
    “放手······”冯恩秀说。“放手!”他突然大喊道。
    
    陶敏傻了,痴痴地放开手,浑身再没有一点力量。
    
    “走吧。”冯恩秀对雷鸣和卓伦警官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留置室。
    
    在机场狭长的走廊上,冯恩秀快步走在前头。雷鸣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在2013年主动询问自首政策后,又临时反悔。也许正是在那段时间,他认识了单纯善良的陶敏,那是他逃亡生涯中的唯一希望,也是他灰暗生活中一次意外的火花。但很可惜,一段欲望生出的罪孽,打碎了他原本完美的人生,也让两个女人为他白白付出了真情和青春。
    
    “嗨,慢点走,她没有再追上来。”雷鸣拍了拍冯恩秀的肩膀。
    
    冯恩秀停下脚步,缓缓地回望。雷鸣看到,他已是满面泪水。
    
    “以后怎么打算?”雷鸣问。
    
    “哎······”冯恩秀退去张狂的伪装,露出本性。“如果在有生之年我还能出来,也许······我会找到陈茹和阿敏,道个歉······”他自言自语地说。
    
    机场人群熙攘,在卓伦警官等同行的大力配合下,雷鸣等人押解着冯恩秀登上了晚上六点的航班。
    
    冯恩秀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不语。一刀两断,说着容易,断的了吗?血浓于水,即使陶敏能忘了他,那女儿小珠的未来又该如何。冯恩秀闭上双眼,在韩晓、何征的监督下,瘫软地跌坠到昏睡中。在梦里,他竟然又回到了2009年的那次签约酒会上,他没有再打着父亲名义,向别人吹嘘那个海市蜃楼的项目,而是停了手,开车回家同妻女简单吃了一顿晚饭。妻子虽然中年发福,但是风韵犹存、善良贤惠,女儿围在他身边,要他给自己买个新书包······
    
    如果时间能倒流,如果生命能重来,一定要选择最简单的生活。冯恩秀的眼角,渗出了热泪。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6508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境外媒体:中国海外追逃任务艰巨 引渡难是关键
·红色通缉令:为海外追逃再加码
·北京公布海外追逃追赃数据:95人外逃 21人归案
·海外追逃最后期限 嫌疑人排队自首
·中国海外追逃最后通牒到期 4个月154人自首
·中国加强海外追逃追赃 外国帮忙可分享“赃款”
·中国海外追逃百日,抓回180犯罪嫌疑人
·原云南省委书记成海外追逃目标 情人系女主播 (图)
·中国发布海外追逃令:12月1日前自首减免处罚
·揭秘公安部海外追逃行动:曾有被捕者是少林弟子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