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四)

    
(2004年5月16日)

    
******

    
结束语(完)

    
    在此,我也借此机会向最高法院审理我案的法官们献上如下之言:我在2003年2月29日,即广东省高级法院终审裁定的第二天,即写了一个简短声明,表示要向最高法院申诉。之所以要申诉,乃因我对你们——最高法院的法官们的良知还抱有一丝希望。我永远忘不了,在1989年5月份,正值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学生、民众爱国民主运动如火如荼开展之时,成群结队的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们,高举着《最高法院判决:学生无罪》的巨型横幅走上街头,汇同最高检察院检察官们的队伍,加入到民主运动的洪流中来。而最高检察院检察官们高举的横幅是《最高检察院决定:起诉李鹏》。这是中国民运史上,也是中国司法史上壮丽的一幕。至今,很多人还珍藏着1989年5月最高法院法官们列队集合,高举横幅走向天安门广场的照片和录相。最高法院的法官们,这是你们的骄傲。历史将永远录下这一体现中国法官良心尚存的时刻。
    
    令人不快的是,在我入狱后一年,即2004年4月份,我才得以完成我的申诉书。原因是,从入狱的第一天,我就要求会见律师,准备申诉事宣。这一小小的权利,在一年后的2004年3月23日,才得以实现一我入狱后第一次见到我的律师。我必须有律师的协助,才能有效的启动申诉程序。一则,我需要法律知识的援助;二则,大量的取证工作需要律师代我而劳。会见律师,这对服刑人员来说,简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权利,但我整整申请了一年,才享受到这一权利。在法治国家,这是第二天即可办到的事。这是一个象征。象征之一,在当今之中国,争取人的基本权利,其路途仍相当艰难;象征之二,契而不舍,路虽艰苦,在中国,人权仍然可以通过争取而得到。
    
    我深知,在今日之中国,政权仍是一元化性质的。在这种一元化的权力架构下,在(中共)党中央——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的框架下,法官们独立判案,这只是一种概念,还只是很多法官的一种奢盼。我的案子的最终决定权,还操在权力层峰的手中,正如我于1998年初被捕,后被驱逐出境,其决定出于江泽民一样:因此,在当前的状况下,我案如果在最高法院的法官手中能够得到完全的独立审查而不受层峰权力的左右,那就会创造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个奇迹。这个奇迹能在我案上出现吗?最高法院的法官们能有这个胆量,这个能力创造这个奇迹吗?但不管中国司法改革的道路多么坎坷,我坚信,总有一天,中国法官们能够不顾政治的干扰而真正行使独立判案的权力,从而维护法官这一称谓的尊严,使法官永远摆脱仅为当权者奴婢的命运。而这正是我长期为之而奋斗的目标之一。
    
    如果最高法院负责审理我案的法官们,在今日的政治气候下,必须向政权层峰汇报我案,我会表示理解。但我希望能够汇报得全面一些,并陈利害得失。
    
    去年,我的案子适逢中共的权力交接之际,我在江泽民任内被监视居住,案子一直拖延,拖到胡锦涛任内被判处无期徒刑,结局与1998年我被捕的情况大相径庭。我不希望中共当局因我案给国际上造成这么一种印象:好象在新一届中共领导上任后,中国的司法状况倒退了,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化了。我渴望中国的进步.我愿意看到、听到世界在赞扬中国的进步,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和司法改革方面的进步。
    
    不管我的一时结局如何,不管最高法院此次最后的结论如何,我对祖国的民主前途仍抱乐观态度。个人的荣辱得失,在历史前进的大潮中,毕竟是微不足道的。我坚信,历史总有一天会宣判:强加在我身上的那两个罪名并不成立。我也坚信,中国总有一天会实现真正民主制度和司法独立。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我们生活一天,离着民主制度在中国的确立就近了一天。
    
    最后,我希望,最高法院的法官们,将你们在审理我案中一切实况——尤其是政治权力因素介入的内幕实况记录下来,!以待将来大环境许可时,将之公布,还历史一个真实的全貌。我也希望,待将来人们回顾这个案子的历史时,有关法官的名字能与铮铮风骨和公平正义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与无耻奴颜联系在一起。
    
    法官先生们,你们应当成为正义的守护神。我相信,历史是公正的,历史需要时间。我的案子已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我真的希望,若干年后,人们在回顾我的案件时,不但能了解到它的全貌,而且能看到中国当代法官身上,尚存着一些正义与良知。
    
    此致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 王炳章
    
    二00四年五月十六日
    
    ******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903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三)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二)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一)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九)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八)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七)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六)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五)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四)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三)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二)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一)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九)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八)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七)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六)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五)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四)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75/王玉华
·王炳章家书节选:加拿大的英雄
·王炳章家书节选: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路
·王炳章家书节选:青海玉树行医给我的刺激六
·王炳章家书节选:诱人的“天堂之路”
·王炳章(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秦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