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09被抓捕人士再次被延长审限 谢阳律师妻子被边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获悉,709大抓捕被抓捕的维权律师和公民目前已经被再次延长审限两个月。
    
    709被抓捕人士再次被延长审限 谢阳律师妻子被边控


    
    张重实律师说:“谢阳案情通报:经与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警官联系得知,已被再次延长侦查期限两个月。辩护律师将在下周就此提出意见、要求会见和向湖南省检察院了解控告的办理情况,并考虑就有关机关在案件中的严重违法行为向最高检察院控告。”
    
    刘晓原律师说:“周世锋律师等人,原被延长一个月侦查羁押期限今日届满。有消息说,已第二次延长了侦查羁押期限(时间为两个月)。”
    
    陈桂秋:709律师大抓捕——谢阳妻子惨遭株连
    
    株连:指一人有罪而牵连他人。株,本指露出地面的树根,根与根之间牵连甚多(百度百科对株连的解释)。在中国古代,株连这种违背人性的暴虐刑制常被当权者所用。在公元1060年完成的北宋时期的著作《新唐书·奸臣传上·李林甫》里曾描写:“杜良娣之父有邻与婿柳勣不相中,勣浮险,欲助林甫,乃上有邻变事,捕送诏狱赐死。逮引裴敦复、李邕等,皆林甫素忌恶者,株连杀之。”
    
    在现代社会,作为前现代社会的专制产物——株连还会存在吗?也许您不相信,但是我信----因为株连已经真实地在我身上发生----我被“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虽然我国法律规定“罪责自负”,但是株连亲人已经是警方对709被捕律师们的家属普遍采取的法外措施。
    
    2016年4月4日,我从深圳罗湖口岸准备入关到香港旅游,在入关处,工作人员拦住我了,在等待了半个小时后向我宣读了一份决定:“由于你的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有关公安机关决定限制你的出境。”
    
    当初我脑子里都懵了,我怎么就危害国家安全了?不论工作还是生活,我都是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
    
    我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除了专业授课,我总是鼓励学生们不仅要努力读书与钻研,掌握真本领,而且要尽可能把握好个人感情生活,因为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尽自己的能力教书育人,尽力辅导我的研究生,同时悉心教育照顾好孩子,操持家务,偶尔外出旅游,也是难得的休闲娱乐,我没有时间也没兴趣关注政治问题,然而政治却来关注我了!
    
    2015年7月10日我的律师丈夫谢阳在“709律师大抓捕行动”中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虽然我对谢阳的具体工作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但基于我对谢阳人品的了解,以我粗浅的社会常识判断,谢阳绝不可能有任何犯罪活动,最大可能就是办案中得罪了某个官员,人家要整治、教训他一下。这类整人的事,我们日常生活中不时耳闻,所以我对他会 很快获释充满期待。
    
    于是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我违心接受长沙市公安局的非法指令,从不接受国内外任何媒体采访,从不和其他被抓捕律师的家属联系。谢阳一直被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我也忍了。我总认为我的示弱、退让会换得人性正常的同情。在漫长的等待煎熬中,我常常在任何场合不自觉地哭出来,在厕所里哭,在办公室哭,边开车边哭,但我在女儿面前却要强颜欢笑,还要经常笑着安慰已经懂事的女儿,告诉她爸爸没事,很快就会回家!不仅如此,我还要笑着去上课;笑着去公安局递交信件,问问谢阳的情况;笑着面对探询的朋友同事。
    
    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虽然有种种缺点,但是基本的法律、人情道理还是要讲的,我不相信他们会把我认为根本不可能犯罪的谢阳无限期关押。
    
    而今,大半年过去了,谢阳不但未获释,且被正式逮捕,被判刑坐牢的现实已经开始呈现。不但如此,对我的株连也不知道何时已经悄然启动,之前有人认为对谢阳等律师的抓捕是政治迫害,我还半信半疑,如今如此可耻的株连竟然降落到我头上,我还有什么可说?这不是迫害是什么?下一步的株连迫害是什么?我拭目以待!我将直面公权的无耻滥用!
    
    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
    2016年4月8日
    
    陈桂秋教授被边控
    
    陈桂秋系谢阳律师的妻子,湖南大学环境工程博士,化学博士后,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浏阳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入选者,美国Rice University访问学者。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Chemosphere、Chemical Engineering Journal等多种国际SCI杂志审稿人。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30余名,博士研究生5名。
    
    我被边控的详细经历:
    
    我于4月4日从深圳经罗湖口岸,想到香港旅游。11点30来到办理出关手续的大厅,把港澳通行证交给一位女工作人员,她几秒钟就看到电脑系统的提示与别人不同,马上和2米外的一个警察示意他过来,然后把我的证件交给警察,他带我到一个4平米大小的玻璃房子,把我交给另外两个女警察,拿着我的通行证走了。看守我的其中一个警察,站在门口,直直地盯着我,也不看别的地方。几分钟之后,我被盯毛了,我也直直地盯着她看,她才偶尔看看别处。两人都站在门口,除了监守我,一直在拉家常:孩子上学啦、新买的皮鞋啦、值得逛的商店啦,等等。7分钟左右,换了班,来了两个另外的女警察。大约10分钟左右,进来一个女警察,快速把玻璃房的窗帘都拉上,我感觉不安全,就问她为什么拉窗帘,她说马上就要处理我的事,是为我好,免得处理时我不好意思。我反驳她:“你快把窗帘拉开,你这样做我反倒感到不安全,我的事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说她在执行任务,不能打开窗帘。我以为马上会有结果,可左等右等也没看到有人通知我什么。我问她们,她们说在查,快了。期间我想看看时间,准备拿手机时被她们制止了。我饿了,想把包里的牛肉干拿出来,也被制止了。20分钟左右,进来一个男警察,警号是2420,我没记住。他拿了一张纸,普通收据大小。他核实了我的姓名,就说:“我现在向你宣读一个决定,由于你的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有关公安机关决定限制你的出境。”我相当愕然,他问我听懂了没有,要不要再念一遍,我就要他再念了一遍。我问他哪级公安机关做的决定,他说不知道。我继续问他对我的限制出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结束,他也说不知道。他说他是执行任务的。接着他和其他两个女警察就催我走:“拿着你的东西,往那边走。”就这样,一个遵纪守法、在谢阳被捕后依然遵从国保对我的的四不政策----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出境、不和其他受害家属密切联系、不通过微信来传播真相的709受害律师的听话家属,变成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锁定为此类人员。
    
    今天一位律师提醒我:“709律师大抓捕”是不正确的措辞,因为还有很多不是律师身份的维权人士。我们家属以后都注意这个问题,叫“709大抓捕”。我为之前犯的错误向关心709的人士致歉。
    
    谢阳妻子陈桂秋
    
    709被抓捕人士再次被延长审限 谢阳律师妻子被边控


    
    709被抓捕人士再次被延长审限 谢阳律师妻子被边控


    

“709大抓捕”9个月整】截至2016年4月8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2016.03.19-2016.04.08)

    
    ▪羁押:再次延长羁押期限2个月
    
    2016年4月8日,辩护律师张重实经与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警官联系得知,谢阳已被再次延长侦查期限两个月。其他被捕人士的情况未知。
    
    ▪解聘:共计17位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被解聘”
    
    (1)包龙军的律师吕洲宾被天津市公安局告知“我们内部已经帮包龙军委托律师了”;谢燕益的律师梁小军亦被告知“谢燕益在里面已经自行委托了两个律师”。
    (2)截至目前,官方称“被解聘”的律师包括: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覃臣寿和李贵生(张凯)、尚宝军(刘永平)、王磊(刘四新)、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陆智敏(李姝云)、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王飞(高月)、纪中久(勾洪国)、吕洲宾(包龙军)、梁小军(谢燕益)。
    
    ▪会见:仍然“有碍侦查”,司法救济无果
    
    (1)2016年3月18日,辩护律师高承才与天津市看守所联系要求会见李春富,对方以“侦查未结束”为由拒绝。
    (2)2016年4月5日,辩护律师燕薪收到天津市公安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理由是“吴淦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属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会见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
    (3)“纪中久律师起诉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剥夺会见权、通信权案”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不予立案”
    
    ▪株连:谢阳律师的妻子被限制出境
    
    2016年4月4日,谢阳律师的妻子欲从深圳罗湖口岸过关到香港,后被海关工作人员告知,接公安部门通知,因谢阳太太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对方拒绝告知具体是哪个公安部门下达的命令,以及限制出境的起止时间。
    
    ▪酷刑?“他们不用穿衣服,他们是坐在床上的”
    
    2016年3月中旬,李春富的家属到看守所欲给李春富送衣服。看守所的人回复说,“他们不用穿,他们是坐在床上的。”李春富的家属怀疑李春富是否会遭到毒打而不能正常起居。
    
    ▪检察院:承诺15天内回复处理意见
    
    (1)2016年4月6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蔡瑛,以及王全璋太太、李和平太太、勾洪国太太、翟岩民太太等律师和家属到天津市检察院控告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及李斌的违法行为。后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接收了控告材料,并告知将在7天内进行处理,15天内给回复处理意见。
    (2)与此同时,辩护律师文东海(王宇)、蔡瑛(李和平)、严华丰(赵威)陆续收到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举报中心的书面《答复函》,称“控告材料已转交我院侦查监督处审查处理”。
    
    ▪法院:天津高院立案,4月20日法庭询问
    
    就天津市河西区政府驳回信息公开的复议申请一事,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裁定不予立案,理由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辩护律师文东海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天津高院告知已立案,并要求文东海律师于4月20日接受法庭询问。
    
    ▪变更管辖:山东 → 天津
    
    (1)2016年4月5日,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了解到翟岩民被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翟2015年8月之前被羁押于山东省潍坊市看守所,之后下落不明。
    (2)翟岩民案是继吴淦(屠夫)之后第2个变更管辖的案件。
    
    ▪没有消息:强迫失踪超过180天
    
    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河西看守所仍然拒不透露幸清贤、唐志顺的下落、案件承办人等情况,二人强迫失踪超过180天。
    
    ▪好消息:释放、解禁
    
    (1)2016年3月23日晚,张凯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我已经平安回到内蒙老家,感谢这段时间各位朋友对我的关心,感谢各位朋友对我家人的关照及安慰,感谢温州民警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
    (2)2016年3月21日,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部门受理了刘晓原律师儿子办理护照的申请。从去年10月15日递交申请,到今天申请被受理,历时五个多月。
    (3)2016年3月30日,曾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的张庆方律师,得以出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7302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被拘维权律师抵美是否预示着中共放松打压
·傅莹回应维权律师问题:律师执业要遵守法律
·维权律师张凯改为刑拘 当局组织信徒观看案件视频 (图)
·基督教维权律师张凯电视认罪是自愿还是被迫?
·强拆十架:北京维权律师张凯被迫上电视“认罪” (图)
·监居届满:外界关注北京维权律师监居半年后命运 (图)
·浙江温州官媒发布维权律师张凯“认罪”报道与视频
·709大抓捕数据:中国打压维权律师人数达到317名 (图)
·中国打压维权律师人数达到317名 (图)
·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李和平突被指解雇2代表律师 (图)
·2016年1月中国维权律师权益动态信息简报
·大抓捕:在押维权律师部分已被正式逮捕或起诉
·维权律师自身权利不保:赵威母亲谈她的近况
·维权律师王秋实取保候审 维权人士冯正虎被拒出境 (图)
·成都双流七名访民受审 维权律师冉彤竟被抬走 (图)
·山东维权律师刘书庆被注销律师证 人权律师续遭打压 (图)
·中国镇压维权律师受影响人数继续增加 (图)
·中国维权律师李和平等被控颠覆罪批捕 (图)
·中国维权律师抓捕:锋锐李和平等相继被批捕 (图)
·李和平已经被天津逮捕 被逮捕的维权律师已到15人 (图)
·侯文卓:我愿为维权律师和瑞典人彼得达林顶罪
·赵常青:还国家正义!释放一切维权律师和良心公民!
·杜耀明:中共打压维权律师,自断和平变革之路 (图)
·莫水新:是谁逼出了“维权律师”? (图)
·曹雅学:中国维权律师代理的典型案件(2003-2015) (图)
·肖国珍:打压维权律师对中国有害无利
·黑色七月: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的法律分析/李进进
·章小舟:抓捕维权律师事件带来的启示 (图)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图)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对维权界同行说:一个有效的打压手段会被反复使用,直至其失效 (图)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3/杜阳明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2/杜阳明
·雷天壮: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中共政权严打的新对象 (图)
·龙戈铤:大抓捕维权律师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孙大午声援维权律师:面对恐怖你能怎样
·高洪明: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中国维权律师崛起
·任建峰:内地维权律师,他们才是真勇气 (图)
·胡万宝:为维权律师谏习总疏
·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中国维权律师崛起/高洪明
·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维权律师崛起/高洪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