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昆明原副市长知行贿人出事 请风水师占卜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19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网
       

    处理结果:2015年7月,李喜被开除党籍;2015年8月,李喜被开除公职。2015年12月,法院公开审理李喜受贿一案,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其未上诉
      
    犯罪事实:李喜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美元13.2万元、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价值27.66万元的黄金。
      
    简历:李喜,男,汉族,1962年12月生,云南昆明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1981年7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副书记、镇长,官渡区委常委,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昆明市政府副市长,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案件透视
      
    看到一只受伤的喜鹊,左思右想觉得不吉利,请来“大师”卜算吉凶;带全家驱车去外地求签······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喜,因忧心忡忡、心神不宁而迷信“大师指点”、遇事“问计于神”。
      
    令其焦虑不安的,正是其犯下的违纪违法事实。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李喜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美元13.2万元、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价值27.66万元的黄金。
      
    因严重违纪违法,李喜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铁窗内,想到体弱的妻子、患病症的儿子,李喜感到一阵凄凉,他在忏悔书中感叹:“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
      
    “但是没有假如”“残酷的现实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就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般。”李喜在忏悔书中写道。
      
    在“灯红酒绿”中构筑“财富之塔” 落得前半生“喜”后半生“悲”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我今天仍然还是滇池渔村的农民。”李喜,一个祖上世代靠打渔种田谋生的农家少年,因大学、中专招考跃出“农门”走出渔村,踏上人生坦途。
      
    他曾经是勤奋努力的,能干事、会办事、能干成事的能力,在基层工作的长期历练中得到了展示。在组织培养下,李喜逐渐走上领导岗位,成为云南省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又被重用为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李喜说,按照其工资和奖金,已经足够一家三口开销。全家团圆幸福的日子本值得珍惜,但李喜的心态却在悄悄改变。随着职务的升迁,他却放松了学习,不注重党性修养和锤炼,任由思想意识发生蜕变。
      
    李喜平时接触到的不少老板过着奢靡的生活。“坐豪车、穿名牌、上酒楼,大把花钱,花天酒地······”是这些老板们留给李喜的印象。这对李喜产生了很大冲击,让他萌发了“要过上好日子”的念头。于是,他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开始扭曲,一方面要住上豪宅、开上好车、穿名牌服装、喝名贵佳酿,另一方面担心离开领导岗位后再无“捞钱”机会,贪腐的大门由此在他心中悄然打开······
      
    李喜在悔过书中写道,在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主政一方,他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正当他“飘飘然、忘乎所以”时,围在他身边的人也多了起来。李喜爱讲江湖话,爱混老板圈,经常组织操办杀牛饭、全羊席,“整天迎来送往、忙于应酬,晕晕乎乎”······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际,向李喜涌来的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各种吹捧、笑脸,还有暗藏着的各种诱惑和算计。
      
    于是,李喜开始在灯红酒绿之中构筑起属于自己的“财富之塔”,也埋下了一颗葬送自己前程和家庭幸福的“定时炸弹”。如果说,曾经的奋斗跟机遇让李喜前半生人生轨迹划成一个“喜”字;那么失范的所作所为,又把他的下半生命运改写成一个大大的“悲”字。
      
    “明目张胆”“间接迂回”收受千万 回首过往他都不敢相信、不敢面对
      
    据李喜回忆,刚来到安宁工作的时候,面对他人奉上的不义之财,他还是很谨慎的。祸患常积于忽微,小节不守,终累大德。随着收受不义之财次数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大,李喜的心态也从忐忑不安渐渐变成心安理得。“2004年,因我在某工程项目中给予某老板帮助后,该老板为了感谢我,一次性送给我80万元现金,当时,我犹豫了一下,但最终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就收下了。”据李喜回忆,至此,他的廉政防线全面崩溃。
      
    “收下这笔钱后,自己知道是严重违法的,着实紧张了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又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心里开始坦然了起来。”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于是有人送1万、2万元,我也就自然而然地收下了,有人送10万、20万元,我也只是客气一下之后也就‘笑纳’了。2006年,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500万元,2011年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300万元······”李喜从不敢贪走向敢贪,甚至发展为明目张胆地索要。
      
    李喜利用手中权力损公肥私,视廉洁从政的相关纪律和规定如一纸空文——他曾利用职权帮助私企老板唐某获得项目开发权,并协调减免了50%的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从而得到500万元“感谢费”;他曾安排下属陪同到山东探望病人,开支6万多元,以接待费的名义由其下属在分管的部门财务报销······
      
    从2003年到安宁任职至2014年案发,十多年间,李喜先后直接或间接收受21名私企老板所送钱物价值1800余万元。当他接受组织调查,逐一回忆梳理所收受的那一笔笔财物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如此贪婪,竟对纪法如此麻木,以至于都不敢面对。
      
    钱不是自己亲自收的,就不容易被发现,有这种掩耳盗铃想法的人正是李喜。他不仅利用手中权力为家人牟利,甚至纵容亲属参与受贿敛财,他则在幕后进行着实际操控。通过安排亲属入股、代收贿赂等方式,让亲属在请托人的公司工作,领取工资;同时为亲属招揽工程,让他们在工程项目中谋取非法利益,自己则成了“权钱交易所所长”,间接收受贿赂1000万余元。此外,李喜还安排自己的驾驶员何某代收并保管贿赂40万余元。对纪法缺乏敬畏之心、治家不严,最终使全家都陷入到了困境之中。
      
    忧心忡忡心神不宁 烧香求签寻“大师”指点
      
    据李喜回忆,他也曾想把不义之财退回去,却又侥幸地认为送财物者不会讲,时间长了就没事。但当有人真的“出事”后,他就慌了神儿。“2014年初安宁市某些政府官员被查处,我十分害怕,担心牵涉到我什么问题。为保险起见,我找到送过钱给我的多个老板,将钱退还给他们,试图逃避法律对我的制裁,并叮嘱他们统一对纪委、检察机关的说辞。”
      
    李喜在忏悔书中提到,得知当初送自己80万元贿款的地产商老板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后,他焦急万分寝食难安,但随后又开始“自我安慰”——“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在忏悔书中,李喜将自己当时的心态形容为“焦虑与幻想共存”“度日如年”。
      
    在意识到自己拿了不该拿的钱有可能会“出事”之后,李喜忧心忡忡心神不宁,度过无数不眠之夜。他变得非常迷信,遇事总是要找“风水大师”或是求神拜佛。当听到算命“大师”说他会有大灾时吓坏了,急忙寻求破解之道,并听信了算命“大师”的“指点”,重新挑选了一个“吉祥”的手机号码。
      
    2014年的一天,李喜家里飞进来一只喜鹊。家人发现这只喜鹊已经受伤了,忙把喜鹊的伤口包扎好放走,但仍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吉利,又请来“大师”卜算吉凶。“大师”测算后说,李喜家进了“不干净”的人,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驱出去,才能保全家平安,否则李喜家人将会遇到灾难。
      
    李喜全家经过仔细排查分析后,认为这个“不干净的人”就是与李喜妻子关系好的一个朋友,她经常来李喜家串门,就认定是她带来了灾祸。于是全家商定由李喜的妻子劝说这位朋友别再来李喜家了。
      
    2014年国庆节,李喜带着全家长途驱车到云南大理鸡足山拜佛。来到山上的寺庙里,李喜虔诚求签,心里默念着请求神仙护佑,保自己无事、保全家平安。
      
    李喜理想信念丧失,不信马列信鬼神。然而事实证明,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如果不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如果不严以用权、廉洁自律,却败坏纲纪贪赃枉法,就不可能逃脱纪法的严惩,也不会有什么神仙和菩萨来保佑。
      
    直到李喜接受组织调查,他如大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
      
    案件剖析
      
    李喜,一个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本应意志品质坚定,但他却背叛了入党时的铮铮誓言,败坏了党员的忠诚品质。随着职务的升迁,李喜逐渐变得忘乎所以,胆大妄为,公然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异化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要从中吸取教训,不断加强党性锤炼,切实解决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要把党章作为根本遵循,把党的纪律作为悬在头顶的“三尺利剑”。要守住党和人民交给的责任,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根本问题。要深刻认识到党员干部就是人民公仆,要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谨慎,保持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的约束,要守好公与私的分界线,坚决防止市场交换原则的渗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搞特殊、越雷池,使守纪律讲规矩成为浸在骨子里、融在血液中的自觉修养。
      
    从李喜严重违纪违法的历程来看,一个人没了底线,就什么都敢干。党员领导干部必须谨记,当手中有了权力时,奉承、追捧、攀交情、拉关系、请客送礼的人会多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有多大魅力,实际上这些人是冲着你手中权力来的,表面上对你恭敬有加,实际上别有企图,甚至暗藏玄机、设下陷阱。
      
    一步很短,一生很长,有时一步走不好就毁掉一生。各级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心中有杆秤,手中有戒尺,严格自律,慎言、慎行、慎独、慎初、慎微、慎友,守住底线,过好人情关、名利关、苦乐关,保持纪律的刚性约束力,真正做到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净净做事。
      
    1.主政一方,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
      
    看到周围的老板们坐豪车、穿名牌、上酒楼,大把花钱,过着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生活,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诱惑。特别是在我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开始主政一方,一朝大权在握,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这时候,围着自己转的人多起来了,自己感到风光了,就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了。
      
    2.整日寝食难安,焦急万分,但又心存侥幸,开始自我安慰
      
    自己总认为安宁是个小地方,反腐风暴不一定刮得到,我天真地认为老板不会讲,别人就不会知道,时间长了就没事。
      
    我整日寝食难安,焦急万分,但又心存侥幸,还是认为该老板不会供出我来。我也曾经想鼓起勇气投案自首,但我又开始自我安慰,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
      
    3.假如当初没有走向歧途,全家就能幸福团圆,但是没有假如
      
    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按照我的正常收入,我家人足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不让他们担惊受怕;
      
    但是没有假如,只有冷冰冰的现实,现在我一想到我爱人和儿子的现状和今后的生活,心里就一阵凄凉,感到万分痛苦。
      
    李喜悔过书
      
    我叫李喜,现年52岁。我祖上世代以打渔、种田谋生。小时候家庭贫困,我吃了不少苦,当时生活的艰辛和无奈,我至今记忆犹新。1979年大学、中专招考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终于走出了滇池渔村。1981年我被分配担任农科员,1985年我当上了福海办事处副主任。
      
    在组织的关心下,我先后在官渡区任区政府办副主任、关上镇镇长等职。2001年组织提拔重用我,让我担任安宁市代市长,后来我又被组织提拔为这座工业城市的党政一把手,主政一方。安宁这个舞台给了我施展才华的机会。2008年我被组织任命为昆明市副市长,2014担任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回顾人生历程,我能从一个农科员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厅级领导干部,在每一个阶段都凝聚着组织的心血、汗水和期望。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我今天仍然还是滇池渔村的村民。追思这30年,组织上给予我的太多了,我终身感激不尽。可如今,我却掉进违纪违法的深渊,自毁前程。我追悔莫及,万分痛恨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天?一切都晚了,我痛苦地品尝着自己酿成的苦果,幻想着这一切只不过是个短暂的梦,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随着任职时间的增长、职务的升迁和环境的影响,我不自觉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看到周围的老板们坐豪车、穿名牌、上酒楼,大把花钱,过着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生活,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诱惑。特别是在我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开始主政一方,一朝大权在握,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这时候,围着自己转的人多起来了,自己感到风光了,就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事事讲排场、摆阔气,整天迎来送往,忙于应酬,晕晕乎乎,完全丧失了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清醒头脑和坚定立场。
      
    刚到安宁市工作的时候,对于下级和老板送红包、礼品、礼金,我还是很谨慎的。随着收受红包、礼品、礼金的次数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我都来者不拒,日复一日如此,便习以为常了。在贪欲的激流里,我已经难以收手和回头。至今,我先后多次共收受了近30个老板钱财上千万元,数额巨大,触目惊心。
      
    十年来,我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深为收受那么多钱财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也曾想过把这些钱财退还给老板,但又缺乏勇气,缺少担当。自己总认为安宁是个小地方,反腐风暴不一定刮得到,我天真地认为老板不会讲,别人就不会知道,时间长了就没事。
      
    2014年6月,安宁某地产商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我万分紧张,因为我收受的第一笔大额度受贿款80万元就是他送的。我整日寝食难安,焦急万分,但又心存侥幸,还是认为该老板不会供出我来。我也曾经想鼓起勇气投案自首,但我又开始自我安慰,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自该老板被检察机关带走后,我是在一种焦虑与幻想共存的情况下度过的,真是度日如年啊!直到我被调查,才如大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
      
    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首先是放松学习,没有认真学习掌握党纪党规。长期以来,我靠直观考察办事,凭经验感觉定事,平时材料有人代笔,凡事有人代劳。
      
    其次是宗旨意识淡化,把为人民谋福祉、谋利益代之以服务企业、服务老板,从中大肆收受贿赂。
      
    第三是把持不住自己,在私企老板的阿谀奉承下,在糖衣炮弹的轮番进攻下,我把廉洁从政各项规定当成了“耳边风”,把原则和操守当成摆设。
      
    第四是追求享乐,迷失了自我。贪图安逸,讲究排场,吃吃喝喝,与私企老板拉拉扯扯,公私不分、政企不分,不分界限,没有底线,完全丧失了农民本色,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
      
    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和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我深感内疚,难以面对。我爱人近两年来一直失眠、焦虑,身体很差,养病在家。儿子的右眼去年底患上了一种全球都较为罕见的病症,需要定期不定期到上海某医院进行手术治疗,能否保住视力还难说,目前他们都急需我照管。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身陷自己亲手编织的“笼子”里接受组织调查。
      
    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按照我的正常收入,我家人足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不让他们担惊受怕;
      
    假如我没有违纪违法,我就能照顾家人,尽全力、想办法医治好爱人和儿子的疾病,就不至于让他们独自面对难以预料的未来;
      
    假如我没有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我就能在组织给予的岗位上,还能为昆明、为老百姓做点微薄贡献,弥补我对组织的亏欠、对百姓的愧疚······
      
    但是没有假如,只有冷冰冰的现实,现在我一想到我爱人和儿子的现状和今后的生活,心里就一阵凄凉,感到万分痛苦。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就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一般。希望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以我为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对于那些已经犯错误的同志,我以切身经历劝告,千万不要心怀侥幸,甚至目前还在不收手不收敛,最终等来的,必定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004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昆明一停工楼盘成“鱼塘” 市民相约来钓鱼 (图)
·昆明警方八一通报避重就轻,避而不谈政府责任 (图)
·管他“台独克星” 昆明机场餐厅照宰黄安不误 (图)
·地产大鳄刘文武落马 曾是昆明楼市"北王" (图)
·昆明高校一男生在宿舍遭室友杀害 (图)
·昆明理工大学男生在宿舍被室友杀害 (图)
·网曝昆明理工大学一学生在宿舍遭舍友杀害 (图)
·昆明警方捣毁制售假发票窝点 可填金额近万亿元 (图)
·昆明一小区资金短缺成烂尾 业主筹资1700万自救
·昆明城管与商户起冲突致11人受伤 警方介入调查
·城管清场数百名小小贩顽抗 昆明闹市如战场 (图)
·云南昆明上百警察城管围殴摊贩打伤多人 (图)
·昆明男子闹市持械斗殴 警察连开3枪示警制止 (图)
·曝昆明两小学生遭同学逼睡垃圾房 老师拍照发朋友圈 (图)
·昆明一小学26名学生因疑似食源性疾病入院治疗
·云南玉溪森林火灾烧到昆明境内 14集团军救援 (图)
·云南玉溪发生森林火情 已蔓延至昆明市呈贡区 (图)
·昆明一在建工地突然坍塌已致1人死20多伤 (图)
·上海昆明等十余城市泛亚投资人同日集会追讨投资款 (图)
·昆明4名流浪汉争夺“丐帮帮主” 一人被打死 (图)
·昆明与昆明湖的渊源:事关张骞通西域和水上征战
·揭秘:周恩来专机在昆明险被导弹打下,军区政委谭辅仁被暗杀
·昆明军区政委兼云南省革委会主任谭甫仁遭暗杀之谜
·老周:春城细雨烹带鱼——昆明市民“欢迎”周小平传经送宝纪实
·中国民众如何看待昆明暴恐事件及新疆问题
·孙文广:从昆明血案看新疆、西藏问题
·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与恐怖主义/余英时
·中南海对昆明恐怖事件不感到羞耻吗?/邹志凌
·滥杀民众的岂止是昆明暴恐/杜阳明
·谈昆明火车站事件/傅申奇
·昆明慘案背後極端勢力綁架維吾爾族
·昆明事件终有一天真相大白/上海闸北杜阳明
·对昆明大血案的再省思/晴朗
·陈金晖;从昆明火车站杀人事件说开去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陈维健 (图)
·昆明事件独立分析
·刘军宁:从昆明事件反思民族区域自治政策
·冼岩:昆明暴恐案的源头之一是胡耀邦
·甲午倒逼巨变 昆明刺眼血色/张恩铭 (图)
·雾里看花说昆明恐怖袭击事件/杨支柱
·从美国911思考中国昆明的301
·张圣雨:关于昆明恐怖袭击事件的反思
·“昆明暴力事件”问责书/热雪寒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