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推出辟谣平台 控制言论还是治理网络空间?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31日 转载)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8月29日正式上线,被称为治理网络谣言和打造清朗网络空间的重大举措。作为首个正式打击网络谣言的机构,辟谣平台的成立将对互联网言论空间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新华社星期三的报道说,“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由中央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主办以及新华网承办,旨在为群众提供辨识、举报谣言的权威平台。
    
    报道介绍,得到多个的单位机构帮助支持的辟谣平台起到大数据精准识谣、联盟权威辟谣、多终端立体传播、指尖即时查证、关口前移防范的作用。目前,已整合接入全国各地40余家辟谣平台,包含辟谣数据资源3万余条。
    
    网络人士袁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的设立主要有两个原 因。
    
    “一个是中共高层斗争比较激烈,政治八卦特别多。政府可能想从这方面引导一下。再一个社会矛盾激化,各种事情层出不穷。好像最近昆山砍人、老兵群体维权、还有P2P暴雷。这些维权事件特别多。(当局)有点控制不住,就想引导舆论。”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则说,靠政治权力打造的辟谣平台或中心意味着信息的垄断和打压。
    
    “在官方的思维和语言中,‘谣言’常常是指对官方不利的信息。成立(辟谣)平台,无非就是在进一步加强言论的管控。禁止信息传播会使社会走向封闭,反映不了各方面的真实情况。”
    
    中国官方一直致力于打击网络谣言,相关报道与措施不再新鲜,但当局似乎是第一次正式针对网络谣言,建立功能如此繁多的辟谣平台。
    
    新华社的报道在介绍辟谣平台背景时表示,“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网络谣言时有出现,误导了公共舆论······对社会发展稳定产生了干扰。为回应群众关切,推动辟谣工作常态化、专业化,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应时而生,”
    
    袁先生对此表达相反观点。他认为,从中国的现实情况来看,政府严加打击的一部分谣言通常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他举例说:“像薄熙来事件、周永康事件。当时传言北京政变。还有令计划儿子(令谷)车祸死亡的事情。”
    治理网络谣言从网络警察的其中一项工作,到在2013被作为诽谤行为入罪只用了短短数年时间。互联网言论空间不断缩窄,中国似乎再次回到“因言获罪”的时代。
    
    朱欣欣强调:“真正的辟谣应当是通过人们独立思考,进行对比、鉴别。识别谣言的条件是依靠自由信息的传播。”
    
    但朱欣欣补充说,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只是相关部门围绕着领导实行的一项形象工程,当局中国官方不可能彻底控制网络信息的传播。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28421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安徽破获特大跨境网络开设赌场案 冻结8000万元
·当局开辟辟谣网站为网络监管新喉舌 (图)
·释学诚遭剥方丈袈裟网络一片淫僧讥讽 (图)
·网络大V被拉清单 当局网紧文字狱 (图)
·滴滴流氓司机怎么处理 网络喊打官方沉默 (图)
·安徽一官员玩网络漂流瓶找情妇 被勒索百万 (图)
·大学生当“网络水军”受审 有偿发帖删帖挣500多万
·中国一周两次整顿网络 剑指短视频及直播 (图)
·深圳佳士维权行动遭中共网络大规模屏蔽 (图)
·深圳佳士维权行动遭网络大规模屏蔽
·网络性侵爆料一个话题倒下 另一个话题站起来 (图)
·网络性侵爆料一个话题倒下,另一个话题站起来 (图)
·有外媒称,北京的清华大学参与网络间间谍活动
·湖南打掉目前中国最大跨国跨境涉黄网络直播聚合平台
·俄网络迫害变本加厉 中国提供设备帮俄加强网控 (图)
·讨论:在网络封锁下长大的中国年轻人 (图)
·广东律协新规限制律师网络言论
·胡金戈老师不雅视频事件刷爆中国网络 (图)
·广东律协下达网络封口令 律师再遭重压添枷锁 (图)
·讨论:网络翻墙者对中国看法更正面? (图)
·东德的监控网络:告密行径深入社会各个角落
·唐代妆容步骤网络走红 网友:胖姑娘春天来了 (图)
·南京保卫战检讨(网络资料汇编)(图)
·何清涟:网络革命的发酵:从寻找领袖到寻找阶级
·网络金融崩盘时代——中国式庞氏骗局的灭亡 (图)
·高洪明: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若中国抢先建成5G网络 对美国威胁多大? (图)
·“严书记女儿”引爆网络,其实是因为这个 /北木观察
·杨早:假如1919年有了网络,还会有五四运动吗? (图)
·谢选骏:网络主权与信息孤岛
·曼维:中国民主转型与网络运动 (图)
·梁京:网络时代的革命与战争及其挑战
·高洪明:网络沙皇鲁炜倒台,但网络沙皇制度不会改变!
·网络沙皇无比嚣张跋扈!太猖狂终得恶报 (图)
·谢选骏:网络主权并非主权网络——中国退出互联网世界
·谢选骏:国家主权扼杀网络主权
·没有网络中立性的未来?欢迎来到中国 (图)
·高洪明:网络作家,你听到了吗?
·高洪明:尽管鲁炜倒台,但中国网络管制依旧!
·视频:中国三度蝉联网络自由度最差,网络自由何去何从?
·视频:江歌案为何引发中国网络大争议?
·网络小说点字成金,阅文集团上市爆红背后 (图)
·中国的大数据社会监控与网络公民社会崛起之前瞻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