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17日 转载)
    ——请欧美国家有爱心的主内肢体收养我的5岁孩子
    
     我叫李玉,女,1983年4月8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永安乡黄庄村523号。我家有父亲李培学,母亲吕显芬(瘫痪在床),大哥李根,本人李玉,为本村村民,农业户口。

    
    我家原有住房600平方米,是个二层楼。还有门市360平方米,经营日用百货、蔬菜水果、五金电器、儿童玩具等,已经近30年。还有两亩口粮田,种一家人的口粮。一家人以此为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小康。
    
    2007年我家遇到了拆迁,在我家所在的村子基础上,建了多个高档商品住宅小区——东湖豪庭、东湖明珠、金泰御苑等,这些小区内建有人工湖、游泳池、健身馆等高档设施,房价极高。
    
    其中有一、两栋楼是专为区乡公务员盖的,房价仅为市价的一半;其中区、乡委书记一级的可认购155-200平方米,科级、科级以下、事业单位教师等可认购120平方米。
    在拆迁中,给我家的补偿极不合理,我一家不能同意。为此,有关部门采取了“株连”的方式,即让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家人做“工作”,工作做不通,调离原单位或开除。我二哥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区黄庄中学当中学老师,作为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他很是珍惜。为此有关人员找到我二哥,让我二哥做我们一家人的工作,同意他们的不合理的拆迁补偿。
    
    作为家人,我们很是珍惜我二哥的中学老师的职业,一个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多么不容易。但是,由于拆迁补偿太不合理,我们实在无法接受。黄庄中学校长殷泽明当着我们全家人、村委会、拆迁办,对我二哥说,如果做不通你家人的工作,就不要来上班了,你就不要当老师了。
    
    2008年5月14日我家遭强拆,我们一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我姥姥看我们一家人实在可怜,暂时收留了我们。为此我一家人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的道路,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可是在2年的上访中,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
    
    到了2010年,我二哥对我们说,拆迁方给了三套安置房,一个80平方米,两个105平方米,20万元。我和家人则认为:
    
    1、这个安置实在是不合理,我们家原有960平方米,才补偿290平方米,我们实在是不能接受。
    2、作为家长,我的父亲李培学一直没有签字,是我二哥代签的,完全不符合手续。
    3、我父母住在80平方米的那套房,我大哥住在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二哥住在另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我二哥应当享受事业单位教师认购的120平方米,可是以这105平方米这套拆迁安置房顶替了)。我没有房子住了。
    4、我2007年拆迁的时候25岁,是当村的村民,是常住人员,是农业户口,2亩口粮田中有我的一份。可是在拆迁中,我没有得到一套住房,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
    为此,我个人开始了上访维权之路。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为此到省(济南)上访,还是得不到解决,于是不得不来到北京上访,可是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
    
    为了寻求“包青天”,为了得到路过的“有关的大领导”注意、关注,我写了上访材料摆在街头,曾点过鞭炮,曾在首长路过时“拦轿喊冤”,为此我曾被警告、训诫、行政拘留、取保候审。18大期间,在我怀孕2个月时,曾被关黑监狱,是永安乡夏庄一个被废弃的水泥厂。也许我的做法太傻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想只有如此,我的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但是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有时我十分悲观失望,尤其是我怀孕在身,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感到没有一点前途,不如一死了之。一天我走到天安门,实在想不开,想跳金水河,被武警救下。我很是感谢这个武警警察,不然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活到现在。
    
    没有想到,我想不开要跳天安门前金水河,因为无家可归面临生孩子时到了天安门,等等这些都成了我的罪状,在孩子刚满1岁时,还需要吃奶时,我就被抓,后被判刑4年。
    
    在狱中4年,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如被带15斤脚镣,并被手铐脚镣连着一起,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只能弯着腰,抱着腿,不能站直,无法走路,不能吃饭,不能自己大小便,夜里还要值班,无法入睡。
    
    我曾被关单人牢房2次,共64天,没水洗漱,每天只给1个小馒头,不到2两,有时一天一顿都没有。不让换洗衣服,只能坐在小凳子上,不许活动,头痒了都不让挠。
    手脚浮肿,血压低,有病也不给看,曾因晕倒都不给就医,还让接着站立,站不住,别人扶着也要站。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对孩子的想念。在我坐牢期间,孩子被送往山东枣庄福利院。
    
    我出狱后去福利院看我的孩子,福利院不让我见,对我说,需要找村主任和乡的民政部门开证明,还需要找派出所的警察带着你来。
    
    费了很多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孩子,我发现孩子面黄消瘦,很不健康,我很是揪心。并发现,这里的软硬件条件都不是很好,一个阿姨需要照顾好多孩子,照顾不过来。
    我很想把孩子接走,可是我能把孩子接到哪里去了,我出狱后,依旧是无家可归,自己的温饱都时常遇到困难。我的孩子是生在上访维权的路上,难道还要陪着我一直在上访维权的路上走下去吗。
    
    上访维权道路可能是一条没有结果的道路,也许我的问题一生都得不到解决,我一生都要走下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我希望我孩子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希望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使他能过上常人的生活。
    
    多年的上访维权经历,使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没有一点信心,我希望欧美国家的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
    
    来源:民生观察
    
    ` (博讯 boxun.com)
2710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1000多访民新年“开门红”在人民公园“大集访” (图)
·上海一千多访民新年“大集访” 交流维权信息和经验
·女访民春节期间遭维稳人员暴力监控 反锁屋内禁止离家 (图)
·在京访民春节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 十访民北京南站拉横幅
·访民无旅游权春节游天安门被抓 (图)
·春节在京访民陶红被关马家楼 (图)
·抓访民春节也不休息 在京访民陶红被关马家楼 (图)
·人权捍卫者江苏访民吴继新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过年 (图)
·在京流浪维权访民举牌拜年的日子何时结束? (图)
·在京访民春节续受警方骚扰 (图)
·春节在京访民续受警方骚扰 (图)
·在京访民感叹特色社会下官民过年两重天 (图)
·在京访民举牌欢迎沈爱斌回到大家庭 (图)
·大年初一 在京访民拉横幅要求释放遭关押民众
·大年初一在京访民在北京南站拉横幅要求释放被关押访友 (图)
·北京“马家楼”额外开恩,给关押的访民“加餐” (图)
·在京访民给全国被关押的维权访民异议人士律师拜年 (图)
·2019春节除夕在京访民举牌要求上春晚寻找一个温暖的家 (图)
·冤情未获昭雪 大批访民留在北京过年
·资深访民章冬翆访谈录之二:告状见到胡耀邦 (图)
·图 有大陆访民怀念国军和国民党 (图)
·苏联解体前的调查:85%访民称苏共代表公务员利益
·中国访民国内国外艰难的申冤之路令人动容 (图)
·辽宁访民宁先华:习近平反腐败运动为何越反越腐?
·江苏访民吴小燕遭维稳人员暴打住院
·“7位访民集体喝农药”击穿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綫
·牟传珩:访民之歌
·徐永海:为遭刑拘的基督徒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袁建斌
·写给访民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高洪明:中国创新职业:职业访民官方发工资吗?
·变态辣椒:“超级访民”郭文贵 (图)
·徐琳:访民之歌 (图)
·访民的现实/王强
·高洪明:访民冒死拦截车队危险!赞许言行乃沽名害命
·高洪明:但愿滞留美国之中国访民风景线不在!
·陕西访民告全国访民同胞书
·高洪明:访民哪里去喊冤?请中央明示
·无法描述的官场腐败把访民推进了饥寒交迫、水深火热的灾难中/刘恒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