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多位陕西访民因集体举报王兴宁而遭上门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4日 转载)
    
    我们是陕西各地有不同严重冤情的数百名当事人,之所以采取这种集体联名形式来反映大家的问题,是因为我们被权利干预、司法枉判等造成的冤假错案,经个人长期上诉、申诉根本得不到依法纠正,还长年饱受地方政府暴力维稳之苦。我们曾于2017年4月20日,向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暨徐令义组长递交的《陕西访民状告司法腐败联署信》(以下简称《联署信》)至今也得不到落实。
     因我们的问题无法在陕西得到依法解决,故向中央七大常委及中央政法委、高检、高法、人大、公安部、依法治国办公室、中组部等多家部门分批多次快递联名信控告陕西省公检法司一把手及陕西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不作为、乱作为、公开当黑保护伞的渎职行为。

    2019年4月7日,联名信中的88名访民代表在各大网络上转载了户县访民代表郭世元起草的《陕西省88名访民实名举报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充当贪官黑保护伞》一文,得到了海外多家媒体的关注。
    2019年4月10日,联名信中的访民代表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周志银遭遇警察及当地政府的合伙上门威胁。据周志银讲,当天上午他家中来了四个人,两个人是国宝大队的,一个人是赤沙镇派出所所长,一个是派出所的民警,他们把周志银从家中叫到村委会去作了笔录,说他参与活动了,几十人签名,联名控告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了,这个联名控告材料发到境外网站上去了,上面有周志银的身份证号码和电话号码,他们一直追问周志银详细情况,并警告周志银以后不准参与任何事情,也不要转发对自己无关的事情,要是再转发一些对国家不利的东西了就要处理他,按照反革命对待。
    他们还强行把周志银的手机抢去看了很长时间,把访民维权的一些微信群和微信好友都拍照了,把一些聊天内容也拍照了。
    2019年4月11日,联名信中的谢平课、高宝宏、裴小红等人也因参加实名举报王兴宁而遭遇了和周志银相同的上门及电话威胁。
     多年来,我们的联名信从最初的404人发展到500人、515人、545人、550人······现在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中。我们曾多次到陕西省人大、陕西省监察委、陕西省政府、陕西省委及历次来陕的各种中央巡视组集体反腐和递交上访联名材料,每次的结果都是门难进、脸难看、乱踢皮球不受理,特别是省监察委的信访接待人员每次不但故意脱岗还常常暗中叫来西安小寨派出所的大批警察驱赶我们,镇压我们,不受理我们的集体上访材料。
     联名信中的西安市西咸新区访民代表王英强家,因陕西省公安厅原副厅长雷鸣放指使手下信访主任夏琛铭故意违法办案,钱权交易,公开保护涉案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造成王英强家四口人一死二残,长年饱受地方政府暴力维稳和迫害。
    2018年12月初,王英强获悉他女儿王小琴2018年8月底快递给李克强总理的材料得到了总理的批示和督办。随后,当地政府和涉案单位三公司的领导们以“总理没有批示具体的处理方案,我们不知道该咋处理?”为由,至今公开对抗总理批示,不愿依法纠正解决和经济赔偿王英强家的案子。
    2018年11月,联名信中的宝鸡市渭滨区访民代表杨岁全被当地政府从北京绑架回宝鸡失联至今,我们和杨岁全的家人多方寻找无果,宝鸡警方自称人在他们手中,却迟迟不见踪影。
    其他众多联名信中的访民代表的不同遭遇在此就不一一详述了。
    我们就搞不明白了,我们历年来到陕西省各大政府部门集体走访,个人走访均无人受理还饱受打压迫害,我们给中央七大常委及相关各大部门分批发出上百封快递材料,至今也石沉大海。
    走投无路,联名信中的88名访民代表自发在网上联名揭露了陕西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不作为、乱作为的丑行,短短两三天时间,访民周志银等人就不同程度的受到各地方政府的上门威胁和打压,速度之快令人震惊,合法上访咋就变成了所谓的反革命?谁幕后指使他们这样做的?陕西省各地正在轰轰烈烈搞所谓的发动人民群众扫黑除恶运动,我们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依法治国号召,集体联名举报黑恶势力头子王兴宁包庇陕西省各级公检法司一把手违法办案不纠正,暴力镇压上访群众,有什么错?怎么就成了对国家不利的东西?
     无形中,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运动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家乡陕西省已变成了形势主义的假、大、空。真正的黑恶势力都潜伏在公检法里,老虎横行,豺狼成群,血案如山,竟无人过问。难道共产党真的变成聋子瞎子了吗?
    
    附以前的举报材料:
    陕西省550人联署控告陕西公检法党政司法腐败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暨习近平总书记:
    国务院暨李克强总理:
    中纪委国家监察委赵乐际书记、杨晓渡主任:
    全国人大常委会暨栗战书委员长:
    中央政法委暨郭声琨书记:
    国家公安部暨赵克志部长:
    
    我们是陕西各地有不同严重冤情的550名当事人及其亲属。之所以采取这种集体联署形式来反映大家的问题,是因为我们被党政领导权力干预、司法枉判等造成的冤假错案,经个人长期上诉、申诉根夲得不到解决。我们曾于2017年4月20日,向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暨徐令义组长递交的《陕西访民状告司法腐败联署信》(以下简称《联署信》)至今也得不到落实。我们的问题无法在陕西解决,故向中央控告:
    
    一. 无案不是冤假错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的个人权益不幸遭遇各种民事、刑事、行政事件的侵害与侵犯。从而被动地进入到了公、检、法、司、政的管辖。在诉讼、申诉等过程中,又被“大案看政治、中案看关系、小案看实力”潜规则危害,使我们遭受到“大案大冤、小案小冤、无案不冤”的不公正待遇,造成了每个人的冤假错案,成为受害人。
    
    我们在依法申诉中被沦为访民,遭受以地方政府为首的暴力维稳。我们不断地有人被非法拘留、判刑、绑架、殴打、致伤、致残甚至致死。不仅原有的冤假错案得不到解决,还滚雪球似的由小案变大案,冤案加冤案!
    
    陕西省政法委和联席办搞违法终结(案件),绝大多数案件在当事人完全不知情下被暗中终结并层报中央,封死了当事人诉求表达的合法渠道。
    
    司法不公实质是公权力危害社会。每一起案件都渗透腐败,散发在社会的各个角落!
    
    本次联署的550起案例当中:有62起命案,其中47起不被立案,15起被枉法重罪轻判;有33起实名举报职务犯罪案例,被举报人无一例被立案追诉,举报人无一例外遭受打击报复。轻者被辞退公职,克扣工资及各种福利待遇。重者被强加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入狱,致伤致残甚至致死;有350起诉讼参与人数年、十数年、数十年奔命于诉讼、上诉、再审、申诉等等的恶性循环之中;其余上百起的财产侵害及强征血拆案例中,合法财产所有人被官商勾结的黑恶势力肆意欺凌,人身财产被任意侵害而没有任何的法律救济渠道,长年被堵死在信访口上。相反,被侵害人胆敢奋起反抗,随时可能招致更严重的人身伤害或牢狱之灾。(详见:《陕西访民550人联署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全省被维稳致死亡的不下30人(最近一年里,我们身边的访民就死亡3人,即: 2017年12月12日,渭南严百照(75岁)惨死看守所、 2018年8月8日,商洛刘顺荣(女,50岁)惨死派出所、 2018年12月26日,潼关刘会全(残疾人)惨死看守所!);被致伤致残的不下100人;被刑事拘留、劳教、判刑的不下200人次;被行政拘留的不下3000人次;被非法拘禁,关黑监狱的不计其数。
     一件件血淋淋的案子,把最普通的人逼到绝望,逼到绝境!
    
    二.无官不是两面人
    
    1. 中央巡视组交办案件无下落
    
    2017年2 月26 日至4 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回头看”陕西(以下简称:中巡组)期间,我们就近20年来司法腐败造成的累累冤假错案并长期拒不纠正等问题,分别三次即:3月20日239人、3月30日255人、4月20日404人,以《陕西访民状告司法腐败联署信》形式向中巡组递交了举报、控告材料。还有很多没来得及联名的当事人,也向中巡组送交了个案材料并陆续加入联署名单。
    
    2017年5.1长假过后,我们又向陕西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娄勤俭递交了《联署信》及《联署名单》。请求其履行“监督一府两院”法定职责,督办并落实中巡组交办的《联署信》所有案件。
    
    2018年1月,胡和平上任陕西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我们也向其递交了同上材料。可时至今日,都没得到两位书记为首的陕西省人大、省委省政府任何部门只字片语的答复。《联署信》所有案件,也无一解决或有进展。
    
    我们到陕西省人大走访不下10次,竟连中巡组将我们的《联署信》交办到哪里?个人的案子落实到何处都问不出来!
    
     我们严重怀疑三封《联署信》根本没被送到中巡组及徐令义组长手里,部分或全部被陕西政府的相关部门截留甚至销毁!因为很多给中巡组特快专递的人至今都没有收到“妥投签收”的短信回复。回想当时,我们有代表到钟楼邮局给中巡组特快专递《联署信》等材料,邮政人员明确告知:“上面命令,不准给你们办理《短信回复》业务。”
    
    2.省监察委拒绝受理举报控告材料
    
    2018年6月22日,陕西省原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贿案在湖南郴州法院审判。随后,陕西省委、省监察委联合发布文件:“要求以魏民洲,冯新柱案‘以案促改’。坚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加大办案力度上要有新作为。” 受此鼓舞,2018年6月26日,我们40余人到陕西省监察委,向贺荣、王兴宁主任举报、控告中巡组交办案件落实难等问题。出乎意料的是,陕西省监察委接访官员态度依旧恶劣。他们以各种理由拒收群众的举报、控告材料。在9点到11点两个小时期间,他们就与三拨上访群众发生争执并爆粗口,甚至动手打人。在现场群众报警和打电话要求领导接访的情况下,下午3点,信访办翟副主任才出面接待了我们的两名代表。翟副主任貌似诚恳地向两位代表鞠躬道歉,接谈一个多小时后收了我们的材料并打了“借条”。她说很快就向领导汇报并向我们反馈意见,要我们做好随时约谈准备。
    
    时隔三个星期等不到翟副主任回音,2018年7月20日,我们约50人去监察委寻求答复。不料从上午9点到下午4点,我们五次请求前台联系翟副主任都不见其出面。临下班前半小时,前台才召集我们说:“翟副主任已向领导汇报并递交了你们的材料,领导认为你们的问题不属监察委的受理范围。你们把翟副主任的“借条”还回,材料拿走! ” 看着再次“脱岗”离去的接访官员,大家抱有的一线希望,彻底破灭了!
    
    3.政府不准上访群众面见中央巡视组
    
    2018年10月22日至11月25日,中央第四巡视组、最高检党组第五巡视组同驻陕西。展开对脱贫攻坚专项工作及陕西省检察院党组工作巡视。遗憾的是,陕西政府对本次巡视组戒备森严,对广大因案致贫的访民群众阻截恶劣空前!他们在第四巡视组接待室门外设置大面积钢制隔离栏,由新城广场派出所长王万仓为首的几十名警察和特警,天天把守在隔离栏四周。不准上访群众面见中央巡视组、不收材料、不准喊冤、不准靠近、不许拍照。若有不从者,或被围追野蛮驱赶、或被抢夺手机强删照片、或被推搡架抬到派出所里殴打拘禁!甚至有人被属地政府截回,非法拘留至巡视组工作结束!
    巡视组接访时间,先有陕西政府官员对隔离栏外群众的上访材料预阅筛选,符合其所谓的扶贫条件的才准入放行。否则,一律拒之门外!据极少数进入巡视组接待室的访民反映,接待室里并非中央巡视组官员而全是陕西信访局的人。他们不准访民说案子,只准说与扶贫有关的内容,甚至找种种借口不予受理;到过第五巡视组的访民说,他们要反映前陕西省高检院检察长胡太平贪腐及违法违纪问题时,被告知胡太平级别太大,不能受理。要上访人向监察委举报!
    
    陕西省委省政府领导及各级官员,都敢以“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阳奉阴违、瞒上欺下”来对抗习总书记自2014年始,对秦岭违建别墅有过的六次批示。可想而知,对弱势群体的访民是怎样的恃强凌弱 !
    
    陕西省官场上下不惜以整死访民、拖死访民、害死访民的罪恶手段对抗依法纠正冤假错案的基本国策。可见冤假错案背后形成的既得利益链有多么庞大、顽固、血腥与邪恶!
    
     陕西,无官不是两面人,这是全社会有目共睹的事实!
    
    三、 无人相信白日梦
    
    习近平主席发表“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讲话时,我们欢欣鼓舞;
    《劳教制度》废除时我们看到一丝阳光;
    《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纳入司法渠道》时,我们抱有希望;
    中央巡视组首次进驻陕西时,我们奔走相告;
    中央巡视组回头看陕西时,我们《联署举报》;
    中央巡视组对脱贫攻坚专项工作巡视时,我们被拒之门外;
    现在,我们天天在做白日梦!
    
    四.依法纠正冤假错案是人心所向,刻不容缓!
    
    中央办公厅《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中央政法委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的两大举措,让我们重拾对习近平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信心和信念!
    
    本次联署的550起案例仅是陕西冤假错案的冰山一角。我们及全省的冤假错案长期得不到纠正,原因就是陕西党政组织政治纪律被践踏,公检法司成为领导干部践踏法律的工具。同时,陕西省纪监委王兴宁等人公开灯下黑,打压迫害上访举报群众,保护公检法司违法办案官员,猫鼠同窝,导致陕西政治不清明,法治环境一片黑暗,人民感觉不到公平和正义,沉冤积怨沸腾!不仅严重威胁着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执政基石!
    
    如果以王兴宁为首,陕西省各级公检法司一把手为狗腿子的黑恶老虎们得不到依法惩处和终身追责,我们550起冤假错案,在陕西省范围内是不可能得到纠正的。中共中央必须有下决心象处理秦岭违建整顿和千亿矿权案的非常手段,才能揭开陕西司法黑幕的盖子。使得这550起冤假错案得到依法解决,也使陕西省的法治环境得到有效改善!
    依法纠正冤假错案是人心所向,刻不容缓!
    
    对此,请求如下:
    1. 请求原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暨徐令义组长,追查2017年4月20日递交给中巡组《404人联署信》的下落、落实情况并书面答复;
    2.请求异地审理550人《联署信》全部案件;
    3.请求异地审理《百人举报访民刘顺荣惨死派出所案件》;
    4.请求监督审计陕西省维稳费支出!
    5.请求尽快取消属地管理制度,停止下拨维稳经费!
    6.要求严肃追责历年来所有违法办案的公检法所有涉案官员,坚决肃清赵正永、魏民洲、上官吉庆、钱引安等人残余势力,尽快依法纠正陕西所有沉年积案。
    7.陕西省的扫黑除恶运动应该首先从各级公检法司和纪监部门内部一二把手内部暗访严查扫起。
    此致
    敬礼
    陕西省各地550名冤民集体呈上
     2019年 1 月 18 日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13009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江阴访民毛黎惠被村干部联合派出所非法拘禁家中近一个月
·陕88名访民举报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充当贪官黑保护伞
·无锡访民殷锡金再被关黑监狱
·随意抓捕 访民蒋湛春被“寻衅滋事”一个月后莫名获释 (图)
·失地农民国家信访局旁昏迷不醒 访民及时报警才得救 (图)
·安徽2019年维稳力度空前访民被维稳拘留和刑拘
·特别关注:湖北潜江被强坼访民的处境 (图)
·湖北潜江在“两会”期间被维稳的访民情况汇总 (图)
·陕西访民周志银两会疑遭绑架失联至今
·无锡访民徐菊英遭拘禁跳楼
·访民马玉凤在北京游玩被接回后确认遭刑拘 (图)
·中共两会期间上访 香港访民北京遭拦截 (图)
·两会期间上访 香港访民北京遭拦截 (图)
·两会期间患难中的陕西访民吕动力来聚会学圣经 (图)
·维稳费增5.6% 访民忧加大维稳力度 (图)
·徐佩玲:上海卫生局与权威部门残害访民三步曲 (图)
·北京“两会” 当局大肆绑架维权人士和访民情况通报续
·河南访民张小玉出狱判若两人 将替亡夫申冤 (图)
·北京“两会”临近 当局大肆绑架维权人士访民情况通报
·北京“两会”临近 维权人士和访民遭政府拦截情况通报
·资深访民章冬翆访谈录之二:告状见到胡耀邦 (图)
·图 有大陆访民怀念国军和国民党 (图)
·苏联解体前的调查:85%访民称苏共代表公务员利益
·我和访民李玉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徐永海 (图)
·北京媳妇辽宁访民王素娥刚刚被抓并要押回辽宁 /徐永海 (图)
·中国访民国内国外艰难的申冤之路令人动容 (图)
·辽宁访民宁先华:习近平反腐败运动为何越反越腐?
·江苏访民吴小燕遭维稳人员暴打住院
·“7位访民集体喝农药”击穿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綫
·牟传珩:访民之歌
·徐永海:为遭刑拘的基督徒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袁建斌
·写给访民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高洪明:中国创新职业:职业访民官方发工资吗?
·变态辣椒:“超级访民”郭文贵 (图)
·徐琳:访民之歌 (图)
·访民的现实/王强
·高洪明:访民冒死拦截车队危险!赞许言行乃沽名害命
·高洪明:但愿滞留美国之中国访民风景线不在!
·陕西访民告全国访民同胞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