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江苏宝应居民王红梅因为一起维权事件参与了上访,信访局副科级干部闵朗看王红梅年轻漂亮,就把王红梅约到宾馆谈事情,许诺闵个人能解决王红梅的问题,要求王和他发生关系。王不同意,闵朗威胁说事情别想办成。
    
    闵朗占有王红梅以后,让王红梅离婚,把旧房子卖掉换成大房子,闵朗许诺用自己的公积金还月供并且由自己支付给王红梅前夫20万分手费。
    
    闵朗许诺事情一件也没有兑现,倒是让王红梅家庭破裂和买新房又欠了一屁股外债。陷入狼狈境地的王红梅向纪委举报闵朗了的贪污受贿等腐败行为,闵朗一家多次威胁殴打王红梅 及女儿。
    
    闵朗玩弄女性也伤害了他的妻子,他的老婆和他父亲天天跟着闵朗到信访局上班,监视阻断王红梅找闵朗讨说法,宝应信访局接待办公室里上演了一幕令人唾弃的闹剧。
    
    图片里妇女是闵朗妻子,老者是闵朗父亲。
    以下是举报人王红梅的控告:
    
    被举报人闵朗从2010年跟我双方都有家庭的情况下保持了六年不正当男女关系,并威胁及哄骗的情况下让我和他发生关系及离婚,在此期间利用职权贪污受贿,我向纪委举报过程中,被举报人打击报复我及家人,而且在此期间被举报人闵朗和其老婆王美芳(以在医院工作)夫妻二人不断开出病假条不上班,以病为由二人长达几个月吃国家空饷。
    
    事情从我2016年举报闵朗开始,他发现我举报他然后找到我跟我谈,如果跟纪委要回材料就承诺回去离婚跟我结婚,如果要不回材料就没有我好日子过,还扬言会弄死我,我害怕了,想想自己已经离婚,又是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就答应了被举报人闵朗的要求,跟纪委要材料,并不承认我和他有男女关系,可是我打了几次电话,纪委不肯给我材料。
    
    去年8月3日中午1点多钟,他妈妈又打电话给我,说他妈妈和被举报人闵朗有话跟我说,我过去以后他和他妈妈告诉我让去跟纪委闹要回材料,我说要不回来了,我也没办法,他们当天也没说什么就让我回去了,可是到8月4日下午他妈妈又打电话给我让我跟被举报人闵朗有话说,而且约我6点半去被举报人闵朗家谈,我刚开始不答应,因为被举报人闵朗的老婆在家我怎么去呢,他妈妈又和我说现在纪委已经在查了不能在去他妈家了,也不能去外面谈,只有去 被举报人自己家,而且还说被举报人闵朗的老婆天天下班出去有事不回来,我就信以为真的去了,当我刚敲门的时候,他老婆同时打开门把我往门里拉,我吓的想走可是已经迟了,他老婆抓住我的衣服就撕然后打了我4个耳光,还咬了一口,嘴里还在不停的骂我不要脸,今天终于抓住你了,并拉断了我的项链,当时我既没有还手又没有还口,然后又把我带到他朋友的家里,当他朋友的面,被举报人闵朗的老婆又打了我4个耳光,并且不停的在骂我,到了8点40左右才放我出来。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8月24日早上,被举报人闵朗的老婆和闵朗的父亲又到我家来敲门,我在家没有敢开门,他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我家门没有开,于是他们就在楼下等我,等了快1个小时见我没下来才走,那以后他老婆又到我家店里找了我几次 又到我家里敲门找我我没有敢开门,到了9月14日那天中午,我女儿放学回来开门了,他跑到我家里吓的我女儿直叫妈妈,我没有办法只好把被举报人闵朗的爸爸劝到外面在小区门口谈,在小区门口被举报人闵朗的父亲骂我是小三不要脸,如果再向领导反映就威胁我到学校 对孩子不利,后果让我自己想象。
    
    10月22日晚,被举报人闵朗带着三个人到淮安火车站拦住我并把我软禁在淮安市 楚州区都市118宾馆5天5夜,期间我绝食过两次,直到28日上午才让我回来。
    
    11月17日上午派出所王警官打给我说下午3点半钟让我和 谈事,我3点25到了那里刚来到院子就发现有两个人盯着我,我当时没有注意到了里面20分钟, 被举报人闵朗和他的老婆当时在场的有王警官、镇卢主任和社区人夏主任,当时他们不让 老婆进来可是他吵着要进来,他们没办法让他进来了,说了几句话功夫当我出去准备去卫生间人时候发现有好几个女的骂人,其中有两个就是在派出所院盯着我看的两个,我当时也没有太注意以为是骂别人,可是当我进卫生间一会儿就有个女的把卫生间的门踢开吧吓了我一跳,而且嘴里不停的骂我不要脸,偷别人的男的是什么人,我才发现外面有六七个女的站在卫生间门口骂我,我当时吓的不知所措是社区夏主任把我领进了房间,事情没有任何结果,被举报人闵朗带着老婆和其他几个女的就走了。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12月2日下午2点半钟,我到信访局找杨局长3点左右杨局长把我从接待103加到107接待,到了门口杨局长请被举报人闵朗的老婆回避,可是其老婆不回避, 杨局长没办法,可是刚坐下来不到3分钟 ,被举报人闵朗和老婆就开始骂了起来,我当时气的不知怎么办,刚说话其老婆就动手要来打我,而后 也上来把我抓住推在了椅子上动手打我,而后王美芳用脚踢了我下身,后来又去抓我的头发打我,当时按住我让我动弹不了,当时在场的好多上访群众可以证明。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2017年1月9日中午王美芳在我家楼下等我的女儿,看见我女儿问了名子和门号后就威胁女儿,让女儿和家我小心会找我们算账,到了2月4号晚上8点半左右被举报人闵朗老婆带着他家姨子到我家楼下大骂,还扬言弄死我,我吓的没办法只有报警,2018年12月30闵朗妈妈以社区调查为名找我前夫,让我前夫和我复婚前夫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她就威胁前夫让他转告我她治病花了20一30万现在每个月吃药要两三千元让我给她钱,如果不给让我和孩子当心日后找我们麻烦,出于对孩子的关心前夫报警,可是没过几天闵朗的老婆真来找我小孩了,2018年1月15日中午放学回家,孩子带着一脸的恐惧告诉我有人跟踪她已经而且好几次了,她说现在不敢上学了,经过孩子的描述就是闵朗的老婆,于是我下午准备去信访局问闵朗为什么我们的事情要牵扯到孩子,可是还没到信访局在路上就被闵朗和他老婆打了,法医鉴定是轻微伤到目前派出所没有处理。
    
     我就此事还被当地派出所以非访罪拘留了我3次一共30天,还有一次我当地所在村委会和一个派出所民警把我从拘留所绑架上车把我软禁在我们当地的徐府大酒店里三天,被打骂还扬严他们就是土匪还要把我从三楼推下去,以上全部属实。我现在在生活上名义上和心里上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和恐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642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省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一)
·四川省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二)
·四川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二 (图)
·四川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 (图)
·江苏访民王明珠今在国家信访局昏迷,两位救助者受到如东警察跨省羞辱“执法” (图)
·国家信访局公布一些地方零上访背后的真相
·湖北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被绑架后在派出所遭到殴打,已住院 (图)
·特别关注:湖北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遭到绑架接回送派出所后失联 (图)
·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遭绑架失联
·近300位西山煤电原农民合同制工人到省信访局等地上访 (图)
·湖南被迫失业民代幼教师300多人继续在省信访局维权 (图)
·湖南省被迫失业民代幼教师300多人继续在省信访局维权(二)
·失地农民国家信访局旁昏迷不醒 访民及时报警才得救 (图)
·秦皇岛失地农民在国家信访局旁发病昏迷不醒,人权捍卫者赵振甲及时报警施救
·上海维权人士蔡孝敏、杨秀婷向国家信访局申请信息公开遭拒提行政诉讼
·节后首日 国家信访局前上演多起截访与反截访拉锯战 (图)
·张瑛不服信访局“百日攻坚战”搪塞到长沙市政府讨说法 (图)
·江苏300多位民代幼教师到省信访局和教育厅上访维权 (图)
·贵州近300位民代幼教师到省信访局上访维权 (图)
·蔡孝敏 杨秀婷不服国家信访局行政复议提行政诉讼 (图)
·致国家信访局的一封信/刘恒政
·信访局里的销号生意,谁在套现“账面稳定”
·马亚莲: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康素萍缘何申请国家信访局信息公开 (图)
·刘逸明: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医院法院鉴定中心公安网络电信及方方面面就连国家信访局/王春娟
·王垚烽:信访局长也信访对照的是失灵的维权制度
·国家信访局居然会有836工号这么穷凶极恶的接待
·孙海强:不敢对信访局长轮训抱太大奢望
·我对王荔蕻收到福建省信访局答复的看法/赵景洲(图)
·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二案
·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一案/广东访民吴光周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的故事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
·刘哑玲:国家信访局,你是否应该被问责一下?
·击中了中国国家信访局与地方信访局它的死穴 中国政府能力受到质疑
·沈立秀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沈立秀:信访局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