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哈尔滨呼兰区14名官员涉黑 当地“黑老大”判刑后仍担任公务员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7月18日 转载)

    自6月10日以来,现任或曾任职哈尔滨市呼兰区的14名官员,被指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密集落马。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落马的官员中,朱辉曾任呼兰区委书记,于传勇曾任呼兰区长,孙绍文曾任呼兰区政协主席。其余官员长期在呼兰区环保、住建、城管、国土、税务部门担任一把手正职或副职。
    
    官员被查,同时被端掉的黑社会集团也频现通报。官方通报称,6月10日,呼兰区于文波等1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妨害公务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串通投标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职务侵占罪由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6月29日,哈尔滨市公安局通报称,抓获呼兰区以杨光、杨荣等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成员22人,并予以刑事拘留。另外,呼兰区扫黑办还向社会公开征集包括于家、杨家在内的涉黑涉恶问题线索。
    
    14名官员因涉黑密集落马
    
    7月2日,黑龙江扫黑除恶阶段性战果新闻发布会上,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郝伟夫称,坚持依法严惩,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经过不懈努力,打掉了哈尔滨市呼兰区于文波和杨光长期为非作恶、以暴力软暴力手段垄断当地行业经营等黑社会犯罪集团。
    
    根据省纪委监委官网通报,6月1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第一小组下沉哈尔滨市当日,即通报了4名曾任职呼兰区的官员被查。6月16日一天,呼兰创下了6官员被查的纪录。直到7月2日,具备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情节的官员增至14名。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落马的14名官员中,朱辉曾任呼兰区委书记,于传勇曾任呼兰区长。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底,于文波被查前夕,朱辉、于传勇均卸任呼兰区委书记、区长职务,均改任哈尔滨市呼兰区委正局级干部。事实上,同一地区党政主官同时调整,在官场实属罕见。
    
    此外,除上述两人外,孙绍文曾任呼兰区政协主席,高岩曾任呼兰区副区长。其余官员长期在呼兰区环保、住建、城管、国土、税务部门担任一把手正职或副职。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环保部门可谓“重灾区”。3名被查的官员中,张淑华是一名女局长,她自1995年任呼兰县环保局长(正科级),到2015年于区环保局调研员(正处级)任上退休,任职长达20年。樊大勇是张淑华的下任,2010年起担任呼兰区环保局局长,2019年4月退休。武红光自2003年起担任呼兰县环保局副局长(副科级),在任上直至被查,长达16年之久。
    
    国土部门被查的有2人。其中,侯玉自2000年11月起任呼兰县土地管理局副局长,此后任国土局局长达8年。2017年,其在市国土资源局正处级干部任上退休。王洪军自2005年起担任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直至被查。
    
    城管部门被查的有2人。其中,刘东长期担任区城管局局长,2016年11月升任副区长。胡树河长期担任城管局副局长。
    
    除此之外,侯立军在国家税务总局哈尔滨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执行科科长任上被查,他曾任呼兰区税务局稽查科科长;朱涛自2010年起担任区住建局副局长达6年,后退至调研员被查;王明杰先后在区财政局、建设局及规划局担任副局长、局长等职务,已退休后,被带走调查。
    
    如今,呼兰老城区街头,到处可见扫黑除恶的宣传条幅和通告,电子屏日夜循环播放扫黑除恶宣传片。新京报记者获悉,呼兰区政府建设了黑龙江省唯一一家以扫黑除恶为题材的专题宣传展馆。
    
    “鑫玛热力”专案
    
    明悦浪漫城的开发商哈尔滨明悦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是杨光。一段网络上广泛流传的视频显示,6月29日,十几辆警车包围了呼兰河畔的明悦湖景区,即杨家会所,杨光与妹妹杨荣从家中被带走。
    
    公开信息显示,杨光曾任全国人大代表。1999年,杨光成立黑龙江明悦建筑工程公司、哈尔滨双来饲料公司等,并于2005年组建明悦房地产开发集团,注册资本3000万元。
    
    2019年7月11日,新京报记者探访明悦湖发现,其在地图的标注是“景点”,标志石碑耸立在呼兰河大桥桥口。新京报记者想进入却被保安拦下,被告知这是杨家的私人住宅。从外面一眼望去,庄园面积广阔,看不到尽头。
    
    多年前,杨光曾带一名记者进入明悦湖庄园。这名记者的报道描述,里面有一大片鱼塘,往回走是与荷花池相映的独立别墅,别墅旁边有两个车库,一个放着两台越野车,另一个放满了特供茅台。杨光称,他每年都要拿出1000万元来买酒。除此之外,还有排列有序的尖顶狗舍,养了几十条狗。杨光还养了百余只鸡、鸟,珍贵金鱼,建了农业大棚。
    
    企查查显示,2006年,杨光的兄弟杨宏成立鑫玛热电集团,注册资本2亿元。该公司的宣传片介绍,呼兰河畔成立的双来果菜批发市场是集团的前身,后接盘了正在困难经营的国企呼兰热力公司,成立鑫玛热电。公开信息显示,该集团的多个子公司是哈尔滨市废气国家重点监控企业。
    
    新京报记者从呼兰区政府了解到,杨光、杨荣涉黑案是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下沉呼兰区督导期间侦办的“鑫玛热力”专案。密集落马的呼兰区14名官员或与该专案有牵连。目前,“鑫玛热力”专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呼兰区政府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3月,鑫玛热电集团呼兰公司投资11亿余元,建设2台280蒸吨的热电锅炉,该项目曾因未批先建被哈尔滨市环保局罚款11万元。后鑫玛热电被举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后,举报内容虽然被查实,但无问责情况。
    
    除鑫码热力的问题外,杨家还涉嫌非法采砂。呼兰区政府网站显示,曾有举报反映杨家在除呼兰河入江口以外的所有河段,存在多年非法采砂行为。经过调查,举报情况基本属实。通报称,该区域内仅2017年、2018年审批过杨姓河道采砂户。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河道采砂审批管理的要求是一年一审批,一年一办证。也就意味着,前几年杨家的采砂行为未经过审批。但这次仍无问责情况。
    
    7月14日,呼兰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温国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专案组已经从环保局调取鑫玛热电集团的卷宗。他称,下一步将继续协助配合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做好有关案件的调查工作,并加强人员的监督管理,以现有案例开展警示教育。
    
    7月11日,涉黑团伙杨家的鑫玛热电厂,曾因未批先建被哈尔滨市环保局罚款11万元。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摄
    落马区领导曾为两涉黑团伙协调利益纠纷
    
    于文波的房地产项目——“维纳小镇”与杨家的“明悦浪漫城”仅有一条道路相隔,新京报记者获悉,多年来,于、杨相互竞争,垄断了呼兰区的众多行业。
    
    公开信息显示,于文波是哈尔滨市原人大代表、亿兴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的信息称,于文波涉黑集团的案件是中央巡视组交办的案件,被称为“4·17专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0人。
    
    2006年10月,因环保需要,呼兰区政府确定3年内实现集中供热。2008年8月,哈尔滨第三发电厂与杨家控制的呼兰区双来热力公司签订协议,规定双方共同建设管网。哈三电厂采取独家趸售方式只对双来热力公司供热,其他热力公司并入共建管网后按市场价向双来热力公司购买热源。于文波要求以趸售价格并入供热管网遭到双来热力公司拒绝。
    
    亿兴公司遭拒后,以锅炉故障为由先后三次对3个小区近6000户居民停止供暖,引起部分居民上访。
    
    最终,政府不得不同意亿兴公司的要求。起诉书显示,2009年10月,于文波的公司以趸售价并入双来公司的管网,由此产生的差额部分,呼兰区政府垫付给双来热力公司,此后连续两届区政府延续该做法,2009年至2015年,区政府共计垫付热费差额款2859万余元。
    
    根据公开报道,双来热力董事长杨宏接受媒体采访时出示的协议显示,双来公司同意协议签订后为亿兴公司开栓供热,如因亿兴公司换热站失控造成老城区热平衡被破坏,一切负面影响及经济损失由区政府承担,落款为时任区委书记朱辉。
    
    2016年,呼兰区政府以修建备用管网的名义,为于文波控制供暖的三个小区直接从哈三电厂重新接出一条供热管道,该新建管道跨过鑫玛集团的管网。一名政府人员当时称,这条管道走的是应急,没有项目手续,时任区政府领导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开工。
    
    于文波的起诉书显示,除垄断供暖行业,于文波还垄断了环卫。2007年6月,经区长办公会决定由亿兴公司负责呼兰老城区部分环卫工作,会后于文波成立亿兴保洁公司。
    
    起诉书称,呼兰区城管局未经招标,将老城部分保洁工作交给亿兴保洁公司。2007年12月,经呼兰区相关领导批准,用财政资金购买10台清雪车辆无偿借给亿兴保洁公司使用。2012年、2013年呼兰区城管局违规以呼兰区环卫站人员的名义提出申请,呼兰区财政局为亿兴保洁公司缴纳工伤保险费218541.52元,拨付提标工资款1368000元。
    
    2019年7月14日,呼兰区城管局局长王雪峰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亿兴公司欠下的清雪车辆100万余元的租金,专案组已经全部追缴。
    
    于文波的多处房地产项目亦存在违法。起诉书显示,2010年8月,为排除明悦房地产公司的竞拍,提高其已完成拆迁地块成本,拆迁项目工作人员为其提供了空白的已加盖公章的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协议书,便于其编造。评估人员未现场评估,亦按照其要求作出评估报告,虚高补偿金额1亿余元。
    
    这块土地如愿被于文波拍到后,他用于开发维纳小镇和柒季城小区。新京报记者现场探访发现,于文波出事后,两个小区的在建工程均已停工,房价也有所下滑。起诉书显示,呼兰区财政局还违规减免柒季城小区土地契税7339055元。
    
    更离奇的是,有的项目于文波未缴纳土地出让金。起诉书显示,2006年12月,亿兴房地产公司成为呼兰区第一百货商店的最大债权人。在呼兰一百的改制过程中,于文波获得营业用楼1-2层,呼兰区财政局相关领导为其出具虚假证明,呼兰区国土局据此办理土地使用证,导致其未缴纳土地出让金1211199元。
    
    起诉书还称,2005年至2016年,于文波实施串通投标,违法中标建筑工程16个,总金额10亿余元。为平复财务账目,他还虚开发票,抵扣税款,截至2018年12月,亿兴公司等8家企业尚有1亿余元税款未缴纳。
    
    起诉书显示,2004年至2017年,于文波给国家工作人员送礼金7万元,送购物卡222万余元,送办公桌椅5套(价值人民币5万元)。
    
    7月11日,涉黑团伙头目于文波建在松花江畔的别墅被推倒。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摄
    重伤他人判刑仍当公务员
    
    于文波出生于1970年,16岁接班到呼兰县燃料公司工作,23岁时调入哈尔滨市利民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直到2018年5月,才被辞退。
    
    于文波的起诉书显示,他曾与他人预谋用猎枪将妻兄赵纯的腿打断,未果。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赵纯曾是呼兰有名的黑势力头目。黑龙江省高院的一份判决显示,1993年起,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头目廉博伟与赵纯在呼兰区内为争夺经营和势力范围相互斗狠,积怨很深。2000年8月,廉博伟向别人提供枪支、子弹将赵纯杀死。2005年,廉博伟被判处死刑。
    
    据生活报报道,廉博伟的归案与于文波有关。2003年8月,黑龙江省公安厅接到于大波(于文波)关于廉博伟黑社会团伙犯罪的举报材料。该案由省公安厅直接立案,专案组相继抓获涉案人员28人,查缴黑恶资产总价值1000余万元。
    
    虽然成功扳倒当时的黑社会头目,但于文波也不“清白”。彼时他涉嫌诸多刑事犯罪案件。1996年,为争夺客运生意,他指使别人将一人刺成重伤,潜逃后又投案,2000年8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取保候审和缓刑考验期内,又伙同他人采取暴力手段多次实施违法行为,均未受到处理。
    
    尽管涉嫌多起刑事犯罪,但于文波的公务员身份丝毫不受影响,并摇身变成呼兰区知名企业家。1999年4月,呼兰县建设委员会决定将下属的国有公司哈尔滨市呼兰城乡开发公司空挂,以20名职工的名义注册成立呼兰建设公司。其开发的新华小区,于文波承建了部分工程。竣工后,呼兰建设公司以34套楼房、二层办公用楼和一辆桑塔纳轿车作价260万元折抵工程款。这成为于文波日后起家的财富来源。
    
    2000年12月,经呼兰县建设局开会决定,于文波任呼兰建设公司董事长,后于文波用上述财产入股。2004年11月,呼兰建设公司变更为亿兴房地产公司。之后亿兴集团成立,于文波实际控制的企业增加到10家。
    
    2006年12月29日,廉博伟被执行枪决的前一天,于文波当选为哈尔滨市人大代表。根据呼兰区政府网站上公布的大事记,次年,于文波便被共青团黑龙江委员会、黑龙江省青年商会授予“黑龙江省杰出青年企业家”称号。
    
    起诉书显示,于文波多次伙同他人实施妨害公务犯罪。例如,他曾不满时任区建设局局长王明杰背后讲其坏话,就伙同他人对他辱骂、殴打。
    
    起诉书称,于文波招募多人对名下企业进行日常管理,对侵犯其利益的公司员工私设公堂,甚至利用司法机关进行惩罚。
    
    呼兰区康金镇原镇长冯文利亦长期举报于文波。据一位接近他的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冯文利曾是一名民警,后在执行公务时致人死亡,检察院以正当防卫认定,免予刑事起诉。5年后,冯文利成为康金镇镇长。
    
    2008年6月,冯文利被以涉嫌受贿罪刑事拘留,2010年10月呼兰区法院认定其犯介绍贿赂罪、单位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几个月后,冯文利保外就医出狱。刑满后,冯文利开始录制视频节目网上传播,以口述的方式举报于文波。
    
    冯文利曾对民主与法制记者称,他认为自己的牢狱之灾,于文波是幕后黑手。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冯文利的行为实际受杨家指使,并收了巨额的好处。
    
    2018年5月22日,于文波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分局刑事拘留。
    
    2018年9月1日,黑龙江省公安厅“4·17”专案组发布通告,称其正在侦办的哈尔滨市呼兰区以于文波为首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目前首要分子于文波已被批准逮捕,涉案犯罪嫌疑人蔡建存等10余名犯罪集团成员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其他涉案成员正在全力追捕中。
    
    民主与法制报道称,听此消息,冯文利长长叹了一口气,“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不到一年,冯文利也被抓。根据官方通报,黑龙江省公安厅于2019年6月10日打掉呼兰区冯文利犯罪团伙,抓获冯文利等5名主要犯罪团伙成员。经初步核实,该团伙涉嫌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犯罪。
    
    来源于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47814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天才是一种命运
  •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之10)
  • 假新闻创造历史
  •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
  • 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博客最新文章:
  • 人民最大支持暴徒拆站,港鐵只系表示遺憾?
  • 台湾小小妮不可能
  • 少不丁再見十一
  • 台湾小小妮暈船、、.✈
  • 璋㈤夐獜鏂囬泦涓轰綍涓瀹氳瑗夸集鍒╀簹鐙珛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情商智商灵商
  • 台湾小小妮期待中國能做一個好鄰居
  • 谢选骏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 台湾小小妮瑜亮情結
  • 谢选骏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 张杰博闻香港的人民战争谁已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
  • 台湾小小妮許章潤: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 陈泱潮49人子(彌勒-紫薇聖人)就當前香港危局對習近平的告誡
  • 严家祺严家祺谈『黄台之瓜不堪再摘』释义
  • 谢选骏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 台湾小小妮死亡之握😄
  • 张杰博闻否定《中英联合声明》中共满盘皆输香港民众再赢一局
    论坛最新文章:
  • 女示威者警局被下令脱光衣服门外围了十多个男警
  • 港青入境大陆多人被查被扣港大生在珠峰也被公安查
  • 官媒斥“免费护送暴徒”香港地铁吓得关闭多站自保
  • 越南澳大利亚总理河内会谈关切南海议题
  • 马克龙望美国签署“生物多样性宪章”
  • 峰会前 比亚里茨市中心戒备森严
  •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被拘三十天后出狱
  • 谷歌YouTube关闭210散布香港运动假信息账号
  • 英雇员被捕 加拿大取消驻港人员大陆行
  • 2英在港银行报纸登广告支持和平解决香港冲突
  • 香港8.23手牵手人链看不到尽头
  • 英国驻港雇员被中国官媒称嫖娼 家人斥捏造 深圳警方不答
  • 黎明:中国官媒对香港抗争活动的扭曲宣传导致中港民众隔阂
  • 白夏:七强峰会必须关注香港问题
  • 亚马逊大火全球担忧 巴西总统警告外国不得介入
  • 郭柯王藉出席八二三炮战纪念音乐会首度合影
  • 韩国废弃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遭美日非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