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文足:临沂监狱,你们怕什么
请看博讯热点:709大抓捕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01日 转载)
     ——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2019年7月30日下午,我拉着儿子的手,和姐姐在临沂监狱会见室门口排队。1点57分,长长的队伍开始移动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次比上次排队有秩序了,不是一窝蜂涌进去了。

    
    上次排在我后面的那个男人还是站在我身后,是一个穿着灰色T恤叼着烟的粗壮男子。他扬着下巴,耷拉着眼皮,长相很有特点。
    
    等待大厅左右竖着两个大屏幕,上面闪烁的十几个号码,按顺序排列着。我们的号码是0127,上面没有,看来需要等下一批了。我跟大姑姐全秀找到了座位,刚要坐下,就听见了广播:“0127号请到一号窗口会见。”屏幕最上方也弹出了0127。我跟大姑姐立刻拉着泉泉向安检通道快步走去。周围等待会见的人都扭过头来,惊讶地看着我们。显然,他们在猜测我们得“多么有门路”才能这样被特殊“优待”!我们被排在了这一批的第一个!
    
    这时,我看见灰衣男也跟着我站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了,这个灰衣男子不是等待会见的家属,他是负责监视我们的!
    
    我们再次被安检,连泉泉的鞋都被反复捏了几遍。泉泉老远就看见了坐在了一号窗口的爸爸,他急得使劲儿拽着我、兴奋地向爸爸走过去,连自己的姑姑都不等了。全璋转头看了我们一眼,把头转回去,依然是坐着没动。
    
    我们在全璋面前坐下后,全璋拿起电话,看着自己胸牌拨电话。不过,他拨错了号,又拨了一次才拨通。
    
    我盯着全璋的脸,发现他比一个月前瘦了好多!他的太阳穴都凹陷下去了。全秀姐这时也过来了,她也发现全璋瘦了。
    
    我着急的叫了一声“老公”。全璋“嗯”了一声。我赶紧把电话放到泉泉耳边,泉泉立刻大声问:“爸爸你最近怎么样,吃得什么呀?”
    
    这时我又发现他的左侧下牙有一颗明显凸起了。上次还没有这样!儿子手中的话筒回到了我的手里,还没等我说话,全璋就着急地说:“你没收到信,你回家拿身份证去邮局取信。我写了两封信。你不要误解临沂监狱,临沂监狱很好。”
    
    我答应着,担忧地问全璋的牙怎么了?全璋眼神飘到了不知何处,喃喃地说:“在天津就掉了一颗、拔了一颗。这一颗牙······又快掉了。”
    
    我一股火拱到了脑门上,他才43岁,四年不见,三颗牙就没了?
    
    全璋好像不明白我为什么着急,他说着说着卡住了,断片了。他手扶着额头,低头闭眼,眉头紧锁,嘴里咕哝着:“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我不敢催他,只是看着他又老又黑又瘦的脸,等着他。这次他没有拿稿子。
    
    他终于想起来了,紧张地、眼睛都不看我,急促地说:“监狱说你这次来,又带着记者来······不好。你这样不好。临沂监狱对我很好!”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我盼着他看着我说话,可是没有。
    
    他说着说着,又断片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又说:“想起来了,还有一件大事,我看了视频和文章。监狱对我很好,你以后不要那样写,会让外界误会监狱对我不好。其实监狱对我很好······”
    
    本来是木讷地说着,突然变得焦躁地说:“你不懂!你不懂!等我出去,他们还要跟着我一阵子。临沂监狱对我很好!”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脑海里浮现出被软禁在老家信阳的江天勇律师的浮肿的脚。忍不住喊了起来:“你出来之后就是自由的,凭什么他们跟着?!”
    
    全璋跟听不见一样,还是说:“等我出去了,我先在济南住两个月。”
    
    我也继续大声说:“我住在北京,泉泉在北京上学。你为啥要去济南?!”
    
    全璋看了我一眼,呆呆地说:“我的户口是济南······”王全璋曾经是个思路清晰、逻辑严密的律师,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才被变成这样啊?
    
    我强忍着眼泪看着他,心里只想对他喊:“李和平律师的户口还是开封的呢,他也是在北京和老婆孩子住在一起啊!”但我喊不出来,只能看着他犯糊涂的样子,心里焦急。
    
    临沂监狱到底是怎样给王全璋洗脑的,盼着全璋恢复正常了,能说出这一切秘密。
    
    全璋看着我气急焦灼的样子,愣怔了半天,眼神又飘到不知何处了,说:“以后你不用来看我了,你住的远,麻烦。”
    
    我懵了,说:“我们是你老婆孩子,我们天天盼着见你啊?每月就这么个机会啊······”
    
    全璋不再看我,低着头说:“你来我很有压力······”
    
    我听了,不明白,急道:“我是你老婆啊?我是你······”
    
    我看着前后左右举着摄像机的、戴着耳麦的、目露凶光的五个警察,心里突然明白了:“不是你有压力吧,是临沂监狱有压力吧······”
    
    全璋闻言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不言语了。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的会见大厅。我这一个月幻想着全璋比上一次正常一点儿,可还是失望了。胸口憋的喘不过气来,感觉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我挪动发软的腿,跟大姑姐、王峭岭、刘二敏一起去监狱行政大楼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我还听说记者的手机拍照时,被不明身份的人抢走了!
    
    临沂监狱,你们怕什么?
    
    李文足 2019年7月31日
    
    来源:中国公民运动网 (博讯 boxun.com)
1341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文足:临沂监狱做贼心虚
·李文足申请人权律师王全璋保外就医RFA (图)
·李文足:临沂监狱 你们怕什么 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行政复议申请书
·李文足晤多国人权官员 盼助丈夫王全璋保外就医 (图)
·王全璋、李文足书信往来再现蹊跷
·李文足、王峭岭:与美国、德国、欧盟、加拿大、瑞士等国人权官员见面通报
·李文足:王全璋的亲笔回信失踪了
·李文足: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
·李文足会见王全璋的详细版文字记录: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
·709家属李文足口述探监会见王全璋过程 (图)
·李文足讲与夫王全璋时隔四年首次见面的情况 (图)
·709律师王全璋狱中首见妻儿 李文足历时四年成功探监 (图)
·李文足获准首次探监称丈夫性情大变消瘦苍老 (图)
·李文足获通知周五见王全璋 临沂访民被禁声 (图)
·习近平赴G20当日李文足获允探夫王全璋 (图)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二季情况通报: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 (图)
·探望王全璋被拒李文足向司法部抗议多名大汉举党报阻采访 (图)
·李文足吁司法部安排探视王全璋 媒体采访受阻 (图)
·李文足:写给王全璋的第四封信 (图)
·李文足:不亲自会见到王全璋,绝不罢休!
·李文足:给王全璋的信 (图)
·709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坦荡之人,无需掩盖
·博特:李文足驱车天津监狱外守望王全璋律师
·刘正清: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 (图)
·陈光诚:与李文足同行 (图)
·姚诚:李文足千里寻夫 撼天动地 荣载史册 (图)
·李文足徒步寻夫王全璋
·观察:李文足们将笑倒长城
·高洪明:中国依法治国的笑话:两高PK李文足女士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替你们累得慌
·支持李文足拒绝陈有西担任王全璋辩护人/李蔚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